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13节

作者:胡小胡

从灵堂出来,陶兴本走到鲁曼普面前。

“市长,你有时间吗?我找你谈谈。”

“好啊!”鲁曼普现出了一丝兴奋。“老陶,上我的车!”

市长拉着陶兴本上了奔驰车,这是新款的500型,和陶兴本的破车天地之差。今天市长的秘书小万没有陪他来。

“到我家去吧!老陶,你有五、六年不到我家了。”

鲁曼普今天十分友好,同他在办公室里完全不同。上个月陶兴本为孔达人去的,市长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十分钟把他打发了。市长今天笑逐颜开。

汽车开到市长家。这地方叫承实巷,在八一公园和被称为“安乐窝”的市政府招待所旁边。这是一个小院,一幢小楼,和他岳父家的房子大同小异,不过那房子是在桂林街。这些日本人盖的房子太老了,在今天的s市,算不上好房子。一个小保姆出来开门。市长家他来过两三次,上次是89年那一年,有五年了。

院子没有什么变化,进门的葡萄架上结满了玫瑰香葡萄。也许过去就有这葡萄架,他没有注意到。客厅没有什么变化,老式沙发,化纤地毯,还有那张舒同的字——“制怒”。多了两株绿萝爬在墙上。一只长毛狗瞪着眼睛趴在沙发上。人们传说当今的市长如何富有,从这房子里看不出来。

“请坐,请坐!”鲁曼普张开双臂。

小保姆上来倒茶。

“老陶,咱们来点酒吧?来点洋酒!”

鲁曼普自己去拿酒,拿来一瓶开过的路易十三。这酒去年潘老生日喝过。陶兴本先拿起茶几上的香烟。

“怎么,你还在为老马头难过吗?”鲁曼普把酒倒进两个高脚杯。“这酒也不想喝?我女儿过生日那天开的,没舍得喝光!”

“好,喝!”

陶兴本想起自己的生日。他的酒杯和市长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你女儿的案子,正在加紧办。”鲁曼普说道。

“市长也知道了?”

“怎么不知道!我这个市长就会喝酒吗?我给张道伦下了命令,当作全市的重点案子办,这个月之内破案!”

张道伦是公安局长。

“有线索了?”陶兴本问道。

“有一点,不是丢下一台车吗?案子的事你知道,下不下力气不一样。他们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

“谢谢市长。”

鲁曼普今天出乎意料。他的热情,他的这一番话,简直有点讨好的意味。他是有啥高兴事儿吗?还是觉得上回太冷淡?他前几天出访以色列逛的挺高兴吧。趁着市长的高兴劲儿抓住那帮流氓就好了。

“你家真是祸事不断——我最近才听说,你太太出了车祸。钱芳芳现在怎么样了?”

“她到南方去休养了。”

市长问起了钱芳芳,市长和钱芳芳是老熟人了。鲁曼普又倒了些酒。

“市长,刘作光要来整顿班子了。”

“是吗?”

“别人知道了,我还不知道。”

“你们建设部的事,我也不知道。”

“东建党的关系在市委。”

陶兴本抬起头睁住鲁曼普。鲁曼普撇撇嘴,意思是说,“这算啥”,“无所谓”,反正是这一类意思。他嘴上不是这样说的。

“是为孔达人的事吗?”

“借这个引子,实际是朝我来的。”

鲁曼普笑起来。他的笑有笼罩一切的意思,他的笑是一种质问:你不觉得这是可笑的吗?

“你是不是神经过敏呀?”他收住笑,用瘦长的手拍了一下陶兴本的膝。“老陶啊,你是好人,有能力有经验的企业人才。上次刘作光来,我也说了这个看法。大企业陷入困境的很多,不止东建一家。s市这个老工业基地,又老又大的企业太多了!当然,东建没有搞好,有大环境的因素,也有你们自己的原因。你和金帅邦两个到底干起来了!”

“不可能不干!”

“是吗?”

陶兴本站了起来。

“市长,你知道金帅邦怎么回事吗?你知道柬埔寨吗?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说清楚的!”

“好,好,我听着。”

陶兴本先说了朱大胡子的10吨铝锭的事,金帅邦通过吕寄生捞了七、八万元。

“就七、八万吗?我还以为他捞了100万呐!”

鲁曼普的话把陶兴本噎住了。100万,市长有市长的气魄,市长的气魄真是大啊!

“接着说呀!”

