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36节

作者:胡小胡

九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初云早晨五点钟起来。她很少早起可是今天要去玩金石滩。去年冬天去马桥子没去金石滩,夏天又过去了,一个夏天没游泳更没有海水浴再不去今年又完了。她耳朵里灌了不少金石滩如何美妙的话连鸣放也夸赞。她有最好的向导不是别人是末雨,末雨拍戏大连算是跑熟了。末雨正要去大连,剧组要补拍几个镜头。除了向导还要找个伺候局的当然就是潘卫东了。请他出门活活把他乐颠了馅儿把一笔20万的买卖推了来陪两个女孩儿。六点钟他的车就会在楼下等。

“妈!”

初云看见妈也起来了就一边刷牙一边打招呼。钱芳芳到厨房给女儿准备早餐。陶家的早餐最简单,烤片面包热杯牛奶外加黄油果酱就算完了。

“几天回来?”钱芳芳问道。

“明天就回来!”

初云梳洗过去叫末雨。

“姐,我的袜子呢?”

末雨坐在床上耍赖,初云只好给“向导”找袜子。

“姐,我来例假了。”

“来例假别下水。”

“你还想下水呢!”

“别跟我犯傻——我不管你!”

上次去大连设计莱茵河大厦是鸣放找的活可是整来整去这个活跑到韦家昌手里!韦家昌在s市和东建争又在大连和东建争真是东建的死对头。结果呢鸣放这个大脑袋张罗一气啥没捞着真是笨到家了!她和爸爸说起这事爸说“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爸也学会自嘲了。她可没敢说莱茵河是她设计的那还了得!去年上大连的事爸肯定给她记着帐呢。

姐儿俩打扮完收拾好吃过饭卫东的汽车来了。爸没起床于是和妈道声别下了楼。哟,卫东的汽车换了个墨绿色的跑车不知是什么牌子。这车现代流派式样古怪长鼻子矮车身像个鳄鱼头。

“二位小姐,早上好!”

卫东一派殷勤,手上拿了两枝玫瑰花。

“早上好!”

“大小姐是红玫瑰,二小姐是白玫瑰!”

卫东把花送到二位小姐手上,然后打开车门。

姐儿俩都钻进了后座。

“也不到前边来一个,陪我说说话呀!”卫东不大满意。

“废话!你这个车夫咋这么啰嗦!”初云说道。

“好,好,我就是小姐的车夫!”

这是辆全新的车坐上挺舒服垫子不软不硬。他们出来早刚好是星期天路上没多少车。卫东一边开车一边吹口哨吹的是澳洲民歌《剪羊毛》吹得挺好听。他心情愉快你现在咋哼叨他也不会生气。

“喂,我的小潘老板,你这车是借谁的?”

叫他“小潘老板”他最高兴,哼叨完还得给他一句好听的。

“谁说借的!我刚买的。”卫东回过头说道。

“你好好开车,别回头!你想把我们送到电线杆子上去?喂,我说你的桑塔纳呢?”

“桑塔纳才是借的,这辆是我上个月买的。咋样?”

“像花花公子的车。卫东,你怎么买这么……这么武的车?”

“什么叫‘武’?”

“‘武’还不懂吗!‘武’和‘文’相对的,‘武’就是过分、夸张、粗俗、张牙舞爪,就是没文化——你懂了吗?”

初云的一番评论把开车的小老板评懵了一时没答上话来。

“你要不喜欢,我就换一辆。”卫东这样说。

“你的车,关我屁事?我说甭换啦,坐着挺舒服。”

卫东在一切场合都是口齿伶俐就是在初云面前说话犯核计。汽车从塔弯转上兴工街转上建设路转上s市——大连高速公路。天气好极了,九月的天气带给你温柔愉快有一种对爱的渴望对性的渴望为啥情人节不定在九月份!高速公路是现代人无遮无拦无拘无束的畅快。末雨没睡醒她蔫起来比谁都蔫疯起来也够人呛。卫东放一盘安迪·威廉姆斯的歌。这小子!有一回初云说她喜欢安迪而末雨喜欢胡里奥。胡里奥太甜太腻是男人用来骗女孩子的。他是特意买的磁带是不是还准备了胡里奥?上了高速路卫东使劲踩油门车速超过100公里。

“卫东你急啥!别超过一百。”初云神头看着速度表。

“小姐,那是一百英里!”卫东哈哈笑。

“一百英里是多少公里?”

“一百六!现在是一百八!再踩油门就到二百了!”

“不行不行!你疯啦?你疯了咱们下车了!”

