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21节

作者:胡小胡

韦家昌参加了潘老先生的生日晚宴。他就是要去会一会东建的人。他在和陶兴本斗法,去年的“鲁班奖”是公开的挑战,今年的银河大厦是平起平坐的竞争。他和陶兴本是平起平坐的吗?他的小小的九建正式员工只有38人,而东建有三万人!东建,庞然大物也!他站在东建面前就像一只小耗子立在一头大象脚下就像米老鼠般滑稽可笑。东建去年产值九亿,人均三万,九建去年的产值一亿二,可是人均达到三百万!也就是说,一以当百。还有,东建那么大产值去年的利润只报了500万,谁都心里明白,这500万也是假的,东建已是亏损企业。不仅亏损,欠了几个亿贷款资产负债率相当高。韦家昌去年的利润是1,300万,这是货真价实的。这样的效率这样的利润你陶兴本能比吗?九建不是小耗子而是小老虎。一头老虎和一头大象完全可以平起平坐!过去九建的名声和东建没法比,去年得了“鲁班奖”名声大振一时成了明星企业,“鲁班奖”是国家级质量大奖,s市几百家建筑企业,得奖的只有一家!今年的目标是产值超过两亿,利润超过2,000万,更重要的是把银河大厦夺到手,在大项目上彻底击垮陶兴本。鲁曼普也参加了宴会,市长大人又给他长了志气。市长用手指点着陶兴本说:

“东建要向小老弟学学!”

东建的人至今不认识“鲁班奖”的意义,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有市场意识。占领市场只有走质量效益型的路子。

韦家昌春风得意,没曾想在沈抚高速公路上翻了车。

他到抚顺去买一台150米塔吊,为银河大厦做准备。塔吊是抚顺一家破产建筑公司拍卖的,韦家昌派人到抚顺,上下打点包括建委建工局国有资产管理局会计师事务所一共花了八万元谈好28万5千元成交。塔吊只用了一年完好无损买新的要160万。那天他去签合同破产企业照样吃喝,那个经理长了一只疤刺眼要10万好处费不点票子不签字。他搞垮一个厂子不算完还想发国难财厂难财。韦家昌扭头就走。走到半路他忽然喊道:

“调头!调头!”

他决定再掏十万。银河是最重要的,何必和那玩意儿置气?不到50万买下塔吊大便宜在自己手里。开车的是他的表弟。这条公路是把老路封闭起来改为高速公路,建了跨线上立交桥安了护栏可是中间的隔离带仍有多处开口。卡迪莱克在一个开口处调头,被对面一辆公爵车撞翻了。他眼见着公爵飞也似的撞上来心想完了两眼一闭脑袋立即撞上了风挡玻璃。卡迪莱克翻在隔离带上,车的一侧从后到前拉开一条大口子。幸亏不是正面只是在侧面擦了一下。公爵车惨了!它当时有120迈翻过护栏撞上大树滚到沟里大半个车头撞没了那大树拦腰截断。两辆车各有三个人,这边韦家昌撞破了头撞断了一条肋骨那两个没伤毫毛,那边当场死了俩另一个半死不活。公爵车是电缆厂的,是个亏损的大企业,s市这样的大企业遍地皆是。死的是财务处长和司机,受伤的是会计师。他们到抚顺去催款,没想到遇到惨祸。真是太惨了!你们是百分之百的责任,那儿明明树着禁止调头标志。幸亏是大企业的车大企业的人,你没破多少财把事情处理了:车有保险公司拿钱,工亡工伤有大企业拿钱。你只给死者家属拿了4万。你另外花的钱是为了表弟。表弟判了两年你要使钱买个监外执行。你要把事情摆平。摆平摆不平是一个钱字。钱钱钱钱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啥世道人心!你最讨厌被人当作财大气粗的人。钱来的容易吗?不容易。你不是高官显贵不是驸马不是街内连个七品芝麻官也不是,你是布衣是平头百姓。你爹是小学教师45岁瘫在床上52岁就病死了。你是白手起家土里刨食干起来的。现在是有钱了。感谢党感谢社会主义,哪里有了共产党呼儿嗨哟哪里人民得解放。没钱是没钱的苦,有钱是有钱的难。你不是有钱吗?砸的就是你!卯的就是你!那个疤刺眼就要打你的主意。你不想和他置气,可是出了车祸。在高速公路调头不就是财大气粗无法无天吗?妈的,有口难辩。韦家昌躺在医院里口述一个状子,写给抚顺建委告那破产经理。他叫他的副经理拿状子去抚顺,疤刺眼不签合同就告他。最后10万元没花把塔吊买下来而那塔吊上的全套钢绳一夜之间不见了。

