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69节

作者:胡小胡

大庆家一共六口人,大庆三口,老头、老太太、小霞。老五在外地,其他兄妹早出去了,现在小霞也搬了出去。卫东进门大庆不在,小霞在厨房做饭,沈福民也来了。沈福民是见人说话就脸红的男人,在卫东面前一副谦恭之态。他说他搞油漆生意,装修行业正用得着。说着大庆回来,原来他去球迷协会开会,黄祖刚会长召集大伙商量推动辽宁足球职业化的事。卫东小时候没听说大庆踢足球,如今成了球迷协会的理事。人齐了开饭,小霞做的东北炖菜。沈福民买的北镇熏蹄沟帮子烧鸡,大庆媳妇烫了坛装的加饭酒,东北人过去不喝绍兴酒,最近几年学会了。大庆向他爹推荐,如今老那大叔白酒不喝专要喝绍兴酒。老那大叔喝着酒说起东建,他去年退休,今年二公司半年开不出退休金,一帮老头老太太到东建大楼里静坐。老那大叔不会去,他多养儿女多得济,茶饭不愁。说起东建当年的威风,头五、六年奖金工资在s市数一流,职工住房最宽,有的是人弯门盗洞往东建调,东建的小伙子找媳妇可劲儿挑。如今不行喽,一败涂地喽!沈福民接着说,他五年前在冶炼厂当工人,后来辞职下了海。冶炼厂过去是好单位,是炼钢炼金子的,《辽宁日报》大记者李宏林写的《黄金大盗》就写冶炼厂。如今冶炼厂也不行,s市许多大厂都不行。卫东听他们侃,末了他说,辽宁是重工业基地,过去工业产值全国第二仅次于上海。从80年代起,一年年往下掉,现在掉到江苏广东山东北京之后,以后还会往下掉。啥原因?就是国有大企业太多太老太差。大庆你那个足球一实现市场化就要看经济实力,辽宁足球越来越不行了,将来谁有钱谁的足球就会上去。说到足球大庆来了精神,大庆说辽宁的足球今年有喜有忧,虽说称王十年的“东北虎”辽宁队名次跌下来,s市队从甲a降到了甲b,可是大连队夺得全国冠军,辽宁的足球仍是第一。

喝过酒吃过饭小霞和沈福民先走了。卫东到大庆屋里谈起借钱的事,他没有说做期货,说接工程需要垫款,10万20万都行。大庆说想想办法,三天以后给回信。

过了三天没有大庆的回信,第四天他到公司,小霞说大庆的钱进来了。

“多少?”卫东大喜。

“20万。”

“今天来不及,小霞,明天一早这钱打到东信的帐上。”

“是要做期货呀!”小霞笑了。

“嗯……别跟大庆说!”

“东哥,你赔了拿啥还我大哥!”

“死丫头,你就不说好话!我能赔吗?赔了把车卖了还你大哥!”

小霞笑着回她屋去了。卫东想大庆这小子真够意思,他并不如何兆风那样有钱,凑20万不容易。小霞不会把这事告诉大庆。当初大庆的意思小霞是知道的,小霞愿意。小霞对他始终是崇拜的感激的信任的,她的“东哥”的称呼透着女孩子的温情。小霞的提醒不是没有道理,中国的期货市场没有人作套期保值交易,百分之百是投机交易,他会栽进去吗?有不少人栽进去了,一赔赔到底,赔个上百万。

卫东从公司出来到他的两个工号看看。现在只有这两个号,一个在北站地下商场,是铝合金门窗,只有十几万;另一个是大东的一家农民旅社,五层楼装修总共40几万。这一类低档装修挣不了几个钱。这很使他气恼。他该是干大事业的人,如今仍是小老板小打小闹小买卖小活计太没劲!他要用期货赚一笔钱干点大事。

他从北站地下街出来,身上的手机响了。

“喂,哪一位?”

“我找潘卫东!”

是个小姐的声音,他立即感受到这声音带给他的震撼。

“你是雨雨。”

“你还认识我呀?”

“全s市谁不认识你!”

“从来不给我打电话,还要小姐给你打!”

“对不起。有啥吩咐?”

“我想请你……给我作伴儿。”

谁说祸不单行福不双至?今天是又有财神又有艳福了!

“雨雨,你在哪儿?”

