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80节

作者:胡小胡

陶兴本后悔到大连去。省建委的大李主任非要他去不可。“大李”个子高所有人都叫他大李主任。大李说你还是去吧,刘部长要来,你不去好吗?你陶兴本就敢目中无人?华兴的总经理刘作光过去是建设部的副部长,大李是沿用者称呼。会是华兴总公司施工局召开的,省建委和大连市建委是东道主。施工企业改革座谈会。车开到瓦房店抛锚了。这辆小奔驰算是老奔驰跑了27万公里了。

现在是早上8点20分。

小石满头大汗。小侯像热锅上的蚂蚁。车开了锅气缸垫毗了。一时修不好要打电话叫家里再派车。

这里的高速公路出口叫那屯。那屯,满族聚居的屯。瓦房店,不知哪朝哪代这里的百姓住的是茅草房“瓦房”成为稀罕成为骄傲因以为名。

辽南的丘陵。

山上已染新绿。

快到清明了。

青黄不接的节令。

东建也已青黄不接。

家里派车开到这里要三个小时。

坐在车上抽烟吧。

他早上五点钟从s市出发的,赶九点钟的会。会议通知昨天到银帆宾馆报到。他不肯昨天去,所以今天起大早赶路。会是赶不上了。

你本来就不想赶这个路开这个会。你还是来了你没有多少自由你不能随心所慾你不能“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放他妈的狗屁!”

昨天下午他骂人骂的是党委办公室主任。党办主任拿来“党委常委会、经理办公会议事规则”请他审阅语调委婉举止谦恭。他看过大发雷霆把打字稿扔出去飞了一地。他骂的不是党办主任是金帅邦。他如果昨天去报到就不会发这个脾气。

他在计划工作会上发了一通脾气。他知道自己太不冷静,那天的会,肯定大家有看法有意见只是没有人当面提。

有什么办法呢?

小侯递给他一本《蜀山剑快传》,他只有看这书打发时间。

他把一本书看完了,家里派的奥迪车才到。

他们到了银帆宾馆上午的会刚结束。

他在餐厅门口遇上华兴总公司的刘总同时遇上施工局的童青代理局长省建委的大李主任s市建委的安迁主任s市建工局的马厚局长。刘总笑逐颜开热情洋溢一张大嘴咧到耳根似乎受到海水的荡涤春风的沐浴似乎被马屁高手从头到脚拍了个遍拍的舒坦拍的滋润拍的光溜溜痒酥酥拍的心满意足心花怒放。刘总见了面反过来拍下属拍陶兴本的肩膀说老陶老陶你迟到了啊啊不是迟到一会儿而是迟到整整半天啊啊晚上肯定要罚你酒下午先要罚你重点发言啊啊把你们东建改革的思路改革的做法改革的经验好好谈一谈啊啊你是大老板东北最大的施工企业老陶你要拿出点根本性的东西方向性的东西啊啊最符合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理论的东西最符合当前治理整顿方向的东西。刘总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一路走一路讲走进餐厅走到最里边的一号大桌坐下来铺上餐巾喝上茶抽上烟仍不能止。等到上了菜陶兴本才有说话的机会他说刘总你是老领导东建的情况你不知道吗我不是反对治理整顿从国家大局来说治理整顿完全应该可是对于行业来说不啻是当头一棒建筑业的好日子算是过完了特别是大企业没有进入市场的条件欠账太多管理漏洞太多我哪来的经验我来就是向刘总要政策要办法的刘总你最好别叫我发言非要我发言只好实事求是把东建的困难讲一讲我看还是不讲为好我来还有一个目的还想请刘总到东建视察视察指导指导我想等刘总到了东建我再向刘总详细汇报。刘总听完眨眨眼撇撇嘴可是沉得住气立即加以反驳老陶啊老陶你明明在批评我官僚主义嘛官僚主义我当然有也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嘛不过我要说你老陶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啊啊站不住脚啊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央的基本方针哪一个企业都要走这条路大企业更不能例外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嘛老企业都有欠账为什么有的企业搞的好有的企业搞的不好就要看工作嘛至于管理漏洞太多正是你们的努力目标嘛否则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要我们这些共产党员干什么至于东建的工作还是有不少经验的嘛你们是华兴多年的先进单位一直是排头兵嘛这次我是准备到你老陶那里去看看免得你们总对我有意见啊啊这次会你老陶还是要发言的哪怕有一点经验也要讲出来你讲一点他讲一点路子就出来了我们这个会就没有白开这才是积极进取的精神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刘总一席话叫周围的人点头称是叫陶兴本哑口无言,

