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65节

作者:胡小胡

陶兴本的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入冬以后,已有六、七个基层公司开不出工资。二公司工人到公司大楼来闹,这两天闹到市政府去了。有一百多人冒着寒风在市政府静坐,打出一条标语:“东建还我血汗钱!”金申秘书长打电话叫陶兴本赶快处理,不要在全在扩大影响。陶兴本咬牙挪出40万给二公司发生活费。这一来更糟,土方公司、运输公司的工人也闹起来。因为没钱买煤,东建十几个锅炉房升不了火,取暖期拖了20天,机关大楼的暖气片全冻裂了。没有煤,暖气管里却放满水,他妈的没人管事了!他妈的一点责任心也没有了!分管生活福利的孙经理的办公室被围的水泄不通,孙经理哭丧着脸说:“把我的大腿劈了烧吧!”俄罗斯又出了事,因为合同纠纷,甲方拒付工程款,300多人困在西伯利亚回不来。陶兴本急派崔经理飞哈巴洛夫斯克,再从哈巴赶赴共青城。还有一件令人恼火的事:一个星期之内两辆汽车被抢。一台车是公司车队的奥迪200,一台车是建材公司的本田“里程”。抢就抢好车!奥迪是金帅邦用的车。那天金帅邦坐车到新台子(他妈的他到那儿去干啥),被一辆山东日照市挂着公安牌照的吉普车拦住。车上跳下几个人穿着法院制服拿着枪。金帅邦没来得及摆架子就被人一脚踹进沟里。这帮人观察了好几天摸清了情况就等着奥迪车开出s市。这台5气缸奥迪是葫芦岛锌厂还债还来的,用了不到半年。土方公司去年在日照挖土打桩,开去了全公司最好的三菱打桩机,干了一年没挣回钱反而欠了甲方109万。日照市法院把车开回山东立即拍卖。这不是胡干吗?哪有什么法治!另一台车是杜宝强买的本田,被吉林七台河林场的人抢去了,原因是建材公司欠他们的木材款。杜宝强当了几年建材公司经理,表面上盈利,实际上亏损,亏的不是小数儿。陶兴本穷于应付,哪有能力搞改革搞整顿。再就是新办的期货公司,也出了问题。

“达人,你了解的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

陶兴本听到一些关于期货公司的议论,叫孔达人去了解情况。

“东信开张了四个月,不但没挣到钱,赔了210万!”孔达人说道。

“赔了?赔了这么多?搞期货就像开赌场,我们是设局子的,怎么会赔?岂有此理!”

孔达人拿出本子汇报。期货公司四个月总收入197万,费用花了216万,每月费用54万!东信的在编人员不到30人,工资表上每月不到5万元,香港来的经理顾问的工资由香港老板另开,这是合同上写明的。这些钱怎么花的?全是交际费招待费补助费车马费,奢侈得很,听说找小姐的钱也在这里出!除了挥霍,还有127万是替客户垫款做期货,竟然有这种事!一共是九笔垫款,其中杜宝强签字的有5笔。而这5个客户中,有一个就是杜宝强的亲戚。127万垫款全赔进去了。

陶兴本听完孔达人的汇报怒不可遏。

“达人,我们现在去期货!”

陶兴本急匆匆下了楼上了车。孔达人跟在后头。

“陶总,还有个情况……”

“你说!”

“金帅邦的儿子,叫杜宝强弄去当了经理助理。”

“是叫金小鲁吗?”

“对,对。”

“浑蛋!”

金小鲁在建材公司闹的乌烟瘴气,又到期货公司来了?他被陶末雨打了一巴掌,是东建尽人皆知的事情。

“有人说金小鲁到期货发了。老陶,期货公司非整一整不可了!”孔达人叹了一口气。“我早说杜宝强这人不行!金帅邦看上的人,哪个行!”

事实证明陶兴本用错了人,事实证明孔达人“以人划线”的看法是对的。

陶兴本孔达人走进东信的大厅。这里人不少,期货的业务在照常进行。陶兴本一直向里面走,工作人员看见总经理满面怒容急忙闪开路。

经理室空着。抽木地板进口老板台真皮沙发空调冰箱这是东建最奢华的办公室。

“人呢?滚到哪儿去了?”

“陶总,我去给您找!”

一位穿制服的小姐找来了杜宝强。杜宝强笑嘻嘻地进来,一看气氛不对头立刻敛住笑容。

“陶总,孔总!给两位老总倒茶!”

“不用倒茶——你出去吧!”

陶兴本一挥手撵走了小姐。

“陶总,您是第一次来……”杜宝强自知不妙。

“我是来晚了——让你把期货公司搞成这样!”陶兴本“叭”的一声拍在茶几上。“你干了四个月,把东信搞的乌烟瘴气!你知道大楼里对你们怎么议论的吗?”

“陶总,你是说这个!”杜宝强稳住了神。“东信的经纪人是聘用的,收入和成交额挂钩。年轻人挣多了花天酒地花自己的是他们个人的事。那些顾问吃吃喝喝找找小姐,他们是香港人、菲律宾人、马来西亚人,外国户口,我也管不了啊!至于招待费花多了,我有责任,管理不严。刚开张,各方面关系都要打通。咱们这是合资企业,免不了的……”

“杜宝强,你别给我花言巧语!开张四个月,你赔了多少?”

“赔是赔点儿,过两个月就能扭过来……”

“我问你赔了多少!”

