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62节

作者:胡小胡

陶兴本和孔达人说着话进来一个四十出头细马长条的黑脸汉于,穿一件脏得发亮的羽绒衣,正是保外候审的吕寄生。陶兴本想起上次在长春见他西装笔挺脚上一双德国“大利来”擦得锃亮如今成了落水狗。

“陶总,我要申诉!”

陶兴本看他一只眼睛乌青,是挨了打的样子。

“你不要找我!”陶兴本毫不客气。

“我不找领导找谁?我这是冤案,冤案!”吕寄生雄赳赳地冲到陶兴本桌前。

孔达人连忙上来拉住他。

“吕寄生,你不要在这闹嘛!”

“陶总,你认为我就应该挨打?”吕寄生挽起袖子亮出臂上的伤痕。

“你的案子是公安局反贪局的事。”陶兴本说道。

“我是东建的干部,东建总也不能看着我受冤枉啊!”

“吕寄生,你先回去吧!陶总出国刚回来,事儿很多……”孔达人说。

“我的事不算事吗?”

“你这个人,当了这么多年处级干部,怎么蛮不讲理?”

“要说级别,我正要和陶总理论理论!”

“理论什么!”陶兴本站了起来,脸色阴沉。“上次公司决定,免你的经理,保留副处级待遇。现在看,副处级也不能保留!”

陶兴本的话大大出乎吕寄生的预料。他翻翻眼睛。他的乌眼青的模样就像个无赖。东建公司怎么会选这样的人当经理!

“陶兴本,东建不是你一个人的天下!怎么处理我,有党的干部政策,你不能一手遮天!”

吕寄生破罐子破摔的架式。

“吕寄生!你不要太张狂了!”孔达人大声说道。

陶兴本示意孔达人坐下。他以极端蔑视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无赖,他不想发火,他觉得和这个无赖发火太不值。

“吕寄生,你不要气势汹汹。我免你的经理,不是受贿,也不是别的什么问题,单是长春的事故就该免你的职!死了那么多人,整个平台倒塌,难道不该免职?你有没有受贿,要由司法作裁决。”陶兴本冷笑一声。他又拿出一份材料。“这是关于你的审计报告,吕寄生,你看了吗?”

“我没签字。”吕寄生没好气。

“你任二公司经理三年,二公司亏损从400万增加到2700万,你这个经理算干什么吃的?谈什么党的政策,我看你就是共产党的败类!你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不折不扣的败类!你在二公司就是一手遮天,胡作非为!吃喝嫖赌你是占全了!”

“陶兴本,你说话要有证据!”吕寄生梗着脖子用起了不紧不慢的腔调。

“还说证据!长春出事那天,总调度室不是在马三家子的歌舞厅里找到你的吗?我也不问你吃喝嫖赌,不问你受没受贿,你给我亏损了2300万,这一条就够了!”

“我他妈亏损,亏损的单位多了,哪个经理下来了?”吕寄生嘴上不软,气焰已经下去了。

“东建能维护你吗?东建不但不维护你,还要起诉你,以渎职罪起诉你!好端端的二公司被你整垮了,三千名职工毁在你手里!你看看外面,那些退休职工饭也吃不上了!”

吕寄生还想说什么,被孔达人连推带拉送出门,在走廊里仍是骂骂咧咧不停。

“吕寄生有一句话说对了,”陶兴本对孔达人说道。“亏损单位的经理,都要拿下来,不能继续下去了!”

“难那!”孔达人叹道。“现在是正不压邪,谁抱这个刀谁遭罪。”

“东建的事,坏就坏在包工队上。”

“是啊,现在离了包工队,活都没法干了!一个土建工程队300多人,能抹灰能贴磁砖的瓦匠找不出十个。东建的工人不干活,干不了活,就像清朝末年的八旗军,打不了仗了!”

“不但打不了仗,还养了一堆蛀虫!”

吕寄生的案子,揭出来是20万,还有没揭出来的呢?除了吕寄生还有别人呢?五年以前,不,八年以前,东建公司开始和包工队打交道,包工队用分包和转包的方式参与东建的项目。那时候韦家昌还没有施工执照,只是领几个人干点砌砖抹灰的小活。如今,几百个包工队参与进来从土建到结构安装到机械安装到电气安装到金属结构制作无所不为,东建一年的工作量有一半转到包工队手里。东建以自己的商誉和开发能力、投标能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来的活有一半是为它人作嫁衣裳!这是何等可笑!包工队的技术能力技术水平也是从东建获得的,许多包工队的骨干就是东建的退休职工和下海的在职职工,如韦家昌之辈。无数的包工队就像无数只寄生动物附在东建庞大的躯体上,正如潘卫东说的,一头貌似强大实际哀哀而号奄奄一息的恐龙。包工队不但有强大的竞争力还有强大的腐蚀力。一个段长手里就有包工队就可以得到好处。工程队长工程公司经理的权力更大。陶兴本下令禁止使用包工队,这个命令很难实行。

“陶总,你听过一个顺口溜吗?专说工程队长:‘早上132,中午易拉罐儿,晚上搂丫蛋儿。’”

132是客货两用汽车,如今成了工程队长的专车。陶兴本没有听过这个屁话,不知是谁编出来的。孔达人的耳朵里总会听到这一类乌七八糟的话。

“达人,我抱这个刀,免掉几个经理,怎么样?”