“我在家。我是说下星期,下星期有个party,大家都要带伴儿。我没伴儿,我想请你当伴儿。”

“愿意效劳。你现在干啥?出来吃饭吧,我请你。”

“今天不行。卫东,我再给你打吧,再见!”

卫东心中暗喜——你该动动脑筋了。

从去年红旗过生日没见过末雨。你的目标是初云,但是你的进攻迄今没有结果。你不知道应该忍耐还是持续不断地猛攻。现在出了新问题:是应该衷情于初云,表现得始终如一,还是接过末雨抛来的橄榄枝。你在女人问题上从不做好人还要装好人。你当然不如沈福民,沈福民是结过婚的,他的那般痴心只能令你感叹。在金石滩初云的表演简直像谜一样。你永远忘不了她的叫你灵魂出窍的身子,她的打情骂俏的手段和她的缎子一般的皮肤,她是让你猜不透抓不着制服不了的小妖精。你甚至想得到她一回死也甘心。你只是这样想想过过瘾。末雨也迷人,姐妹俩堪称双璧,一对小妖精。两峰双立,二水分流,你如今夹在当中!你那时盯着初云同时也瞄着末雨,你看出末雨对你的好感,但是初云说得直截了当:她是喜欢你了!姐妹俩自视极高,末雨的傲气露在外面,初云的傲气藏在心里。如今末雨这样骄傲的女孩抛来橄榄枝,说明她真的喜欢你,说明初云的敏锐和她对妹妹的了解。也许末雨更适合你。第一,末雨比初云小三岁,比你小五岁,这个年龄差说起来更理想;第二,初云如火,而末雨如水,能说你将来的妻子不该温柔如水吗?末雨的东方型美貌说明她有着东方型的温柔。傅雷先生翻译的梅里美的《嘉尔曼》,女主人公就是个小妖精,美则美矣,那种女人当情人都不得了,不要说当妻子了!第三,末雨是演艺界中人,将来知名度肯定超过她姐姐,有一个鼎鼎大名而又温柔美丽的太太,是虚荣心的多么大的满足!如此算来,末雨才应是你的目标。你有一种预感,初云是不会答应你的。她说“我和鸣放好过还怀了孕”叫你大吃一惊,她就用这句话来回绝你。红旗说初云不可能嫁鸣放,你也许有机会。红旗的话是鼓励。可是红旗从日本回来以后,她的立场大大后退了。她说“初云心目中的人大概不是你”。红旗的话是对你的自信心的打击。你就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你就是和她上了床,到头来她还是不会答应你。哎,又到了考验你的判断力的时候,嗅觉、胆量和判断力是征服女人的武器。也许现在就该做出决断,舍初云而求末雨,接过末雨的橄榄枝,接过末雨的红绣球。你应该走到初云面前,堂堂正正地对她说,我要向你妹妹求爱。这才有大丈夫气概,但是初云会不会认为你脸皮太厚?你当初的一片真情即刻变成虚情假意,你在初云面前好没面子!再说你不能断定末雨抛来的就是红绣球,你对那个小妞一无所知,你对影视圈里的人一无所知。她年龄虽小你却不能小看她,你不能小看影视圈里的女人。你不知道她对待男人有没有经验有过多少经验。也许她是一时想起你,也许她真是需要个伴儿,也许她在逗你玩。在你没有把一切弄清楚以前是不能决断的。你一定要谨慎。你可以赴末雨的约会,但是不能造次。因为是末雨约的你,即使初云知道了也没关系。你要在两个女孩子当中巧妙周旋等待时机。你应该是聪明的猎人,理想的状态是把两个猎物全都捉到:既作初云的情人,又娶末雨当太太。这不是不可能的,先追到初云,得到她,达到你第一个目标。你然后向她求婚。求婚不成,再转过身来把末雨捉到手。你也不能如此决断。这样做难度大风险也大,需要时间,需要机缘,正如期货生意股票生意,你不可能总是在最低价位买进在最高价位抛出,上帝不可能总是站在你一边。你如果总打如意算盘就可能啥也得不到,你的目标是保证得到其中的一个。你现在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你为自己定下了30岁以前的“五个一”:一个公司,一套房子,一部汽车,一个老婆,一个孩子。你现在只完成了五分之二,你要努力,你要更聪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