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蚱蜢之歌》

第六节

作者:黄石

那是一架放大倍数8倍的“熊猫牌”望远镜,商店里的价格大约在350元左右。夏至过后,孟达成为最勤奋的夏日肌肤的观察者。他的日子过得琐碎、无聊而紊乱,和朱淑贞之间的小摩擦仍时有发生。工厂夏季放了长假,这一来他更加无所适从。他独来独往,不喜欢看电影,和夏夜里小伙子追逐街头流莺充满色情的游戏更是无缘。漂亮的姑娘在夏夜展示着她们的肌肤。只有在夏夜,服装和肉体是如此若即若离,如此富有撩人心族的暗示性,以致分不清色情和爱情。

孟达不再隐瞒他的窥视行为——只是嘱咐我毋须张扬。他提心吊胆地告诫我说:“连叶寒也不能说,她会误解的。”除此之外,他别无顾忌,和我谈起窥视到的细节甚至兴致勃勃。

整个夏季他就蛰伏在旧旅馆似的单身房内。白天他睡懒觉,翻翻杂志或摆弄早已谙熟于心的收藏;夏夜温馨的气流降临后,他就凭借望远镜窥伺对面窗户里的风流韵事。惟有借助光学仪器,方可弥补深度近视眼的不足(仿佛他是恋爱或色情领域里天生的盲人),凭借着“熊猫牌”望远镜,我28岁的小舅子才为时已晚地初窥到肉慾令人心颤的窗口。他就像个贼,一个无物可窃的贼只配享受别人偷窃的经验,但贼心如同敌手一样不肯降服。他只能躲在黑暗中战战兢兢,那对小耳朵由于紧张而抖动,而对面窗口里正上演着灯光下的爱情游戏。

正对面的窗户里能给蚱蜢提供什么表演呢——以致于他化了350元钱来消除这十多米的距离。据我所知,通过窗户窥伺到的毫无新花样可言。这是一部缺乏新意的记实场景,未经删改,符合客观时间,男女主角则可由任何符合恋爱年龄的其中一对去担任。只要60瓦白炽灯一在男主角的单身居室里亮起,随着女角色上台,一场俗套情戏即刻开端。

通过光学仪器和60瓦灯的照亮——黑夜给了他庇护——一切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是一部毫不顾及观众的细致冗长的室内剧,有着千篇一律的节奏和平淡的情节。男女主角像一对蹩脚演员,仿佛黔驴技穷,傻瓜似地一遍遍重复无聊地在彼此身体各处模来摸去。没有其他表演方式。遭受折磨的倒是观众(蚱蜢不耐烦地说,这样罗哩啰嗦地摸来摸去真让人受不了)。

观望让他脖颈拉长,让他那瘦骨嶙峋的身体更为明显地呈现出虾状。他的两手神经质地抖动着,望远镜安在眼睛上像脸上滑稽地生出另一个器官。这就像一部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过分写实,以致于拖沓重复得令人不可思议,令观察者循序渐进的心理逻辑受阻。只是在那个女人系好胸罩的一刹那留给蚱蜢不可磨灭的印象。他说:“黑色的胸罩看上去就像是佐罗的眼罩。”

我并不想说,你是一个窥伺癖(尽管夏季里夜复一夜如饥似渴地观望)。事实上,望远镜所获知的景象并未激起他的愉悦。只是纯粹刺激了他的生理器官。他对男主角充满厌恶而不屑一顾,但并未由此而原谅宽容女人,他总是像个可笑的老夫子似地说:“要是女的不这样,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他就处在这么一个两难境地;理性要求他摈弃慾念,生理却唆使他成为一个窥视者。

这好像并不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在夏夜贪梦地窥探色情细节(或许你不止一次地企图中止窥视),是他身体某一部位的累赘在窥视。它被它的主人冷落了28年后已丧失顺从(14年前,当蚱蜢在桔树林里初次暴露它时它就长成硕大成熟的动物)。如今你一旦感觉到它的存在为时已晚。当孟达内心爱恋理想女人的季节,它恰得其反地要求你充当窥视者。不仅如此,在酷热难忍的夏夜,它还要求孟达的双手去充当它的贪婪之物,直至满足为止。

那个夏季他没有人可以倾诉。在假期间我常去他那儿。他被情慾折磨得垂头丧气,我们常常相对无言。只有在喝过酒后,他才显得疯疯癫癫,按捺不住要倾吐一番;当然,他并没有告诉我他常常手婬一事,这是我从他那遮遮掩掩可笑的神态上推测出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蚱蜢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