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05节

作者:胡小胡

钱芳芳住在医院里。陶兴本从吉林回来,每天下班到医院看一眼。云云回来了,连续三天晚上住在医院。白天则由小侯安排人侍候。连续三天陶兴本没有和云云说话的时间。他不知道云云到长春去做什么,也不知道她何以同韦家昌在一起。云云大了,到了应该嫁人的年龄。他想他从来没有问过云云这个问题。云云是自立的令人放心的孩子。她真的令人放心吗?他的放任的态度真的是他正确的选择吗?她和韦家昌单独在一起,而且是跑到外地去,使他想到问题的严重。她和韦家昌之间不会有什么,可是这孩子自由度太大了,她妈不能管她爸又不想管没时间管害怕管。他是有点怕,怕也是一种娇惯。他没把云云惯坏并不是不惯。

这天陶兴本下班到了铁路医院——本来应该转院到东建医院或是东建的合同医院,可是小侯坚持留在铁路医院——他走进病房,看见云云在这里红旗也在这里。云云坐在她妈的床上红旗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爸!”

云云叫一声,红旗则站起来没说话。从吉林回来,刚到医院小侯便告诉他“潘总的女儿在这儿守了一夜”。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给红旗打过电话,晚上打到红旗家,没有人接。

“红旗来了。”

陶兴本说一声,眼睛看着床上的钱芳芳。钱芳芳闭着眼打点滴,腿上是吊在床架上的钢丝牵引透着救死扶伤的残忍。他身体大不如前却没住过医院,钱芳芳过去身体也好转瞬之间住进医院变成这副模样到底令人心寒。

“你妈今天发烧了吗?”他问云云。

“没。今天不错。”

“睡着了?”

“嗯。爸你坐吧。”

红旗到云云边上坐下,把椅子让给陶兴本。陶兴本有点不自然。但是红旗平静而又自然。陶兴本下意识地拿出香烟,马上想到是医院,收起来。钱芳芳睡着了他想说点啥不知道说啥好。平时云云总有话说,今天也成了哑巴。

“陶总,到长春有收获吗?”

红旗先发话了。她穿一条长裙子上面是白衬衣像个文静的大学生。

“难说。”陶兴本说道。“现在建筑业萧条,你们设计院不是也没活干了吗?”

“设计院最近有活儿了。”云云说。

“什么活儿?”

“在福建找了两个大厦。”

他们说了几句闲话。

“我走了。”红旗站起来。“陶总,你一会儿回家还是有公务?”

陶兴本没有想到她这样问。

“我回家。”

“爸,饭给你做好了在厨房桌上。”云云说。“你回去吧!”

于是陶兴本和红旗一同出来。

“一会儿我去你那儿!”红旗在走廊里小声说道。

出了病房红旗骑自行车走了。

陶兴本上车回家。红旗今天的神情有点不一样。她不向他问好,不像平时在别人面前装相,也不像平时找机会递给他一个亲昵的眼神。她甚至当着云云的面问他是否回家。更奇怪的是,红旗怎么会在医院里守了一夜呢?他想不明白他的脑子已经迟钝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她那儿方便为什么要到他家来呢?她从来没有到他家来过。

他独自吃饭是红旗揿响了门铃。他放红旗进门。

“吃饭了吗?”他问。

“吃了。”红旗淡淡的。她在鞋架上自己找一双拖鞋。“你吃你的。”

“我很快。”他说。

“不急。”

红旗坐到餐桌上坐在他的对面。她的大眼镜在灯光下闪亮。

“想我了吗?”

她没有回答,低着头。

“我说,想我了吗?”

“当然。”

她说了两个字仍不抬头。

“有什么心事?”

她不回答。

“你今天怎么当着云云的面问我回不回家?”

“我心里很乱。”

他吃完站起来抱住她亲了一下。她没有动。他又亲了一下。

“雨雨会回来吗?”她忽然说。

“不会。今天不要走。”

“不……”

“乔乔在家?”

“不在。”

“那为什么?今天不乖。”

“我来事儿了。”

“你就是陪陪我。”

她不吭。他们回到客厅。屋子里闷得很,好像要下雨。在她那儿坐在客厅里她会偎在身旁。她今天坐在对面。没有开灯,他们坐在昏黄的令人惆怅的暮色里。

“那天夜里医院给我打电话,快12点了。我留给你的卡片在她兜里。”红旗坐的端端正正。“是去年冬天写的。”

“我忘了。”

“她没问过你吗?”

“没有——你自己去的医院?”

“我叫卫东陪我去。我想可能是她。我们在手术室外面等了三个小时。”红旗捋一捋头发来面对严重的话题。“我很吃惊。就像我自已被车撞了,受了那样的创伤。”

陶兴本点烟的火光把屋子照亮了一霎。

“你给小侯的日元还给我了,在我办公室里。”

“这件事给我影响很大。”

“你是好人。”

她停住。屋里更加暗了,她是一个清秀的剪影。

“陶总,我想……不能再和你来往了。”

“红旗,你是说要分手?”

“是的。”

“为什么?”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

“我不能没有你。”

“我明白。我也需要你。我们从来没讨论过未来……我想和你在一起,作你的名正言顺的太太……”

“红旗,现在不是讲这个话的时候。”

“不,是时候!陶总,你理解错了。我说这话不是要你娶我,绝不是。你应该了解我,我怎么会这样儿!其实我是个迟钝的女人,和你好了以后,我才懂得啥叫爱。真的,你是上天的安排,让我体会了很多,也享受了很多。这次出事,让我忽然惊醒了——她的存在是现实。”

“早就是现实。”

“我过去没有这么深的感触。陶总,你坐下,听我说!(他坐下打开手边的台灯,灯影打在她的裙子上而她的面目仍在暗影里)我这个人,天生不是作情人的料。我干不了偷偷摸摸的事。总是别扭。也许是我太守旧了,心理总不平衡。你的婚姻不幸福,钱芳芳给你很多苦恼,你不爱她。但是她是病人,她早就是病人。她是爱你的,把你当作唯一的精神寄托。她得不到你的爱,甚至得不到你的一点点关心。女人到了这种地步精神就会崩溃。她做完手术在昏迷中喊你的名字。听见她的喊声我有一种负罪感,我觉得是我害了她,是我,还有你!她的病就是这样得的,你必须承认。我不是说责任,我是说现实。我不能承受这个现实。陶总,我说的你理解吗?”

这回轮到陶兴本不吭声了。沉默,带着空旷和悲哀,这在他们独处之中从未有过。他们也有过沉默,那是在爱意融融的温水中沐浴。

“我们就像在演一出《简爱》,我很像那个简。其实我和简的想法完全不一样。我们只有分手。”

陶兴本又站起来。他走到她面前,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他要抱住她,却被她推开了。

“你同意吗?”她说。

“不同意!”

陶兴本气血冲顶一声大吼。红旗看着他,用她的眼睛叫他安静下来。他们对峙了一分钟。

“你不能勉强我。”红旗坐下。“我想了三条:第一,我们分手;第二,你把东建的总经理辞了,不能再干了,干啥也别当这个经理;第三,你要关心她。只要你关心她,她的病会好。你该把治好她的病当作事业来做。第一条是我要做的,第二第三条是我的建议。对了,我忘了说,还有一条理由:我弟弟卫东要作你的女婿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