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39节

作者:胡小胡

红旗的生日9月29日正好是国庆节之前,她要搞一个小小的聚会。这事儿是初云起的头。初云说了好几次,她喜欢热闹。她说别请老头老太太,就年轻人在一起闹腾。红旗呢,一个人带孩子的日子寂寞无聊,请个客有点儿事情做也给家里带来点欢快。要请的人很简单,初云姐妹,表姐宛红一家三口,再就是家里人鸣放。卫东、马缨和贝贝。算起来大人孩子一共11个人,她的小房间再多也容不下。

这天一早红旗到桂林街副食品商场买东西,然后回家收拾房间准备晚餐。下午两点多钟马缨带贝贝来了,红旗叫马缨早点来帮忙。马缨带来一兜红富士苹果和一兜香蕉。

“嫂子,叫你别带东西!”红旗说道。

“家里现成的。”马缨说道。

马缨叫贝贝去和乔乔到外面玩,自己扎上围裙。

“红旗,我干啥?”

“先洗餐具吧。”

自助餐要很多餐具,按照潘家的规矩,餐具要重新洗过再用擦碗巾擦干。马缨能干,立刻动手干起来。红旗放下案板切熟食。她想问问嫂子最近咋样。似乎上次初云找马缨以后,鸣放和嫂子的关系缓和些了。

“鸣放呢?”红旗总是叫鸣放不叫哥哥。

“去金山工地了。”

“他可真忙!你们哪天去本溪?”

“他去不了,我带贝贝明天走。”

“你爸的病咋样了?”

“最近好点儿。佟同有信儿吗?”

红旗还没问鸣放,马缨先问起佟同了。

“没

“咋回事儿呢?”

红旗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他爱咋的就咋的吧,我也不管了!”红旗气恼地说道。

“你不是要去日本吗?”

“不去了!”

红旗确实气恼,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出国两天人就变了呢?怎么会既没有感情又没有责任心呢?红旗的签证已经办好,拿签证就可以买机票。飞机多得很,北京上海大连都有飞往日本的飞机,提前十天就能订到机票。她接不到电话接不到信打不通电话找不到人,怎么到日本去?到了东京去哪儿找?为什么非要去日本呢?今天是她生日,33岁生日,他不在,古无音信。去年的生日他也不在,可是他寄来了贺卡打来了电话。算了,别想了,今天大家来给她过生日。她要做拿手的咖喱鸡、奶汁烤鱼和罗宋汤,她要叫大家高兴自己也高兴。

四点多钟卫东来了。他积极!今天有初云小姐末雨小姐呢。他买来了蛋糕和酒,他事先说好这两样东西他准备。

“姐,还有啥?”

“都准备好了。”

红旗指指餐桌。餐桌上铺了雪白带暗花的新台布,冷盘切好了,盘子刀叉酒杯整齐地摆放着,各种水果装在柳条篮子里放在茶几上,有一篮是价钱昂贵的金黄色的泰国芒果。红旗现在请得起客花得起钱。罗宋汤早做好了,咖胆鸡在火上煮,鱼在烤箱里烤。

“很好,很好!”卫东一边看一边点头。“姐,还差一样。”

“差啥?”

“花!”

卫东说的是鲜花,现在s市的鲜花店多起来。

“会有人送花来,宛红不送,初云也会送。”红旗说道。

“你倒心里有数!”

说着宛红一家三口人来了,果然送来了鲜花。宛红的丈夫申贵江是一家法国公司的雇员,当然会有送花这一类洋作派。

“姨妈生日快乐!”

宛红的儿子14岁了名叫家新。

“谢谢家新!”红旗拍拍孩子的头。

“贵江,还有呢?”宛红想起什么。

申贵江连忙从提包裹拿出另一件礼物,原来是两盒激光唱盘。

“哎呀!”

还有比鲜花更新奇的礼物,更洋气的作派!

“我看看!”卫东先抢在手上。“这个……是莫扎特,这是柴可夫斯基,对吧?”

卫东撕开唱片的包装拿一张放进激光唱机。

“呢,这是《意大利随想曲》。”声音一响红旗就知道啥曲子。“家新现在还弹琴吗?”

“要考高中了,哪有时间弹琴!”宛红说道。

家新从小学钢琴,红旗还教过他。红旗请大家坐下吃水果,家新要喝水,马缨从冰箱里拿出饮料。

“我们来了!”

门铃一响就听见初云在外面大叫。卫东动作快,转身拉开门。初云小姐人没有进来一个大板子伸进来了。

“拿着!”

初云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卫东。

“末雨呢?”红旗迎上来。

“在后头。红旗,我还多请了一位!”初云说道。

“是哪个小伙儿?快请进来!”红旗神头往外看。“是不是?”

“这不,来了!”

