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72节

作者:胡小胡

卫东把期货生意停了,他要看一看再做抉择。他没有挣到钱赔的也不多,赔几十万上百万的大有人在呢。弄不到钱不能借米利的光就及早抽身退步。玩股票已是风险不小,股票可以蚀掉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期货可以全部赔光,赔个“赤条条无牵挂”。他还是作装修生意稳当。那天他问鸣放金山大厦的装修工程何时招标,鸣放笑一笑说道:

“早叫万胜抢去了吧!”

万胜?万胜是何兆风的公司,这小子还在香港说不定还在加拿大呢,他啥时候抢去的?何兆风走时卫东到机场送他,关于金山大厦他半点口风没露。不过万胜是s市最有名的装修公司,何兆风财大气粗,为了拿项目最敢出手,抢去金山也在情理之中。何兆风抢去也好,将来在他手里分一杯羹,够了。何兆风拔一根毛比卫东的腰还壮呢?这是没办法的事,卫东现在只能甘于人下,做期货的钱还不是借何兆风的吗?

这天卫东到公司处理些事,办完事他拨个电话到河畔花园,他想看看赵玉梨是否回来,问一问赵小姐兆风的行止。电话果然通了,巧的是赵小姐昨天刚从北京回来。卫东问候之后问起兆风。赵玉梨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怪事。

“卫东,你在哪儿?”赵玉梨不叫“潘老板”改叫“卫东”了。“夏宫开张了,我正想去玩玩。一起去好吗?”

“我正忙呢。”

“卫东,你来吧!我正想找你——我有话对你说。”

“好吧。”

卫东放下话筒,想一想。他和她去年见过一面今年见过一面。她是何兆风的外室一个来自北京的女孩。她和他有什么话?她在s市没有熟人太憋闷了。

卫东驱车到了青年大街南头的夏宫。这是一个大玻璃罩子的建筑,面对五里河体育场。夏宫门前挂着花花绿绿的彩旗和大气球,写着醒目的广告语:夏宫——s市最好玩的地方。“夏宫”两字后面有市长鲁曼普的落款。现在流行官员题款谬充风雅,须知写字是高超的技艺是书法家的事情,有几个官员写的好字?如今官员的字体现了价值。

卫东买票走进大厅。大厅里人很多,这里开张不久,人们来看看新鲜,凑凑热闹。赵玉梨坐在咖啡座,穿一件砖红色裘皮镶边翻毛皮大氅,手上端着纸杯嘴里叼着吸管。赵玉梨穿着华贵人很漂亮但是并不显得高贵。

“卫东!”她的眼睛一亮走下咖啡台。“我给你买了票。”

她扭捏地擎起纤细的手腕举着两张票。

“嫂子,嗨,我又买了票!买票才能进这大门!”

她是香格里拉的小姐,怎么这点事没弄明白!

“讨厌!干嘛这样叫我?”她瞪起丹凤眼。

“是嫂子嘛!”卫东故意说道。

“咱们进去吧!”赵玉梨收回刚才的眼神拉住卫东的胳膊仰脸看他。

“我还没游泳裤呢!”

他们到大厅一侧的柜台买游泳裤,然后进二道门分别去更衣。卫东先走进戏水大厅,这里热气扑脸,面积有足球场大,空间则有七、八层楼高,顶棚是轻钢网架反射玻璃天窗,四、五个相连或者不相连的曲线泳池,又有彩色塑钢滑道斜矗其间。

卫东在戏水大厅转了一圈,回到人口等赵玉梨,等了十几分钟不见踪影。他转身到别处找。

“卫东!卫东!”

原来赵玉梨已经跑到那边。哧,她好大胆!她穿了三点式,这泳装肯定从香港买来的,她的长头发塞在白色的小帽里。

赵玉梨招招手,自己跑上水滑梯的高台,又招招手。

“来呀!”

她露出孩子气的顽皮。是的,她是孩子。她只有19岁,比末雨还小。可是卫东从来没有把她看作孩子。

卫东三步并作两步跑上高台。

“你玩过吗?”赵玉梨特别开心。

“没。”

“很好玩!我在香港玩过。”赵玉梨说着仰面躺在滑水道上。“这样,头朝下,不呛鼻子!”

