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世佳人》

第07章

作者:黄蓓佳

薛暮紫走在街上的时候,无巧不巧碰上董家三老爷济民在街边中风瘫倒。

当时他背着须臾不肯离身的葯箱,从城东的一家人家出诊回来。城门口又戒严了,连带着城里冷冷清清。这些日子每天戒严,据说是因为城里的大部队都调到了徐州一带作战,守城的一小营官兵怕中共游击部队偷袭县城,干脆关起城门了事。

薛暮紫走上莲花桥,居高临下地看见了济民中风的一幕:他正在对一个请他写一封书信的老太太口沫横飞地说着什么,手里抓着的毛笔在空中舞来舞去作着示意,突然那只手停顿在半空不动,张开的嘴巴也不再合拢,然后整个人沿桌边慢慢地滑下去,滑出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最后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旁的老太太吓得尖叫起来,两手不停地拍打膝盖,活像是走夜路碰上了鬼。她弯腰想去拉济民,哪里拉得动丝毫?只好抬了头,一个劲地大呼小叫。

很快有路人围了上来,有伸手翻济民眼皮的,有吆喝着回家搬椅子送他上医院的,也有自作主张去掐济民的虎口和人中的,一时间街边乱哄哄围成一团。

薛暮紫出于当医生的本能,飞步冲下桥会,拨开人群挤到济民面前,蹲下身,先翻他的眼皮看,又抓过手腕约略把一把脉。旁边有认识薛暮紫的人连声庆幸:“好了好了,薛先生来了就好了。”又有热心的人主动维持秩序,吆喝人群让出一小片空地,好让薛先生施展身手。

薛暮紫替济民把了脉之后,不慌不忙打开葯箱,拿一粒琥珀色半透明的葯丸出来,一掰两半,用一把压舌用的铁片撬开济民的齿缝,把葯丸塞进他口中。众人在旁,只觉一股辛辣之气直冲鼻翼,不由得都缩一缩鼻子。薛暮紫又拿出半尺长的一根银针,用酒精葯棉拭擦一遍,照准济民脑门处的一个穴位从从容容扎了下去。他边扎边捻,眼见得长长的银针渐渐没入皮内不见。众人此时屏息静气,眼珠都不错位地紧盯薛暮紫那双修长灵巧的手,满脸都是崇敬和惊叹。

整个救治过程不算很短,中途却没有一个围观者退场,活像买票看了一场技艺表演。

济民的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开始翕动起来。大家齐声喊道:“醒了醒了!”

薛暮紫手里略一用劲,而后拨出银针。济民跟着叹息般地哼出一口气。薛暮紫这才抬头望望众人,轻描淡写地说:“是中风。”又吩咐说,“有好心人请过来搭把手,先抬他回家。”

早已有人抬来了竹躺椅,用两根粗粗的竹竿绑了,另外的人七手八脚将济民抬了上去。老头子瘦得皮包骨头,两个小伙子狠劲一抬,倒觉肩上轻飘飘的压不住分量。彼此平时一个小城里住着,谁还不认识谁呢?当下不用薛暮紫吩咐,抬人回家的抬人回家,再有喜欢多事的就飞奔了去报告董家的大房太太心碧。

心碧得了讯,放下手里的活儿,衣服来不及换,头也来不及梳,匆匆忙忙赶往济民住着的跨院里。虽说叔嫂之间一向针尖麦芒顶着劲儿,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董”字,人都已经中风快死了,心碧还有个什么好计较的?

心碧到了济民那里,送他回家的人已经四散回头,囡囡站在济民床边哭得抽抽咽咽,倒是薛暮紫忙前忙后地替济民脱衣脱鞋倒茶端水。心碧跟薛暮紫互相躲着不说话已经很久,此时在中风的济民床边相见,由不得两人都有些尴尬。心碧朝薛暮紫点点头,感激地报之一笑。薛暮紫也便笑笑,说:“你来就好了,烦你守一会儿,我去抓葯。”心碧说:“难为你费心。”

薛暮紫出了门,心碧才想起济民后娶的那个老婆怎么不见?问囡囡,说是人回了乡下,已经有个把月没再露面。心碧心里想,许是受不住穷,回乡下另嫁人去了。这么想着,未免可怜囡囡自小苦命,生下来没过几天好日子。又感慨济民尖酸刻薄了一世,到临了落这么个无人答理的下场。

