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10节

作者:胡小胡

金山大厦终于封顶了。封顶的日子是9月8日,比原定工期推迟了11个月。这天晚上十点钟浇灌完最后一罐混凝土,潘鸣放方才离开工地。第二天一早,他先到公司扎了一头,然后来到金山工地。一下车他就看见一个大条幅从楼顶挂下来:金山封顶,东建扬威。紧接着从顶层的窗口挂下来几挂大鞭乒乒乓乓放了起来,院子里老褚领着一帮工人又跳又叫。他妈的!市里明令禁放烟花爆竹,还整这个景儿?就像抽大烟扎吗啡过一阵瘾。一公司如今还有威吗?扬威个屁!老褚说,管怎么样,这是全s市最高的大厦,这是大伙儿三年来的心血!小潘经理,今天市里也不来人,公司领导也不到场,只好自个儿闹一闹。我叫楼上的人看见你的车进院就点火,正是时候!潘鸣放仰头看着楼顶。这楼是很高啊,巍巍然直上云天。这是s市最高的大厦,在银河没有建成之前,这是最高的了。

闹了一阵上到二楼的办公室,老褚一屁股坐下叼上烟卷把二郎腿翘得老高对潘鸣放说道:

“小潘,你听说了吗?陶总的女儿被强姦了!”

“谁?你说谁?”

“我是说陶总的女儿,那个当演员的,叫陶什么雨?对,对,陶末雨。你不知道?是前天晚上的事。有三个小子开一辆吉普车,把陶总的女儿劫走了。听说是晚上九点多钟,在大西街的大马路上!到了郊区那车撞到树上翻了,三个小子跑了,陶什么雨受伤了晕在车里……”

老褚兴致勃勃满嘴飞沫把他的故事说的活灵活现。

“你胡说!”鸣放站起来。

“嘿嘿,我的小老板,你激动啥呀?”

“你这消息不可靠。”

“不可靠?公安处老单说的!”

老褚的坚定的语气叫鸣放发懵。

“抓到人了吗?”

“上哪儿抓去!那吉普车也是偷的。还有个女的在场,叫田欣,说是刚从国外回来。人家不要那个女的就要陶什么雨!看来那帮小子认识陶总的女儿,也不知瞄了多少天,终于找着下手的机会。小潘,你一定认识那丫头,我就在电视里见过,真他妈的漂亮!在s市顶了天儿了!又漂亮又有名儿,可惜呀可惜!”

老褚尽管滔滔不绝,鸣放却是坐不住了。

“老褚,你上那屋呆会儿!”

老褚正说的来劲儿,被鸣放一句话噎住,不知是啥意思,摸摸脑门只好出去。鸣放撵走老褚抄起电话。他打到设计院。

可是初云不在。初云不在似乎说明老褚消息的真实性。

他又拨结构设计室。

“红旗吗?”

“哥。你问末雨的事吧,你知道了?”

“真的假的?”

“末雨在医大,云云也在那儿。”

“田欣是谁?”

“她们一块儿演戏的。”

“末雨咋样?”

“伤的不轻。精神受刺激啊!你想末雨这丫头能受得了这个?”

“抓着了吗?”

“哪儿这么容易!吉普车是大连的牌子,一星期前从大连偷的。那帮小子是s市人,s市口音。”

“陶总咋样?”

“气坏了。昨天在医院打了一天吊针。”

“哪个医院?”

“今天上班去了。”

“末雨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

“你没脑子啊?人家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哎,不用你去看!你也别上外头说去!”

“我就在工地听说的。”

“人说是人说,你说是你说!”

鸣放撂下电话,他的眼前是末雨的模样儿。初云是美女,末雨是玉女;初云是活生生的,末雨是梦幻般的。他呆呆地坐在桌前,心中升起不可名状的感觉,这感觉渐渐扩大到全身,是无限的苍凉和悲愤。他是为末雨吗?他是为陶总吗?他是为初云吗?他是为自己吗?他是为这个破败的企业和这个企业所代表的他们的全部事业全部生活吗?

