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17节

作者:胡小胡

陶兴本的桌子上放着审计报告。

       关于对东北建设总公司审计的报告                  (初稿)     按照审计署驻华兴总公司审计局(1994)华审发44号文件要求,我们   于1994年10月20日至n月2日,对东北建设总公司财务经营情况进行了审计。   东建公司对这次审计是重视的,依照今年财税大检查的要求进行了自查,   对审计工作给予积极的配合,审计任务完成顺利。     现将审计结果报告如下:     今年,东建报告的清产核资情况是,截止3月31日,资产净损失5775万   元,潜亏挂账13417万元,扣除固定资产净增值4364万元,资产损失数额仍   有9053万元。到今年9月底,企业总资产17850万元,总负债169751元利润   总额赤字2288万元。(资产负债分析回京报告)     近年来,东建公司在转换内部经营机制、调整产品结构,执行国家财   经法纪方面,都做出了积极努力,但仍存在违反国家财经政策、财经法规   和效益低下等问题。     一、关于东建公司盈亏真实性问题。     1991年至1993年的公司盈利不真实。1991年至1993年财务决算报告均   是盈利,累计实现利润3065万元。但到1994年3月,清理出的资产损失和潜   亏有19033万元,盈亏相抵,实际亏损15968万元。     实际上东建公司自1991年起就开始亏损,但一直不向建设部和政府有   关部门报告,也没有向公司广大干部职工说明。     ……     虚假利润的重要原因是公司决策所致。财务处在1993年给公司的报告   中说,“公司所颁布的各单位年度利润指标过高,基层单位实际上无此承   受能力,于是‘包盈不包亏’、‘奖盈不奖亏’成为惯例,层层瞒亏、虚   假承包就普遍存在了。”以建筑材料公司为例,这次审计查出,建材公司   1992年承包上交公司利润额50万元,因没有利润上交,经理杜宝强决定,   由建材公司向财务公司贷款50万元上交利润。1992年全公司31个承包单位   中有24个完成指标,其中17个单位属虚盈实亏,建材公司是弄虚作假,谎   报利润。1993年承包单位45个,虚盈实亏的占34个。这说明,公司的承包   合同本来就是弄虚作假的产物,因此公司自1991年至1993年,三年不能兑   现承包合同,其内在原因就在这里。     二、关于财务支出方面的问题。     (一)东建公司虚盈实亏从1991年开始发生,但直到1994年,仍按实   现内部利润77301元安排当年财务计划。1992年和1993年,公司将按国家规   定提高折旧率、提取技术开发费等形成的资金,在企业内部向广大职工报   告为实现“分析利润”,严重影响了生产设备的维修更新,削弱了企业的   发展后劲。机动处在审计自查中报告,今年一季度机械完好率从1991年的   81.8%降至78.4%,设备利用率不到50%。去年,大中修计划费用1013   万元,实现的修理费仅58.23%,待报废设备241台。     (二)虚报利润与花钱大手大脚成正比例     ……     三、发展第三产业,开展多种经营中有在的问题     目前,东建现有企事业单位521个其中全民所有制单位205个(委托法   人161个独立法人44个),集体所有制、股份制等单位316个,另有分支机   构120个。根据司法处提供的文件资料,公司及所属单位现行使用的刻有   “东北建设总公司”字样的可签订工程施1合同的印章共计92枚,其中一级   号章3枚,二级号章89枚。还有其它式样有“东建”字样的经济合同章。此   事例说明,东建的对外经济活动处于完全失控状态。在建筑市场激烈竞争   的情况下,企业自身大量无序发展,“第三产业”膨胀,必然是自己分割   自己的市场。     据对银行开户情况的统计,全公司共有银行帐户440个,其中包括在决   算表中的账户297个(即在公司决算表中的47个单位拥有的账户),决算表   外账户143个,平均存款余额仅5.6万元……由此可见,第三产业和多种经   营盲目发展,不仅自我分割市场,而且分散了资金。在企业面临财务困难   之时,公司没有集中调度、有效使用资金的能力。     多种经营单位的盈亏情况……     四、关于长期投资问题     根据财务报表资料,东建公司长期投资总额为5756万元,短期投资30   0万元,挂在应收帐款上投入东信期货公司1081万元,总计投出6437万元。     从资金来源看……     在31个投资项目中,有6个项目取得分红收益,共计587万元。其余项   目或破产,或严重亏损(如东信期货公司),或被迫将工程款转作投资,   或被骗无法追回投资(如柬埔寨采石场)。     长期投资中,决策与管理方面的主要问题是:     (一)没有统一归口管理……     (二)投资失控,不少项目是投资单位的主管领导同意就办了,特别   是一些小项目,可行性研究不够,效益不好……     (三)投资决策透明度不高,有的重大项目的投资,找不到任何经理   办公会议纪要、决定或研究记录。     五、关于公司贷款问题     东建公司自1992年起,潜亏逐年增大,投资和福利性支出也逐年增大。   公司在1992年财务决算报告中提出“资金计划性缺口”,在1993财务决算   报告中提出“自有资金严重短缺”,但是并没有对公司领导、中层管理干   部、广大职工产生压力。其主要原因,是公司依靠多年商誉,通过同业拆   借方式大量举债,依靠信用膨胀,在1992年和1993年支撑了企业的亏损,   掩盖了矛盾。到了1994年,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持续发挥作用,及企业效益   差,投机性盲目投资出了问题,财务困难问题才暴露出来。     东建公司对外筹资业务主要通过东建财务公司办理。1991年末,财务   公司流动资金借款余额是13868万元,1992年新增借款余额7260万元。新增   流动资金借款中,有72%用于支付职工工资、奖金,15%用于偿还银行贷   款利息。1993年财务公司新增流动资金贷款1678万元,全部是利息无法按   期偿还转为贷款。     东建公司争取银行贷款的政策包括对二级公司下放经营自主权、资金   管理权,允许各二级公司自行到金融机构贷款,自找担保单位。到1993年   末,二级公司自行向银行贷款余额已达7378万元。1994年公司虽然做出了   集中借款权的规定,二级公司仍自行借款873万元。     这次审计我们没有找到大量举债如何归还的计划、措施、文件。到今   年9月底,公司财务费用达到5341万元,大量的利息相对于无效益、低效益   投资和大量的福利性支出,是特别沉重的负担,制约着企业今后的生存和   发展。     六、关于国有资产产权问题     ……     七、关于经营活动与财务工作中违反国家财经法规的问题     这次审计表明,东建公司的财务困难状况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内因   是主要的,问题是严重的。领导层决策失误,掩盖问题,回避矛盾,专业   主管部门监督管理职能弱化财务管理失控是导致目前困难的直接原因。在   当前形势下,公司领导层和管理层要认真学习党和国家加快改革的方针政   策,端正经营思想,加强内部管理,尤其是财务工作的管理,清理第三产   业……     对上述报告所述问题,请东建公司于本月底前向部审计局提供正式书   面意见。     驻华兴总公司审计局赴东建审计组                    1994年11月2日

