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121节

作者:胡小胡

吃完饭玉梨收拾了桌子,沏了一壶酽酽的黄山毛峰端在两兄弟面前。

“听大哥聊天挺好玩的!”

不知道她听见啥,不知道她听懂了啥。

“你来坐吧!”

鸣放说道。于是玉梨拿了毛线活,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给孩子准备的?”

“不,他的!”

玉梨微笑着,手指灵巧地动作起来。卫东觉得他的家越发像个家了,女人坐在一旁打毛活儿,有一种宁静和安详。女人的肚子里怀着孩子。但是他和鸣放还是不能说女孩子的事。

“说说你们东建吧——东建怎么样了?”

“好啊,”鸣放此时已是酒足饭饱仰倒在沙发上。“东建的变化大了!陶总死之前,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华兴的头头刘作光到东建来。这个刘作光威风得很。他是来整人的……”

“东建本来是中央企业,人家部长来管,没错儿嘛!”

“你这么说也对。刘作光来了,东建的空气紧张起来。后来发生了陶总的事,谁也没想到啊!11月6号,金山着了火。过了一天,陶总出事了。刘作光一看事情不好办,撤了。临走之前任命老崔代理经理。”

“金山着火,你的责任大了!”

“是啊,幸亏没死人,给了我个记过处分。这以后又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两件事都是今年一月份发生的。第一件是金帅邦的事揭出来了!”

“金帅邦很硬啊!”

“当然硬。可是鲁曼普主持正义,下了决心。鲁曼普征得叶部长的同意,下了手。这回抓了金帅邦,还抓了四个,一共五个!大伙儿拍手称快!那天上午抓的,中午有人在机关大楼放鞭炮。鲁市长到东建作镇,部里呢,又派了个副部长。刘作光不见了,调离了华兴。听说是调到民政部,副部长还当着,排在最后一位,不吃香了。”

卫东见过鲁曼普,就是老爷子过生日的那一次。他当时就认为鲁曼普是精明历练的官员。

“金帅邦判了吗?”

“还没有。中国的事儿哪有这么快的?金帅邦贪污受贿,有说五、六十万的,有说一百多万的,还有他的几个喽罗,一窝子!过去靠金帅邦最紧的也出来揭发他。他的事儿太多了,太不得人心了!就是金山大厦,金帅邦的弟弟金帅国也来捞了一把!”

“孔达人呢?”

“春节之前放出来了,无罪释放。老孔这个人,太没政治经验,他那点聪明全露在外面。他对陶总算是忠心耿耿,不然也不能遭这个罪。他现在还当副总经理。”

“你说的第二件大事呢?”

“第二件是华兴的事:人事局局长惠石出了事!这事也从东建引发的。华兴下属的一个什么公司,有个叫涂飞的高干子弟,他爹是个离休的副部长。涂飞和惠石勾结,骗了东建25万美元。涂飞骗中建十三局的更多,100万美元!十三局的事不知道有没有惠石,东建的事他是亲自参与,亲自操作。惠石和东建的关系很大,他是管干部的嘛!金帅邦叫人给惠石送过10万。惠石当然不承认,这种事,一个对一个,你说有,他说没有。那个涂飞跑了,也许在澳大利亚,也许在加勒比海的伯利兹,正在通过国际刑警抓他。惠石现在停职审查,涂飞不抓回来,他的事定不了案。总之他是下台了。春节以后,华兴的新老总来给东建配新班子。从山东调来个经理,还不错。这玩意儿是远来的和尚好念经,新经理没有三亲六故,瓜瓜葛葛,敢做动作,敢下笊篱!金帅邦上台时候挤走了原来的副书记。这次他回来当一把手书记。这次配班子换了一大半,我嘛,荣任了副总经理。”

“唷,大哥升官,可得祝贺祝贺呀!”

玉梨轻轻一笑,说道。她听了半天,这句话听的最明白。

“我看东建没有好了!”卫东说道。“点着了金山大厦还能升官儿!东建没有人了!”

“卫东,你看你!”玉梨当然不能理解卫东话中的真意。“大哥的好事,你偏说难听的!”

“你不是给哥哥祝贺了吗?今天有酒有菜,菜做的很不错嘛!”

“东建是没人了!”鸣放理解卫东的话。“上一届班子,平均54岁,纯牌一个‘老人政府’。这些年年轻干部也没有培养起来,基层公司经理当中我是最年轻的。年轻的,有学历的,有本事的,忽忽地跑!这不,找个总经理还是从外省调来的!”

“你是铁杆儿东建派!”

“这回华兴对东建大大地扶持一把,三峡的项目给了五个亿!我这是打前站的,下个月上4000人,今年高峰时候要达到8500人!”

“哦,东建除了老弱病残,能拉得动的也就这些人吧?”

“是啊,可算喘一口气!”

不觉聊到了12点,玉梨挺不住,道声别进了卧室。卫东关上门,哥儿俩谈兴未尽。

“卫东,你走了四个多月,闹了一大场啊!”鸣放大口喝着茶。“只可惜了陶总,辛辛苦苦,落得这样下场!”

“你看见他死吗?”

“没。我到现场,人已经拉走了。火化那天我看见了,好惨!整形不能恢复他的容貌,不像了。”

“有多少人送他?”