心碧在家里操劳惯了,手脚闲不下来,看看济民这家里乱得不成个样子,就挽了袖子四处收拾整理了一番。正忙着,忽觉背后有什么东西粘在身上,猛一转身,就见躺在床上的济民眼睛睁得老大老大,死鱼样瞪住她不动。心碧心里咯噔一跳,想了想,对济民说:“你有什么要交待的,要是信得过我……”

济民喉咙里呼呼作响,很吃力地抬手指住囡囡:“囡囡……跪……跪……给伯娘……跪下……”

济民这一说话,嘴角处就有红红的血沫子冒出来,看着十分狰狞可怕。囡因吓得小脸煞白,扑通一声给心碧跪下了。

心碧慌忙伸手去扶,一边责备济民:“你这是干什么?无缘无故的,叫孩子吓着。”

囡囡却是懂事,不见爹的吩咐,怎么也不肯起来。

济民呼哧着说:“叫她跪……跪着。你有五……五个女儿……再多一个……也没关系……你就……收了她吧……”

心碧说:“他三叔,你这是说些什么呀?你才不过五十出头,哪里就没有病好的日子了?”

济民闭了眼睛说:“我不行了……囡囡……可怜……她可怜……”

囡囡一下子放声大哭。

济民的眼角也滚出两颗浑浊的眼泪:“看在……大哥的分上……我求你……收……收养了她……”

他每说一句话,嘴边就冒出一串血沫。心碧不忍目睹,一把揽过囡囡,制止济民:“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囡囡跟着我,你放心。”

济民说:“我放……放心……从前我……你……”

心碧推着囡囡:“去,跟你爹说,你会听伯娘的话,伯娘也会喜欢你。”

囡囡胆怯地走近济民床边。济民一把拉住她的手,老泪纵横。心碧背过身去,止不住也是泪流满面。

济民艰难地拖了几天,终于两腿一蹬走了。心碧检点他留下的东西,才发现他家中非但分文不剩,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心碧把囡囡带回家中,卖了济民的房子和一应用物,才算替他还清债务,又尽着剩下的钱办了丧事。

心碧跟前刚走了小玉,又来了囡囡,倒使她添了一层宽慰。囡囡懂事,处处乖巧听话,人见人怜的样子,心碧心里越发疼她。心碧天生是个要为儿女操劳忙碌的人,上天把囡囡送到她跟前,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垂顾吧!

克俭染上毒瘾的事发之后,心里也觉得愧疚,觉得对不起娘。他在心碧面前跪着发誓,要娘帮他戒毒。心碧摇头说:“我怕你受不了那份罪。”克俭大声说:“娘为什么总不肯相信我呢?我从前有错,现在想改还不行吗?”心碧心里就有点高兴,期盼克俭身上也许会有奇迹发生。世上的事,不就是怕人用了心去做吗?古书上说精卫填海、愚公移山,说的就是个“志气”呀!

这天一整天克俭没有出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几本借来的上海电影画报。中午心碧敲门,喊他出来吃饭,却不料他歪倒在床上睡着了。心碧又是好笑又是疼惜,把饭菜给他放在了床边桌上。克俭醒来之后勉强吃了几口,病恹恹没有胃口的样子。

傍晚,克俭的毒瘾开始发作。他浑身颤抖地请求心碧锁上他的房门,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放他出来。心碧战战兢兢照他说的做了,又不放心走开,就趴在窗口看他。

克俭先还咬牙支撑着,很快面无人色,大汗淋漓,喘息着嚎叫起来,从床上滚到地下,又滚到墙边,没命地用头撞墙,用手撕扯头发,两手在脸上身上抓个不停,直抓到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心碧到底是做母亲的,如此残酷的一幕如何能看得下去?她哆嗦双手开了房门,扑过去抱住克俭,拼命按住他的两手,一边不住声地说:“克俭,好孩子,你忍一忍,过了这一阵就好了,啊?你忍一忍!”

克俭扑通给心碧跪下来,抱住她的腿,目光散乱地哀求道:“娘,你给我点钱,我出去抽一口就回来,只抽一口,娘,我保证!抽完这口再不抽了,娘!”

