《瑛子事件》

第五章 女警官全力以赴,“夜来香”暗香袭人

作者:洪金文

缉毒小组忍痛割爱,女警官全力倾情;追根朔源,騒扰电话灵感缘起“夜来香”;千里之外,“夜来香”牵动毒贩心。

赵队长听取王秀玲关于“夜来香”的情况汇报不久,另一条战线上,以副队长吴戈为首的缉毒队,又报来了新的情况:缉毒工作目前的网似乎有点儿小了,而且从案情的发展来看,毒品在东北仅仅是一个散发地,毒源却在云南和缅甸、泰国和中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区。吴戈要求刑警队继续给他派些人,加强缉毒力量,并指明道姓,想让王秀玲参加缉毒工作。因为他们在缉毒工作中发现许多吸毒者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在破案中男同志不方便,王秀玲来最合适。

但是,他的意见没有得到赵队长的同意。

赵队长告诉吴戈:

“最近小王正在忙着调查‘夜来香’的问题,抽不出身来。”

吴戈说:“‘夜来香’这个案子有戏吗?”

赵队长说:“这个案子刚刚开头,小王的热情很高,正在全力以赴进行调查。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实在是无法下结论。”

吴戈听到这儿,也只好收回了自己的请求。

叮铃铃……叮铃铃……

第二天,赵队长和小王、小刘正在商议有关“夜来香”热线电话的事情,突然电话铃响了,小王急忙抓起电话。

对方是一位女护士,声音非常急切地报案道:“我是市第二医院值班室的值班护士,名叫朱小玲。我们晚上值班的时候,经常会收到騒扰电话,而且电话内容极其下流。昨天晚上,我在值班,又一次收到了騒扰电话。下班之后,我心里又惊又气,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宿舍的同事们。她们听了之后,都说在她们值夜班的时候经常也收到这种騒扰电话。于是我们决定向你们报案,希望公安局打击这种流氓活动。”

小王听了之后,把这情况告诉了赵队长。赵队长说:“这会不会与‘夜来香’有关呢?赶紧查一下。”

在赵队长的周密布署下,认真查询,利用技术手段,很快就将打騒扰电话的流氓抓到了。

原来,打电话者是该院食堂27岁的临时工朱仕勇。在派出所里,朱交待,他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打这种电话。起初,他并没想到打騒扰电话,只是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一个光棍,想要找个女伴。后来,偶然在一次等公共汽车时,看见路边站牌上贴了一个小广告,上面写着:

“先生:您的生活孤独吗?您常感到寂寞吗?您心里总是有话要对异性表述吗?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帮助你。我们以关怀人生,解除人们心灵痛苦为宗旨,开办了人生咨询业务。请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帮助你解决问题,使你心情愉快,身心健康,万事如意,生活幸福。……”

这个小广告写得很好,看了之后会让人不由地为之心动,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单身汉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我按照广告上的电话号码给这家人生咨询公司去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非常甜美的小姐。当她明白了我的意思之后,就告诉我:“现在来咨询的男性很多,而女性有限,很不容易分配过来,如果您有耐心的话,可以再等两个月,我们会给每一位来咨询的男士寻找一位自己心爱的女士。”

接着电话里那位小姐又说:“如果您没有耐心,等不了两个月,我们同样也可以帮助您。”我问她如何帮助,她就对我嘻嘻直笑,说道:

“有心理咨询、性咨询等好多内容。先生,您想手婬吗?我可以帮你!但你先要交50元钱给我。”

赵队长问朱:“你去给她交钱了吗?”朱答道:“交过一次。”

“多少钱?”

“50元。就放在葯店门口的垃圾箱底下。”

小王问:“你见到取钱的人了吗?”

朱仕勇摇摇脑袋,说道:“没见过。”

接着,朱坦白交待说:“我只干了那么一回。后来觉得白花那么多钱,不划算,就想到她能够用电话来挑逗我,我为什么不能用电话挑逗别的女人呢?正是受了她的启发,我才选定了目标,专门找那些女性比较集中的单位,晚上躲在房子里,去騒扰这些女性。打这种电话很刺激。刚开始一个月打几次,有时看一些不健康的杂志也勾起打这种电话的慾望。主要在夜里打,次数日渐增多。被小姐骂后更加高兴,不堪人耳的下流话更多了。”

小王问道:“你打这些电话,对方就没有察觉吗?”