会议开了两天,陶兴本作了半个小时发言。他的发言言之无物言不及义言不由衷。他也不知道究竟讲了些什么。刘总叫他坐在身边可是刘总做总结做指示的时候他几乎睡着了。陶兴本讨厌刘这个人可是他身居高位。陶兴本后悔请他到东建来只是那天话赶话说到了。他到东建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徒费时间徒费精力徒费钱财。这次会他算是或多或少得罪了刘得罪就得罪他也不想升官发财这个官早当够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大李主任看出苗头说“老陶你这个人大倔犯不着嘛”。开会的第二天晚上大李到陶兴本房里坐了很久抽了很多烟。大李是会做官的人未来的副省长他比陶兴本小三岁。会做官是一门学问中国人研究了几千年可是如今学问越来越大有的人靠本事有的人靠圆滑有的人靠老子有的人靠拍马有的人靠标新立异有的人靠踩人肩膀。这几年又有新发展一叫跑官二叫买爵三叫贿选。铁西区一个印染厂亏损2000万可是厂长整天不干事到处跑终于跑来个局长走马上任去了。大东区一个针织厂的厂长当上了区长自己说这官是买来的送礼送了30万元。就是人代会党代会之前也有幕后活动金钱交易真是商品世界市场经济。不是当官的没好人大李就是好人不然的话两年前他就可以当上副省长。陶兴本说起经济形势的变化说起东建说起去年以来的困境说起金帅邦。大李说老陶你这个人大悲观看黑暗面太多思想方法不对头社会的丑恶现象是比过去多了有些行业困难有些企业困难甚至难以为继这些都是事实但是要看到整个经济的趋势整个社会的发展。文化大革命时代没有贪官没有腐败没有娼妓没有吸毒但是谁也不留恋谁也不愿回到物质的贫困精神的压迫中去。小平思想的伟大早已被中国改革的实践所证明社会主义的经济问题列宁没有解决斯大林没有解决毛泽东没有解决只有邓小平解决了。列宁搞新经济政策只是一种让步一种妥协并不是真的要搞市场经济。中国改革十几年经济和社会生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人变化蓦然回首大有沧海桑田之感慨。想起文化大革命之后那样一个烂摊子国家落后民生凋敝苦不堪言十几年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不感到欣慰不感到庆幸不值得祝贺?国有企业的困境正是市场的作用说明社会的进步旧机制的死亡。

开了两天会第三天是游览。陶兴本本来想回s市可是听完大李的话还是耐着性子留下了。上午游金石滩下午游旅顺晚上宴会。大连市建委在富丽华酒店设宴。金石滩和旅顺一东一西相距100公里这一天尽坐在车上跑路。会议准备了面包车和大客车。重要人物乘道奇面包车包括部长主任局长也包括两三个大企业的经理。中午是野餐,啤酒饮料方便食品餐巾纸杯一应俱全。

