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01节

作者:胡小胡

第二天潘卫东把车卖了。他的车卖给一家国有小企业卖了20万。他刚好赔了老太太的30万加上他自己的20万。他不卖车就不能还大庆的15万。大庆的事故前前后后花了50万,他们哥儿俩在三天之内赔进去100万。他没有告诉大庆他赔了这么多,他花了老娘的钱对大庆难于启口。

晚上潘卫东回到家。小芹做好饭他胡乱吃了几口。老太太问他咋的了他胡乱应了几句。

“你别问他!他准是做生意赔了钱。”

老头子是这样说的。

潘卫东不愿意呆在家里,想出去转转,散散心。他出了门想到汽车没了,真他妈的晦气!他手上还有一个手提电话机,这是他仅存的高档消费品。他站在路边打雨雨的传呼,打了三遍没有回声。不知是她关掉了呼机还是她下决心不再理他。他不应该把奖券期货这些事情暴露在她的面前,在一个纯真的女孩子眼里,这是不光彩的不道德的。他自毁形象。他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西街上。终于手机响了。

“卫东吗?”

“雨雨,你在哪儿?”他喜出望外。

“我不是雨雨。”

呀,错了!

“喂,喂,哪一位?”

“卫东,你听不出来吗?是我。”

是赵玉梨!

“对不起,玉梨!”

“没关系。我知道你经常弄错的。”

就连赵玉梨也来挖苦他了。

“卫东,你在哪儿?”

“我在马路上。”

“到我这儿好吗?我想见你。”

“兆风在吗?”

“我和他分手了。我搬出来了。我在新世纪酒店。你能来吗?我在810房间。你现在来好吗?”

她是真的喜欢他。她上次已向他表白,她说“你要了我吧”。他知道她早晚会同何兆风分手。她不回北京住进新世纪酒店是为了他吗?他丢魂失魄终究是有人怜的。他无所事事心烦气躁有个小女人向他招手呢。

他打车到了酒店,到了810房间。她给他开门,穿得齐齐楚楚,在黄昏的光线里一双眼睛犹如水面的星光。两个箱子放在地当中。

“卫东……”

她涨红了脸。她的声音是慢悠悠的焦灼。

“你要回北京吗?”

“不,我才到这儿。我饿了。我等你陪我吃饭。”

“去哪儿?”

“楼下好吗?”

他们下楼到酒店的西餐厅,坐下。

“我刚吃完。”卫东说。

“不嘛,我要你陪我喝酒!”

她今天是彻底的撒娇的姿态。她被何兆风甩了没有丝毫的悲戚却是无限温柔。这温柔似乎化解了他心中的悲戚。

他让她只要自己的一份。她要了一瓶“黑方”。

“玉梨,我今天付不起钱!”

“我来呀。请你!小姐,有冰块吗?”

他是丑话说在前。昨天在迪厅雨雨付的钱,他到了要女人付钱的地步。

“来,干杯!”她摇动着一双镶了翡翠的耳环,她戴翡翠真是漂亮。“卫东,你不太高兴吗?”

“没”

“你的生意赔了?”

她偏要问这个。

“期货赔了50万。”

“咳,赔就赔了,下回赚回来!”

又是个有气派的。赵玉梨笑一笑吃她的沙拉和鱼。

“玉梨,你说的对,赔了还能赚回来。”卫东摇着杯子里的冰块。“昨天你怎么自己去东部广场?”

“解解闷呗。你的女孩挺漂亮嘛。”

“是的。”

“我比她漂亮。”

卫东不想分辩这事。

“昨天肯定是你跟踪我——你和兆风就这样分手了?”

“对呀。”

“你来了一年了。”

“不到一年。”

“你的心情还不错嘛!人也更漂亮。”

“真的吗?”

“你当初怎么想的?”

她看了他一眼,她的长睫毛好像煽起一阵轻风。她给他倒上酒,自己也倒上。她有酒量。他第一次和她吃饭兆风不让她喝,说她“肚子里有宝宝了”。兆风的话当时对他很刺激。

“我们把这瓶酒喝完。你问我的事?当时何兆风特激动,像是一片真心。你得承认,他是能打动女人的那种男人。卫东,我当时想,嫁给他算了。那个工作干够了。我有什么?一张脸蛋,一个豆蔻年华,能有多久呢?我想就当个贤妻良母吧。我是不是很傻?”

“你是哪年生的?”

“1975年。”

“你才18岁?”

“对呀。”

“到s市来后悔吗?”

“说那个没有用。我真的不后悔,要不能认识你吗?”

她在桌面上抓住他的手。她的柔软的湿滑的小巧的手抓住他的手,随即她叹了一口气。

“你这个挺好看!没见你戴过。”

她指的是项链,雨雨昨天送给他的,此时挂在他脖子上。他们。喝完了一瓶“黑方”,威士忌比白兰地劲儿大。她比他喝的多。

回到房间她甩掉鞋扑到他的怀里。她的身上是酒气和香水气。她推他坐在床上,跨在他的腿上和他接吻。

“要我……要我……”

“玉梨,我告诉过你:我有女孩儿。”

“我不管。”

不管就不管吧。

她滚到床上。

“给我脱衣服!”

他照她的命令做她则转侧迎合。赤躶的她仰在床上。他退后两步看着她。他看过她在夏宫穿着比基尼。床灯的影打在她小巧的身上抚出她滑润的肌肤。她果然洁净和他想像的一样。他看过初云的身子看过末雨的身子现在是赵玉梨的身子。她翻过身挣起头免去一点羞耻一双眼睛水汪汪的。

“卫东……”

“你想作我的情人?”

“不……想作你的太太。”

“我不能娶你。”

“我不管。反正我不嫁人了。”

卫东不能忍耐不是他伤害她而是她自己如此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他已经把话说清她也不再是何兆风的外室。他脱掉衣服她则闭上了眼睛。他在进入的一刹感到从未有过的新奇,她是轻灵的和润的严实的致密的。她居然还会如海豚一般的耸动,全身的关节无一处不动无一处不谐。她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就如晓风穿林寒潮涌浪春雨催花轻涛拍岸。

她忽然睁开了眼睛:

“我好吗?”

“好。”

“我棒吗?”

“棒。”

他是真心实意的赞叹。他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女人的表现千差万别她的功夫完全是天生的。他想到她和雨雨在床上的差别,想到雨雨动也不动地任他摆布,想到玉梨的轻灵和活泛,他觉得她又多了一分迷人之处。

他们在奔腾之后平息下来。过了一会儿,她俯上身用舌尖舔着他的胸脯下滑,然后停下来说道:

“我要吃它!”

他知道她仍不满足。她使他重又兴奋。她更加柔顺更加激越,他也更加努力更加持久。他们终于筋疲力尽。

她还要侍候他。她要给他洗澡。她赤躶着跑去放水。她似乎有说不出的顺畅和欢快。她打开浴间的水龙在水声中回到他的怀里。

“卫东,要我吧。我现在有钱了。”

“兆风给你的钱?”

“对呀!兆风还算够意思,给我30万。这钱全给你!你能把钱赚回来,我相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