这份材料是今天早上小侯送来的,一万多字,是电脑打印机打出的原稿复印件。陶兴本在生产调度会上讲了几句话,然后回到办公室读这份材料。他读了三分之一,就有一种被刺痛的感觉。再往下读,被刺痛的感觉越来越扩大,以至遍布全身。他读完仰在沙发上,听到自己嘭嘭嘭的心跳。脑袋也胀大了,绷紧的头皮就要裂开。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一些。

“小朱!小朱!”

外间的秘书小朱听见总经理的叫声进来。

“你把侯主任给我叫来!”

小侯来了,看见总经理的样子,一惊。

“这个材料,都送给谁了?”陶兴本厉声问道。

“每个领导一份。”

“是刘部长叫送的?”陶兴本站起来。

“不,是董处长。”

“你把董处长给我请来!”

小侯转身离去。陶兴本一脚把门踢上,咣当一声响。这个女人!这个表面温和娴静内心狠毒的女人!这个刘作光的爪牙!她在忠实执行刘作光的旨意,不,不止是忠实的,而且是创造性的!她一挥而就,把东建说的一无是处,把他这个总经理说的一无是处!东建几十年的光辉东建三万职工无尽的心血被她一笔抹煞!陶兴本喘着粗气。他拿起报告重读了一遍,把结论性的话语用红笔一条一条划上。

小朱领着董容进来。

“陶总,您好!”

他无法回答她的问候。

“您找我,是关于材料的事吧?”

陶兴本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是平静温和的。她看见他怒气冲冲不同寻常,既没有惊讶,也没有不快。她的清纯的京腔也没有嘲讽的意味。

“请坐吧!”

“这个材料写的很匆忙,”董容坐下,说道。“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这是初稿。”

陶兴本走到董容的面前。

“你也知道不准确吗?你把东建一笔抹煞了!”

他的责问有充分不移的理由。她仰起头看着他。

“陶总,我认为材料的基本思路是对的,整体评价是准确的。”

好厉害!软中带硬,毫不退让。陶兴本拿起香烟,但是手在不停地抖动。

“三万人的奋斗和心血,你一笔抹煞了!”

“陶总,我没有评价职工的精神。”

“我辛辛苦苦干工作,就是这个结论吗?”

“陶总,我也没有评价您的个人品质。”

“实质上你评价了!照你这么写,我这个当总经理的就该跳楼了!”

“如果是资本家,企业到了这个状态,是会跳楼的。陶总,您不会,您不是资本家。”

“混蛋!”

这时候,董容方才惊讶地扬起眉毛。

“陶总,您太不冷静了。”

陶兴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缓和了口气。

“你这个材料是刘作光定的调子吗?”

“不,刘总没有干预。这个材料昨天晚上才打完,今天早上给刘总,同时给东建的领导。我说了,我们是独立工作。陶总,我觉得您要正确对待。我尊重您,更尊重事实。东建到了今天,有复杂的原因,大企业的困境是全社会的问题。您作为总经理,当然是有责任的。希望东建能好起来,我和您的心情是一样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