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78节

作者:胡小胡

潘卫东情场上得意赌场上也得意。

他在方型广场和末雨幽会,意外地看到《s市晚报》上的中奖号。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末雨不也是自己找来的吗?宝贝妞儿自己安排好地方把他招来,又中了特奖!我的好雨雨,我的好宝贝,你就是爱神你就是财神你就是命运之神!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谁能有这样的艳福!谁能有这样的财命!去年潘鸣放买的债券,潘鸣放也是有福之人,不然他怎么会得到陶初云呢?不然他买的债券怎么会中上30万呢?债券在卫东手里,过完春节老太太交给他的。钱是老太太的钱,卫东不过想借了用用,他现在正缺钱呐!有了这30万,岂不可凑成50万好好炒期货吗?岂不可以找米利做单享受特权吗?米利上次在s市呆了一个月,经他做单的19个客户15个赚了钱。米利这个月还要来,机会再不能放过!做期货再做三、五个月,做的好这50万足可以翻一番,那时候还愁还债吗?何兆风的钱,大庆的钱,老太太的钱更不成问题。再给雨雨买一件银狐大衣。不能买最好的,最好的买不起,新世界国际商城的银狐大衣卖到30万,把人吓一个跟头!买件十万八万的还可以。雨雨穿上银狐大衣该有多漂亮!她那个身材她那个气质,要多高贵有多高贵要多神气有多神气!还有买房子呐,买房子太重要了。找个幽会的地方还是跟人借的房,那么个破屋子!还要结婚呐,娶雨雨这么个太太能含糊吗?买不起河畔花园也得不大离。当然这事说的早点儿,雨雨还在念书,再说她跟你上了床就算答应嫁给你吗?现在的女孩子和过去一样吗?过去的女孩子答应嫁给你也不答应跟你上床,现在的女孩子答应跟你上床也不答应嫁给你。雨雨能嫁给你吗?能的,能的,她对你一片真心。你看她那个心急劲儿!你看她那个娇媚劲儿!她比初云简单多了。但是简单的女孩子不一定好对付。她的脾气就不好对付。算了算了,你还挑人家,太过份了吧?话说回来,她就是公主,就是天使,在s市还能找啥样儿的?潘卫东也不是白给的!期货的大事办成了,我潘卫东就算换了一个人,“五个一工程”就算大功告成。当然不是“功成名就”,人生的路还长呢。

潘卫东和陶末雨在方型广场销魂一夜,第二天一早五点钟他们爬起身。卫东不敢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耽搁他的汽车还在楼下。他们匆忙下楼。天还黑着,这么早能到哪儿去呢?末而不能回家也不能去学校。于是卫东开车向南,找个早点铺,末雨想吃豆浆果子。找了一阵没找到,只好停在路边,轰着油门开着暖气。

不如在别人家多呆会儿。自己有房子还有这种事吗?

末雨还睏着,躺在卫东身上。

“卫东,你说中了多少奖?”

“30万!”

“真的假的?”

她的声音懒洋洋的,就像不是30万而是300元。真是大家闺秀的气度。

“真的。老太太的债券。”

“看你!我要和你分赃吗?”

“乖乖,我的就是你的!”

卫东俯下身在末雨脸上亲一口。她的一双眼睛潮乎乎的在晨中发出晶莹的光。她太美了!她是冰晶玉洁的,她是玲珑剔透的。她没有初云的似水柔情风情万种,但是她的情感是燃烧的跳动的火焰无比真实无比强烈无比灿烂!

她爱他,这是确定无疑的。

“嫁给我吧!”

“你就这样向我求婚吗?”

“你要我咋样?”

“手捧鲜花跪下。”

“我会。”

“你向云云求婚了吗?”

她总是忘不了云云!

“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

“你怕啥?就是你们俩好了,我也要从云云手里把你抢过来!”

卫东激动的不知说啥好了。他们又开始狂热地亲吻。天亮了,他们顾不上路人的窥视。

七点钟卫东的车送末雨去学校。车停在离开校门几百米的地方。

“我不想走了——我不想离开你!”她说。

“那就跟我走吧。”

“不行。”

“我下午来接你?”