只见陶兴本从楼梯走上来,旁边跟着末雨。

“陶总!”红旗惊奇地大呼一声。

“红旗,云云拉我来凑热闹!”

陶总平时总是夹克衫,今天穿一套浅灰色西装扎碎花领带特别精神。

“真没想到!”

红旗不由自主地拉住陶兴本的手把他领进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陶总会踏进她家门,初云还说只要年轻人来闹腾呢。但是初云说过陶总在家很苦,她妈妈是那样一种状况,令人扼腕。知道陶总来,她会准备得更像样,这个初云,专做意想不到的事!

“这不是老三吗?”陶兴本看着卫东说道。

“是老三。”卫东说。

果然末雨又拿来一束鲜花交到卫东手里。红旗把表姐一家介绍给陶总,陶总和宛红申贵江握手问候。

“姨夫过生日我见过陶总。”宛红说道。

初云叫卫东打开她拿来的礼物,原来是一张镶在镜框里的画,画上是一个年轻女子,白色的衣裙和鲜红的背景。

“这是马蒂斯的画,像不像红旗?”初云指着画上的女人说道。

卫东和宛红都说像,申贵江也点着头。红旗并不觉得像,只是这个西洋大画家画了一个像东方女人的女人而已。

“别看是印刷品,从巴黎买回来的,印得多棒!”

初云到底是初云,尽会叫你意外的惊喜!初云是马蒂斯迷,一说就是马蒂斯,还叫人从巴黎买马蒂斯,真有办法。马蒂斯在天之灵会多么高兴!红旗请陶总坐在沙发上送上一个最大的芒果,陶总的到来,使红旗对于佟同的不快一扫而光。

“还有我呢?”初云说道。

“你自己拿!”

初云拿芒果给末雨。末雨和红旗不熟,又是第一次到红旗家,有点怯。末雨穿一件白色斯拉夫图案的马海毛毛衣,洁如秋水。宛红欢喜地拉末雨坐在她旁边。

“我就喜欢末雨这丫头!”宛红说道。“贵江,你看这丫头多漂亮!”

“是大学生?”申贵江问道。

“当然是!”

“以后到我们法国公司工作吧!”

“哎,你别逗了!”宛红在申贵江的腿上拍了一掌。“谁希罕!末雨人家是大明星,电视剧拍了好几个了!”

“我看过!”家新说。

就差鸣放,鸣放来人就齐了。红旗关掉音响叫家新给大家弹个曲子,红旗自己想弹,弹给陶总听,可是她叫家新弹。

“我没谱子!”家新说。

“你弹啥?我给你找。”

“我和姨一起弹!”

红旗两年前和家新弹过两首四手联弹的曲子,于是她找出威柏的《自由射手》中的《猎人进行曲》。她知道陶总喜欢开朗奔放的曲子。她拉家新坐在琴凳上,大家拍起手来,红旗回头朝陶总轻轻一笑。他们弹了起来,好像猎人的脚步一步步向前。家新这孩子聪明,两年前的曲子没忘,一首曲子弹下来只错了两个音。

大家又鼓起掌来。

“陶总听过这个曲子吧?”红旗走下琴凳。

“我年轻时候会唱这首歌。”陶总说道。

“请陶总唱一个,钢琴伴奏!”卫东说道。

“不行了,词儿都忘了。对不起,我抽支烟吧!”陶总从兜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

“请便请便!”红旗连忙说道。

屋子里没有人抽烟,所以陶总说“对不起”。

“咱们吃饭吧,不等鸣放了。”

红旗招呼大家吃饭,自助餐不用挪桌子搬椅子只要每人自己动手。两个孩子早已回来在里屋玩,红旗叫她们出来。马缨端上热菜,鲜红的汤冒着热气烤盘里的鱼咝咝作响。卫东给大家倒酒红旗则切开了蛋糕。

“妈,咋不吹蜡呢?”乔乔站在一旁说道。

“不吹了。”红旗说道。

“乔乔,你爸不在家!”宛红说道。“你爸明年回来你妈才吹呢!”

“是啊,不能吹!要吹不就是吹灯拔蜡吗?”卫东打趣说。

“你0拐哪壶不开提哪壶!”红旗说道。

众人各自动手拨菜端酒。

“陶总,你喜欢吃啥?我给你弄!”红旗拿个盘子过来关照陶兴本。

“自助餐嘛,自己动手!”陶兴本说道,拿过了盘子。

“家新,贝贝,乔乔,咱们到里屋去吃!”

马缨又担起照顾孩子的事,领孩子们进里屋去了。

“爸,你吃潘姐做的烤鱼,太好吃了!”初云先吃到嘴里。

“姐,还有黑鱼子呢!”末雨高兴地说。

“雨雨最爱吃鱼子酱。”陶兴本对红旗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