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37节

作者:胡小胡

回到旅馆姐儿俩脱下盛装换上便装,刚才为了漂亮在小街上冻得够呛。女孩子总是爱穿薄衫宁肯挨冻爱穿小鞋宁肯挤脚。卫东打开电视机转身拿出一瓶六角棱的人头马一包腰果。

“今天一天没喝酒!”

“刚才上街你咋不喝呢?”初云坐在沙发上说道。

“你要吃大饼子咸菜咋喝酒!”

于是卫东斟酒送到两位小姐面前。

“我不要!”末雨说道。

“今天谁不喝也不行,都得喝!”卫东说出第一句硬话。

末雨坐在一边看电视不理他。卫东走过去端了两杯酒站在末雨面前屋里飘起酒香。

“末雨小姐,小生敬酒一杯!”

“你去敬云云吧。”

“一点面子不给吗?”

“不给。”

末雨一甩手差点打翻了酒杯。

“算啦算啦,雨雨从来不喝酒!”初云说道。

“不喝今天也得喝!”

“我就不喝!”末雨噘嘴说。

“当演员的,还有不喝酒的吗?”

“我要喝,这瓶酒不够我喝的!”

末雨的话叫卫东吓了一跳。初云拿几粒腰果在嘴里嚼吃吃笑着。

“她能喝酒?”卫东指着末雨问初云。

“不能喝,我从没见雨雨喝酒。”

“卫东,要喝咱们就喝我不怕你!”末雨偏着头好像小孩子斗嘴。

“好好好!”

卫东换了两个大玻璃杯这旅馆家什齐全。于是他在玻璃杯中倒满酒一瓶酒下去大半瓶。

“我要喝下去咋的?”末雨端起杯子。

“你说咋的就咋的。”卫东也端起杯子。

“你叫我姐姐!”

“行行行!”

“雨雨,别胡闹!”

初云上来拦可是末雨把一杯酒倒进嘴里。卫东爽快叫一声“姐姐”把自己的酒也倒进嘴里。

“还喝不喝?”卫东抹抹嘴说道。

“喝!”末雨毫不退缩。

“你们耍呀!”初云上去抓住卫东手里的酒瓶。

“没事儿!你看末雨,她有酒量!”

卫东把剩下的酒倒了两个半杯两个人又唱了。

“买酒去!”

末雨嚷着。初云丢眼色给卫东不叫他去。

“这丫头在剧组学会喝酒了。”

“我喝过半斤白酒呢!”末雨说道。

初云掀动电视机的遥控器她要找个好看的节目不能再叫他俩喝酒。

“啊,快看快看!”

是nba篮球西雅图超音速队对洛杉矶湖人队没有麦克尔·乔丹真遗憾。他们看了一会儿篮球。末雨喝多了酒昏昏慾睡,她今天身体不好又喝酒。于是初云扶她上楼给她铺好床给她脱衣服。

“姐,我还没洗呢!”

“不洗了!”

初云把末雨放到床上她已经睡着了。这丫头今天怎么了又来那股叫你摸不着头脑的劲头。初云想了想似乎明白了。

她回到楼下。

“她行吗?”卫东问道。

“没关系——她是喜欢你了。”

“哪能!”

“为啥不能?”

卫东愕然地张开嘴但是他的声调透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不然她不会喝酒的。”初云肯定地说。

卫东低下头用手指敲着茶几似乎在想什么。然后他抬起头说道:

“我喜欢你。”

“你说过了。”

“我还要说。”

“说多了是废话。”

“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哪句不是废话?”卫东轻轻一笑。

“我不爱听。”

“总有爱听的时候。”

初云坐累了换个姿势盘腿坐在沙发上。

“喂,你喜欢末雨吗?”

卫东不答。

“你装听不见啊!”

他站起来关掉电视机过来抱起她。她柔顺地捋捋头发任他把她放在腿上。她仰在他的怀里。她想让他搂着。她现在需要这样。她好长时间没有坐在男人的怀里。他低头咬住她的耳垂她觉得痒扭在一边。

“呆着不许动!不许亲我!”

他这会儿很听话。周围一片寂静。窗前是刚过了中秋的明月。屋里只有一盏台灯。柔和的光照在卫东脸上。这环境这气氛使她觉得恬静安详惬意她愿意这样多呆一会儿像清凉的风吹拂,宁静、温暖和浸泽。

他们这样呆了一会儿。

“雨雨有男孩子吗?”卫东说。

“没有吧——她那么小。”

“你这么大没有男孩子吗?”

“有。”

“雨雨是演员,他不找,男孩子也要找她。”

“也许吧。卫东,你身上的气味变了!”

“是吗?”

“我对男人的气味最敏感,我的鼻子最灵!”

“像狗一样?”

“废话!卫东,我告诉你,你身上有一种味特别轻飘若隐若现,这种味让人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告诉你,以后找绝不能找嗅觉灵敏的女孩!”

“你就编排我吧!”

“我说的是真的!”

初云挣开卫东的手坐起身。

“我还没喝酒呢。还有酒吗?”

“没了。”

“你去买吧。”

“不知这晚了有没有卖的。”

“你想办法呗。我想喝酒,我今天特有情绪!”

“好的!”

