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46节

作者:胡小胡

宝马车开到凯莱饭店,何兆风进了门脚步如飞,卫东只好迈着大步紧随其后。他们走进三楼的一间会议室,会议室坐了20多人,有甲方的也有何兆风公司里的人,都在等。

“对不起,我来晚了!”何兆风笑嘻嘻的,可是甲方的人板着脸不吭气。“这……我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副总经理,叫何卫东!”

卫东改姓“何”,又成了万胜公司的副总经理。

他们坐定,有人把复印的预算本交到卫东手里,甲方的张处长宣布开会,卫东翻着预算本。好家伙,项目总价2800万!这小子的买卖真够劲儿,这样的项目,一年有两、三个不得了,买得起最好的手表最好的汽车最好的女人。张处长先是肯定万胜公司的工程质量,好话说在前,然后说万胜的预算单价报得太高,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何老板,你这么高的单价,有什么依据?

单价确实高。搞装修的都在单价上作文章。卫东不敢报这么高的价。

“装修没有定额,大家都知道。这个报价嘛,我认为是合理的,”何兆风不以为然。“我们公司历来这么报价的。”

“历来的单价就合理?”张处长的口气变得强硬了。

“甲方认为不合理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嘛!”

“我们在s市其它工程调查,你们的单价,起码高百分之二十五!”

“我们是合资企业,当然高一些。”

“谁规定合资企业可以漫天要价?”

会场气氛紧张了。不单是张处长,甲方其他人纷纷质问。按张处长说的,预算砍掉百分之二十五,2800万的百分之二十五是700万,卫东的小公司干十年也挣不出这些钱!万胜的活质量确实不错,比其它公司高出一截。他的设计能力也不错,东北建筑大学的一个副院长被何兆风聘去当总设计师,条件是年薪六万,外加一套价值30万元的房子。万胜的技术工人来自广东福建,技艺精湛,吃苦耐劳,他们的收入比当地工人高几倍。

一阵混乱之后,张处长拿预算本算细帐。他举出实例,木隔断、不锈钢包柱、花岗岩地面、全钢龙骨吊顶,等等,等等。他把每一个单项分析解剖,在会议室前面的黑板上一笔一笔写出,材料费多少,人工费多少,机械费多少,运输费多少,管理费多少,通算起来,成本只有百分之四十,而万胜公司得到的利润高达百分之六十!

“这里面每一项我都高打了,算下来却是这个结果!”张处长丢掉手里的粉笔得意地接着说道。“如果砍掉百分之二十五,何老板,你还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利润!”

照张处长的算法,2800万的工程,何老板要赚1680万了!张处长作了充分准备,他要在何兆风脑袋上开一刀。

“张处长,你这样算帐不行!”何兆风没有想到甲方来了这么一手,不知如何是好。

“我这么算不行,何老板,你算一算,我看你咋算?”

“张处长,我们的合同是2800万,预算没有超过总价。”

“是没超过总价,合同也不是概算包干!”

于是万胜的人也起来争辩,会场上乱作一团。何兆风在卫东的大腿上拍一掌,叫卫东说话。说什么?这局面确实给卫东出了难题,同时也刺激了他:如果赢得这场争辩,就是几百万的效益!但是眼前的局面叫人煞费脑筋。

卫东在想。

“喂,怎么整?”

何兆风用了一个s市话的“整”字。他急得很。

卫东还是不吭气。

过了两三分钟,卫东开口了。

“各位,安静一下,我来说几句。”

卫东站起来,他的1.90米的个头和他的扫视全场的犀利的目光使会场安静下来。卫东并没有想好怎么说,怎么做。他必须离开座位走到黑板前。他的脑门上浸出了汗珠。他一边走一边想,就在几步之内,想好了怎么说怎么做。

他站到黑板前,再用目光扫视了一圈,转身擦掉张处长写下的所有算式,拿起粉笔写了四个大字:凯莱酒店。

人们对卫东的举动惊愕了。

“诸位,我写的这几个字一钱不值。如果请北京的启功先生,请s市的沈延毅先生写,恐怕就会卖些钱了。”卫东停了一下。“前些时在南方有个文物拍卖,一本郑孝胥的日记卖了二十几万。你们知道郑孝胥吗?就是伪满洲国的总理大臣,本世纪最大的书法家,他的日记是在s市写的。别人的日记卖不了这个价钱吧?”卫东举起粉笔。“诸位,我提一个问题——什么是装修?”