“二、三十万吧。”

“浑蛋!孔经理查了你的帐了。”

“孔经理,你那个数字是小李给的吧?那不对!我有我的帐,可以叫审计处来查嘛!我这个月添的计算机还没上帐。还有一百多万是客户的借款,不能算是亏损啊……”

小李是东建财务处调来的会计师。杜宝强肯定是要狡辩的,狡辩是这种人最大的本事。孔达人站了起来。

“杜宝强,从来没听说期货公司给客户垫款!东信有几百个客户,为啥只给七个人垫款?你和这些客户是啥关系?”

“没关系。”

“蒋丽坤是谁?”孔达人拿出笔记本。“不是你的小姨子吗?”

杜宝强涨红了脸。

“你还不明白吗?”孔达人走到杜宝强面前,点着他的脑门。“你的问题大了,不是能不能干下去,而是要负刑事责任!你这是读职罪、贪污罪!”

杜宝强一下子瘪了。

“杜宝强,建材公司的本田车被抢走,你知道吗?”孔达人又问。“你欠了七台河林场的钱!”

“知道,知道。”

“你在建材公司欠了一屁股债,审计处去了,查都查不清!”

“还有一笔帐!”陶兴本喝道。“你把42万美元汇到深圳,怎么回事?你说!”

“陶总,那是到柬埔寨办采石场,那事的责任不在我啊!”

“你是经理,不在你在谁?”

“陶总,孔总,我……我……我是受骗上当啊!我也没想到啊!陶总,孔总,别把我送进去啊!我实话实说,实话实说。去柬埔寨的事,陶总知道。这事开头是五月份。5月13日,我记得清楚,那天金书记打电话找我,叫我立刻到他办公室。金书记办公室坐一个北京来的小伙儿,金书记介绍,他叫涂飞,是华兴的人,人事局惠石局长介绍来的。涂飞拿出在柬埔寨办采石场的可行性报告。说是生产一立石子能挣5美元,两家共投入100万美元,一年收回投资以后是干挣钱。涂飞在s市呆了五天,几次吃饭金书记都在场。临走我和他签了个协议书。签协议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小子不是华兴的旗号,而是什么金惠公司的。金书记说甭管他啥名儿,反正是华兴下属的公司,涂飞的老爹是中央一个退休的老部长,不能错。过了几天这小子又来了,这回是和惠石一起来的。惠司长说,他到s市别和东建说,只有金书记知道。那天金书记请吃饭,惠石叫我和涂飞一起去柬埔寨考察。后来金书记叫干部处给我办了出国手续。我和陶总汇报过一次,陶总您说考察回来以后再做决定。这我到了北京,惠司长在长城饭店请的客。惠石说,宝强,这次到东南亚发展,是你的机会,也是东建的机会。机会个屁!出国机票旅馆都是涂飞办,一应花销都是他出。飞机飞到曼谷,中建总公司驻曼谷办事处派车来接,还有个姓沈的主任请吃的饭。可是在曼谷等来等去,就是不去柬埔寨。那小子是个花花公子,就是陪着你吃,陪着你玩,给你找小姐。陶总,我实话实说了。等了十天,涂飞说,柬埔寨去不成了,那边三派又打起来了。建采石场是为了修公路,如今公路也黄了,亚行不给贷款了,完蛋操了。那地方是涂飞的一亩三分地,我只能是听喝的。这就飞回了北京。问题是去柬埔寨之前,42万美元汇到金惠公司去了。那是涂飞第三次到s市,他拿着大哥大,叫惠局长和我说话。惠局长说,宝强,你放心!这事我作担保,出不了岔儿!我说不行啊,合同还没签呐!惠石说,不是有协议吗?等你从柬埔寨回来,再签个正式合同……”

“放屁!”陶兴本额上暴出了青筋。“接着说!”

“建材公司钱不够,我到交行贷了25万美元,凑成42万,汇到金惠公司帐上。这个金惠不是在北京在深圳,反正按涂飞给的帐号汇。从曼谷回来,涂飞说半个月之内把钱退回来,但是要扣掉出国费用。我说扣就扣吧,钱回来就行。回来我不敢向陶总汇报,心想赶快把钱追回来,这事就算鸦雀儿过去吧。可是出去一趟,我看出这小子不是正经东西,心里直打鼓。金书记说你别怕,有惠局长担保呢。可是过了半个月,没见动静。打电话到北京,找不到涂飞。我只好给惠石打电话,惠石说,涂飞去新加坡了。再打电话到广州,找不到金惠公司了。我心想坏了,人说北京的高干子弟坑蒙拐骗,这回自个儿撞到枪口上。上个月我到广州找到金惠公司。金惠公司说涂飞的关系在那儿,三年没上班,那42万美元汇的不是金惠的帐号,是涂飞的帐号。涂飞现在躲在国外不回来,他不但骗了东建的钱,还骗了中建十三局120万美元。还骗了金惠公司20万人民币。涂飞在马尼拉买了房子,在曼谷买了别墅,还买了几台汽车。他手里有五本护照,香港护照、泰国护照、菲律宾护照。伯利兹护照,还有中国护照,金惠公司说,现在只有几家联合起来控告,叫国际刑警去抓他了……”

陶兴本在茶几上一拍站了起来。

“你要我去抓涂飞吗?抓回了涂飞,钱也叫他祸害光了!杜宝强,我现在要抓的是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