说着她滑下去钻进管道,又从下面窜入水中。

卫东也便仰面滑下去。

他们玩了几回到泳池里去。赵玉梨会蛙泳一招一式稳稳当当。她是个稳稳当当的女孩除了刚才在水滑梯上露出疯劲儿。满池子也没有一个穿比基尼的,s市的女孩还是保守的,衣着打扮比不过大连就连鞍山也不如。她是北京来的她在北京不一定敢穿这里没人认识她。

他们游了一会儿上岸歇息。

“卫东,我想躺一会儿。”

那边刚好有几张躺椅。卫东去买了两杯可乐。她刚才等他喝的就是可乐。

“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卫东问道。

“没有——我怕你不来。”赵玉梨躺着咬着吸管。

“兆风没信儿吗?”

“嗯。他不知道我回来。”

“兆风回来告诉我——啥时候请吃喜酒?”

“你问兆风吧。”她不愿意说。“我不太舒服,睡一会儿好吗?”

“请便。”

赵玉梨放下纸杯闭上了细长的丹凤眼。她的睡相很好看,是穿着比基尼的睡相。这躺椅就是给漂亮女孩准备的,一个反弓型的曲线,衬出身材。卫东看着她细嫩的脸细嫩的胸细嫩的腿。她是睡给他看的。她的侧面暴露着只有两根一指宽的白布带腋下一根胯上一根。她的每一处关节都是顺滑的,好像浑身没有一块骨头。她背上有一块疤痕而正面光洁无暇。他想起初云的身子末雨的身子她们真是各呈其妙。末雨是纯白的初云白里透红赵玉梨白里泛黄。她们都是质地细密柔软的篆刻名玉一个是“昌化冻”一个是“鸡血”一个是“田黄”。哦,这比喻实在美妙耐人寻味。初云的身子富于性感便于享用,末雨的身子修长白皙便于观赏,赵玉梨的身子娇小玲珑便于把玩。她是个小女人身高不足1米60初云有1米65雨雨则有1米69。她的身材和他无法相配可是她就在身旁,沾着水珠的小脚丫跷在眼前伸手可以握住。她的双腿轻轻叠交那曲线断在一小块白布下边。白布盖住微微隆起的耻骨。白布上边是圆圆的肚脐。她没有腋毛想来那白布下面也没有*毛。他下面膨胀起来想起“秀色可餐”那句成语。她动了一下。她并没有睡着。她睁开眼没有说话先笑了。

“你在盯着我。”她说。

“你很美。”

“你是真心夸我?”

“难道有假?”

“甜言蜜语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赵玉梨噘起小嘴说这话,因此显得分外亲昵。

“女人往往不喜欢好东西。”卫东在大腿上一拍说道。

“卫东你说错了,女人不是不喜欢好东西,而是看不准,总把坏东西当成好东西!”

卫东哈哈大笑。

赵玉梨不想游了他们换了衣服出来。

“到我那儿吃饭吧——我给你准备了点菜。”赵玉梨掩住大氅说道。

“不,我有约会。”

赵玉梨仰起脸,她的个子只有仰起脸。

“是女孩子?”

“不,是生意。改天吧。”

卫东开车送赵玉梨。河畔花园近在咫尺。

“再见!”卫东送到楼门口。

“再见——你不是真心夸我!”

直到他的汽车开出河畔花园开到青年大街,她的酸溜溜的口风仍在耳边。她在勾引他。她初中毕业进了职业学校学了一年饭店服务。她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进了香格里拉又认识了何兆风。她的父亲或许是个小职员或许就是个工人是个店员。她去过香港,是兆风带她去玩。女人的命运就是她身边的男人。他不能对她回应,她是兆风的人,而兆风有恩于他。她今天尽管佯嗔薄怒却是不会再来找他。

过了两天赵玉梨忽然打来电话令他大出意外。

“卫东,今天是周末,你来吗?”

“不……我有事。

“你总有事!你答应来的!”

“嫂子,兆风不在,我去你那儿不大好。”卫东把话说的干脆些。

“你心里有鬼吗?我想回北京了,我想见见你。真的有话和你说。我在沈阳人生地不熟,说个话商量个事也没人。”

她的声调可怜兮兮。

“好吧,我下午去。”

“你来吃饭啊?别让我白预备了!”