卫东把车速减下来说道:

“雨雨咋不说话?从上车没说一句话——现在不是无声片时代了。”

“我们那个戏不说话,都是配音演员说话。”

雨雨总算开了口让卫东和初云笑了。初云拿出苹果卫东讲起买车的见闻。他说上个月到广东买这辆“美洲虎”,他原来的车是和朋友借的手里的钱准备买房子后来核计核计还是买了车。你们姐儿俩真该到广东看看,南方和北方好像相差一个时代无论文明程度野蛮程度都比北方高出一大截。就说汽车市场,真正的黑市交易!卖车的地方是广东一个小镇那镇上全是汽车行清一色的走私车各种牌子各种款式各种颜色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比这辆美洲虎“武”得多了!生意之兴隆你想象不到昨天看好的车没交定金今天再去就卖了。这辆美洲虎是“割顶”的把车棚子割下来回头再焊上这是走私的招儿。老板开价二十万后来讲到十九万我说北方人不喜欢九喜欢八就十八万吧,老板说好说好说就是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他看你有意买绝不肯杀价你只好掏钱叫他服务周到。他说保证周到你再拿两千给你办好一切手续买车发票增值税发票印花税发票养路费发票教育附加费发票行车执照车牌子你再拿三万五给你装上拖车装上火车半个月给你送到s市南站到了s市这部车还不值个四十万!那小镇为汽车生意备有各种服务修车换胎装饰车座炒汇换汇拉脚运货又有高级宾馆高级餐馆歌厅舞厅桑拿按摩赌场弹子房洋妞土妞打手保镖发票批发毒品零售千奇百怪应有尽有。话说回来,这美洲虎不是真的是假货,真的美洲虎比奔驰宝马法拉利还贵呢,买的起吗?到时候玩够了转手卖出去谁知是真是假?

“看起来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了!”初云说道。

卫东又开车又费chún舌真是吃力不讨好。

假美洲虎也挺快九点钟在金州下了高速道。卫东没去过金石滩下了高速道问末雨,末雨怎么讲得清?小姐都是坐车擎现成的不是车夫也不用记道儿,卫东只好边看路标边打听,路不熟道又窄开了一个小时十点钟到了金石滩。

“先定旅馆吗?”卫东知道自己是说了不算的。

“先到海边!”初云说道。“啥季节了,旅馆空着呢!”

“我先领你们看看金石滩吧!”雨雨到这会儿开始当向导了。

于是假美洲虎直开上高坡。左边一带是大片的度假村右边则是长长的海滩听到潮水的声音。海水湛蓝海天邈邈一片明丽。

“这就叫金石滩吗?”初云指着长长的海滩问道。

“不,叫黄金海岸!”雨雨回答。

假美洲虎穿过度假村又上高坡,原来金石滩是一片丘陵的海岸,公路像白色的带子在丘陵间爬上爬下。海边怪石磷峋或群簇或兀立,末雨说这是“恐龙吞海”这是“大鹏展翅”这是“神龟寻子”这是“玫瑰园”。这丫头没白来把这些名字记住了。公路尽头是一个停车场,这地方有海滩有白垩纪化石有摊贩有小馆。虽说已不是旅游旺季还是挺热闹。他们下车到海边玩姐儿俩把玫瑰花插在鬓旁一个红一个白。玩了一阵照几张相就到小馆里吃午饭。末雨看见火烤鲜尤鱼乐得直拍手,初云抓起一只赤甲红蟹子差点没夹住手指头,卫东则提篓一只晶亮透明一扎多长的大虾说道:

“要吃吃这个!”

他说你们看中那些东西s市都有,唯有这活的捕捞虾吃不到,这虾的个头儿盖了帽儿了一脑袋虾子儿这么好的虾一辈子也就遇上这一回!于是要了各种海鲜虎啖狼嚼。初云说雨雨你嘴别太急当心嘴chún烫起泡怎么上镜头,末雨说云云你蟹黄子抹了一脸还说别人也不怕姐夫笑话,初云说你看中他我让给你他当不了你姐夫给我当妹夫也将就!说着姐儿俩打起来头上的花儿掉了都抹成小花脸蟹子海螺撒了一地末雨一个屁蹲儿坐在地上初云跑出去老远站在那边笑弯了腰。卫东大乐,他没吃早饭开了四个小时车早就肚皮贴着脊梁骨一边乐一边吃嘴里的海鲜喷了一桌子最后还是吃掉五只大虾五只赤甲红两大片火烤尤鱼十几个海螺和一大盘鲅鱼饺子。

吃过饭回到度假村找一处别墅式宾馆。这种一楼一底的别墅是从日本进口的装配式房子楼上三个卧房楼下一大间起居室外加厨房卫生间可以单租也可以整套租。卫东当然租下一整套优惠价500元。于是进门上楼一人占一间卧室。姐儿俩起得早都要睡一会儿。初云躺下就睡着了,她能跑能跳能吃能睡心无忧虑思无愁绪,日本女孩子说30岁是大关25岁是小关她离大关还有六年离小关还有一年她上学早大学毕业只有22岁比别人赢得许多时间趁着年轻多干点事多挣点钱当然更要好好玩玩。

初云一觉醒来三点半赶紧叫醒末雨再去叫卫东。该去游泳再不去太阳要下山了!黄金海岸长有两三里只有散散落落的游客不似盛夏般热闹,有车是方便不用走路到了海边还可以在车里换衣服存衣服。末雨不下水初云换一件马蒂斯图案红绿黑三色泳衣出来看见卫东正在给一个橡皮艇打气。原来他带了一个浅绿色意大利橡皮艇真方便只要用脚踩一踩就充满气。卫东看初云穿泳装出来下死眼盯着她看。

“你看啥!”