卫东跑出去过了一会儿拎回两瓶长城白说是没有洋酒只好将就。初云说哎管它啥酒我也喝不出啥味儿哎哎就是老白干也一样我对酒比对男人迟顿多了。卫东打不开软木塞只好捅进瓶里一边倒酒一边说嗨你们姐儿俩今天是想把我灌躺下吗嗨嗨你妹妹先来你按兵不动这会儿又来劲儿我这一堆一块豁出去了咱们拼个一醉方休说着一口喝下去半瓶。卫东这小子比鸣放复杂他的经历就复杂因为社会变得复杂人也就会变得复杂。

“你喝呀!你咋不喝?”

初云把酒喝水一样地喝了不知自己酒量多大总之没醉过。

“吻你!”他说。

“好吧。”

她手里拿着酒杯他手里拿着酒瓶就这样神着头隔着茶几亲吻。

“坐到我身上来!”他命令说。

“不。”

“坐过来!”

“不!”

他眼里放出凶狠的光放下酒瓶上来抓她,她甩开跑到沙发后边格格格笑。

“你耍酒疯啊!”

卫东绕过来初云出溜一下到了沙发前边,卫东也便不追说道:

“我今天饶不了你!”

“咱们别闹了,”初云坐下拿起酒瓶倒酒。“雨雨在楼上呢。来,喝酒!咱们喝着酒说说话好吗?就像xo的广告那样。”

初云说的是卫视中文台上轩尼诗的广告因为她喜欢广告上的好莱坞影星朱丽叶·罗伯茨喜欢她演的《漂亮女人》。

“云云,你演个节目吧!”

“演啥?唱歌?我嗓子不好。”

“你穿上比基尼我看看。”

“你倒想的出来!你要把我冻感冒啊!”

“不要紧,就一会儿!这儿有空调。”

初云想了一下。

“你可不许碰我啊!”

“不碰你。”

“保证?”

“保证。”

初云上楼打开灯找出比基尼换上赤脚走下楼梯。卫东早已拉好窗帘打开大灯打开空调。初云站在楼梯上拳头挂在腰眼上说道:

“评选亚洲小姐现在开始!”

于是初云摆腰扭腚嘴里哼着节拍又学模特儿又跳恰恰恰再作个鬼脸儿,她知道自己身材不错双腿溜直rǔ房尖尖皮肤如缎就是肩膀有点宽小腿有点粗但是足以迷倒一切男人。卫东看得眼婪心醉嘴里打着拍子两手轻轻拍掌。

“咋样?”初云停下说。

“棒极了!”

“哎,没音乐走不出味儿来——打多少分?”

“满分!”

“好啦,我穿衣服去!”

卫东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她想挣脱却不可能。她蜷身蹲下。卫东一下把她扌周起抱到长沙发上她像乘降落伞升空一般。她早想到卫东不能控制眼里放光心里起火可是她嘴里嚷道:

“你耍赖!你耍赖!”

初云脖子乱扭双脚乱踢怎能斗得过卫东!卫东按住她扯掉比基尼的胸罩接着扯掉三角裤又粗暴又熟练又麻利,但是初云不停撕打不让卫东腾出手来脱衣服直到两个人都累了卫东将她按住趴在她的胸脯上。

“我不要和你作爱!”初云大喘着气说。

“你是个小妖精!”

初云拼命撕打死不就范使他疲惫泄气停了电息了火没着没落无可奈何。初云看看自己赤躶的身子尖尖的*头就势推开他拾起三角裤。三角裤破了她便丢在地上走向卫生间把赤躶的背影留在灯光下留在卫东的眼睛里。她到卫生间拿一条浴巾里在身上然后回到客厅坐在卫东对面。她平静了似乎卫东也平静了。

“你别太过分。”初云说。

“我不想过分是你过分。”卫东说着又倒酒。

“怪我吗?”

“不知道!”

“对不起。”

卫东站起来把半杯酒送到初云面前把手里的半杯酒喝了。

“卫东,你有好多女孩子吧?看得出来。”

“你想知道吗?你想知道,咱们就彼此公开!你讲你的故事。我讲我的故事,咋样?”

卫东有现代气息这一点比鸣放强。

“嘻嘻,我还不想公开自己。”初云说道。

“我先说,好吗?”

“不,你别说!”

“我对你捉摸不透。”

“我也捉摸不透自己。”

初云拿起杯子喝酒,她闹腾得口干舌燥。

“我说了,和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你有莫名其妙的心理。”

“哈,不光是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的——你有那么多女孩子,谁知道你有没有病呢!”

哈,他心里又要抓心挠肝昏天黑地了!

卫东走过来摇摇头。

“你一点不喜欢我?”

“不,有时候喜欢。”

“嫁给我吧!”

他带着无奈带着畏惧带着乞怜带着微醺跪在她面前双手抚住她光滑的膝头眼里已不是情慾而是爱。他的情绪叫她感动了一下感动了一霎感动了几秒钟。

“卫东,我这人不好!我也不知自己咋回事儿。我常干坏事,真的,管不住自己。我不能嫁你也不能和你上床,否则自己也觉得太过分。我和鸣放好过还怀了孕。我不能再做过分的事了。卫东,找别的女孩子去吧!你的条件啥样的都能找到。卫东,今天都是我不好!”

卫东放松下来低下头却是仍然跪着。

“你们真能闹啊——都几点了!”

是末雨!不知啥时候末雨悄悄下来穿着碎花睡衣站在楼梯口像个怯生生的小女孩眼睛里却是恨恨的。初云吐一下舌头扑弄扑弄她的头发说道:

“卫东,咱们也该去睡觉了!”

末雨扭头上楼把楼梯踏得咚咚响。

“我先上去了?”她在他的脸蛋上拍拍。“晚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