鲁曼普不说这句话,陶兴本简直不想往下说了。于是他把金帅国的事,金小鲁的事,把金帅邦如何结党营私如何抓权,他和金帅邦的矛盾如何产生如何发展详细说了一回。鲁曼普是认真听的,时不时提出问题。

陶兴本总算说完了。鲁曼普沉吟了一刻。

“还有呢,柬埔寨怎么回事?”

陶兴本又把涂飞和惠石的事说了一回。

“够热闹了!老陶,你能不能写个材料给我?”

“当然能。三天之内我交给你!”

陶兴本在市长家里坐了两个小时。市长把他送出院门,叫汽车送他回家。不知道鲁曼普是何打算,是真的主持公道,还是应付应付,最后不了了之。无所谓,顶多不当这个总经理。不能让金帅邦这种人横行下去了!他想叫小侯写这个材料。

陶兴本走进家门,家里空无一人。怎么回事儿?云云不在,雨雨跑哪儿去了?雨雨一直在家养着,半个月没出过家门。出事以后她大病一场,发高烧,说胡话。在医院住了一天非要回家不可把医院闹的天翻、地复。她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和那三个小子拼命把他们都杀死。茶几上一张字条是云云写的:“爸:我和雨雨上街去了午饭在蒸锅里点上火就行”他不想吃饭。他找出一瓶不知哪年的茅台酒,倒了一大杯,一口喝下去,躺到床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4点。他走出卧室,看见雨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雨雨戴一顶灰色的贝蕾帽,穿一件深色暗花棉布长裙,领口袖口缀着花边。他没见雨雨穿过这条裙子,大老气了。她的脸色苍白带着病态。前天拍了片子,肋骨长上了,只是还要痛些日子。头上的刀伤缝了25针,头发剃掉了。那刀疤恰好在发际的边缘,以后长好了看不出来。这真是万幸!

“爸。”

好像是雨雨出事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她一直不说话,像个哑巴,一个字也不说。她半卧在长沙发上,陶兴本坐在他的单人沙发上。

“你们上哪儿去了?”

“上街。”

“云云呢?”

雨雨呶呶嘴。

“爸,我在这儿!”云云过来,也穿了缀着花边的棉布长裙,是浅色的。“爸怎么没吃饭?”

“我不饿——现在饿了。”

“我们回来满屋子酒味。爸,你喝了不少酒!——吃这个吧!”

云云转身拿出一个大圆盒子,原来是生日蛋糕。云云想着他的生日,她带雨雨上街是买蛋糕去了。这是新世界酒店的蛋糕,s市最贵的。

“好啊,我多吃点!”

云云切开蛋糕,分在三个碟子里,放上三把叉。

“我不吃。”雨雨说。

“爸的生日,不吃哪行!”云云说。“还有酒呢!”

陶兴本刚才剩下的茅台在茶几上。云云不要这酒拿来一瓶长城于白。她给陶兴本和自己的酒杯里倒了满杯,给雨雨倒一点点。

“干杯!祝爸生日快乐!”云云说。

“祝爸生日快乐!”雨雨说。

这个家是由云云承担着。你十多年前说过,将来有个男人要倒霉,另一个男人要享福。这是开玩笑的话,养了两个女儿嘛。可是韦家昌怎么配呢?自从上次和云云发火,父女俩不再提起那个话题。“专制暴君”,骂的好。骂的太好了!但是你仍不能接受韦家昌。不能。你的态度会对云云有影响。云云冷静之后会处理好这事。她和韦家昌到什么程度?到了可伯的程度吗?今天见到韦家昌。韦家昌来讨好。韦家昌从来恭敬从来讨好,现在有了新的含意——他要当享福的男人。韦家昌无往不胜。他在所有地方打败你。你一败涂地。云云如果答应韦家昌,她也不会让你难堪。她会把事情拖下去。她不小了,25岁了。会把自己耽误了。雨雨和卫东怎么样了?你早该问雨雨。你和两个女儿交流的太少,对孩子只有关心没有交流是不行的。等你想问雨雨的时候,出事了。怎么会出这种事?倒霉的事都要摊到你头上吗?卫东那孩子很可爱。就叫卫东当那个倒霉的男人吧。

“爸,我要带雨雨出去走走。”云云说。

“去哪儿?”

“到上海,再到广州,再到厦门妈那儿。”

“这么远!”

“对,一个多月吧。行吗?”

“你们商量好了,还问我!啥时候走?”

“下星期。我和刘姐说好了,每天来给你做晚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