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82节

作者:胡小胡

第二天下午陶兴本接到省建委通知,刘总明天上午九点到东建,请陶兴本和金帅邦分别汇报行政和党委的工作。刘作光在东建呆两天,除了宾馆由省建委安排,其它由东建接待。

陶兴本后悔到大连开会碰上部长大人并且请他到东建来。去年曾为海外项目在北京找过刘作光十几分钟就被打发了。刘作光到东建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添麻烦。他要在东建呆两天!他在大连把陶兴本克了一顿然后表白自己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他到了s市就到东建兑现他堂皇的表白。金帅邦和刘作光的关系是通过人事局局长惠石搭上桥的。去年陶兴本在北京惠石向他借房子被他顶了回去。可是金帅邦叫螺旋焊管厂在北京花65万买了一套房子给司长用。螺旋焊管厂是盈利厂,厂长是金帅邦的小哥们。陶兴本把厂长叫来训斥一顿可是房子已经买下局长已经用上。一套小房子两室一厅65万只能给局长的儿子用,如果是局长本人,四室两厅就得130万!北京的房价高的惊人三环以内每平米7000元以上。杜宝强事发之后,陶兴本叫孔达人写一份材料,关于柬埔寨采石场关于涂飞和惠石的问题。他叫小侯专程到北京,把材料送到建设部叶部长手里。孔达人写完材料很担心,他认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得罪人,早晚惠石也会知道。但是陶兴本执意而行,他不能容忍惠石这种人。

下班以后陶兴本给红旗打电话没有找到她。这几天他要接待部长大人还有其它许多事不能去看她。

第二天刘作光按时到达,大李主任没有来,同来的有施工局的代局长以及s市建委的安迁主任。陶兴本、金帅邦和东建全体领导班子公司小会议室迎接。

上午是汇报会先由陶兴本讲后由金帅邦讲。部长大人认真地听,代局长是个小年轻拿本子不停地记录。陶兴本实话实说不会评功摆好不会文过饰非不会自我标榜东建已是亏损企业贷款四亿以上目前一缺项目二缺资金摊子太大战线大长管理百疏而无一密他这个总经理应负主要责任。陶兴本讲完刘作光讲了几句表示诚‘恳。他说知道东建困难没想到困难这么大,去年老陶要项目他要是知道东建困难这么大肯定会把香港的项目割一块。东建三万多人这个重担在各位的肩上你们要下定搞好东建的决心大企业能不能搞好我看能搞好首先要树立信心一班人要团结起来依靠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严于律己要反腐倡廉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抓住主要矛盾提倡辩证法反对形而上学接受新观念研究新问题要始终坚持小平同志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伟大思想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使东建公司这个东北最大的建筑企业再创辉煌!

中午陶兴本金帅邦和东建全体领导班子在设宴招待刘作光一行。刘作光好酒贪杯正好发挥了金帅邦酒量奇大的特长,于是一帮人“饮似长鲸吸百川”喝了五、六瓶磨砂玻璃瓶s市老龙口白酒。而陶兴本仍是滴酒未沾。客人中代局长年轻善饮,主人中除了金帅邦,孔达人王嘉谋都是能喝的,东建的领导班子干事不行喝酒有一套关内来客无不对东北人的豪爽叹服。

下午刘作光深人基层参观工厂和福利设施陶兴本不得不陪“狗尿苦不济长在金銮殿上”。晚上鲁曼普市长在新世界酒店请客,这回不喝白酒喝的是轩尼诗xo部长大人适应能力极强土酒洋酒全能对付。

第二天上午刘作光找陶兴本金帅邦谈话就在陶兴本的办公室里。

“老陶啊,我这次来,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当调解人啊!”刘作光开门见山。“中东有调解人,波黑有调解人,我就是东建的调解人!”

刘作光坐在中间的大沙发上,陶兴本、金帅邦坐在两边的小沙发上。

“刘总,你的话言重了!”陶兴本心中暗笑。“我和帅邦不是处在战争状态嘛!”