东建的形势越来越紧张,这是一种政治的紧张气氛,是部纪检组在干部当中造成的压力。部纪检组到东建一个多月了,不断听说有人被询问有人被提审有人被羁在招待所几天几夜不许回家。据说是调查孔达人,孔达人仍在上班至今没有被询问,可是给孔达人开车的司机被叫去询问了两次。杜宝强是首当其冲的。杜宝强借出25万元给小姨子炒期货算是贪污罪,他已经被反贪局收审。可是杜宝强当东信经理的时候,孔达人还没管期货呀!东建公司好长时间没有开处级干部会,只有正常的工作例会。上星期开生产例会,陶总参加了。陶总脾气大得很,动不动训人,吓得大伙儿不敢吱声。现在是行政党委各管一摊各行其事各吹各的号各弹各的调儿。基层公司也是各行其事,总公司的号令越来越不灵。像制品公司、机装公司、电装公司,是效益比较好的单位,对总公司的项目应付搪塞,一个心眼抓自己的项目。效益差的公司更是扒拉不动。百分之六十的基层公司欠工资。一公司从八月份开始欠工资,九月份还是发不出,国庆节前每人发200元生活费。二公司更惨,14个月不发工资,全东建第一!退休和工伤职工也发不出工资,到市政府静坐,鲁曼普气的拍桌子。前些时初云忽然打来电话。听到她的声音,鸣放心里有一股特别的滋味,苦溜溜的。初云说二公司有个工人叫杨万福,五年前从架子上摔到地沟里。二公司没人管,初云叫鸣放和二公司经理大万说说,叫他管一管。初云咋管起这套事儿?一年不打电话好容易来个电话竟是别人的屁事!这丫头难以琢磨,上次在长春,竟然和韦家昌在一起!长春的工程悬在那儿。“炎黄书院”当掮客好不卖力,这帮老头子在鸣放面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全没了当年的神气。东建算是完了,没有活儿,人忽喇喇地往外跑,借两条腿跑。去年分到东建的大中专生108人,半年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专科生中专生。于满江手下有个副总,跑到新鸿基干,月薪8000元。大多数人跑不了,没处跑,没能耐跑。那天鸣放上街看见卖肉的瓦匠卖苞米的油工开剃头摊的水泥工。也有发的,s市的“油漆大王”头号批发商就是开汽车吊的。东建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出了不少能人。还说别的,韦家昌不也是东建的吗?

一天卫东忽然跑来找鸣放,说是何兆风要请吃饭。何兆风是为了金山的装修,他把甲方的于主任乐局长魏指挥龚指挥请了多少回,这回来请东建了。请东建有啥用?不去不去不去。卫东你告诉何老板,他有本事请上鲁曼普才有用呢。鲁曼普请不到吗?比鲁曼普官大的有的是!你没听老爷子说吗?韦家昌去年在北京有工程,他把北京市长陈希同也请到了,在王府饭店摆的,一桌席花了三万。陈希同还有请必到呢。何老板有钱就叫他花去,就当喂了狗了。不喂它就咬,喂了不白喂。

“陶末雨咋样了?”鸣放问道。

“不太清楚。”

“你还不清楚吗?”

卫东摇摇头叹一口气。

“哎,她和我黄了!”

卫东从来没和鸣放说过他和陶末雨的事,鸣放只是听红旗说起过,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开始啥时候又黄了。

“末雨到底厉害,换了别人,早叫那几个小子得手了!”

卫东的话使鸣放大觉惊异。

“那帮小子没得手吗?”

