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事件》

第七章 瑛子写《邓老师的故事》

作者:洪金文

文采不凡的《邓老师的故事》从鲜为人知的家族轶事,到二十多年的跨国恋情,既有对国家,对民族的强烈责任心,又有对人物至真至诚的的情感。瑛子的邓老师,仅仅就是老师?

在王秀玲的眼里,瑛子是个了不起的女性。她不仅具有当代“张海迪”的美称,而且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强人。

瑛子曾经主持“青春热线”,为许多人找到了终身伴侣。她经常说:“天下所有不幸的男人和不幸的女人,都能够幸福地生活,就是我瑛子一生的追求,就是我一生的幸福。”瑛子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在王秀玲的调查中,发现瑛子和一个叫邓雄的中年人长期交往,关系十分密切。同时,瑛子还专门写了长篇报告文学,发表在文艺杂志上,其情至深,十分令人感动。

她称邓雄为老师。在她的文章中说邓雄曾经帮助她学习英语、学习心理学、学习文学艺术……

从瑛子写的《邓老师的故事》可以看出,她的确很有才华,而且对国家民族有强烈的责任心——

邓老师出身在哈尔滨的一个名门望族。

他的祖父过去曾经是东北王张作霖大帅府的副参议长,地位相当显赫。他的父亲邓文一从小在大帅府里,和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是挚友。

后来,张作霖为了振兴东北经济,专门出钱把一批官宦子弟送到欧洲去学经济。本来那一批人当中张学良也要去的,但张作霖正忙着打仗,决定让张学良改学军事。这样,邓文一就和张学良分开了,一个学文,一个学武。

邓文一的青年时代基本上是在英国的剑桥大学度过的。由于有丰厚的经济作后盾,他先后游历过法国、意大利、德国、挪威、瑞典、丹麦等国家。他还远涉重洋,踏上美洲大陆,游历了美国的许多地方以及澳大利亚的许多地方。

在英国,他遇到了婚姻与亲情的麻烦。

在剑桥大学,他和一位管理东方图书的英国姑娘产生了恋情,并且准备结婚。

他的这种恋情,遭到了他父亲的坚决反对。作为东北王的张作霖,听到这事之后,也非常气愤,认为送出去的留学生应该是好好学习,然后回国来好好建设家乡的。怎么可以随便和外国人结婚呢?一旦和外国人结了婚,就有可能回不来了。

张作霖等人当时都是抱有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的中国人,尤其是他们把东北地方的利益看作最高利益。他们送出去的留学生,一旦回国,就应该肩负起东北建设的重任,就应该是掌握各方面机密的高级人士——无论是军事的,还是政治的,只能是他们信得过的“子弟兵”、“父子兵”,绝对是不可以让别人插手的。

这种带有封建家庭式的统治,阻碍了邓文一的爱情。邓文一毕业后,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爱情回到了东北。

一踏入奉天,他就被招进了大帅府,并且由张作霖做媒,将东北商会会长的女儿许配给他。容不得他表示什么意见,就结了婚。

不久,邓文一被任命为东北建设委员会次长。

邓雄的童年,却没有他父亲那么显赫。由于战争,加上东北的大灾荒,使得奉系军阀内部矛盾重重,外部战斗减弱。

张作霖被害之后,奉系面临的问题就更加突出。张学良受命于危险之中。他在邓文一等好友的支持下,毅然易帜,与南京国民政府结为一体,使日本人企图分裂中国的阴谋破产。

“九一八事变”之后,邓文一一家随张学良进入关内,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他们先到了安徽,然后又到西安。“西安事变”之后,他们一家又被送到了重庆。

邓雄是在重庆日本人的空袭中,出生在防空洞里的。

出生之后,他母亲由于受战争的惊吓,没有奶哺育他。这样,只好把他送入国民政府战时育婴堂。当时,在育婴堂里,许多孩子由于营养不良而夭折。然而,邓雄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回顾那段历史,国破家亡,邓文一由于受“西安事变”张学良的株连,被罢了官,实际上已经沦为难民。蒋介石的国民政府绝对不会起用张学良的人,就连当时配给的粮食也被分为甲乙丙三等,邓文一所领到的只能是丙等。在其它方面更是如此。因为在蒋介石国民党看来,张学良是犯了大罪的人,张学良的部下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抗战没结束,邓雄的母亲就在饥寒交迫中去世,当时只有二十八岁。

