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76节

作者:胡小胡

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没有引起更大的混乱。

孔达人报告之后陶兴本宣布分组讨论,与会的200多人一个个面如灰土,不声不响如鸟兽散。第一小组潘鸣放是召集人,四个土建公司再加炉窑公司20多人。这一伙人走进一间小会议室各找座位坐定。谁也不发言,大会上的紧张场面没有过去。问了好一阵子,不知是谁放了个屁才算有了笑声。

“你们这是咋回事呀?你们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嘛!”

潘鸣放说句笑话想调节调节空气。没有人笑,也没有人发言。侯主任是这个组的联系人,拿个小本子等在那里。

“你们都不发言,是有情绪咋的?”侯主任说道。

“东建这个样儿,能没情绪吗?”二公司的大万说道。“东建搞不好,就是因为窝里斗。柏杨不是说了吗?中国人就爱窝里斗。”

“大万,你说谁窝里斗?”潘鸣放笑着说道。

“说谁?说我自己,说二公司!”大万连忙遮掩。“我也没说一公司窝里斗呀!鸣放,我对你是服了!干脆我的人马归到你一公司算了,由你潘经理统一指挥。”

“我要你的人马?”潘鸣放跟着开玩笑,忘了他是召集人。“我吃饱了撑的?那叫没有卵子拿茄子提拎!”

众人大笑。

“行啦各位!言归正传吧!”侯主任说话了。

“要说言归正传,我是有话说!”炉窑公司的杨经理说道。“计划订这么高,总公司给的项目不到一半……”

“谁家还不是一样!”有人打断杨经理的话。

“你还想叫总公司包下来?没那个好日子啦!”又有人说。

“现在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

“他妈的瞎子闹眼没治啦!”

“……”

众人吵吵闹闹,心里都不顺溜,说笑话也是酸溜溜的好像夏天放溲了的啤酒。正在这时候走进一个人来,众人立刻止住了话头。

“小潘,你这屋讨论的热闹!”

来人是金帅邦。金帅邦进门就点潘鸣放的名。侯主任连忙给金帅邦让出座位。

“欢迎金书记参加我们组的讨论!”潘鸣放说道。

金帅邦坐在潘鸣放旁边拿出“大中华”。

“来,来!”

“我有,我有,一样的!”潘鸣放也拿出“大中华”放在茶几上来个‘冲顶牛”。“金书记作指示吧!”

“大伙儿都说啥了?”金帅邦问道。“我来听听大家的。”

“牢騒不少。”

“都有啥牢騒?”

“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大万忽然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吕寄生下台以后,大万一直当代经理,是因为金帅邦要提他自己的人。大万对这个金书记也没好看法。

“大万,你别拉横车,打横炮!”金帅邦来了一句文革时代的话,这句话语带双关。“不是你说的?今天的会,就是好好讨论计划!研究完成计划的措施!小潘,杜绝转包你一公司,要带好头啊!你们去年在金山转包了不少啊!”

“多数是甲方强制转包的!”潘鸣放说道。

“按合同办嘛!东建是大公司,不能让那些包工队败坏东建的声誉!”金帅邦用目光扫视了一圈。‘有人说我不赞成杜绝转包,哪有这回事?我从来是赞成的!公司领导在讨论文件的时候会有些不同看法,那只是细节问题,实施的时间问题。公司领导在大方向上是完全一致的!现在小道消息很多,流言蜚语很多,不要听嘛!上下一条心嘛!人心齐,泰山移,我就不信大企业的改革搞不好!我就不信东建搞不好!”

这天上午金帅邦在土建小组讲了一通,他又到别的两、三个小组去讲了一通。这人是政治家比陶总厉害。

下午继续讨论,免不了拉横车,打横炮,免不了发牢騒,开玩笑。大家的主要想法是活难找,计划指标很难完成。第二天的总结会,陶总接受大家的意见,把指标削减了百分之十。潘鸣放想,就是削减了也不行。金帅邦作为党委书记最后发言,他没有说一句带刺的话。

散会的时候已是11点多了,小范的车等在会场外面。

“老褚他们去了吗?”潘鸣放上了车问道。

“一早就去啦!”