陶兴本看着孔达人一双圆圆的小眼睛。

“要说懂得当官,最懂的还是咱们的老书记。”孔达人说道。“老书记从来不免任何一个人的官,只把一个一个职位当作礼物送给大家。”

“我没有老书记那么聪明。”

“我们也不能太蠢啊!”

“你是不赞成我搞罢官了。”

“不,不是不赞成。现在和老书记在位的形势不同了。”

“是啊,公司已是山穷水尽,不是当太平官的时候了!”

孔达人走了,陶兴本独自坐在沙发上发呆。他心灰意冷。他总是有一种昂扬的意气,甚至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气概。如今他心中的英雄之火已经变得微弱,他下了地狱又能怎样?能解救东建吗?能解救三万职工吗?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而以前他从不怀疑。不是所有的国有大企业都搞不好,有好的,s市有,外地也有。发达国家不也有许多国有企业吗?也许他应该让出经理的位子,让有能力的人干。他可以去搞技术,也可以调到别的单位。但是他不甘心。他是一步步走上来的,技术员、段长、工程队长、基层公司经理、计划处长、副总经理,直到总经理。也许他太不逢时,东建在80年代的后五年是最辉煌的,那时候他不在总经理的岗位上。这是上帝的安排,他的价值也许就在这苦苦的挣扎之中。他为什么要畏惧呢?正像尼采说过的,痛苦是生命不可缺少的部分。生命是一条毯子,苦难之线和生命之线在上面紧密交织,抽出其中一根就会破坏整条毯子,整个生命。在《悲剧的诞生》中厄采又说:“悲剧快感表明了强有力的时代和性格……这是英雄的灵魂,它们在悲剧的残酷中自我肯定,坚强得足以把苦难当作快乐来感受。”尼采的话说的多么好啊!是要“当作快乐来感受”啊!人要站在宇宙生命的立场上来感受永恒生成,就是毁灭有限的个体也是快乐啊!

这天下午陶兴本的经理办公会开到很晚,他到家已是晚上八点。陶兴本上了楼,敲自家的门。

“爸,刚回国,还这么晚!”云云给他开门。

陶兴本走进厅房,脱掉大衣,脱掉西装,甩掉领带。这套倒霉的礼服已经箍了他半个多月。陶兴本蹬上一条便裤。云云上来帮忙,她挂上衣服又到厨房热饭。陶兴本看家里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他绕地球转了一圈,好像离开了多少岁月。地上是打开的箱子,陶兴本的东西早已被云云翻过了。

“雨雨呢?”陶兴本仰在沙发上问道。

“雨雨病了,睡着呢。”

陶兴本马上站起来去看雨雨。云云的屋里黑着。陶兴本打开灯,看见雨雨躺在床上睡着了,头发散乱着,两颊潮红。

“我才不理你呢!”

陶兴本吓了一跳,定一定神,才知道是雨雨说梦话。这梦话也是孩子气的话。雨雨翻个身接着睡过去。陶兴本给女儿压压被,又屏气凝神地看了两眼,悄悄关了灯退出来,走进厨房。

“爸,你给我买的鞋太好了,就是这个牌子,完全对头!”云云说着在陶兴本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老爸!那条裙子是我的还是雨雨的?”

“当然是雨雨的!”陶兴本在餐桌前坐下。“雨雨怎么了?”

“发烧了,回来就吐。”云云不停手。

“吃葯了吗?”

“我给她吃了。我看吃葯也没用!”

“嗯?”

“看她那样儿……像是怀孕了。”云云放低声音作一个眼神。“爸,快坐下吃吧!”

陶兴本呆住了,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她说了?”

“她没说。”

“那你就别瞎说!”

“我瞎说?爸,雨雨是演员,她呆的地方是剧组,不出事才怪呢!”

陶兴本只有痛苦地摇摇头。

“你别把你的女儿都当成圣女。”初云坐在陶兴本的对面。

陶兴本不想说这个话题。她们小的时候,陶兴本总要多管的,看什么书,交什么样的同学,他都要管。晚上不许出门,白天到哪儿去要说清楚。现在她们大了,想管也管不了够不着。况且他当这个倒霉官,没时间。

“嗯,你妈呢?”陶兴本到了这会儿才想起太太。

“我回来妈就不在了。”云云说。

“她不知道我今天回来?”

“知道。”

“她是不出门的。”

“妈是病人,你走以后她经常出门。”

于是云云把她妈近来的异常表现说了一回,陶兴本听完如堕五里雾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