初云捡起一块卵石撇过去被卫东伸手接住。卫东身材不错脱了衣服瘦而挺拔有力量有弹性类似乔丹类似索托马约尔类似加来·古柏类似格里高里·派克。

“你咋不穿比基尼?”

“下回穿给你看!”

初云有比基尼没敢穿她只见过外国人穿中国女孩子没有敢穿的。她那件比基尼真好看也许带来了放在旅馆里。初云说着一个猛子扎进海水翻过身看见卫东站在水边末雨戴顶草帽坐在沙滩上。

“卫东,来呀!比比!”

“小生甘拜下风!”

卫东双手抱拳作揖行礼他知道初云善泳不敢较量。初云笑着扎入水中连续爬泳游出几十米然后仰在水面。蓝天高邈白云飘带金沙耀眼碧水无边真有说不出的惬意!她小时候在业余体校游泳班学过两年她不爱去爸爸硬送她去,后来她喜欢上游泳爸爸又不让她去说女孩子练多了肩膀长宽了长趔了不好看了。当时幸亏听了爸爸的话现在她的双肩比别的女孩子要宽些。上大学时候她是校游泳队的仰泳成绩最好在上海市高校比赛中得过名次。初云换着泳姿来回游了几趟,只见卫东划着橡皮艇过来。

“上来!”

初云游过去抓住橡皮艇。

“谁上你这破船!一会儿晒成黑鬼了!”

别看是九月下旬,太阳毒着呢!

“你游得咋样?”初云说。

“只会蛤蟆式。”

“下来!”

说着初云想掀翻橡皮艇来个恶作剧,卫东大叫一声跳进水里。卫东游了一圈回到橡皮艇边两眼盯着初云像个发情的卷毛狗。

“让我亲你一下!”

“不让!”

卫东不由分说上来抱住初云嘴巴乱烘烘拱在她脸上。

“雨雨看见!”

“雨雨看见怕啥!”

初云说着一个下沉把卫东拽入水中然后像鱼一样从卫东的怀中滑出游了十几米回头看卫东呛水哈哈大笑。

“卫东,你看那是啥?”

远处有飞在空中的降落伞。卫东说那是游戏项目用摩托艇带降落伞升空他在南方见过。初云说太好了咱们也去玩!于是他们爬上岸收好橡皮艇卫东拿了几张钞票初云拉着末雨往那边跑。初云跑到一半一屁股坐在沙滩上。

“哎呀烫死我了!”

想不到九月下旬的沙滩这么烫!他们跑到浴场南头,几个老广在搞这种新玩意儿50元一位。

“要点水吗?”广东佬问。

“啥叫点水?”初云不懂。

“到了空中再落到水里。”

“要!”

“再加50块。”

初云先上,有人帮她穿上救生衣系好降落伞只听摩托艇嗡的一声叫初云跑了几步升到半空乐得嗷嗷怪叫。随着摩托艇的轰鸣越升越高晕乎乎好刺激看得见远处的海远处的船度假村的房子看得见末雨卫东站在沙滩上。忽然间摩托艇减速她从空中飘下就像乘高速电梯双脚刚一沾水她又被拽到空中如此点了几次水摩托艇将她送回岸边一个大汉晒成紫黑色活像巴塞罗那“梦之队”的卡尔·马龙把她接在手中。

“咋样?”卫东问道。

“冻死我啦!”

初云抓过卫东身上的浴巾披上仍是瑟瑟发抖。接下来换了末雨,别看末雨娇滴滴的胆子不小,小时候就敢从北陵抓一条蛇拿回家吓唬姐姐,那是一条草蛇一尺多长把初云吓得大叫心要跳出来。她穿了牛仔装不怕冷只是不能点水。周围有二、三十游客围看两个漂亮女孩儿让卫东这小子牛气十足地站在一旁。于是末雨卫东依次乘降落伞耍了一回。

从浴场回来卫东说买些海鲜拿回旅馆煮了吃,初云说海鲜吃够了肚子里鲜得厉害鲜得发腻鲜得发腥鲜得发木好像吃了一把味精还是去街上小馆吃面条稀饭咸菜苞米面饼子。他们先回旅馆冲净身子。初云换一套淡黄色露肩膀低胸口特性感的闪光旗袍裙,这衣服上班不能穿到海滨度假正合宜。末雨换一套孩子气的淡蓝色跳舞裙显出风尘不驻纤毫不染一派纯情。卫东一件格子夹克衫高高的个子风度潇洒和两个女孩子配得上。三个人走出小屋走下山坡走上小街。小街上人声喧哗灯影摇曳海风吹面饭香扑鼻。他们在小街转了一圈坐下来吃面条稀饭咸菜苞米面饼子相貌倾滩举止洒脱谈笑风生引得行人却步店家啧啧直到晚风吹冷潮声澎拜月光如水方才回到旅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