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40节

作者:胡小胡

众人正在忙乱,鸣放进来了,穿着东建的夹克式工作服。

“好呀,不等我就吃上了!”

鸣放话刚出口,忽然看见陶总,吓得一缩脖子。陶总没有看见鸣放,红旗在旁暗暗发笑。

“谁把陶总请来了?”鸣放小声说道。

“我。”初云说道。“你别像耗子见了猫似的!”

初云递一杯干白给鸣放。鸣放端着酒走到陶总面前。

“陶总,我来晚了,敬你一杯!”

“我不喝酒,”陶总这才看见鸣放。“我喝可乐,行吧?”

“不行,今天你得开戒!”

“我八年不喝酒,你今天叫我开戒,有什么道理?”

众人把目光转向他们。

“金山大厦完成了网络计划!”鸣放端着两个高脚酒杯,站得直直的,像将军面前的小兵。

“完成计划我就喝酒?”陶兴本接过酒放在茶几上,端起他的可乐。“东建的项目几十个,完成了计划我都喝酒?”

“今天说什么东建!今天是我姐的生日,”卫东过来起哄。“姐,过来!陶总的酒,只有你来敬了!”

“行,看我的!”红旗跳过来端起高脚杯。“陶总,这酒你得喝!这是我的生日酒!”

“潘少奶奶的生日酒!”初云说道。

“可乐代酒。”陶兴本坚持不喝。

“陶总,去北京的时候你说了,啥时候我请客,你就开戒!说没说?”

“原来还有这话!”卫东笑道。

“我说是说过,我说红旗请吃‘肉炒瓢’,我就开戒。”

陶兴本说的众人哄笑起来。

“陶总你别赖,这些菜还赶不上一个‘肉炒瓢’啊!”红旗一惯是不怕别人打趣的。“说开戒就得开戒!”

“对,是陶总亲嘴说的!”卫东不是陶总的下属,可劲儿起哄。

众人笑得越发欢快。

“原来我爸上北京和红旗有约会,我还不知道呢!”初云可不是一般的丫头,敢开她爸的玩笑。

陶兴本被逼无奈,只好端起酒杯。

“祝红旗生日快乐!大家快乐!干杯!”

陶兴本一饮而尽,众人齐声拍掌叫好。红旗拍着掌送给陶总一个感激的欣喜的目光。

“红旗,放点音乐吧。”陶兴本坐下说道。

“哎!”

红旗找出一盘罗西尼,第一首是《塞维尔理发师序曲》。

“爸,你听潘姐的音响多棒!咱家也买一套吧。”初云说道。

“买了也没时间听。”陶兴本说道。“听音乐不光要有时间,还要有宁静的心情。”

陶兴本说着走到唱片柜前看红旗的藏品。红旗放下盘子过来打开柜子。

“这么多!”陶兴本说道。“过去有几张赛珞珞唱片就了不得了,嗯,时代进步了,和我年轻时候大不一样了!”

陶总拿几张唱片在手里看。红旗想起陶总年轻时听了一夜唱片,那是在北京音乐厅讲的,很动人的故事。

“就是东建落伍了!”卫东走过来说道。“陶总,我想发点谬论,关于东建这样在大企业的谬论,你听不听?”

“说吧,尽情发挥!”

卫东拉陶兴本坐回到沙发上,又倒一杯酒。

“陶总,你再喝一杯我就说!”

“好!”

不知道卫东又要放啥屁,但是今天陶总特别高兴。陶总高兴,红旗也高兴。陶总举杯和卫东碰一下,两人都喝了。卫东坐在沙发扶手上亲热地靠着陶总。

“陶总,有一个事实,你不得不承认,国有大中型企业每况愈下。”

“这是现象。”陶总说道。

“当然是现象!但是本质是什么?”卫东煞有介事地站起来,作出发表演说的姿态。“我的看法,国有大中型企业分为三类:一类是国家垄断的企业,完全由中央政府控制的企业,铁路、石油、航天、航空等等,这一类企业是非竞争企业。不可能有集体个体企业去造运载火箭,也不可能有人在中长铁路旁再建一条铁路,和国有铁路竞争。第二类企业是公共事业,邮电、电业、自来水、煤气等等,这类企业实际上也是垄断的,所以也是非竞争性的。第三类企业就是竞争性企业,当然包括东建在内,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国有大中型企业都在这个范围。”

“垄断性企业也是有竞争的。”陶总说道。

“陶总说的对,在国际市场竞争。五、六十年代是完全的计划经济,不也在国际市场竞争吗?那是另一回事。我说的这百分之七十的国有企业,完全投入市场的,它们的生存,必需适应市场,这就是达尔文的原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卫东,你说的都是陈词滥调!”红旗说道。

“你们别急,我没说完呢!距今二亿二千五百万年开始了地质年代的中生代,也就是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中生代被称为爬行动物时代。爬行动物出现于古生代二叠纪,从两栖动物演化而来。中生代是爬行动物的鼎盛时代,主要是恐龙,还有翼龙、剑龙、水龙、鳄鱼和龟。”