谁也没有想到卫东东拉西扯之后提出这样的问题,什么是装修?你们想到过这个问题吗?你们读过教科书吗?你们知道提出这个问题的含义吗?你们这时候只会面面相觑抓耳挠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我来回答。装修,就是建筑业的装饰工程,大家都清楚。我要讲的是装修的内涵,它究竟包含什么。我的看法,第一,装修是艺术的,它包括好的创意,好的构思,好的设计,它是艺术地表现建筑的风格、气质、品位、功能。你们不是见到了万胜的设计图纸吗?你们不是对万胜的艺术构思对那些美不胜收的渲染图大加称赞吗?你们不是对万胜在选材、用料、配色、取样的独到功夫大加称赞吗?这也就是你们选中万胜作为承包商的前提。第二,装修是工艺的,就是说,美的构思都要靠优良的工艺来实现。比如桌上的茶杯,同样以泥土为原料,你做出来一个样,他做出来另一个样,这就是工艺,包括技术设备和操作水平。张处长今天称赞了万胜的质量,有的东西,别人两三道工序完成,万胜要五道六道工序,十道八道工序,为啥?要求不同嘛!第三,装修是通过良好的管理来实现的。我不敢说万胜的管理现代化程度多高,但是在这里,在凯莱,万胜的现场管理在s市是第一流的,完成了网络计划要求的工期。这个工期是在甲方严重拖欠工程款的情况下实现的。没有良好的管理能行吗?总的来说,什么叫装修?我的看法,艺术加工艺加管理就是装修。”

“何副总说了半天我才听明白,万胜漫天要价是合情合理的!”张处长说道。

“想说明这个道理不容易!”卫东接着说道。“一个茶杯可以卖一块钱,可以卖十块钱,也可以卖一百块钱。凯莱作为s市第一家四星级酒店,不至于去买一块钱的茶杯吧!为什么和小饭馆小杂货店的装修单价相比呢?”

众人大笑起来。

“张处长刚才写了一大篇,算了一笔帐。张处长的算法并不适合万胜。万胜的设备是最好的,包括工人用的手动工具,都是进口的,按一般的机械费计算怎么行?再说人工费,我们的技术工人是南方来的,工资比当地人高几倍,春节放假,公司要为高级技工买飞机票。万胜的技术人员年薪都在几万元,这和一般的企业能比吗?万胜和甲方签的合同总价2800万,至今并没有突破嘛!更要一提的是,甲方至今严重地拖欠工程款。拖欠多少工程款?”

“一千三百万!”何兆风大声说道,喜形于色。

“对,一千三百万!这一千三百万都是万胜垫付的。甲方在严重违约的情况下,却在预算单价上大作文章,难道有道理的吗?”

“拖欠的工程款我们是付息的。”张处长说道。

“你们当然要付息!付息并不能改变你们违约的事实!万胜按照你们预想的投资,按照四星级的标准,按照你们要求的工期完成了……”

“还有一个月可以完工!”何兆风说道。

“即将完成凯莱工程,并垫付工程款一千三百万!试问凯莱的诸位先生,到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承包商?你们对于尽心竭力为你们服务的承包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你们多花一点钱难道不是物有所值吗?最后一点,如果甲乙双方因为单价的争执造成停工,使凯莱酒店开业时间推迟几个月,就会对双方造成更大的损失。像这样规模的酒店,每个月的营业额就有四、五百万,工期拖延几个月乃至半年一年的项目有的是!请各位深思。我的话完了。”

卫东的话扭转了会场的局面,何兆风鼓起掌来,万胜的人都鼓起掌来,甲方的人也笑了起来。双方继续争执,但是气氛改变了。何兆风赶紧顺杆爬,在有的地方作一点让步,最后双方同意消减的预算是74万元。甲方虽然不服气,今天的会却只能开到这里了。

“从哪儿钻出一个何副总,没见过这个人呀!”

卫东听见甲方有人这样议论。

出了会场,何兆风使劲拍着卫东的肩膀大声说道:

“好啊!好啊!卫东一张铁嘴,700万变成70万!”

“我这是旁敲侧击。”

“你是围魏救赵!”

“你怎么谢我?”

“等工程款还齐了,我这辆宝马送给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走,我们好好喝一杯!”

何兆风和潘卫东上了宝马车,那车上了大西街噌地一蹿,险些撞上一辆出租车。何兆风急忙踩住刹车。

“怎么回事?”卫东吓了一跳。“这叫乐颠了馅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