“我通常都是憋着嗓子说话。有时候分别用几种声音给几个小姐打电话,谁也搞不清楚我是谁。”

朱仕勇落入了法网。

接着,又有好几个单位来报案,同样都是有关电话騒扰的问题。这使得赵队长和刑曾队的干警们更为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了。

正当赵队长他们查处“夜来香”热线电话的时候,从云南缉毒前线,吴戈发来了电报,说是毒品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吴戈是在审问过杨大伟、任永刚等贩毒分子之后,根据他们提供的新线索,前不久率人去昆明的。局里领导对缉毒问题十分重视,指示赵队长他们配合吴戈打一场缉毒的人民战争,尽快捉拿贩毒分子。

案件发展很快。在副队长吴戈等人的努力下,远缩昆明味精厂的尹发史很快落网。他们在尹发忠家中搜获海洛因210克及1万元假钞。

在这次直捣昆明毒窝的出击中,缉毒警们再次表现出沉着机敏、判断准确的不凡素质。

那天,吴戈率部与先期抵昆侦察的达忻探案组汇合。在昆明警方的协助下,正准备合围捉鳖,却探知尹发忠刚骑自行车离家处出,去向不明。

据已掌握的情况,尹发忠,现年53岁。自少年时代开始行窃,浪迹天涯,全国除港、澳、台及西藏之外,各地都留有他作案的痕迹。他19岁在南京因扒窃被判刑6年;31岁因贩鸦片,在长春监狱服刑13年;47岁又因在昆明扒窃被处劳教3年,在狱中先后共度过22年时光。在昆明劳教期满出狱后,与昆明味精厂一女工结识成婚。

然而,这个差不多吃了半辈子“牢饭”的家伙恶性不改,很快又干上了贩毒营生。他窜出境外购毒,以自己在味精厂的家为毒品中转站,把“货”源源发给东北的贩毒同伙,迅速暴富,挥金如土。

像这们一个前科累累的罪犯,狡诈万分,反侦察嗅觉不低。恰在抓捕他之前突然离家外出,会不会是察觉情况不妙,仓皇而逃?

此刻,抓人,目标不在;直接查抄毒窝,又可能打草惊蛇。情况一时变得十分棘手。

吴戈略一凝神,飞快将种种迹象在脑子里筛了一遍,果断地说:“就地加强密控,准备收网。尹发忠还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罪行已经败露,不会跑。很可能是临时出去办什么事,还会回来的。”

约过半个小时,只见一男子骑车往这边过来。梳大背头,衣着考究,神态悠哉悠哉,正是伏击对象尹发忠。待他刚进家门,缉毒警们跟着一拥而入,将其擒住。

原来,刚才尹发忠外出,是接到一个小毒贩的电话去会面。对方提出要20克海洛因,尹发忠却嫌“生意”太小,不屑于做,就撂下那小毒贩径自骑了车返家。这个胃口不小的大毒贩完全没有想到会一回来就栽进法网。

“如果我不干这种事(指贩毒),起码还可以再活20年……”尹发忠在被押解回哈尔滨途中,这么哀叹。这名一生作恶不休的“资深”罪犯对其大肆贩毒的后悔言不由衷。

他明白,他还能继续为祸社会的时间,已经被全部“没收”了!哈尔滨的审判大会正等着他的光临。而在昨天他还梦想着好事:专门用小包包了十包“好葯”,准备回到哈尔滨后,去歌舞厅讨好周玉敏。他还想回到哈尔滨后,在夜深人静时,拨通“夜来香”电话,静静地收听“夜来香”的色情服务。因为,那个叫“夏雨”的小姐,声音是那么温柔、体贴……

然而,这一切都仅仅是个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瑛子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