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34节

作者:胡小胡

陶兴本回到s市就和金帅邦发生了冲突。

他上班以后诸位副经理、总工程师、总经济师、总会计师都来见面,各自报告工作。他想见到孔达人却没有找到他。他叫侯主任找。过了一会儿,孔达人风风火火地来了,一进门就大声问候。

“陶总,你一去就是八、九天啊!”

说少了,有一个世纪吧。

“达人,党委会怎么回事?”

孔达人把党委会的经过说了一遍。会开了半个小时,由金帅邦一人包揽。金帅邦提出人选,说陶总“没什么意见”,大家就通过了。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陶兴本在桌上拍了一下,并不用力。“达人,就这样。你出去告诉小侯去把楼上那位请下来。”

东建的办公大楼,行政部门在二楼,党委部门在三楼,所以叫“楼上”。可是小侯并没有请来金帅邦,金帅邦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传!传他的司机!”陶兴本喝道。

于是小侯回去打传呼。过了一会儿电话打回来。

“喂,老陶吗?我是帅邦。你回来了,一路辛苦啦!我现在脱不开身啊!我和总会计师在建行啊!在乔行长这儿!整贷款啊,2000万啊!这笔钱整来银河的垫款就没问题啦!老陶,你也过来咋样?乔行长欢迎你来啊!乔行长中午要请一请,老陶你一出马贷款就没问题啦!你来吧?”

“我有事找你,下午我们谈。”

陶兴本挂断了电话。建设银行的贷款他早已和乔行长的顶头上司张行长说好了,还用金帅邦瞎蹦达?

下午两点多钟金帅邦回来了,一脸酒气。他进了门老远就伸出手来。陶兴本冷冷地和他握了一下。

“陶总,贷款没问题了!”金帅邦找杯子倒茶,他喝了酒口渴。“乔行长算是铁哥们!我小儿子和他儿子去年一起去伊尔库茨克上学,来来回回办事,这就混熟了。老乔这人够意思!十几个孩子因公护照改成因私护照,花费他一人包了!他也是聪明人,花了几千块钱,交了十几个孩子家长,全是有头有脸的!”

看起来自费流学公款付帐的不少。

“陶总,长春的事故处理咋样了?”金帅邦忍着烫大口喝着茶。

“我把二公司经理撤了!”

“我听说了。”

“你同意吗?”

“同意同意!这样的人不撤他,我们这些公司领导也大无能了!”

他倒是痛快!吕寄生是他的哥们儿,他们之间谁知有多少勾当!出了大事金帅邦知道保不住了。

“死人的受伤的处理咋样?”金帅邦问道。

“死了的赔钱!伤号在医院,腿折了死不了!”

陶兴本没好气。

“哎,意想不到的事,意想不到的事!陶总,安全问题一点儿不可大意,人命关天啊!我到哪儿都讲安全,必须念念不忘安全。死一个人,影响一大片啊!东建去年消灭了死亡事故,今年不好,开锅了!这算第三个了!”

他的酒没喝糊涂,说起套话溜得很。

“这三个都算企业事故,民工也算!一共五个!”陶兴本说道。

“民工也算吗?这我还不知道。”

陶兴本点上烟。这回他没有扔烟给金帅邦,金帅邦只好从兜里拿出烟抽。他们彼此抽烟沉默了一刻。

“你那个党委会怎么回事?”陶兴本发话了。

“我正想向你汇报……”

“你是书记,怎么能向我汇报?”

“陶总,这事儿太急了……”

“你是办得很急,不等我回来就把文件发下去了!”

“你听我解释……”

“你在搞阴谋!”

“陶总,你这样说不好。”

“你在会上说我同意的,对吗?”

“我没说你同意,我说你没意见。”

“没意见不就是同意吗?”

“没意见是不反对。”

“放屁!”

陶兴本火气冲天。你金帅邦耍这种小花招来戏弄我吗?

但是金帅邦沉得住气。

“老陶,你先别发火,火大伤身。小魏的事,是市长找的我,市长催着办的。”

“市长?哪个市长?”

