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01节

作者:胡小胡

东建总公司一天之内发生了两件惊人的事情。

这两件事情,一件是官方的大事,一件是民间的小事,同样出人预料,同样有新闻价值,引起纷纷议论。

这一天正是名震s市辽宁省乃至东北三省的响当当的国有大型建筑施工企业东北建设总公司成立40周年的喜庆日子。东建总公司举行了盛大的厂庆活动。上午在东建大礼堂召开庆祝大会,张灯结彩,鼓乐齐鸣。应邀参加大会的有建设部部长、辽宁省省长、s市市长以及中央、省、市各级机关的部长、局长、司长、主任、处长大小官员及各路来宾一百多人。部长省长市长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并且题辞盛赞东建公司40年来为国家建设做出的杰出贡献。部长的题辞是:“东北建设第一军”,省长的题辞是:“立干秋大业,树东建雄风”,市长的题辞是:“建设现代化企业,建设现代化城市”。公司向各位来宾赠送了在香港印刷赶在厂庆活动之前空运回s市的大型画册《东建人》。除了白天的庆祝大会,这天晚上在大礼堂有s市歌舞团的演出,s市的名角全部登场;在老干部”活动中心有联欢舞会,由东建歌舞团伴奏演唱。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之前,东建总经理陶兴本却对厂庆活动领导小组组长、工会主席陈雅娟说道:

“东建已是空架子,讲不起排场了!”

按照领导小组提出的计划,厂庆活动要更盛大更隆重更光辉。计划安排了连续一周的活动,要举行第十二届职工体育运动大会,举办大型厂史展览,职工书画大奖赛,业余歌手大奖赛,歌颂东建40年光辉历程的职工演讲大赛等系列活动。计划中还有招待领导、来宾的500人的盛大宴会,并为每一位来宾送上一份像样的纪念品。总预算113万元。陶兴本给兴致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陈雅娟当头泼了一瓢冷水。陈雅娟女干部咄咄逼人的气势当然不能在总经理面前显露。陶兴本限定庆祝活动一天之内结束,不吃饭不送纪念品,邀请的来宾不超过100人。陶兴本还想砍掉大型画册《东建人》,再节省30万元。这本重磅铜版纸大八开6.25印张彩色精印画册每一本成本85元印3500本总计29万7千500元。陶兴本后来想到画册的商业广告用途便手下留情了。

在众多的领导来宾之中,只有几个人是提前一天到达东建的。在这几个人当中,有一个关键人物,这个人对于东建的作用,远远超过部长省长市长。这个人就是华兴建设总公司的人事局局长惠石。

惠石局长所代表的华兴建设总公司是设在北京的部一级的公司,下属十几家大公司,遍于全国各地。华兴总公司也是东北建设总公司上级主管部门。庆祝大会头一天的下午,经理办公室主任小侯把惠局长接到东建住进东建招待所三楼最好的房间。过了不久,陶兴本携副总经理孔达人走进局长的房间。

“惠局长,有失远迎!”

陶兴本孔达人热情问候。

“老陶啊,你们东北人不好对付啊!”

惠石说的是酒。他到s市两天,最难对付的就是东北人的酒,真是大难临头啊。惠石五十八、九岁年纪,衣衫整齐,梳着油亮的头,说话轻言慢语。他面皮白净,黑眼如豆,尖尖的下巴不生一根髭须。此人当了十几年人事局长,各公司的经理书记没有一个敢怠慢他。

“我要是有达人的酒量,还怕谁吗?”

惠石一句话把孔达人说红了脸。但是孔达人为人机敏,又有自嘲的本事。

“糟了糟了,我在局长眼里就是个酒囊饭袋了!”

局长慢慢扬起头,眼睛跟着一只在屋子里绕来绕去的越冬蚊子,用尖细的嗓音说道:

“老人家早说了,酒色财气,一样不能少啊!”

惠石到东建来的次数不多,对东建的干部却了如指掌。华兴下属十几个大型企业,局长对于干部的了解,正是他的职责。

陶兴本说起东建的情况。

“惠局长你知道,东建在走下坡路,日子难过啊!”

“大家都不好过。”局长轻描淡写。“东建毕竟是我们的排头兵啊!老陶啊,东建现在多少人?”

他确实不了解东建的真实情况。

“全民职工三万,集体的九千。”孔达人代陶兴本回答。“还有退休的七千人。”

“这么多人啊!现在就怕人多,人满为患啊!”