“客人呢?”

“于主任、乐局长、孙处长、魏指挥、龚指挥,都到了!”

小范报出来一大串名字官衔。

桑塔纳往南开上了环城高速公路。开了一天半的会心中实在憋闷今天也借个机会潇洒潇洒!汽车在下河湾下了道,在稻田间的土路上跑了一会儿,远远看见一个淡绿色的拱型大棚子,上面写着“逍遥津乡村乐园”。这是借用《三国演义》的地名,“曹操平定汉中地,张辽威震逍遥津”,全武行的把式用到这儿来了!不过这地方是稻田水乡,又是娱乐场所,倒也合得上辙。汽车开进院子,老褚等在外头,看见汽车好像迎来了凤凰。院子里停了20几台车看来这里的生意不错。潘鸣放随老褚往后院走。

“上午咋样?”

“不错不错!大姜陪于主任、孙处长钓鱼,我陪乐局长、龚指挥、魏指挥打麻将。玩的挺乐和!”

“输多少?”潘鸣放放低声音。

“两千八!”老褚回头看看后边的司机小范。

“我就拿三千,多输了你自己掏!”

“掏就掏!我老褚为了一公司有啥不敢掏的?”

这个乡村乐园不小,刚才在远处看见的绿色棚子是室内游泳池,还有一个白色透明的棚子是钓鱼塘。前边一幢三层楼是客房,后边的房子有餐厅有其他娱乐设施。汽车多了,交通发达了,娱乐场所向郊区向乡间发展。这一类娱乐场所主要是官员消费,“大款”消费,僻静安全是重要的条件,郊区和乡间便是合乎情理的了。

“老褚,今天不许来邪的!”潘鸣放叮嘱道。

“哪儿能呢!今天又有主任又有局长,能胡来吗?”

说着他们进了后院的餐厅。一桌人围坐在一个雅间里等候。潘鸣放进门连忙问候握手,接着又是道歉,只听于主任说了一句话大家才重新入座:

“官身不由己嘛!”

要说官衔于主任乐局长都是副局级干部,潘鸣放手下人马虽多只是个正处级干部,于主任如此说是对东道主的恭维。于主任上午钓了六、七斤鱼心情愉快,乐局长打牌赢了钱合不拢嘴。老褚说中午是火锅晚上是正餐,妈的,火锅也不算正餐了!只见每个人的面前放一个不锈钢小火锅,各种海鲜肉类蔬菜摆满一桌,两个小姐点火上菜忙前忙后。轮到点酒,于主任说,你们要喝白酒喝白酒吧,我是要喝加饭酒的,没有加饭酒花雕香雪状元红女儿红都行,加姜丝加话梅加冰糖加枸杞子烧开之后上来!于主任举止文雅有学问懂得养生之道。潘鸣放去年国庆节醉酒后厌恶烈性酒喝点绍兴酒当然不错。于是谁官大听谁的,大家都赞成加饭酒。过了一会儿小姐拎一个老大的烧水壶装满滚热的加饭酒,这里是乡间,自然没有太多的讲究。

“小潘经理,该你的祝酒辞了!”老褚提醒道。

潘鸣放端了酒杯站起来摆出一本正经的架势。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今天是清明节,不对,昨天是清明,我这两天有点糊涂啦!就当今天是清明吧,一公司请各位领导到乡间一聚,良辰美酒,共叙情谊!老朋友啦,从金山大厦开工,乐局长、龚指挥、魏指挥就和我们共同奋斗,两年了!于主任晚一点,也有一年了!孙处长我们经常打交道。金山今年的工程就要开工,我代表一公司指挥部,代表一公司全体职工,感谢各位领导对我们的一贯支持,预祝今年甲乙双方携手共进,共塑金山!我先干了,各位随意。”

潘鸣放一饮而尽,烫的喉咙生疼。于主任见状大乐。

“小潘,够意思,够意思!”

乐局长也笑道:

“别看小潘大学毕业,一身虎气!干工程就是要这样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