邓雄的父亲虽然身在陪都,但是,由于张学良的问题,他也多次受到审查和软禁。在歌乐山监狱(就是后来关押共产党人江姐、许云峰等人的监狱)中,他多次抗议国民党的迫害,但毫无用处。他用心血写下了《中国建设大纲》。在那样的时候,他的书是无论如何不会被重视的。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国民党特务机关非常重视档案工作,他的每一张纸都被作为档案材料保留了下来。

他死于抗战胜利的欢呼声中——

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那天,监狱里的他,正在睡觉,突然听到了满城锣鼓声和鞭炮声,当时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惊奇地爬在铁窗上张望。

他看见,牢房的院里突然有了“庆祝抗战胜利”、“庆祝日本投降”的标语,激动得热泪盈眶,心想:这下好了,战争结束了,自己终于可以结束囚禁的生活,回到东北老家去了。

这时的国民政府,也在积极准备向南京迁都。他和东北军的其他人作为“战争罪人”,成了当时国民党政府“需要研究”的对象。

战争结束后,许多知名人士都纷纷呼吁“释放张学良”、“释放东北军将领”。然而,蒋介石却反其道而行之,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将监狱里的六名张学良的好友和部下押出牢房,宣布他们“释放”。

在他们下山的路上,突然遭到了国民党特务的袭击,子弹是从后来打来的,六个人全部被打死……

瑛子的文采很好,而且写得激情饱满,尤其是详细地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对邓文一等人的迫害。

她用了很大的篇幅描写了邓雄的父亲邓文一在国民党监狱里写作《中国建设大纲》的情景,而且细致地描写了邓文一作为爱国知识分子,憧憬中国战后重建的美好心情和良好愿望。

然而,像这样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却在自己日思夜盼的抗战争胜利到来之时,被法西斯暗害了。为此瑛子的气愤溢于言表。

共和国的几代人,通过小说《红岩》,都知道江姐、许云峰等共产党员的英雄事迹。

但是,《红岩》并不是尽善尽美的作品,它还没有深入到民族之魂去思考问题,尤其是没有认真描写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知识分子形象。

像邓文一这样的知识分子,是超越了政党和阶级之上的中华民族的精英,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

如果有人能重写《红岩》,我建议作者好好研究一下邓文一这一类人的事迹,把他们也同时写进去,用以教育后人,激励后人。

从瑛子的文章看,她是具有强烈爱憎的人,也是一个很有民族气节的人。她的思想,时时处于一种思考之中:祖国的命运、民族的前途,都是她认真思考的对象。

据王秀玲了解,瑛子的《邓老师的故事》其主要情节都是真实的。可以看出,瑛子对邓雄的家事以及他个人的身世都非常了解。作为作者,她通过这个事故,抒发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同时曲折地表现了她和邓雄之间的关系。

瑛子把邓雄看成是自己人生的导师。她的文学才华的培养,心理素质的培养,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邓雄的教育。

那么,邓雄为什么对瑛子如此感兴趣呢?

邓雄曾经有过火热的爱情。后来,因为一些误会,那位俄罗斯姑娘最终离开了邓雄,使他心里非常痛苦(在邓雄说来,就是两代的痛苦加在了一起。因为他父亲邓文一当年的恋爱情形与邓雄本人所遭遇的竟如此相像)。所以,他特意来到瑛子的“女子庇护所”进行倾诉,瑛子为此作过大量的工作。

在瑛子的努力下,邓雄和那位俄罗斯姑娘娜达莎经历了许多磨难之后,又一次结合在了一起——这一次爱情比当年还要热烈,还要富有情趣——他们的结合,全靠“红娘”瑛子。

王秀玲的脑子忽然闪过一种念头:

既然邓雄可以热烈地与娜达莎两度恋爱,如今娜达莎已经离去,邓雄会不会与瑛子产生爱情呢?

