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冲动一次》

第三章

作者:黄鑫

天空飘着淡淡的云彩,丝丝的秋风让人感到有些凉意。我买好鲜花驾车再一次来高楼边。只是比上一次少了一个人,那个我不愿让张小红见到的陈得明,他的英魂已远离了我,只留下一大堆的各种送礼发票和餐饮发票和送给xx几万元、xx几万元的因没有收条而自己做帐的小本子,为得是将来给张小红报销。他留下的最后一张纸条是去北京领的二十万元钱时写的,作为他的活动经费,不知他用完否,如没有用完也不能带到那边。

张小红依然带着迷人的微笑,肩挎一只高档的牛皮包,我依然扮演陈得明朋友的角色,手持鲜花迎了上去。

欢迎你平安归来,公司的业务一切正常,只是陈得明在北京办事期间不幸身亡。我的眼泪落了下来,张小红美丽的大眼睛里流下两行热泪,她依然冷静,是那种一般女人没有的。明天去他家看看给他家属一笔钱,她点燃一支香烟说。

我如实的汇报了提前入室(当然是和陈得明商量后),把车开出来,将公司转移到写字楼,并顺利地和北方的陈涛签订石油合作经销协议,还有公司的一些经济出入情况。我在车上汇报的时候显得自然与自信。

去别墅吧,我们晚上请一些头面人物吃饭,过两天去北京,你订好机票。

小刘,你干得不错,陈得明的助手能力有这么强,我怎么没听他说呢?做生意就是这样要灵活机动,要等我出来,不知要错过多少挣钱的机会,生意人就是要有你这种头脑,珠海的林老板来过吗?

没有,我把那只bp机给了她。我记下了所有你的信息。张小红接过去看了看说,明天就去买两部手机、bp机,北京回来后就去珠海提车,买两辆新车,小刘,看来你还得替我帮忙,那帮人知道我出了事,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汽车驶过公路进入市区,我有点饿了,各大酒店、餐厅门口停满了车子,并且爆满,这样的景象是这个城市特有的。这是一个有钱人的世界,穷人只能风餐露宿,疲于奔命,在一个红灯口上,我看见人行道上有一个青年提着行李,满头大汗,红的眼睛,蜡黄的脸急匆匆地走着,多像几个月前初来此地的我。命运呵命运。

我一路上自我介绍,我背台词一样,这在我心里已经打了很多腹稿。

我今年三十岁,二十二岁时在北方一所著名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在一家机关当秘书,几年后因看不惯领导,我自动辞职,下海后经商,倒卖钢材、石油。后公司倒闭,在多家私营企业打工,被亲戚介绍来到此地找陈得明,来不久南洋公司就发生了变化,你出事了,陈得明很着急,但又不好自己出面,只好我来跑腿。对了,我还未婚,几年前未婚妻去了日本,就再也没有音讯。

最后一点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我心里清楚。

张小红用好奇的眼光看我。我从她的眼神已清楚自己从外貌到才能上已经征服了她。她说我来开吧,我说你休息一会儿,马上到了。

别墅我已经找人经心修饰了一番,所有的布置都显得富有朝气,大客厅的中央放着张小红的大幅照片,旁边一簇美丽的鲜花,中央一个小条幅上面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欢迎你归来"。

张小红脱掉了外套说,我去洗个澡,说着就进了浴室。

我坐着大厅的沙发上开了电视,电视正在播着《中央发出严厉打击走私犯罪行为的通知》的新闻,我庆幸自己的计划已成功了一半,至少到现在为此没有一点破绽。我此时此刻忘记了妻子,忘了家了。

沐浴后的张小红洁白,晶莹,她坐在沙发上顺势倒在我的怀里,我久违女人的那种冲动顿时在我心中燃烧起来,我们丝毫没有那种男女相识不久的羞涩,像两支在弓上等待了很久的箭射向自己的目标,又像演出一场排练很久的戏。我体会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坚韧与强烈,眼前的整个世界被她柔软的肢体与缠绵的呻吟渐渐地融化,两支决堤的河流汇到一起,冲起生命的浪花。人类的原始在这里一览无余,至足以把人脑里残留的犹豫、道德、作风、痛苦冲刷得一干二净。

我下床小解的时候,已经五点了。

张小红红通通的脸和性感的嘴chún发出湿润的光。一会儿发出丝丝细语。

为什么男人和男人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这样的体会,简直疯了,不敢相信这是我真实的自己。你把我折腾得太累了,晚上还有宴席呢?她拿起电话。

我点燃一支烟,几个月前,我还是一个人提心吊胆地住在这儿,现在已有美酒佳人相伴了。

我说我们结婚吧?她说哪有那么快?谁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的鼻子被狠狠拧了一把。