天气晴朗春风骆荡一群人先往金石滩刘部长兴致勃勃摆足了架势拍照和每一个与会者合影这是他联系群众的好方式。陶兴本不愿意照像独自走到一边。他只知道这里是新兴的国家级风景旅游区只知道去年云云雨雨来过他站在海边看着漫上沙滩的海水看着无边的海无尽的天想到历史的渺远自然的无极人生的短促世事的烦忧。远处的篷帆在大海中自由的飘荡。它是自由的吗?它的自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这大海是自由的,但它只能在沙滩前止步;这海鸥是自由的,但它不能飞进山林。“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日月星辰都要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上帝、大自然、万事万物、整个宇宙都在传自千古而又万古不灭的戒律中生存。上帝、大自然、万事万物、整个宇宙都是在痛苦中生存。那么人呢?渺小的人呢?人可以反对上帝、大自然、万事万物含羞忍辱地不折不扣地遵循的戒律吗?也许正因为人的渺小就有了无比的勇气无比的英雄气概,上帝怕毁灭大自然怕毁灭万事万物怕毁灭宇宙怕毁灭而人不怕毁灭。正因为如此正因为人有勇气人类才能不断从旧世界里走出来从传统中走出来从戒律中走出来走向死又走向生。

游完金石滩游旅顺从白玉山到鸡冠山刘作光大谈历史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丁汝昌刘步赡乃本西典东乡平八郎罗日杰斯特温斯基。下了山一群人钻进老式潜水艇体验体验水下生活。刘作光见多识广他在青岛参观过核潜艇于是大谈潜水艇的构造航速下潜深度续航能力武器配备从潜艇谈到水面舰只从水面舰只谈到海湾战争谈吐从容思路敏捷知识广博。刘和金帅邦有交道是金帅邦的后台金帅邦总在背后宣传他和华兴的这重关系借以炫耀借以抬高自己借以吓人。

下午四点钟一群人回到银帆宾馆略事休息一个小时后将驱车前往富丽华酒店赴大连市建委的晚宴并有大连市的头面人物出场。陶兴本觉得实在无趣叫小侯收拾行装备车给大李打了个电话想要溜回s市。

“老陶,不行啊!你就算给我个面子吧!”

大李如此说陶兴本不好走了。但是他上了自己的车跟着道奇车开进城开到富丽华酒店门口。

宴会在二楼的毓秀厅摆了两桌大部分与会者不能出席只是些头面人物实际上是大连的地方官请刘部长陶兴本这些人只是作陪的。大连人的气派富丽华的豪华名不虚传深海龙虾象拔蚌红蹲鱼陶兴本未曾见过未曾吃过而海参燕窝鱼翅仅在其次。餐厅华贵小姐靓丽金盏银钵美酒佳肴出乎刘作光的意料,于是部长级大员对主人的热情报以更大的热情,他称赞大连的城市规划,称赞大连的开发区建设,称赞建筑业管理称赞施工质量。你们一建公司三年前塌了一幢楼死40多人伤100多人造成全国影响,你们吸取了教训嘛,你们采取了措施嘛,你们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嘛!呃,还有,大连市花几个亿建起五幢30层的教师大厦这在全国是一个创举,说明大连市的领导大连市的人民狠抓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抓住不放一抓到底说明大连市的领导大连市的人民有教育意识有知识意识有文化意识同时也就有市场意识有战略意识。还有大连服装节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创举也是两手抓抓住不放一抓到底,呢,盛大的演出,我在电视里看了,那么多名星名模叫你们请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黑的白的黄的红的,星光灿烂,美女如云,美仑美奂,美不胜收。过去搞阶级斗争不敢讲美,美成了罪恶。怎么不讲美呢?不讲美难道讲丑吗?大连就是美嘛,山美,水美,人美,服装节就是美的广告,美的呼唤。服装节树立了大连的形象,提高了大连的知名度,促进了经济发展,是两个文明建设的完美结合。

部长级大人的感激心表现慾演说瘤使他独霸了整个宴席。吃到一半陶兴本溜了出来,看见小侯和几个随从司机吃完了工作餐坐在外间等候。

“走,”陶兴本说道,“回s市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