“很多,都是自动赶到的。有四、五百人,机关就去了一百多人。那天红旗昏了过去。”

“陶总是好人,令人尊敬。”卫东到了发表见解的时候。“但是他是一个落伍的人,过时的人。明朝的亡国之君是崇侦,也是个辛辛苦苦的皇上,史家形容他叫‘宵衣旰食’。他想当中兴之主,可是时运不济,苦苦挣扎了18年,最终吊死梅山。陶总的死,是巨大的悲剧,具有象征意义。几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固有的传统,决定了东建的命运。从1979年到现在,改革开放15年了,各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国有经济这一块,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动旧的体制。这几年这一矛盾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尖锐,在东建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东建是很典型的,经受不了市场经济的巨大冲击波。陶总的死也说明,旧体制救不了东建,旧体制培养起来的人也救不了东建。这些人中,一部分人堕落了,而像陶总这样不甘堕落的人,他们没有足够的认识,也没有足够的勇气。他们的奋斗就有了更加浓厚的悲剧色彩,发人深省。”

“卫东,你说的有道理,不全对。东建经过这次大动荡,找到了出路!”

“真的找到出路吗?建设部调你们去三峡,不过是又一次的计划经济式的挽救,让你们躲开市场的冲击。你们的体制难道有什么改变?当你们再一次面临市场的时候,你们又会怎么样呢?”

“好了,卫东,我说不过你!总之现在委以我重任,我只要努力干好我的工作就是了。”

“哈哈,鸣放,你在本质上还是旧体制的人!”

卫东把剩下的洋酒倒进酒杯。

“来,把这点喝了!祝你官运亨通!”

兄弟俩一饮而尽。

“初云还在s市吗?”卫东问道,这会儿可以说女孩子的事了。

“还在。

“你最近见过她?”

“见过。是上个月,她的设计事务所开张那天。”

“她真的干上了?”

“对!我忘了告诉你,还有红旗,初云和红旗合伙干的。初云没要韦家昌一分钱,就是办执照花的钱,也一笔一笔算给韦家昌了。红旗拿出全部积蓄,她们还有四、五个同学,凑了30万,说是股份制。大伙儿一起从不同的设计院辞了,真够胆儿大的!在三好街租的房子,二层楼,叫大方设计师事务所,也不知道谁起的名儿。一共12个人,请了两个老的,其余都是年轻人。初云当经理,又是一个陶经理!红旗当了个总设计师。其实设计事务所的总设计师应该是搞建筑的,她们瞎整吧。开张那天请了100多人,有政府部门的,几家设计院的,几家施工单位的。整的挺热闹。”

“韦家昌去了吗?”

“去了。韦家昌是有本事的人!过去我不认账,现在是服了。银河大厦去年封了顶,质量还是最好的,东建比不了。韦家昌的事办的大气,那天去了谈笑风生。当天韦家昌给大方事务所找了第一笔生意,设计一所‘贵族学校’,设计费50万。”

“韦家昌不死心吧!”

“也许。我看初云是不会再回头了。”

“你这么自信吗?”

“我对初云没有一点儿自信!”鸣放自嘲地笑了。“但是我想,第一,是陶总的死;第二,是初云不爱她的韦老板。她有许多追求,但是最终不会牺牲她的爱。”

“哈,你当然最了解她!”

他们兄弟之间心照不宣,却没有点明过这件事。鸣放继而用伤感的慨叹的语调说道:

“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爱的女孩儿!”

已经是两点多钟,窗外的风吹来早春的寒意。是的,卫东和鸣放有相同的感觉。他虽同末雨有更深的关系,还是十分赞同鸣放的话。

“末雨呢?”卫东问道。

“你咋才问起末雨呀?”鸣放的话带有明显的报复。“你不认为你太着急了吗?你现在的老婆能和陶末雨相比吗?”

“是不能比。”卫东站了起来。“你说陶初云是人世间的可人,那么我说陶末雨不是几间的人物。”

“嘿,我告诉你一件事:陶末雨那个案子破了!”

真是惊人的消息!

“卫东,你知道案犯是谁?就是金帅邦的儿子金小鲁和他的两个哥们!这案子是从那辆吉普车上破的。后来警察去抄金小鲁的家,陶末雨的奶罐明晃晃摆在桌子上!那天晚上田欣请陶末雨吃饭,送给陶末而这个奶罐,是从美国带来的。金小鲁是东建有名的恶少!你还记得前年有一次舞会上,陶末雨打了金小鲁一个耳光吗?这小子早就盯住陶末雨了!他的两个哥们,有一个是市公安局长的儿子,所以这个案子颇费周折。这件事也是鲁市长下了决心。”

“金小鲁我认得!这小子在期货公司当过经理助理,捞了不少,又打着他老子的旗号,到处坑蒙拐骗。有一次我和雨雨在外头吃饭,碰上了。这个案子啥时候破的?”

“春节前。现在陶末雨去南方拍电影了,小报上经常有她的消息,你没看见吗?她就要成大明星了!你呀,没这个福份啊!”

“鸣放,这回你全说明白了。还有一个人,不知道现在咋样。”

“谁呀?”

“钱芳芳。”

“你说她!她也是个奇人。从厦门回到s市,她居然一滴眼泪也没有!人家以为她和陶总感情不好。可是以后她每个月的7号到回龙岗去一次,在陶总的骨灰前放上一束鲜花……”

兄弟二人一直聊到东方既白。

               1996年8月27日

               完稿于鞍山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太阳雪》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胡小胡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胡小胡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