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09节

作者:胡小胡

九月初,妈到南方去了。姨姥姥姨姥爷请她去住些日子。姨姥姥在厦门,姨姥爷是香港沿海物业集团在厦门的总代理人,家境富裕,在湖里开发区有一幢别墅。初云没有见过姨姥姥,妈也是好多年没见。妈见姨姥姥的时候比初云还小。妈很高兴,初云也很高兴。初云给妈准备行装,和末雨把妈送到桃仙机场。妈到机场时候穿的挺漂亮,比车祸以前还年轻了。末雨主动去给妈换登机卡,妈则拉住初云的手说道:

“云云,你是妈的亲女儿——妈对不起你!”

妈走了,初云末雨挥手告别。关于她的身世,她和爸在除夕夜的谈话,爸没有和妈说过。总有一天她会把一切说清的,现在不是时候。

妈走了末雨也开学了,家里只有初云和爸爸。爸总是闷声不语。过去妈不在场他爱说话,开个玩笑。有件事她记得最清。十岁的时候爸第一次出国到日本,带回两个洋娃娃和一大包巧克力糖。文化大革命刚过市场匮乏日本巧克力特别好吃。吃到一半柜子里的糖不见了。爸说发现了耗子屎是小耗子偷吃了。第二天爸手里拿着四粒糖,说是在柜子尽里面找到的,是小耗于剩的,云云和雨雨一人两块。第三天爸又找到小耗子剩的,还是四块。过了一个星期初云才知道受了爸的骗。她还一本正经地和爸讨论对付小耗子的办法呢。还有一件事是上大学时候。爸打电话到学校,说是有人到上海出差,给她带些东西,叫她晚上六点到南京路的梅龙镇酒家等那人。初云接完电话有点纳闷:带东西为啥送到酒家呢?等她赶到梅龙镇,原来爸在那里等她吃饭呢。爸的电话也是在上海打的,跟她开了个玩笑。如今爸的幽默感一点儿也没有了,整个一个人被他的倒霉的企业烤胡了压扁了榨干了。

那天晚上孔达人来了,爸在客厅里和孔达人说话,声音从来没有那么大,尽说他们公司里的破事,抽了一屋子烟。11点多初云睡下孔达人还没走,还在说,不知道啥时候走的。

夜里初云被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惊醒,她爬起来推开房门,走廊客厅里全是烟。原来爸在救火。他在床上抽烟把被褥烧着了,床垫子烧个大窟窿。爸睡着被烫醒了,一开门床上忽地蹿起火苗。于是他手忙脚乱地泼水救火。初云赶紧帮着端水。爸生怕火不灭泼了20几盆水,屋里弄得乱七八糟。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爸不是顾头不顾腚的人。爸是咋的啦?我们陶家的人轮着番儿犯病,开始是妈,然后是末雨,现在是爸。该轮到初云了,初云也快犯病了。爸救完火满脸灰黑坐在沙发上叹口气说道:

“云云,咱们家中了邪了!”

是中了邪了。第二天刘姐来打扫,初云和刘姐一起忙了好一阵。这块地毯也完了,不成样儿了。刘姐是二公司的,14个月没开工资。刘姐说鸣放的一公司也开不出工资了。刘姐还说铁西有一家四口服毒的,厂子长期不开工资活不下去了。真可怕,东建还没有这样的事。初云多给了刘姐十块钱。刘姐刚走,陶兴本回来了。陶兴本今天回来早,初云还没做晚饭。

“爸,今天出去吃——我请客!”

“好呀!去哪儿?”

陶兴本眼睛一亮,又有了在女儿面前乐于从命的欢快。

“去泰山宾馆。”

“好,好。”

初云收拾一下和爸下了楼。天气真好,东边的秋月大大的升在树梢头,西边太阳的余晖还没散尽。崇山路和北陵大街相交的立交桥修好了,比老市区的“新加坡”像样的多。怎么早没想起这个主意?出来走走散散心爸的情绪也会好些。爸也该像妈那样到南方去转转,休息一段时间。

“那个高层的是啥楼?”初云指着崇山路边的正在施工的大厦问。

“那是银河大厦。”

啊,这就是银河,她怎么不知道呢?银河离她的家这么近,已经盖了这么高,快要封顶了。楼顶上闪着灯火,仍在施工。去年冬天她来过,是家昌领她来的。那时候是个大坑。家昌的九建确实能干。鸣放的金山干了三年,东建真是不行了。

他们走到泰山宾馆,走进二楼的餐厅。这里初云来过两次,一次是看末雨拍戏,一次是和家昌坐咖啡厅。但是没在这里吃过饭。餐厅很大,人很多,有几个穿长衫的在吹拉弹唱。他们坐下。初云点了几样菜,给爸要了两杯扎啤,自己要了一听可乐。从去年红旗过生日,爸开了酒戒,啤酒白酒都喝。爸喝点酒也好,男人总要有点刺激才行。

“爸,我有个想法。”

“啥想法?”