你那么有经验,怎么会没结婚呢?我是说我没结过婚,我又没说我是处男。我们哈哈大笑。

我们经过精心打扮,在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里的包厢等着,今天是公检法系统的头面人物,所以这桌宴席显得神秘莫测,我扮演陪着张小红的角色,最好一言不发。

张小红极力要我喝茅台,我放开酒量和那些笑容不拘的人物干杯,递过名片。张小红和我靠得很近,那些男人的眼里有仇视的眼光。我果然在酒量上没有败下,张小红用纤细的小手在拧我的大腿。

公司开始正式启动了,按张小红建议人员一起到写字楼,别墅作为我们的住宅,我被安排在总经理秘书办公室,其实和张小红的办公室只有一门之隔。从珠海调了两辆新皇冠车,送车来的是珠海的林先生,是那天晚上打传呼要张小红去机场接他的戴眼镜的那位,他在张小红的办公室谈了很久,他走后,张小红拿钥匙到我的办公室给我一把说,你用一辆,下次你去珠海接车,我送他去机场,有什么事你处理就行了。

有人送来了去北京的机票,我一想到北方就有一种想象的感觉,似乎在张小红面前还没有进入角色。我说张先生对你颇有好感。你吃醋啦?你知道他是谁?他是公子,他的父亲是北京的一位领导,我是利用他的关系,得罪他,咱们只能喝西北风,我在生意场上滚爬这么多年,太累了,真想洗手不干了,可说起来容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明天去北京之前,你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张小红说她开始坐飞机也是这样,以后就习惯了,现在的感觉坐车坐飞机似乎一样。她把旅行食品喂到我口里,然后依偎在我怀里睡着了。

在机场一位满口京味,理着平头的小伙子开着"奔驰"来接我们,我们坐着"奔驰"经过天安门广场,那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了,自豪,骄傲,还是高人一等?

天安门广场用鲜花和彩旗装扮得很美,国庆节即将来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笼罩京城。

我们住在京都大厦,张小红说这里离办事地方近。小伙子替我们搬上行李。说,晚上王总会在五楼餐厅给我们洗尘。这时,张小红的手机响了,她温柔地说:“对,刚到。多谢了,晚上陪你好好地喝两杯。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哥。血缘关系的,你可别乱说,好,bye-bye。"

张小红在卫生间梳妆打扮,我也把衣服整理好,擦干净皮鞋,同时也帮张小红把皮鞋擦干净。我无时无刻不体现对她的关心、爱护,以取得她的信任。

晚宴期间,那些头面人物与我们互相敬酒,其中一位王总,是他派奔驰在机场接我们的那位,他是专供一些机关小车,张小红给他提供部分走私车。张小红在看守所一点也没有供出她的上线、下线以及给她开绿灯,搞批文的官儿们,这使得他们非常欣赏这位女强人。别看女强人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酒桌上豪言壮语,可在床上仿佛换了一个人,小鸟依人,温柔可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一个人,她一再交待在外人面前以兄妹相称,千万别表示对她的爱慕与亲热。

我们回到酒店都有些醉了。张小红取出一张信封说,待会儿有一个小伙子来拿牡丹卡,你把这给他,我先洗个澡,你给陈涛打个电话问他那批油出手没有。一会儿,一位戴眼镜的小伙子来取信封,我礼貌地送他到电梯,回来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进来一起洗吧",张小红温柔的声音。

这是一个朦胧的世界,镜面因水蒸气透着隐隐约约的两个洁白的身躯,我们像两条活蹦乱跳的鱼,淌漾在水中,这似乎比古老的床榻更刺激,水流哗哗的声音为我们喝彩。她的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肩,呐喊声随着我激烈的动作而加剧,我像一个暴风雪中勇猛的跋涉者冲向胜利的高峰。

我们疲惫地躺在床上,我问,你避孕了吗?她笑着说,我为什么要避孕,我的行为是很检点的,不过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有一种冲动感,不知为什么?我惊异的说,如果怀孕怎么办?她噘着嘴巴,我没想过,你真让我感到做女人的幸福,真的,我以为男女就是那样,可你给了我不同的感觉。

王总说,北京的各大酒店一到晚上就爆满,想请客吃饭都得订好位置。王总在一幢三十楼顶层的写字楼办公,上面是一个露天游泳池。他花了三百万买下了产权,据他说现在已升值五百万元。他风趣地说,女影星就住他楼下,还经常上来玩,你看过她主演的《红颜无悔》吗?我和张小红摇了摇头,王总推开窗户,那一片是商业街,被李嘉诚买下了,我也准备办一个大型超市,张总有兴趣吗?张小红说,隔行如隔山,以后再说吧。这时进来一位颇有姿色的小姐,王总介绍说是他的未婚妻,在我看来,王总至少比她大二十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让我冲动一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