“没!那辆吉普往东开,开到珠林路的桥上,末雨听见警车的笛声,就和三个小子打起来,那车上了树。肋骨断了两根不要紧,可是额头上挨了一刀,破相了。”

啊呀,这不更糟了吗?卫东接着叹了一回气,抬脚走了。

老马头的病加重了,不会再有多少日子。马缨到本溪去了,贝贝放在奶奶家里。九月底的一天,鸣放下班到了老太太这儿。金山停了,别处也没有像样的活。从夏天开始,鸣放差不多下班就离开公司。国庆节放假他要带贝贝去本溪,去年的国庆节在金山大干,前年国庆节是和初云的“蜜月”。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刚进门老太太说,正好正好,电话!鸣放拿起话筒。

“喂,小潘吗?我是孔达人。”

“孔经理,有啥吩咐?”

孔达人语调急促。

“小潘,我在新民。你的车在吗?”

“刚放走。”

“你能来一下吗?”

“去新民?”

“对。我在102国道边上,你马上来吧!”

孔达人出了啥事?他跑新民县去了,离s市六、七十公里。鸣放接着打传呼追回小范。天短了,小范的车回来天已全黑。正是下班高峰,从大东开到铁西,足足走了一个小时。出了城继续向西跑,又开了一阵。

“那是孔经理的车!”

小范指着道旁的一辆黑奥迪。车锁着,没有人。孔达人到哪儿去了?前面有灯光,是个村镇。他们重上车,开过去。果然是个很大的村镇,道两边灯火明亮,一家挨一家乡村饭店。

“挨家找吧!”

鸣放下车找,小范开车跟在后面。找了三家就找到了。

“孔经理!”

孔达人坐在正对大门的桌子上,头发蓬乱,衬衫歪歪扭扭,目光滞涩。桌上摆满了菜,一瓶老龙口下去多半瓶了。他的司机坐在一旁。

“小潘,你咋才……才……才来!我等着你来喝……喝……喝两盅!”

鸣放只有拉小范坐下。

“孔经理,咋跑这儿喝酒来了?你的车坏了?”

“坏……坏了。都他妈坏了!你先干……干两盅,我慢……慢……慢跟你说!”孔达人使劲一拉,鸣放撞在他胸口上。“妞儿,上……上酒!上酒……酒杯!”

鸣放喝了一杯,孔达人把自己的喝了。

“来,来,再来!”

“孔经理,我先吃点菜行不?跑了多老远,肚子早瘪了!小范,来,咱们先吃点!”

两个司机是不喝酒的,只有两个经理喝。没有五分钟,两个司机吃完饭出去了,他们知道两个经理有话说。小饭店里只有一桌客人。孔达人的眼镜不知啥时候打碎了,仍然戴着。这个大经理从来没有如此狼狈。

“小潘,他们来抓我了!”

“抓你?凭啥?”

孔达人啪地一拍,桌上的酒杯跳起来。

“告我收了米利20万!小潘,你听说吗?”

“听说过。”

“小潘,我跟你说:米利给过我10万,我退回去了。我能收米利的钱吗?我叫我老婆送回去的。他妈的,期货我是半截接手,我不愿去陶总硬叫我去。期货的事我有责任,可是我清白!这他妈的就是整人,往死里整。这都是金帅邦那个王八蛋干的!金帅邦和惠石勾结陷害我。你知道为啥?因为我写过一个材料,向部长揭发惠石,就是柬埔寨的采石场,东建折进去几百万!惠石是什么东西?头上生疮,脚底下流脓,坏透了!他们拿我开刀,最终是冲陶总去。你没看这个阵势吗?工作组,扎根串联,逼供信,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那一套全来了!慾加之罪,何患无辞?没想到他们这么毒,非把我送进去不可。陶总为我的事找了鲁曼普,可是鲁曼普明一套暗一套,不知道玩的什么把戏!恶人当道,没他妈的好了!今天下午有人给我透信儿,说检察院晚上要抓我。我只好连夜上北京,去找部长!车开到这儿坏了,就给你打电话。”

“陶总知道吗?”

“我临走给他打个电话。他不信。他说要抓公司领导我咋不知道?陶总这个人呐!如今的世道,还能当好人吗?”孔达人站起来。‘小潘,你叫小范跟我走一趟——你自己想法子回s市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