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84节

作者:胡小胡

时间过了六点大李到了凤凰饭店想来刘部长到了安主任到了马局长到了金帅邦早就到了。金帅邦下午就不见踪影肯定给刘作光拍马屁去了。

你和金帅邦的争斗孰是孰非?为什么权力该在总经理手呢?为什么党委书记不该拥有权力呢?在各个大企业中权力的形式权力的分配是五花八门的。有经理厂长说了算的,也有书记说了算的,也有党政分庭抗礼的,也有权力分散各行其是的。确实没有规则。确实需要建立规则。金帅邦要建立他的规则。刘部长要帮他建立规则。你不想作英雄作好汉也不想束手就擒。你现在要这个权力就是不想让金帅邦胡作非为。金帅邦敢于胡作非为,他代表的不是三万职工的利益只代表他自己和他周围几个人。金帅邦上台三个月就有人打电话。打电话干啥?无风不起浪嘛。打电话的是s市铝厂的厂长朱大胡子。朱大胡子是金帅邦拐弯抹角的亲戚却和你关系很好。朱大胡子在电话里说喂喂老陶你那个搭档有点急不可耐咋地上台就捞呀?原来东建二公司在s市铝厂施工,金帅邦找朱大胡子拉走10吨铝锭叫朱大胡子和二公司的吕寄生算账作到工程款里。10吨铝锭八万元转眼进了金帅邦的腰包。朱大胡子说完叮嘱说老陶你知道就是了。金帅邦刚上台你不想对他怎么样再说也不能把朱大胡子装进去。金帅邦捞的是铝锭却不是朱大胡子的钱而是东建二公司的工程款是你陶兴本兜里的钱。不是朱大胡子打电话陶兴本根本不会知道。吕寄生这个混帐王八蛋兔你的职算免对了!你去舔书记的屁股吧,我就是要撤你!金帅邦有一帮为他效命的小哥们如吕寄生之流事情都是他们办。金帅邦说啥?你有权我不忌妒,我有权我不客气。真是名人名言!真是做人之道啊!真是生财之道啊!现在不就需要这样的至理明言吗?现在不就是又要会做人又要会生财吗?你陶兴本笨就笨在既不会做人又不会生财。你和金大书记有天地之差。

你再看看吧,金大书记的招法多着呐!他的一个捞的办法是通过他的弟弟金帅国。金帅国在苏家屯注册一个建筑公司三级资质就是个包工队。做啥生意也不如搞工程这是无本买卖。金帅国的项目都从东建分包转包的,金帅国干了三年每年从东建弄走几百万上千万工程妈的就连五万立干式煤气柜的混凝土底座也被他弄去了!又有五花八门的结算手段多报人工费多报机械费多报材料费土方多验尺毛石多验量再搞几个措施费再搞以次代好以旧代新偷税漏税谁也不知道金帅国的混帐公司一年赚进多少钱。金帅邦捞的办法实在高妙,一个合法公司一张合法执照一份合法合同事事有据笔笔有账哪一条不合法?就算有问题法人是金帅国不是他金帅邦!有本事!佩服佩服!官员的形象不在于是否腐败而在于腐败的是否高妙。哈哈哈哈哈!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哈哈哈哈哈!最近听说金帅国拿出100万在北大营开了个狗向城生意兴隆名声传遍s市就连s市钢铁公司的唐总经理也说那里的狗肉是s市第一家。金帅国赚的钱不也是东建的工程款不也是你陶兴本兜里的钱吗?

所以严禁工程转包的文件遭到金帅邦的抵制。他先说问题复杂不要匆忙决定,继而组织一套人马拿出一份60页的调查报告,花了大工夫了!报告说东建的土建公司65%的工程靠分包转包,专业公司35%的工程靠分包转包,土建公司的分项工程如抹灰。砌砖、贴面砖、打水磨石、屋面防水等项东建自己的队伍已不能完成,专业公司的一些分项工程也依赖包工队,如果一刀切势必使绝大部分工程受影响。对对对你他妈的说的对!你深入实际掌握第一手材料你说的全是事实!你就会冠冕堂皇就会大言不惭!造成这样的局面不就是多年分包转包的结果吗?陶兴本不怕得罪他,怕啥?陶兴本不打招呼立即发出文件。这是去年夏天最初的分歧。你们之间没有蜜月。后来孔达人说金帅邦当着小哥们的面破口大骂。骂个**!