“今年的奥斯卡奖就叫《侏罗纪公园》。”末雨忽然说道。

“那时候的地球没有多少山,气候温和,水草丰茂,适合恐龙的生活。中国是世界上发掘爬行动物化石最多的地方,在西藏的发掘说明那时候喜马拉雅山是一片汪洋大海。恐龙身体庞大,长二十多米,小的十几吨,大的四、五十吨,相当一辆重型坦克那么重。恐龙的头很小,大脑的重量只有三百克,赶不上大猩猩。恐龙的食物链很短很简单,植食恐龙吃草,肉食恐龙吃植食恐龙。到了大约七千万年前,地球上发生了强烈的造山运动,气候和植物发生了大变化。对于体温不恒定、大脑不发达、卵生、身体庞大的爬行动物来说,新的地球环境显然不利。中生代末期,恐龙灭绝了,取代它的是哺rǔ动物,它们有恒定的体温,发达的大脑,完善的生殖方式,能够适应复杂的外界环境。陶总,大中型国有企业就是恐龙,庞然大物也!长一个小脑袋,神经不发达,被人咬掉了腿肚子自己还不知道。生下的蛋成活率很低,气候一变化就要发烧感冒手脚冰凉瘫痪不起。s市好多大企业不是停工了吗?事实上已经破产,还在苟延残喘。”

陶总此时放下了盘子叉子,坐在那里抽烟。但是他很认真地听着卫东的演说,虽然皱着眉头,表情还是轻松的。鸣放当然在听,申贵江和末雨也在听。末雨像个认真听讲的中学生,微微翘着她的小巧的上chún。初云和宛红到里屋和孩子们玩去了。

“国有企业也有好的,有的相当不错!”鸣放说道。“卫东,你的灭绝论太武断了!”

“有好的。古代爬行动物也不是全灭绝,”卫东过去把罗西尼的序曲放小声。“蜥蜴、鳄鱼、蛇、龟这些爬行动物耐得住恶劣环境,一直存活到今天。但是恐龙灭绝了。存活下来的爬行动物还是低等动物,低等动物要让位于高等动物,这是世界进化,自然选择。东建于不过九建,就像恐龙斗不过老虎和狼一样。”

“你认为东建就干不过九建?”陶总说道,还好,他是笑呵呵的。

“干不过。陶总,我这样说,也许你不服气。东建这只恐龙,是二十多吨的,还有比你东建大的,四、五十吨的,一样陷入困境!河北山西的大煤矿,几十万人工资发不出来。恐龙能把自己身上的肉剥掉,变得像老虎、豹子、狼一样精干敏捷吗?不可能。恐龙的大脑也不可能发达起来,大企业的领导机构是用传统方式选拔的,不是在市场竞争中淘汰出来的。就是有精明的领导人,他也要受到各种制约,他的主张难以实行,就像恐龙的神经系统不发达反应迟顿一样。对于九建那样的企业,只有一条理由可以使它垮台,这就是市场。如果不能适应市场,就要被淘汰。对于国有大企业来说,除了市场这个理由,还有十条以上垮台的理由:机构臃肿、社会负担沉重、领导人无能、党政不和、政企不分、贪污腐败、大锅饭、分配不公,等等等等。”

卫东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看大家。他是看大家有什么反应。

“卫东说的太好了!”申贵江说道。“我过去在松陵呆惯了,‘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到外企回头一看,国有企业的弊病大大了!”

“贪污腐败是社会问题,”鸣放说道。“不是国有企业的弊病。”

“贪污腐败总要有地方可贪,有东西可贪啊!”卫东接着说道。“贪污腐败的经济来源就是国有企业嘛!税收损失也是一个方面,但是国家可以用增加税种税率来弥补。国有资产在以每天两个亿的速度流失,从国有企业中流失。恐龙肉最容易吃,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全国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36#有多少?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吃的也是国有企业。他也吃个体业主,但是个体业主拿出一块钱送礼,他要收回三块钱、五块钱、十块钱!这个钱最终还是国有企业出,羊毛出在羊身上。等有一天恐龙绝种了没的吃了,贪污腐败也解决了。”

“照你这么说,恐龙绝种是好事了!”红旗说道。

“当然是好事!是社会的进步。市场经济的大潮就是今天的造山运动,是市场经济促进这种进步,淘汰了低等物种,催生了高等物种。就说国有资产流失,从长远的观点看并不是坏事,资产还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并没有流失到国外去,有的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正是由市场经济的原动力推动,我们欢呼新事物的诞生,旧事物的死亡。”

卫东用手在空中一挥,结束了他的演讲。他讲的确实精彩,这小子精于此道。但是他的结论对于陶总来说太沉重也太残酷了。红旗看着陶总,陶总会怎么想呢?

“卫东说的很有道理!”陶总的话出人预料。“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有思想!来,卫东,我再和你喝一杯!”

“陶总,你咋还喝呀?”红旗这会儿上去阻拦了。

“不要紧,我有酒量。”陶兴本说道。

“哪有主人不让客人喝酒的!”卫东说着倒满两杯酒。“晚生不才,班门弄斧,请陶总包涵了!”

陶兴本和卫东喝完酒,初云和宛红从里屋出来。

“陶总,我还有一句话。”卫东看了初云一眼说道。“今天的时代,谁是真正的当代英雄?照我的看法,真正的当代英雄不是葬身边境的大兵,不是流亡海外的精英,不是苦行僧式的殉道者,而是在市场的大潮中叱咤风云的人,是牟其中这样的人,在s市就是姜伟,就是韦家昌。”

“爸,我说,你们不好换点节目呀!政治啊,经济啊,企业啊,还有没有完?”初云说道。

“咱们唱卡拉ok吧!”宛红说道。

“我这儿没有ok机。”红旗说道。

“叫雨雨唱一个,红旗伴奏!”宛红又说。

于是末雨站起在钢琴的伴奏下唱道:

站在摩天大楼的顶上,

隔着紧紧玻璃窗,

外面下着雨却没声没响,

经过多少孤单,从不要你陪伴,

谁相信我那么勇敢。

大雨仿佛静静敲着每个人的心房,

而我却只听到无声的雨。

大雨想要告诉我说你早已不一样,

而我却只听到无声的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