“我不想在设计院干了。”

“想出国?”

“不是不是!我想开个事务所,设计事务所。”

“哈,云云总要异想天开!”

初云把想法说了一回。她只说几个同学合伙,组织一个民办事务所,没有提韦家昌。

“钱从哪儿来?”

“贷点款。”

“哪儿这么容易!东建都贷不出款了。”

“东建贷不出款,不等于别人贷不出款——银行不是开着吗?我还想拉红旗一起干呢。”

“她同意吗?”

“我没和她说呢。”

陶兴本食慾很好,他喜欢吃老板鱼炖豆腐。

“爸,你也该看心理医生了!”初云笑起来。“你昨天没把咱俩一堆儿烧死!”

“你就是爸的心理医生。”

“那哪儿行!心理医生必需是不相干的人,你和他谈话毫无顾忌才行。”

“云云有道理。”

“爸,你这个总经理不能再当了!真的,不能再当了!”

爸瞪了她一眼,说道:

“你怎么和红旗说一样的话。”

“红旗也这么说?她啥时候说的?”

爸不回答,拿别的话岔开了。

吃完饭爷儿俩回到家,初云拿出新上市的红元帅苹果,坐在沙发上削皮。陶兴本站在窗前,手里拿着烟。

“这就是银河大厦,每天晚上振动棒吵得睡不着!”

初云没想到银河就在她家的窗口上!爸的屋朝南,对着银河大厦,而她的屋朝北看不见。

“爸,你是心理作用。振动棒你早听惯了。”

“你听!这声音不一样。嗡嗡嗡,嗡嗡嗡,有一种钻心的感觉,一阵紧一阵松,简直叫人发疯!觉得自己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的受伤的野兽,觉得有一堵大墙迎面倒下……”

“你真的该看心理医生!今天睡我那屋吧!爸,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你说。”

“爸,你坐下。我找到了亲生父亲。”

“啊?他是谁?”陶兴本转过身瞪大了眼睛。

“他是东建的退休工人。”

初云把削好的苹果递到陶兴本手上。她看见爸的手在抖。她说起千山的上石桥,说起老人,说起死去的日本妈,说起老人的其它孩子,说起工伤致残的二哥。她低着头直管说,陶兴本踱起步来。

“这不可能。”陶兴本站住说道。

“爸,这都是真的!”

“有什么证明?”

“他是1970年2月4日把我送来的,对吗?那幢小楼的门牌号码是桂林街139号。”

“我不记得了!”陶兴本一脸怒气。“你是怎么找的?”

“爸,你要是生气,我不说了。”

“你说!”

“你愿意听真话,我就说。”

“当然是真话!”

“是韦家昌帮我找到的。”

“云云,你怎么和那个王八蛋搅在一块儿?在长春的事,我没问你,我就看不正常。你的事务所也是韦家昌那小子当后台老板吧?”

“爸,你别骂人。没啥不正常的——他向我求婚了。”

“啊?他是有妇之夫!”陶兴本喘着粗气。

“他离了。我并没答应他。”

“陶初云,想不到你也会干辱没家门的事!你长大成人了!你知道不是我的女儿了!你找到亲爸爸了!”

“我是你的女儿!”初云哭起来。“爸,你不能这样说!你到底还是……还是个封建暴君!”

陶兴本转身进了他的房间,初云坐在沙发上哭。她哭了一阵。爸的理解力接受力并不像想象的那样。也许他忧心忡忡,积劳成疾。她有点后悔。她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些事。她不该说刺伤爸爸的话。她不是爸的亲生女儿更不能说刺伤他的话。她的一切还在未定之中,她只是希望爸不是如此强烈的反应。是的,她并没有决定嫁给家昌。

电话铃响了。初云擦擦眼泪接电话。今天电话好怪,拿起听筒没有声音,放下听筒响个不停。来回好几遍,终于接通了。

“是陶总家吗?”

“是。”

“我找陶总!”

平时找爸的电话初云从来不问,可是今天那女人的声音很刺耳,好像拉破了声带。她问了一句。

“你有啥事?”

“有……你是陶初云吗?”

“是。”

“我是陶末雨的朋友,我叫田欣!出事儿了,陶末雨出事儿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