慢着,还有呢,金帅邦还有第三招儿,他的招儿多的很!他接受下属的礼金礼物,提拔干部听说是有价的。吕寄生是个混蛋办什么事都浑他给金帅邦送去5000元还要当着别人吹嘘一番!还有酒。金帅邦好酒有人说他家茅台酒有上百瓶。没有酒喝上他那儿拿两瓶他肯定很大方。上次鲁曼普来吃饭要喝鬼酒哪儿也没有还不是到金家取来的吗?鲁曼普说是真货不是假冒的。妈了个逼!干部职工当然有意见有看法怎么能让金帅邦获得更大的权力让他为所慾为呢?

小石的车总算绕过了市府广场。这辆车不行了该报废了。东西坏了总是要报废的,人到了时候也要报废。

东建的干部职工对你就没有意见没有看法吗?你的一生的大半时间都是东建度过的,从1964年到现在——1994年5月。你刚到东建24岁。你在一公司的工程队实习了半年然后到机关搞施工准备。后来文化大革命乱作一团,1970年成立“革委会”把“臭老九”赶回工程队,你当了三年工人干了一年配管工两年木匠。当配管工的时候红旗的老爸潘廷俊也在一起干活,潘老那时是“英国特务”,你和他从那时结下了友情。有一回你和一个女工用锯割管子,旁边一个痞了吧叽长了一双斗鸡眼的小子念道:两人对面干,你干我也干,为了一个口,出了一身汗。那痞子真是个天才后来他到底把那女工搞上手。他们在水泥大管子里干被人当场抓住。那痞子满不在乎痞性十足那女工是刚回城的下乡青年哭成个泪人儿。工人骂她“傻逼”就算是对她的同情啦。那年在抚顺石油三厂冬天上夜班零下30度可真够劲儿。你们木工班跑了“盒子”手忙脚乱被段长骂的狗逼朝天。段长官儿不大牛逼烘烘在当时也算个“造反派”。还有一次你在本溪在洗煤塔上一脚踩空掉进预留孔幸亏两手撑住拣了一条命,洗煤塔高28米掉下来就成肉饼啦。最热闹的是几个工人为了劳保手套把军代表接了一顿。建筑工人野外施工餐风露宿都有一股野劲儿张口就骂伸手就打。这事情惹了大祸正赶上“清理阶级队伍”那几个挑头的工人转眼成了“还乡团”“黑狗队”“现反团”被打断了肋骨打折了腿。有可怕的事也有甜蜜的事你那时刚结婚工人都叫你“驸马爷”对你羡慕不已。那几年你一无所成只是当上了没落王朝的驸马爷所以你没有啥威风。你想学学英语但是不能坚持,文化大革命造成一种环境一种氛围叫你啥也不想干啥也干不下去。你无法自我设计自我实现时间却过的特别慢,等你有了施展才能的机会时间却像飞梭一般。还有一件事是你在“批林批孔”那一年入了党。你并不是表现积极而是队支部书记和你关系特别好。你这个人尽职尽责不会说假话只是脾气倔。你的入党鉴定最后一句是“今后要克服性格急躁的缺点”。入党不是完美无缺总有缺点总要写上一条不疼不痒的缺点。但是你至今没有克服克服不了。要说是缺点也是天生的妈给的。

你从啥时候开始发迹的’是从你当工程队长那一天?是从你当一公司副经理那一天?是从你当总公司计划处长那一天?调你当计划处长的是鲁曼普,你当上经理是老书记提的名。当时被提名的还有孔达人。你当上总经理孔达人甘当副手尽心竭力所以你对他不错。你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毛病也就出在这里。那时候数不上金帅邦他只是机装公司的代理书记。金帅邦连升三级坐火箭上来如今和你平起平坐。金帅邦厉害你不如他!他会两手抓一手软一手硬硬的时候像根**软的时候也像根**!软硬兼施纵横捭阖要当爷爷能当爷爷要当孙子能当孙子真正东建公司不可多得的人物也!你和他的较量也许会以失败告终。但是你还是认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人最终不会得逞,东建的职工不容也干部不容也天地不容也。你除了吃软不吃硬还有一个毛病是太自信。有人用“刚愎自用”四个字来形容你。这是贬意你心里清楚你觉得毕竟说出了你的脾气你的气魄你的阳刚之态比粘粘乎乎婆婆妈妈强的多。只有领军的大将才可以说他刚愎自用比少谋寡断多谋寡断当断不断强的多。

“陶总,是到北九马路吗?”

