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55节

作者:胡小胡

初云一天之内接到两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红旗的。红旗才走两天就从东京打来电话,她竟然没有见到佟同。大老远跑到东京不知道老公在哪儿!看来他们出了问题,两口子长期分离难免出问题。佟同那小子在东京肯定有女人。他也就是和红旗同学想当初死乞白赖把红旗缠住了。红旗东京之行不知道会受什么罪呢。哎,红旗!

另一个电话也是意想不到的。初云当时正在画凯莱大厦的楼梯图。

“是陶小姐吗?我是韦家昌。”

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他也不认识自己呀!

“我姓陶。韦老板,你怎么找到我的?你雇了私家侦探吧?”

“我不想雇侦探,我雇个小姐就行了。”

“雇小姐?”

“陶小姐,我准备和你签合同。”

“合同?”

“你忘了我是你的雇主吗?在金石滩咱俩说好了嘛!”

咳,初云把金石滩全忘了!

“好呀!”

“叫你一个人承包了。”

“好呀!”

初云“好呀好呀”像说着玩似的。

“今天有时间吗?我请你来,我叫车接你过来。”

“今天不行。”

“明天?”

“行吧。”

她说“行吧”,好像雇主求她似的,好像她勉强同意似的。

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初云坐在自己屋里翻别墅设计的资料。她只是在金石滩看见那块地,那块当地规划部门设定的别墅用地,她没有设计委托书,不知道容积率、面积、体量、档次,不知道这些别墅将来如何销售,卖给中国人还是卖给外国人?别墅是一种文化,一种生活方式,中国人达不到这种文化水平也不适应这种生活方式。别墅文化的背景是经济发达汽车普及通讯便利治安良好,对于中国人来说,那是下一个世纪的事。韦家昌不会懂这些。他们这种人就是有钱,就是想借地产热别墅热投机发财。眼下中国人发财说容易真容易,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叫“冒险家的乐园”,现在人们要把全中国变成冒险家的乐园,地产投机成了最有刺激的冒险。

妈进来了。妈进来就坐在桌边的床上看着女儿。初云上大学的时候妈有时坐在一边看她,好几年也没有这样。

“妈。”

初云放下书。妈今天怎么回事儿?九点多了,平时这个时间妈早睡了。妈穿着藕荷花的纯棉睡衣,素雅爽静。妈会买衣服会穿衣服,漫不经心穿出来的衣服就显得与众不同,又好看又得体。这一点初云像妈。妈今天像有什么话。

“妈。”

“看书呢?”妈说。

“嗯。”

妈不说什么,两眼发直。

“妈,你不舒服吗?”

“我太紧张了。”

“为啥?”

“睡不着。”

初云想说叫妈吃点安定之类的葯,可是妈拒绝吃任何葯,就是发烧到39度也绝不肯吃葯。她看看妈,没说。

“云云,我今天上街,有一辆车跟着我!”

“跟你干啥?妈,不可能的。”

“我说的话你们就是不信!”

“妈!”

“他们认识我。”

“他们怎么能认识你?”

“我是名人。”

要说20年前妈是个名人,她因美貌闻名于东建和和平区那一带。现在她还算名人吗?现在爸爸是名人,雨雨是名人,初云自己也是名人。妈早已不是了,而且她多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多少人认识她。

“你不认为我是名人?”

“是,妈是名人。”

“我老了,但是他们忘不了我。所以他们要害我,不放过我。”

你说服不了妈,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初云搀着妈送到妈那屋送到妈的床上给妈垛好枕头盖好被。

“你们就是这么对付我。”

妈这样说,还是睡下了。

初云走进爸的房间。陶兴本正戴着花镜看书。初云拿过爸手里的书,是尼采的《悲剧的诞生》。初云不喜欢悲剧她想到红旗的电话竟然喜滋滋的。

“爸,你上美国啥时候走?”

陶兴本摘下花镜朝初云笑一笑。陶兴本见到女儿总要这样笑一笑。

“下礼拜二。”

初云坐在爸的沙发扶手上。

“还去东京吗?”

“去。”

“你到东京不去看看红旗?”

陶兴本愣了一下。

“红旗去东京了?”

“对呀。她今天来了个电话。”

“我怎么知道她住哪儿!”

初云想笑不敢笑。

“我有她电话。你到东京打个电话……我叫她买的东西你给带回来。”

“你又买什么?”

“小东西。”

“红旗什么时候回来?”

“咳,早呢!爸,你到了东京她不会离开的,她才去了两天。”

“你们打电话就说这事?”

“对呀!我告诉她你去日本。”

初云写了红旗的电话号码交给陶兴本。

“爸,妈的疑心病越来越重。”

“别理她。”

“不理哪行!她的病会越来越厉害。”

陶兴本抬起头。

“爸,你有点太不关心妈了!”

“嗯。”

“必须让她看心理医生。”

“她不会同意。”

“不同意也得看。”

陶兴本点点头。女儿的话他是愿意听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