“言重了言重了!我是比喻不当,比喻不当。但是矛盾总是有的。老金,你说有没有?”

“有是有,是正常的。”金帅邦说道。

“你们两个人很一致嘛!”刘作光头仰在沙发背上眼睛望着天花板。“东建能不能搞好,主要看你们俩。你们都是大学本科毕业,高级知识分子。老金是学暖通的,老陶学的也是建筑吧?工民建?对,对,都是党培养的企业高级干部。老陶嘛,有经验,有能力,是领导大企业的难得的人才。老金也不错,为人正派,责任心很强。你们两个目标和利益是一致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叫什么来着?我这回到东北来学会的,叫‘往一个壶里尿’!不能转着圈尿嘛,要往一个壶里尿嘛……”

刘作光说了一阵,不知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葯。东建搞成这个样子陶兴本狼狈不堪今天又戴上了高帽子。

“刘总,我说一句好吗?”陶兴本故意转移话题。

“你说,你说。”

“东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项目和资金。现在三峡开工了,请部里把三峡工程给我们一块,东建拉一半人马到三峡去!”

“哈哈,老陶思路开阔!三峡是水电部的工程,我说了不算啊!”

“水电部有,华兴也有。三峡动迁就是几百万人,听说华兴有一大块,二百多亿。拿出十分之一就行。”

“老陶消息灵通啊!还没有落实,还没有落实。”

“如果刘总给东建解决这一条,就把东建救了!”

“对,老陶说的对!说一千道一万还得有项目!”金帅邦连声附和。

“你们总是眼睛向外,”刘作光挥一下手。“管理跟不上去,就是有了项目也不一定能救你们的驾!项目当然可以研究。东建拉到三峡是大事,要通盘考虑。老陶啊,关于领导班子的议事规则,老金拿给我看了。老金说你有不同意见,你们俩在这事上闹得很僵。没必要嘛!”

原来他们的用意在这里。

“你不认为有必要搞一个议事规则?”刘作光看着陶兴本。

“没必要!”陶兴本气变粗了。

“我看还是有必要。”刘作光从兜里拿出那个草案。“我看写的很好嘛!解决管理问题要一步步做起,先要理顺班子。一个率领千军万马的班子,怎么能没有规则呢?提出这个问题很有见地,考虑也很周到……”

这是要挟!这是恫吓!岂有此理!陶兴本瞪了金帅邦一眼,金帅邦坐在那边收拢腮帮子一声不吭。你他妈别跟我装孙子了!今天是你叫刘作光来和你一道演双簧。你这一套我没见过吗?

“刘总,我再说一句!”陶兴本从沙发上站起来。“我今天问一句:东建还要不要实行经理负责制?”

“老陶,你坐下!不要太激动嘛。怎么不要?所有企业都要经理负责制,东建怎么能例外?”

“干部都要党委讨论,就是剥夺经理的权力!”

“老陶,这上写的很清楚:正处级由常委讨论,副处级由经理任命。正处级不到五分之一,由党委把把关有什么不好呢?经理负责制讲了经理为中心,但是离不了党组织的核心,不论是中心还是核心,两心要合成一条心!老陶,东建是三万人的大企业,不是千八百人的单位,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国外大公司也要靠董事会智囊团也是集体领导嘛!我今天说当调解人是说对了。”

“刘总,东建没搞好,我是负主要责任的。我这个经理不称职,我请华兴免掉我的经理!”

“哈哈哈哈!老陶,你这个人,太沉不住气!”刘作光也站起来。“我谈的是具体问题,你却想到别处去了。你认为对你不信任?总公司对你老陶是信任的,对老金也是信任的。我弄不清你思想里的弯子究竟在哪里。我和你还没有沟通嘛!我们之间不至于难以沟通吧?老金,你先回去,我和老陶好好谈一谈!我们今天把话谈透,思想有疙瘩是做不好工作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