“今天不行。我给你打电话吧。”

末雨脱开他的手下车走了,卫东目送她走进校门,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可是她又跑出来向他招手。她真是一个心眼儿受他!她是演员却一点不会装假。得到了,今天啥都得到了!

潘卫东满心欢喜,但是他有重要的事情要马上办。他开车到家,上了楼到自己屋里拿出债券。正对!正是这个号码,一点儿没错!他走出屋看见老太太在厨房。

“妈,我走了!”

“你吃饭呀!”

“我不饿。我有事!”

卫东走到门口匆匆换鞋。

“卫东回来了吗?”

老爷子在屋里发话了。

“是,爸。”

“你又要走?”

“是,爸,我有事。”

“你回来!我有话说。”

老爷子今天不知有啥事,卫东越着急他越有事!卫东倒不是怕银行有啥问题,他怕老太太看见银行的通告。卫东想赶快取出钱来把本金和利息交给老太太。万一老太太记得债券的号码,卫东只要说老太太记错了就是了。债券是鸣放买的,鸣放不会记得号码。

卫东又换上拖鞋回到客厅。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自己冲一杯吧。”

老爷子是叫他冲咖啡。刚开的水,一杯热咖啡多咱才能喝下去!

“我不要。”

可是老太太端来一杯放在茶几上。

“喝吧,牛奶冲的!”

“我不想喝嘛!”

卫东的不满是冲老太太的,对老爷子他不敢。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

“你昨天上哪儿去了?”

老爷子的问话和平时不一样。咋的啦?昨天上哪儿能跟老爷子说吗?

“上锦州了——那儿有点装修活。”

“上锦州这么早就回来了?”

糟透了,锦州离s市二百多公里呢。

“卫东,你一天到晚在外头跑,有些事自己要注意。你也不小了,快30岁了。”

原来老爷子是想问他的婚事。他的婚事只有老太太问,老爷子从来不问。是快30了,他也着急。雨雨的事可以和老爷子讲,这是门当户对的,这是光明正大的,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老爷子从茶几下面拿上一张卡片。

“这是你的名片!”

是他的名片。这有啥?

“这是派出所的王所长昨天送来的!”

“王所长我见过。”

“你是见过!咱们家在他的管区住多少年了。这不是你给王所长的,是警察搜出来的!你去过叫威尼斯的夜总会吗?前天夜里警察把它捣毁了!抓了老板,抓了卖婬的女孩,还抓了嫖客。你的名片是在卖婬女孩那里搜出来的!”

我的天!

“这是怎么回事?”

“爸,我去过。我只去过一次,没干坏事。”

“没干坏事?你的名片怎么跑到妓女手里去了?混蛋!”

老爷子在茶几上啪的一拍,卫东吓的一哆嗦。他面前一口没动的咖啡泼在玻璃板上。这一声惊动了老太太。

“老头子,你咋回事呀?”

“去吧去吧,你不要问!”

老爷子挥挥手。他额上的青筋暴出来。

“爸,我是和何兆风一起去的,你不信可以问他。”

“你还提何兆风!前天警察把他抓了进去!”

哎呀,这事儿闹大发了!他以为何兆风没回来,以为他在香港在加拿大,谁知他在s市的局子里蹲着呐!他想他昨天不但在雨雨的怀里,也在赵玉梨的怀里。何兆风这小子回到s市不去河畔花园他回没回来赵玉梨不知道!他不回河畔花园却到威尼斯找倒霉去了!他说威尼斯的老板和警察有勾,最安全,好,好,撞到枪口上了。

“爸,我说的是实话!那天晚上何兆风带我去的。他干了,我没干。那个小姐才16岁,父母是东建的工人,父亲工伤母亲住医院。她要找东建的领导。何兆风告诉她我家是东建的,我看她挺可怜,给她一张名片,叫她有事找我。爸,是这么回事儿!”

“你就跟我编吧!干坏事干到家门口来了,那个什么威尼斯,就在咱们这个地区。不是王所长把名片偷偷送来,你还能好吗?小子,我警告你,今后再出这一类事,你给我滚蛋!潘家门里没有你这样乌七八糟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