王秀玲虽然没有见过瑛子的面,但对瑛子的情况却已很熟悉。

她一出生就残疾,半身不遂,从来都是在床上生活,二十多年来没有下过床。她的腰椎以下部位,包括双腿从来都是麻木的,毫无知觉——凭她残疾的程度而言,远比张海迪重得多。

瑛子是一个生活最不幸的人,但她却满腔热情地关心着那些生活遭受不幸的人们。瑛子的事迹,传遍东北大地,在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也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香港很有影响的《大公报》曾经这样写道:

在高速发展的今天,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和圆满,世界也在追求和平与发展。

然而,地球上的确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他们天生就身患残疾,生活和精神都非常艰难。这些人在香港、在日本、在欧洲、在美国,大多数被认为是社会的包袱,受人供养。许多人长期自暴自弃,生活毫无目标。在经历了无数的打击和磨难之后,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最终成为精神病患者,在疯人院里度过自己悲惨的余生。

而在中国东北,却有一个叫瑛子的姑娘。她高度残疾,却能以顽强的意志与命运进行抗争,不仅自己能够照料好自己的生活,而且树立了远大的人生目标。

这位瑛子姑娘关心他人的爱情、生活,胜过关心自己的生命,她以顽强的毅力使许多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且又把曾经被自己帮助过的男女们的故事写成文章,广为歌颂……

王秀玲知道,香港《大公报》上所提到的那篇文章,正是瑛子发表在哈尔滨文艺上的那个报告文学。

可是,瑛子和邓雄,仅仅就是师生关系么?

在瑛子的笔下,她充满激情地描写了邓雄和娜达莎灵和肉的情感经历——这些似乎与她无关,但从更深一步分析,却与她的精神世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内在联系。

娜达莎是苏联当时派往中国的石油专家的女儿。

在大庆油田会战中,年轻的中国技术人员邓雄不知不觉就爱上了这位黄头发、蓝眼睛的异国姑娘,并很快坠入情网,不能自拔。他们的爱情刚刚建立起来,中苏关系就彻底破裂,领导和组织上多次找邓雄谈话,认为他和娜达莎再恋爱下去,就有“里通外国”的嫌疑了。处于爱情中的邓雄,宁可冒着开除公职的危险,也不放弃自己的恋情。但是苏联专家还是回了国,娜达莎和邓雄也被迫分了手。

改革开放以后,邓雄又通过去俄罗斯做生意的人了解了娜达莎的情况,并且向瑛子的“倾诉心灵小屋”诉说了这一段跨国之恋。瑛子对此非常感兴趣,也极其热心。她通过“志愿者”千方百计与娜达莎取得了联系,并且在她的努力下,一对老恋人又重新见了面。

在《邓老师的故事》中,瑛子除了描述社会政治以及国际关系对邓雄和娜达莎爱情的打击外,重点写了有一次娜达莎和邓雄回忆爱情酸甜苦辣的故事。

邓雄真心实意地喜爱娜达莎。

人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这话不无道理。邓雄就像大暑季节又赶上了焐雨天,心里沉闷,压抑得无可言状,不多的一点儿啤酒,他便喝得醉迷迷地趴在桌子上了。

娜达莎坐在床沿上,递给邓雄一个冰水淋过的手帕,用不太标准的汉语亲切地说:“真没想到,这么多年咱们还会再见面。”邓雄红着脸,说道:“是啊!我已经老啦,当初还是小伙子呢!”

娜达莎笑了笑。她倒不怎么显老,当初她离开中国的时候,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小姑娘,现在也不过三十来岁。她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也曾经嫁过人。也许是由于心中时时刻刻想着中国的邓雄,很快就离异了。这么多年以来,她基本上过着独身生活,许多人追求她,她都毫无兴趣,一心一意在大学里教书,并在教书的过程中,专门研究汉语文化,成为她所在的那所大学里不可多得的中国问题女学者。

她说道:“你这些年受苦啦。你老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瑛子写《邓老师的故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瑛子事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