韦家昌在医院住了五天。他脑袋撞破缝了七针,有一根肋骨裂纹隐隐作痛并不影响行动。他想趁这个机会把身上各个部件检查一回。他四十有三人到中年,从小家境贫寒先天不足有几年在农村糠菜半年粮有几年瓜菜代没过啥好日子。所幸他的部件都还健全。肺部有两个黄豆大的结核钙化点,医生说是多年前得了结核自己不知道。消化不好的毛病这次查明不是溃疡只是一种慢性肠炎没有大妨碍。翻车事故这两天成了s市的新闻。电视台以重大交通事故作了报道,当然没提他的名字。有人打电话到九建问何时开追悼会花圈送到哪儿。他要是命归黄泉有人如丧考妣有人拍手称快。医院到了探视时间来人不断,从市政府的局长主任一直到税务员户籍警一直到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还有更大的官即s市的一市之长鲁曼普差他的秘书送来的花篮,上面有市长亲笔卡片:“韦家昌先生康泰鲁曼普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鲁曼普是有气魄之人,他不在乎人们议论他和大款之间的交往,他公开宣称要扶植s市的个体企业。

韦家昌住院的第三天晚上,已是九点多钟,病房里进来一位客人,探头探脑,逡巡回顾。

“呃,韦老板,你在这儿!”

来人是东建二公司的经理吕寄生。吕寄生四十七、八,细马长条脸庞黑又亮一双小而圆的眼睛炯炯发光。

“是吕经理啊,这么晚!”韦家昌此时躺着。

“我来给韦老板送点补品。”

吕寄生拎了一包东西是蛇胆鳖精牛黄狗宝之类。他放下塑料兜悄悄坐在椅子上。这个二公司的经理,东建的一方诸侯,如今竟是很琐不堪!韦家昌虽是一公司出来的人,却同二公司打了多年交道。韦家昌是靠了二公司起家的。六年前韦家昌只有二十几万资产,靠着分包二公司的小项目过活。那时候吕寄生在他面前是何等威风!韦家昌跟他屁股要他在预算上签字,他说签字没工夫他要去给大母娘作寿。他就这样敲诈叫韦家昌拿了三千元。四年前吕寄生把一万七千平米的南平大厦转包给韦家昌,结构预算2300万元。这是韦家昌接手第一个高层建筑。和吕寄生谈好的价码是给二公司200万给吕寄生本人20万。这东西黑的厉害一肚子坏水可是没有他的黑就拿不到项目找不到机会。韦家昌提20万现金晚上送到吕寄生家才签了转包合同。韦家昌没干过大活,他要在南平大厦一逞雄心。他把几年的积累和100万贷款全部投到南平,买了80吨米吊车和施工电梯,钱不够又在朋友之间拆借了40万。等到工程开工,他已负债累累。可是南平甲方拨付的200万预付款到了二公司账上被吕寄生全数扣下,一分钱也不给!那天晚上韦家昌拉吕寄生到翠华酒楼。韦家昌端着茅台酒百般央求,就是给一半也好开工。可是吕寄生死不答应。吕寄生说“这200万是我的,剩下才是你的”,二公司啥事不干坐拿200万却要把预付款一笔扣下,要把人逼上绝路吗?两人chún枪舌剑越说越掰,韦家昌怒不可遏抄起酒瓶向吕寄生甩去。吕寄生头一偏那瓶酒砸在门上哗啦一声响碎玻璃满屋飞。这边闹的不可开交,那边又出了事,不知是谁把翠华酒楼的事告到东建,当时管计划的副总经理陶兴本把吕寄生叫去臭骂一顿,下令二公司把南平大厦交给一公司。这下吕寄生傻了眼韦家昌也傻了眼。韦家昌恨陶兴本恨的牙根痒却无可奈何。吕寄生拿了20万当然心虚,两个月后拿个1000万的项目给韦家昌做补偿。那时候东建威风八面找项目不费难。韦家昌虽说损失不小,总算度过了难关。最近两年,韦家昌翅膀硬了不再仰人鼻息寄人篱下,但是有的事还找吕寄生办。吕寄生自然越发恭敬越发努力。吕寄生是啥?他就是一条狗,到时候丢块骨头就是了。