心碧硬着心肠不答应:“万事总有个头的,克俭你要开好这个头!你自己说过的话要算数……”

克俭狂怒得像只发疯的狼,在地上滚来滚去,身子时而蜷起时而扭曲,不住地抽搐和*挛,口角吐出白色的泡沫,嚎叫声也变得嘶哑,一声声都像钝锯,把心碧锯得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她偏过头去,紧闭眼睛,心想她要坚持住啊,她要帮儿子坚持住啊!她不能心软,不能……

克俭的叫声已经逐渐微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巴巴地望着心碧:“娘,我要死了,我以后怕是再不能孝敬你了……”

心碧一把捂住他的嘴:“克俭,你别说傻话!”

克俭*挛地用双手抓挠着胸口:“我要死了,我只想快一点死……娘你帮帮忙,拿砖头砸……砸死我。快,快呀!我受不了!快砸!”

心碧心痛如绞,无法再忍受眼前的这种残酷。她慢慢地站起来,从衣袋里掏出几张纸票,递给克俭。克俭眼睛里有光亮一闪,翻身爬起来,一把将纸票子抢了过去,什么话也来不及说,踉跄着奔出房门。

心碧独自站在克俭房中,只觉得自己心如死灰。她想她这个儿子是彻底完了,不能指望在他身上有什么奇迹发生了。人要是染上了毒瘾,你就再不能把他当个人看,他是地地道道的畜生。她怎么昨天居然相信他能下决心改过自新的呢?

心碧这时候还不知道,克俭为抽白面,已经在外面借下了大笔的印子钱。

海阳城里,放印子钱的都雇有打手、结帮成伙的帮会头目,差不多的平常百姓,但凡有一点办法可想,都不敢跟这些人有什么瓜葛牵连。克俭敢借,是因为他坚信家里除了看得见的房地产之外,还有爹死前留下的金银财宝,只是娘一直藏着不肯用罢了,到万般无奈的时候,娘不可能见死不救。

不久果然为还不出印子钱,克俭被债主抓起来用绳子吊在梁上毒打。他拼命哭叫,一声声喊着:“娘!救救我!娘你来救救我呀!”

心碧闻讯赶到时,克俭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鼻孔里有出的气没进的气。心碧伸手在克俭鼻子下一摸,以为他死了,眼前黑了黑,当场昏倒过去。打手们用凉水将她泼醒,告诉她说:“你儿子还没死,快去拿了钱来,马上放人回家。”

心碧到这时还能再说什么呢?身边只剩下克俭这个唯一的儿子,她能够忍心见死不救吗?不要说家里最后还存得有一笔钱,就是一分钱没有,心碧扒自己的皮,卖自己的血,也要救了克俭再说。

心碧求打手们先把克俭放下来,她趴在克俭耳边说:“你千万要挺住,娘拿了钱就带你回家,送你看医生。”克俭闭着眼睛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见还是没听见。

心碧急急忙忙奔到王掌柜家里,才发现很长时间没有来过,王掌柜的三间正屋已经住进了别的人家,窗下排了一溜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有浓浓的咸酱味弥漫出来,猜得出这人家是做酱园生意的。她一时有点发愣,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站在门口不晓得进好还是退好。

王掌柜正好从偏屋出门倒水,一眼看见大门口站着的心碧,脸色一白,竟慌得把手中的木盆摔落在地。心碧心中犯疑,马上冲过去堵住王掌柜,一边说:“我还以为你不声不响投奔了儿子……”

王掌柜慌忙摆手叫她不要再说,又指着偏屋示意请她进去。心碧因为着急,又见王掌柜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便没有多少好气,脚步子踩得很重。

王掌柜跟着进屋,二话不说,竟咚地往心碧跟前一跪。心碧吓一大跳,低头说:“你这是干什么?”说话间忽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一颗心也不由得乱跳起来。

王掌柜跪着不肯起身,头低着不看心碧,只一个劲地说:“我对不起太太,对不起董先生,对不起你们一家!”

心碧急道:“到底什么事,你也要先说了让我知道啊!”

王掌柜仰起脸来,老泪纵横:“那一匣金条,早就被新四军借走了。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天天指望他们能够还回来!”

心碧倒吸一口凉气,只觉身子发软,手脚发颤,忙忙地就近拖张凳子坐了,才开口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新四军怎么就能知道你这儿藏了董家的金子呢?”

王掌柜就把当年新四军衣食困难,绮玉提供了消息,王千帆偷偷回城,硬逼着他借出金条的事说了一遍。然后他颤巍巍地起身,从椅垫下取出珍藏了几年的那张借条,拿给心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