小石这样问你没有回答。你今天没有说到北九马路他却这样问。你坐他开的车到北九马路已有多次,每次你下了车就把车放走回头打的士回家而你去别的任何地方小石总在门口等候无论多长时间。小石是机灵人他肯定认为这里有个女人但是他不会问不会说守口如瓶。女人,女人,为什么男人总是需要女人呢?你本来以为不是找女人的年龄不是找女人的时候,后来你以为正是找女人的年龄正是找女人的时候。有了她你才发现你生命中的一大块空间是空空荡荡的。这空间就像你身体里的一件什么东西晃晃当当有时候重的下里有时候轻的发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你觉得那空间没有了你变得真实了。你在女人的事上始终没有弄懂无论是性无论是爱你都没有弄懂。红旗以前你有过两个女人,一个是你的太太,另一个是你的小姨子。过去的一切就像残缺不全的梦一般。你回忆起你的惊奇你的慾羡你的渴望你的快感你的厌倦你的恼怒就像一堆杂乱的音符不能组成一个乐句一段旋律更不能组成一首乐曲。你需要爱,爱和真实,爱和充实。爱、真实、充实才能伴你渡过难关。红旗是多么重要啊,她的爱是多么重要啊,她体贴关心照顾是多么重要啊,你和她的心心相印是多么重要啊!你在她面前是一个真实的人,心中的一切都可以向她倾诉。高兴的事烦恼的事愤怒的事痛苦的事都可以向她倾诉。当然你没有多少高兴事。你讲述了你的过去,她眯起眼睛抚着你的头顶说,钱端端年轻时候准是挺可爱的。她的话令你感动。她的话说的多么好啊!她的话是宽容是谅解是信赖是爱。但是讲到你的太太她便沉默不语。你太太的病态使她震惊。这似乎使她增添了负担和压力。这是她善良的天性女人对女人的同情。你还说到云云说到雨雨。她喜欢云云她们本来就是好朋友。她说云云的婚姻不是好对付的,雨雨的婚姻也不是好对付的。你告诉她云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不相信,等到你设法使她相信之后,她撒娇地说,好吧,我也做你的女儿吧!人生的风风雨雨太多了,桂林街的小屋成了你的避风港你已经离不开她离不开这里。

你没有回答小石的话,于是小石在市府大街和南京北大街的交叉路口向左拐弯拐向北九马路。

那天刘作光叫金帅邦离开他要继续同你谈话。你不想同他弄僵叫他像泄了气的皮球叫他丧失了自信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其实你早已同他弄僵在大连你就是明枪暗箭。哎呀呀刘作光是聪明人以他的智商当个部长富富有余最能体察下属的态度明察秋毫而能见舆薪。哎,哎,部长大人的承受力忍耐力涵养性宽容心比你陶兴本强多了,大人不生小人气宰相肚里能撑船。得啦,人家大老远从北京来别让人家过不去。你讨厌他而在这个世界上令你讨厌的人太多太多。你不能对讨厌的人都来几下子,没意思没必要没工夫没脾气,你讨厌他并不是恨他为什么要恨他呢你恨的只是金帅邦。你太迁怒于人了!你的心情太坏了!你的心眼儿太窄了!蠢才蠢才你实在是个蠢才!你对刘作光说不想干了,你是厌倦了胸中有无穷的苦闷,但是你骨子里仍不服输你还要顽强地表现自己。你不是激流勇退的人没有那个修养那个胸怀。你的毛病多啦!你第一个毛病是吃软不吃硬第二个毛病是刚愎自用第三个毛病是心地狭隘。你好就好在明白自己的毛病糟就糟在改不了。你在情人眼里是个英雄是个完人是个宝贝你在旁人眼里是个蠢货。那天刘作光和你又谈了一个小时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无非是叫你安心工作无非是叫你搞好团结无非是叫你增强信心。你只有点头称是。刘作光毕竟是顶头上司对东建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你心里说只要上头肯把三峡的工程给东建割一块叫我老陶咋样都行。

“停下!掉头!去凤凰饭店。”

你最后开了口对小石这样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