下午五点多钟卫东到了河畔花园。他想买点啥转念一想还是不买。赵玉梨旗袍马甲穿金戴银盛装迎候,客厅里摆一大瓶盛开的黄玫瑰。

“嫂子今天更漂亮!”

“卫东,我知道你见的漂亮女人多了!”

他坐下她端来茶是碧莹莹的龙井。她放下茶杯款款而坐。

“卫东,上次游泳我差点犯了病。”

“咋的啦?”

“你没看我躺了一会儿?我有心脏病。你懂心脏病吗?兆风说你能文能武你还有不懂的?跟你说吧,我心脏回血的地方多了一个通道,是先天的,犯病的时候必须改变体位慢慢才能缓过来。那天我觉得不好赶快躺下,没有犯。”

“多久犯一次?”

“从小到大总共犯了三次。去年冬天在北京犯了,我正在王府井逛商店,突然犯了,心脏像被人攥住,大冷天汗珠滴喀滴喀往下掉。我躺在马路上,躺了十几分钟才缓过来。”

“没人管你吗?”

“有人问,我摆手不叫管。你想,一个女孩子躺在马路上,够惨的。”

“兆风知道吗?”

“我敢告诉他吗?现在就打算甩我了。卫东,咱们吃饭吧!”

凉菜是买的,热菜是女主人做的,想不到她会做菜。酒是人头马白兰地。赵玉梨说没有材料,否则调鸡尾酒,她在香格里拉就调鸡尾酒。

“周末愉快!”卫东举起酒杯。

“我一点儿不愉快。”赵玉梨喝一口酒说道。

“不愉快?有几个能住这种房子享受这种奢侈?”

“这就是幸福?你觉得这就是幸福吗?我不是这儿的主人,我是奴仆,何兆风要撵我走呢。”

忽然,泪水从她眼中流出。她放下酒杯,举着一双泪眼,一声不出,泪水在脸上流成细细的弯弯曲曲的两条。

“玉梨,别这样!”

谁知卫东一声“玉梨”使她哭出声来。她越哭越伤心,几乎撑持不住。这饭没法吃了。卫东扶她到沙发上。她哭的更凶,干脆扑到他怀里。卫东有些张惶,他不是不会对付女人而是怕她哭出心脏病来。

赵玉梨哭了一阵偎在卫东怀里说起她和兆风的事,她“有话要说”卫东早知道是说这个。兆风领她从北京出来答应娶她。她到香港知道何兆风的老婆在香港并没有离婚,香港老婆以前的老婆在加拿大带两个孩子何兆风经常往加拿大跑。后来她怀上孩子又流产了。

“后来他打我,你看!”

赵玉梨解开旗袍褪出她的光溜溜的肩膀。她扭过肩膀卫东看见她左肩的后侧有一块紫色的疤痕。那天游泳他看见这块疤痕。

“还有!”

赵玉梨转过身拉开旗袍露出上身露出她的一只rǔ房。她没有带rǔ罩她早已准备给他看。

“他狠着哪!这是他用烟头烧的!”

她的“玉梨”一般的*头又有两处疤痕。那天这地方盖在白色的比基尼下面。卫东拉她的衣襟遮住她的rǔ房。

“玉梨,我很同情你。但是我是兆风的朋友。”

“朋友?他那种人还会讲朋友吗?”

她用手绢擦擦鼻涕眼泪,重又偎在他身上。

“抱紧我!”

卫东只好按她说的做。

“我不能回北京了!我没脸回北京了!卫东,你……你要了我吧!”

他不能回答她。

“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

卫东还是不说。

“你饿了吧?吃点饭吧。”

她撑住他站起身,系好衣扣。他们重回餐桌。卫东一口把杯中的人头马喝下去。她又给他倒满。

“今天陪我……不许走了!”

可是卫东的手提电话机响了。

“卫东吗?我是雨雨!你在哪儿?我要你马上来!我在方型广场等你!东电大楼下边。你听清吗?你快来!”

卫东如释重负。他天天等的电话终于来了,来的恰是时候。

“是女孩儿?”赵玉梨说。

“是。”

“你和她多久了?”

“才开始。”

他们面对面坐着沉默了一刻。赵玉梨站起来。

“好了,我也留不住你。吻我一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