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58节

作者:胡小胡

韦家昌随唱着闹着的人流出来。

“陶小姐,饿坏了吧!”

“你说你这个老板,不想看还走不了,跑这儿睡觉来了!”

“咳,我昨天从烟台上船,一宿几乎没睡。今天早上到马桥子去看莱茵河大厦,中午赶到营口。”

他不知道莱茵河大厦是初云的设计。

他们拦一辆出租车到了大西街路口的正泰酒楼。

他们乘电梯到餐厅。这儿新开张,全新的装修,环境不错,就是有一股油漆和白灰混合的味儿。更糟的是餐厅中间的小舞台上有几个人在吹拉弹唱。

“还叫我听唱啊!”初云说道。

“我的大小姐,快请坐吧!有饭吃比啥都强。”

初云坐下。这位老板赶了一天路,也是没吃饭的。

这儿是夜茶,菜单上是各种各样的点心,初云喜欢吃这些。她点了几样。

“多点点儿!”韦家昌说。“要酒吗?”

“不要。”

上次喝酒在金石滩,第二天遇上面前的韦家昌。

“我也不要。”他坐在初云对面,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显得眉清目秀。“我这个人不喝酒。”

“胡说!潘老祝寿的时候,你喝没喝?”初云用湿巾擦着手。

“会喝,平时不喝。”

“当老板的啥坏事不会?”

点心上来了,还有花生粥。但是韦家昌双眼死死地盯住初云。

“文革影响太深了!”韦家昌说。

“文化大革命?”

“是。阶级斗争眼光。文革有你吗?你也就刚出生。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异类,黑五类,我就是无所不为,无恶不做,恶汉一个,恶狗一条。对吗?”

韦家昌说的动情了。没见过他大喘气的时候,那天在潘老的寿宴上那么多人围攻他,他神态自若的。

“韦老板,看你说的!打工的只要干好自己的事,老板的事是老板的事。文化大革命是历史,文化大革命以前还有好多历史,中国的历史长着呢!中国人的丑陋不都是历史沿袭下来的?从女性的角度说,比你讨厌的男人多着呢!你这个男人并不令人讨厌。你看着干啥?吃呀!咱们不谈这个,咱们言归正传——出来小半宿了,还没说正题呢!”

初云一边吃一边说设计的事。她和他讨论别墅的面积、体量、类型、装修标准、容积率。她提到一个建筑群的整体风格,这个风格不仅是它的艺术形象环境形象,也是它的商业形象。

他看着她,不回答。他今天总是这样楞楞地看着她。

“这个项目可能不能干了。”他说。

“不能干?你跟我逗着玩那!”

“不,方案先搞。陶小姐,咱们有合同,你别怕!你做方案我出钱。大形势变了,房地产马上要滑坡,这个钱不好挣了。”

“你这么说做方案也没劲儿。挣你这个钱没意思。”

“我愿意让你挣。”

初云吃完花生粥,用餐巾擦擦嘴。

“好吧,有钱难买乐意。咱们还是20天交卷。”

“晚点也不算违约。”

老板不着急就好办,小舞台上乐队的人下去了,留下一个女孩子打扬琴,打的是《渔舟唱晚》。扬琴的声音不闹人,坐着聊天倒不错。

“韦老板,你知道我为啥想看看银河大厦?”

“为啥?”

“我就是气不忿!”

初云正想往下说,韦家昌兜里电话机响了。韦家昌拿出小巧的motoroia。他说了五分钟。

“请小姐吃饭,该把手机关掉,这样不礼貌。”初云说道。

“是生意上的事。”

“我们谈的也是生意。”

“陶小姐厉害。”韦家昌关掉手机。

“讲道理嘛!”

“讲道理讲道理!”

“你知道,银河说是中外合资,”初云停了一下翻一翻眼睛找到原来的感觉。“那些外资是假外资,中资在香港的企业。银河的设计原来是国内招标,在辽宁日报打的广告,送方案的39家。第一次评标,就在和平大街中行那个楼里,三十几家全来了。那是夏天,特别热。评委是当官儿的和专家,评委那边烟茶水果有吃有喝有空调,投标的啥没有,没人管!我看见两个老建筑师60多岁,从北京来,是北京万山事务所的,坐了一夜火车,饭也没吃,汗流浃背。后来总算有个人搬一箱汽水放在地当中。大伙儿只能砸开瓶盖对嘴喝。这些建筑师算个啥?就是打工仔,和工地的泥瓦匠一样!我当时特别感慨。知识分子有啥地位?就是有点技术的打工仔。”

“我听说你的方案不错。”

“当然!模型都是自己做,花了三天三夜一点一点粘起来的。第一次初评刷掉17个,那两个老头当天就回北京了。剩下12个有我的。第二次剩下5个也有我的。可是鲁曼普一句话,全完。”

“鲁曼普啥都要管。”

“鲁曼普说银河的方案要香港做。他早干啥的?他就是嘴大呗!这么多人花这么多功夫,叫他全给耍了!专家、评委全给耍了!”

“我看香港的设计不咋样。”

“说的是嘛!当今社会有两种人吃得开:当官的,有钱的。当官的和有钱的勾结在一起,互相利用,一个是挣,一个是捞,挣也是捞。”

初云今天就想骂骂人出出气。

“有钱的和当官的比,哪个更坏?”韦家昌经得住骂,笑吟吟的领教。

“当官的更坏。”

“你爸也是当官的。”

“我爸那个人不会当官,所以他搞不好。”

“你爸那个人我知道,很有本事。”

“咳,韦老板,啥叫本事?最有用的本事就是厚颜无耻!我爸有这个本事吗?韦老板,买单吧!”

韦家昌叫来小姐。

“初云,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

“啥事儿?”

“你不是陶总的亲生女儿吗?”

初云没想到韦家昌说出这件事。她低下头。

“你关心我们家的事干嘛?”

“随便问问。”

“我不喜欢别人说三道四。”

“免不了,人们总是要说的。”

“别当我面说!”

韦家昌停了一下。初云以为他被自己的态度镇住了,可是他接着说道:

“看来有这事。”

“没有!”初云瞪起眼。“送我回家!”

他们从正泰酒楼出来,韦家昌打车把初云送到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