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73节

作者:胡小胡

卫东和她吻别后匆匆下楼。她开着门目送他。离开一个女孩的怀抱去赴另一个女孩的约会。陶末雨为啥叫他到方型广场?也许那周围有啥歌厅她想唱歌现在正是歌舞厅的热闹时候。他从五里河上了展览馆立交桥向西拐。赵玉梨诚心奉献她自己。她在困境之中,但是她是诚心的。她现出的是女人的柔弱和可爱。她就像客厅里的黄玫瑰。初云是红玫瑰末雨是白玫瑰玉梨是黄玫瑰。他不了解玉梨只知道她的温柔她的好脾气她的小家子气。他也不了解雨雨只知道她不温柔她是被惯坏了的女孩儿。惯坏了的女孩更出色更有魅力更美。

他到东电大楼停下车。他四处张望没有找到雨雨。他在忽忽作响的北风里踱步。天气暖和了北风也不觉得冷。节气过了惊蛰在江南已是春天而在东北依然是冬天。不过春天总会来的,或迟或早总会来的。他在报刊亭买一张当天的《s市晚报》揣在兜里。他不知道雨雨今天会怎样,对这姐妹两个他总是吃不准摸不透想不到。

雨雨来了高挑的个子穿着牛仔大衣头上缠着头巾在路灯下根本看不出是个漂亮姑娘。

她不说话上了车。

“咱们上哪儿去呀?”卫东问道。

“找幽会的地方。”

雨雨说着俯上身亲他一口。

“有吗?”

“没有叫你来!今天和你过夜。”

他欣喜若狂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怎么走?”一阵狂吻之后他说。

“听我的!”

雨雨说“往右”“往左”拐了十几个弯然后说“停下”。他们停在一幢住宅楼的门口。锁好车雨雨牵着卫东的手上楼。他们从漆黑的楼梯间一直上到六层。卫东屏气凝神感到说不出的刺激和冲动。她好大胆她好有英雄气概这使她魅力无穷。

雨雨把一串钥匙交到卫东手上。他们打开门走进房间点亮灯。

“这是谁家?”卫东问。

“同学家。她家人出门了。”

一套两居室的住宅,普通的房子普通的家具摆设普通的人家。这屋子暖气挺热肯定不是东建的房区。卫东脱掉大衣。雨雨也脱掉大衣一下子跳到卫东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两条腿骑在他的腰上。卫东连忙抱紧她。

“嘿,演戏的动作!”卫东就势和她亲吻。

“高兴吗?”

“高兴!”

他悠起雨雨把她悠到沙发上。他们在沙发上接吻。他动手解她的毛衣。

“别急嘛——我还没吃饭呢!”

雨雨从大兜子里拿出一堆花花绿绿的小包装的点心和巧克力之类,塞一块到卫东嘴里。卫东也没有吃饭,他在河畔花园喝了酒却没吃啥东西。他现在不是急着吃东西。

“有水吗?”雨雨一边吃一边问道。

卫东拿起桌上的暖壶,倒出的却是凉水。

“去烧点。”雨雨说。

卫东到厨房烧上水回来。雨雨不停地吃,朝他瞭几眼。她怎么这么饿!他早就耐不住了。他猛地把她抱到床上。

“不嘛!”

他把她手上的东西拿开。

“关上灯!”她说。

他又起身关灯。

“你去洗洗!”

他只好到卫生间去洗。凉水的刺激使他直哆嗦。他在忙乱之中把裤裆弄湿了。他收拾完回到床上俯在她的身上。

“还有啥?”他没有任何不满。

“你爱我吗?”

“爱。”

“你想要我?”

“要。”

“你想娶我?”

“怕你不答应。你答应明天就结婚!”

“哎——”她发出一个长声。“怎么每个男人都像你这样回答!”

她的惊人的结论不在于对他的挪揄而在于直率。

“你有男人?你有几个男人?”

“你别问!”

他抚着她的脸蛋儿想方设法对付她的大小姐脾气。

“雨雨,相信我!好雨雨,我是真心的!”

“咳,没办法!因为……我喜欢你,我早就喜欢了!你知道从啥时候?”

“不知道。”

“出事的时候,在市府广场。”

“啊……”

她那时候就知道他,她那时候就认识他!他的威名真是起作用,他的威名可以撼动s市!

“卫东,你那时是我心中的偶象!”

她不再阻拦躺着不动任他脱。他怜香惜玉轻轻摆弄她。他有控制自己的能力耐心地吻遍她身上每一处地方。她刚才说有过男人不止一个男人可是她在床上完全没有经验只是被动地由他摆布。就在那一刻她也不以任何方式回应他。女人真是各各不同。他只想到她的美他在占有美的满足中强烈地爆发出来。

“满意了吗?”她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明亮。

“满意。你呢?”

“我也满意。”

他看着不知是窗外的月光还是城市之光照射下的她的朦胧的。身子。

“看看你行吗?”他说。

“你不是在看吗?”

“不,我看不清。”

“你看吧。”

他打开灯。雪白的身子暴露在灯下晶莹如玉。长发纷乱地横在脸上这使她的美含有一丝野性。她颈上的项链在她的轻轻抖动中发出奇异的光。他感到眩惑和震颤。这床这饰物这房间太寒酸此时她应在宫殿里在金帐中在玉床上。

“你太美了!”

“算你有鉴赏力。”

雨雨坐起,拉脚下的被子盖住身子。

“你来。”

卫东钻进雨雨的被子搂住她。

“你的身材真好!”

原来她也在看他。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她在他怀里是温柔的。

“想听。”

“卫东,我告诉你吧,我有过两个男人。你信吗?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22了。第一个是我的导演,那是三年前。那时候我还没上艺术学院,在电视台主持中学生节目,那个导演选中我。我演了第一个戏,当然是配角。你问他多大?我也不知道他多大,大概四十多岁吧。我喜欢他,不是为了上戏也不是为了回报,当时是真的喜欢他。我的第一次是在山林里在黄火旁充满诗意。那是北京西边的百花山,你去过吗?剧组的人围着篝火喝酒跳舞,我和导演跳完舞拉着手跑进树林。那夜色真美。我们看得见火光听得见悠扬的舞曲还听得见泉水叮咚。我觉得欢快一心想嫁给他,是他把我从中学生变成演员从女孩变成女人。后来导演换了戏也换了演员换了女人。我恨他想报复想叫人打断他的腿想叫人杀死他(她的可爱的英雄气概总要有所表现)。第二个是艺术学院的同学那是去年秋天,我们朝夕相处而他是哀哀而泣死死相求。和他上床没有感到欢娱而是感到怀孕的恐惧。到了春节我和那男孩吹了。我意识到不喜欢他。我的故事就是这样。”

她的语调清纯甜润句句实话句句真情令卫东感动。

“你有几个女孩?”

她的问题是顺理成章的。他正在想如何应付,她在他胸脯上拍了一掌轻轻笑着说道:

“好了,我不为难你了!管你有几个女孩呢,我现在就是喜欢你!”

他重又要她,她也曲尽缠绵。他们折腾到半夜。她累了绻在他身上睡去。他在昂奋中无法入眠。他爬起来找出那张《s市晚报》。他看到建设银行的中奖公告。他看到特等奖的中奖号码。

他心中一动。

“哎呀!”

他禁不住一声叫。是的,是这个号码!他记得清楚,没有错!

他的叫声把雨雨惊醒。雨雨抬起头,睡眼惺忪。

“咋的啦?”

他才发现自己赤条条站在地当中。

“中奖了——30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