“鲁市长嘛。鲁市长找我去了,谈小魏的事。你不知道,小魏的妹妹是鲁市长的小舅子媳妇。我想你也没啥意见,小魏这人又能干,人品好,就给市长送个人情吧。我原来想你星期天回来,咱们星期一开会定,谁知道你在北京绊住了。我又把会改在星期二,长春又出了事,你到长春去了。我想别改了,开就开吧,老王还要出门。我要知道你的意见这么大,我咋会开会呢?老陶,我从来是尊重你的。”

金帅邦说的头头是道。把鲁曼普搬出来了!

“鲁市长不会这么办事吧!”陶兴本说道。

“这事你可以问鲁市长嘛!”

“鲁市长的亲戚更不能提拔!”

“老陶啊,你这个人就是犟。现在为人处世和十年前不一样了,原则性要和灵活性结合。社会复杂啊!我们这些学校门出来的人太简单,你老陶也是,太简单!老陶,哪件事我不是支持你的?这回你支持我一把,也不是支持我,是支持市长一把……”

“副处级提正处,提了就提了,但是不能当组织部长,到基层公司当书记去!我就这个意见。”

“老陶,刚开完会,不好马上就改。等一等吧。”

“不能等!如果你不同意,咱们重新开会,大家讨论。”

陶兴本的强硬态度使金帅邦无可奈何。

第二天,陶兴本在办公室和副经理老崔谈加强生产指挥的问题,金帅邦进来了。金帅邦的身后是杜宝强。

“陶总,期货公司批下来了!”

金帅邦是来报喜的。昨天陶兴本对他没客气,他要借期货的事缓和缓和空气。杜宝强40出头,精明强干的样子。

“坐吧!”陶兴本摆摆手。“杜宝强,你的效率挺高嘛!”

“肖市长大力支持,体改委大力支持,咱们是24小时不停转,坚决执行陶总的决策!”杜宝强坐下又站起来。“陶总你看,这是批文,这是执照,全妥了!港方也很痛快,签字后一个星期就把2000万打进s市。期货公司定名‘东信’,你看咋样?”

“东信,我看好!”金帅邦说道。“东建公司,以信为本。”

一个月以前,杜宝强打报告建议港商合作办期货公司,自荐担当经理,辞去建材公司经理,并说这是从鲁市长手里搞到的项目。后来陶兴本给市长打电话,果然是这么回事!“老陶,这是好事啊,你有兴趣吗?”‘市长,我们没搞过这玩意儿,不会干啊!”“不会干学嘛!”“市长,我给你办期货公司,你把银河给我,哈哈!”“银河给你行啊,你给我干出个像样的!”打完这个电话,陶兴本高兴了一阵。那时候招标委员会还没有投票。以后,他任命杜宝强为期货公司筹备组组长,开始了工作。20天以前,他参加了和港商合资合同的签字仪式,那个姓欧阳的港商文质彬彬像个书呆子不像个生意人。

“什么时候开张?”陶兴本问道。

“陶总,港商认为星期天是良辰吉日,星期天就办!我们想办的热闹点,场面大点,吸引客户,造造声势。陶总,这是开张仪式的安排。”杜宝强又拿出一份材料。

“星期天来得及?”

“没问题!”

“开张仪式这笔钱谁出?”

“都是欧阳老板的事!就是宏达那个楼,期货公司也是要付房租的,陶总你放心,亏不了!”

“杜宝强,搞期货我们是外行啊!”

“共产党就是外行领导内行。”金帅邦说道。“鲁布革模式、市场经济谁搞过?谁内行?就连改革开放也没搞过!咱们是边干边学,摸着石头过河。陶总,东建过去的毛病就是框框太多,胆子太小。”

金帅邦说的“鲁布革模式”是云南鲁布革水电站建设中由日本大成公司实施的管理模式,一时成为全国建筑业的楷模。好吧好吧你们干吧,反正东建没什么投入,所有资金由港商出,东建只出个名义,分得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一年有100万,到时候给我拿钱就是了,又可以安排几十名职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