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47节

作者:胡小胡

何兆风和潘卫东回到河畔花园接上赵玉梨,然后到国际俱乐部吃晚饭。只见赵小姐换了一身素雅的蛋青色镶边中式对襟上衣,下身是撒花长裙,太太的装束换成了丫环的装束,更觉得人娇小了。

“赵小姐喜欢中式时装嘛!”卫东说道。

“是吗?也不一定的。”

赵玉梨说着轻盈盈摇进餐厅。

坐下来何兆风先要了两杯轩尼诗xo,都是双份的,赵玉梨不喝酒,要的是芒果汁。

“不行,赵小姐今天也得喝点儿!”卫东说道。

“她是能喝点酒,可是现在不行。”何兆风说道。

“为啥?”

“她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卫东抬头看一眼赵玉梨,她轻轻笑着,一副细眉细眼的清纯安详之态。她真是香格里拉出来的人,这副表情是酒吧女侍最出色的待客之姿。她甘于作何兆风的外室了,她还甘于为他生孩子。卫东不知道何兆风何以娶她为妻。

“好,我这杯酒,先为祝贺!”卫东端起高脚杯。“何老板,何太太,来来来!”

“谢谢!”赵玉梨的京腔儿甜甜的。

“其实女孩子早生孩子是件好事——不敢问赵小姐贵庚几许——女孩子早生孩子是最好的葆*葯方,早生孩子的女人恢复得好,那些二十岁以前生孩子的女人都比晚婚晚育的女人显得年轻

“是呀?我周岁还不到19呢。”

她真年轻!

“任何一种动物都是在它的发育过程中开始繁殖的,从草履虫直到高级哺rǔ动物,繁殖本身就是发育的过程,哪有全部完成了发育过程才繁殖的?那些妇产科专家包括林巧稚大夫在内,众口一辞地说什么女人要到二十五、六岁发育完全之后再生孩子,什么骨骼呀,生殖系统呀,生理呀心理呀,纯粹胡说八道!人口压力是国计民生大事,老毛头早说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嘛……”

卫东只管信口胡说,似乎他刚才在预算审查会上的发挥还没有尽性,嘴瘾还没有过够。

“卫东,干脆来一瓶,怎么样?”何兆风喝得开心。

“来就来!”

“卫东,你是啥话题都能讲一篇道理!”

“要不然**时候闹得欢呢!”赵玉梨不紧不慢地说道。

她也知道卫东的故事?一定是何兆风跟她说的。

“我最近学了个歇后语,形容卫东最合适:被窝里放屁——能文(闻)能武(捂)!”

何兆风说着哈哈大笑,赵玉梨也跟着掩口而笑。何兆风就着话题夸赞卫东的机敏和口才,又叫添酒添菜,一副得意之态。

“玉梨,你看我这个哥们儿怎么样?”

“能说会道的人总是靠不住的。”

赵玉梨说着瞟了卫东一眼。

三个人正吃得开心,卫东忽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庆。沈阳虽大,高级消费场所就这么几家,所以总会遇上熟人。大庆脸红得像关公,摇摇晃晃走过来。卫东便站起介绍何兆风,大庆说见过见过,寒暄几句。

“小霞也在呢!”

小霞是大庆的妹妹,又是卫东公司里的雇员。两年前大庆想把小霞介绍给卫东,只是不好开口。卫东明白大庆的意思,装不知道。后来卫东办了公司,小霞学过财务会计,就把她要过来。卫东看了赵玉梨一眼。她低着头。

卫东随大庆到他的单间,看这里坐了十多个人,都是不认识的。只见小霞站了起来,亲切地叫一声“东哥”,一把拉起她身边的一个:

“这是沈福民!”

卫东知道这是小霞的对象了,看起来比小霞要大个十来岁。于是大庆将卫东向众人介绍。

“啥时候请吃喜酒?”卫东问道。

小霞不吱声,大庆把话岔开道:

“沈福民是我中学同学,他一直想认识认识你。”

“好,幸会!”

卫东喝一杯酒退出来,回到自己桌上。

吃过晚饭,何兆风向卫东挤一挤眼说道:

“卫东,还有事请你帮忙。”

“还有事?”

“帮人帮到底嘛!咱们上张处长家里去一趟。”

上什么张处长家!这小子明明在骗人。这个赵玉梨如今怀了孕,何兆风又要到外面生事去了。女人生来就是被人骗的,即使骗人的女人也是被男人逼出来的。三个人出了国际俱乐部,开车只几步路到了河畔花园。赵玉梨下车向卫东摆摆手,甜甜地一笑,由何兆风殷勤地送上楼去了。

过了几分钟何兆风下楼来。

“喝多了,咱们‘打的’去吧。”

“去哪儿?”