“韦老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吕寄生咂咂嘴。“我听说断了一根肋骨别的没啥事。”

“没事。要死还没到日子,阎王爷不收。”韦家昌说道。

“是啊,有替死鬼去报到。”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于是韦家昌问起东建的情况,新任党委书记金帅邦此人如何。吕寄生说起东建来自然没好话,可是说起金帅邦却是大加称赞,哎呀呀这个人有本事,这个人和我吕寄生是铁哥们,没说的。说到后来,吕寄生才露出来意。

“韦老板,我最近做了个小买卖。”

“你做啥买卖?”

“我办了个建筑材料商行,小本经营,小打小闹,和韦老板没法比啦!”

这就是东建的基层公司经理,不干正事自己做买卖。他们都是用亲戚朋友的名义,做的又是建筑材料,这不是明摆着在东建身上捞吗?东建养了这些人还有好吗?

吕寄生拿出香烟。

“病房里不准抽。”韦家昌说。

“没事没事!”吕寄生还是点上烟。“韦老板,我最近钱紧。”

“原来你是来借钱的。”

“不是借钱!韦老板从来是说话算数的!”

韦家昌知道是富华大楼的事。富华大楼地基抽水把旁边的住宅抽塌了。大楼是九建的工程总承包,这事非同小可。这事不能摆平,银河的投标也就泡汤了。韦家昌想了一条瞒天过海的毒招儿。他找富华的早有深交的朱经理重填一份地基合同,朱经理立即照办言听计从。韦家昌又找到吕寄生。“这个合同由你同二公司盖章,一天之内办完,给你十万。”吕寄生接了合同想方设法替韦家昌办了。

“你说的是那十万吗?”韦家昌坐起身。“你没按我说的办。我叫你一天办完……”

“三天,我用了三天!三天够快了。”

“幸亏政府效率低,这三天之内把我查出来,不就完了吗?”

“不是没查出来嘛。”吕寄生笑一笑。

“还有,我叫你盖章,你却找了个灯塔县的!”

吕寄生站起来半截烟叼在嘴皮上。

“哎呀我的韦老板,我有多大胆儿?现在不像头两年,现在二公司有不少和我作对的,成天拿眼睛盯着你。这么大的事儿,是好瞒的吗?叫陶兴本查出来,乌纱帽就保不住啦!啥?你说这官顶啥?这**官丢了,饭碗就打了。韦老板,我能和你比吗?你如今是有钱有势,财大气粗。你的心思我明白。你是无毒不丈夫,你就想栽赃到东建头上。坑了东建银河大厦不就手拿把掐了吗?东建碰上你算没好了。”

“我不跟你论那个!”韦家昌摆摆手。“这十万不能给你。”

“我这不也效了犬马之劳。”

“给你两万。”

吕寄生翻翻眼。

“凭韦老板赏,两万就两万吧。等法院裁决了,倒了的居民楼和死的人还要包赔损失呐!”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富华大楼的事故,韦家昌准备赔出160万,可是银河大厦拿到手,就是结构工程他就能赚进1000万。

吕寄生走到窗前看见花篮。他拿起市长的亲笔题签。

“哟喝!这不是鲁曼普写的吗?”

“是鲁曼普。鲁曼普就是我养的一头驴!”

韦家昌的话叫吕寄生呆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