一个大企业要养四万多人,这是多么大的负担!建筑业是最古老的行业,是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资金含量技术含量极低,利润率极低。东建公司一年的工资总额9,800万奖金总额31700万劳保支出1,700万住房基金2,700万医疗费支出1,100万这几笔就是19,000万!还有从人民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信用联社信托投资公司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总计贷款37,800万每年利息就4,000万!又有被称为“三角债”的新概念,建设单位欠工程款17,000万东建欠材料款设备款备品备件款工程预付款11,000万更不要说劳保统筹费住房维修费冬季取暖费教育费托儿费会议招待费各种摊派费诸项开支已是入不敷出寅吃卯粮周转不灵真正的陷入困境!所幸小平南巡讲话全国兴起经济建设新gāo cháo外商外资大量涌入外延扩大性再生产加剧房地产业不断升温全国变成一个大工地建筑业卖方市场的局面完全改观。东建以大企业的实力几十年的资信仍然可以独占鳌头仍然借贷有门拖欠有理找活有路吹牛有信。你们这些人于是活得潇洒活得滋润作官出门摆谱以为东建威风不减瘦死骆驼比马大千秋万代永不垮台。东建目前的状况是能经受风雨的吗?说不定他妈的啥时候一阵冷风一场黑雪说好听的叫“马鞍型”经济滑坡信贷紧缩基本建设下马甲方没钱债主上门一锅搅马勺一屁眼子饥荒没钱买油没钱买煤没钱买材料没钱开饷都他妈的没辙傻眼趴稀玩完!

陶兴本心里如此想嘴上却还客客气气。大公司的总经理行政级别是正司局级和面前这个人事局长平起平坐。可是局长是上级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又是管干部的,瓢把子攥在人家手里。局长是建设部的老人,从50年代干到现在。他的学历只有初中毕业。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当了“保皇派”保了老干部,那些老家伙躲过风雨再次出山于是惠石青云直上在华兴总公司成立后在这个要害岗位上一呆就是十几年。

陶兴本抽了几支烟说了一阵话局长忽然想起了大事:

“达人,你先忙你的——我要和老陶说说干部的事。”

局长的逐客令直截了当。可是孔达人有应付尴尬局面的本事。

“局长,我正和港商谈合资的事——晚上和局长好好喝一杯!”

孔达人走了局长正襟危坐,声调更加尖细轻慢委婉:

“老陶啊,东建的党委书记,这回定下来了。”

陶兴本一愣。东建的老书记是半年以前退下去的,这半年书记位于空缺,只有一个副书记。陶兴本以为惠石此行是要同他商量书记的人选,谁知道他是来发布结果的。

“定谁?”

“金帅邦。”

“我还以为要外派呢!”

陶兴本口气变了味儿,他自己也感觉出来。他没有想到会是金帅邦,这个机装公司党委书记,陶兴本最憎恶的人物。这人一步登天了。不久以前,陶兴本和现任的党委副书记何祥林商量,如何把金帅邦请出东建。东建这样的大企业,总经理没有决定副职的权力,更没有选择党委书记的权力。东建的领导班子成员是厅局级干部,是中央管的干部,要由华兴总公司人事局来定,正职要经华兴总经理办公会讨论决定。这个人选的产生,首先由东建提名。东建的提名也许起作用,也许不起作用。华兴人事局要和s市市委组织部商量,要到东建来考察,市委组织部也要到东建来考察。但是令陶兴本生气的是,这样的大事连个招呼也不打!你还算不算东建的当家人?

“东建有人才,何必外派呢。”惠石仍是沉稳平和。

“我们报的是何祥林。”

“何祥林另有任用。我们和省里商量了,调他到省建委当副主任。东建历来是出干部的地方嘛。”惠石笑一笑。“老陶,你看怎么样?”

“部里定了,还问我的意见吗?”

“当然当然,你是总经理嘛!我们不过是给你选了一个书记,给你找个帮手嘛!”

“总经理办公会讨论了吗?”

“是的。”

“干部局行文了?”

“我带来了。”

陶兴本涨红了脸。他有一种被戏弄被侮辱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金帅邦,这个人!金帅邦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金帅邦有这么大的本事?

“惠局长,怎么也该打个招呼。”陶兴本口气中带着酸味。

“这不是打招呼吗?”

无赖!

“惠局长,如果问我个人的意见,我反对。”陶兴本严肃地说道。“上级的决定,我服从。”

惠石轻轻一笑。

“老陶啊,你是个有个性的人,直率,直率!有个性又能顾全大局。我相信东建的班子会是一个好班子。”

以后很长时间,陶兴本为他的“顾全大局”的表现悔恨不已。

第二天,在庆祝大会召开之前,陶兴本召集了全体领导班子成员参加的小会。会上由惠石局长代表华兴党组宣读了新党委书记的任命状。东建的干部谁也没有想到机装公司党委书记金帅邦会一跃而为东建党的最高领导,一时成了轰动的新闻。

这天晚上,在工会举办的舞会上出了又一件新闻:总经理陶兴本的小女儿陶末雨打了金帅邦的儿子金小鲁一记耳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