“好地方!”

他们走到青年大街叫出租车。上了车何兆风指挥司机左拐右拐,卫东也不知道进了哪条街哪条巷。下车是个门面不大的娱乐地方,霓虹灯写着“威尼斯娱乐城”,下面写着“餐饮、舞会、桑拿、台球、飞嫖”。何兆风拉了卫东往里走。

“何老板来了!”

一个四十多岁描眉画眼服饰夸张举止粗俗的女人迎上来,是老板娘了。

“刘老板……不在吗?”何兆风喝多了酒,舌头不打弯儿。

“来了来了!”说着刘老板出来,五十多岁年纪,点头哈腰,好像他的脊梁骨里装了根弹簧。“何老板用点啥?”

“先来斯诺克!”何兆风回过头。“卫东,打一盘台球,谁输了,今天的花销谁包!”

刘老板引着两位客人到了台球室。

“刘老板,你这儿的装修、设施不行,就这个台球案还将就。”何兆风显然熟得很。

“我这是小买卖,哪能和何老板比呀!”

“这地方也渗水了。”何兆风用手指一指。

“威尼斯嘛!”

卫东笑一笑。墙角地方的墙纸涸了一片,大概二楼是桑拿浴。刘老板没有听懂卫东的嘲讽,反而上来搭讪。

“这位老板咋称呼?潘老板?做啥生意?真是一表人才啊!矫小姐,二位老板可要伺候好!”

“还有个矫小姐!”

不知啥时候进来一个小姐,低眉顺眼地站在一边,穿一条仔裤上身是带花边的白衬衣,样子也就是十五、六岁,眉眼甜甜的。这种低档的娱乐场小姐都是没有工作服的。

“娇不娇何老板看吧。”刘老板说,腰身悠悠的。

“我见过的。”何兆风用手在小姐下巴轻轻一兜。“上个月我来,她是头一天到你店里。记得我吗?”

小姐点点头。

“你是不是叫春凤?”

小姐又点点头。

“我说对嘛!”

“何老板,潘老板,你们先玩,有事招呼我!”

刘老板走了,矫小姐递上球杆,她的眼睛在灯光下晶亮。

“来吧,”卫东摆摆手。“让我多少分?”

“你说多少就多少!”

何兆风的台球是有名的。他是香港的浪荡公子,如今到大陆来作生意,算是干正经事了。他年轻时候对台球着魔,一心想当职业球手,成天泡台球厅,一杆能打五、六十分。他曾和全盛时期的戴维斯打过一盘指导球,戴维斯,何等了得!卫东相信何兆风说的是真话,何兆风最大的好处就是说真话。他当职业球手不够格对付卫东绰绰有余。卫东和他打了两次输得一塌糊涂。

“兆风,让50分吧。”

“让40分吧。”

“行。你今天喝多点,不一定好使。”

“照样赢你。”

“赌什么?”

“赌这个妞吧。”

卫东看看那妞,那妞低着头。

“谁赢了就算谁的——卫东,你开球!”

卫东又看了那妞一眼,然后把主球放在发球区。他头一杆就没打好,把球炸开了。

“你这个打法还想赢?”

何兆风摆出行家的姿势,女人一样白净的手指散开撑在台呢上稳定而有弹性。他用缩杆打进一个红球把主球停在黑球前面。黑球进了接着是红球下一个是粉球。他第一杆打了34分。

“是我球没作好。”卫东说道。

“我那个球杆,1000美金买的,可惜没带来——带来你更不行!”

这一局卫东一分没得,输得干净利落。姐上来摆球,第二局何兆风开球。他居然把主球藏在黄球的后面作一个“司诺克”,绝了。这一局卫东进了5个红球却是没有打进一个彩球。

“不行了吧?”何兆风开怀大笑。

“五局三胜。”卫东说道。

“七局四胜九局五胜十一局六胜十五局八胜都行,随潘老板的意!”

何兆风得意洋洋说起话来也是一串一串的叫能言善辩的潘卫东一时答不上话来。那姐吃吃暗笑。

“我来表演一下。”

何兆风要打跳球,他的主球跳过蓝球击中了后面的红球,神了!

“怎么样?”

打了五局卫东没开壶认输了。

“我知道你想要这妞让给你了。”卫东撂下球杆。“矫小姐,跟何老板走吧?”

何兆风过去拉妞,妞躲开了。

“我就管台球的。”

“把你们老板叫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