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90节

作者:胡小胡

潘卫东终于等到了米利总经理。

潘卫东为这件事做了好长时间的准备。他先是凑足了50万元。这其中有何兆风的钱,有大庆的钱,更多的是他秘下老太太的30万。他并不是想昧下只是借用一下。

那天他回家交给老太太1万6千287元5角,说中了一个二等奖一个五等奖,二等奖10000元五等奖1000元本金5000元利息287元5角全在这里啦!老太太一辈子没中过奖乐的合不上嘴差点绊在椅子腿上。老爷子也很高兴说“傻人有傻福气”。鸣放说老太太有福气我有手气,中了奖电视机换个29英寸的吧。红旗说这屋里破破烂烂有这一万大家再凑个一万好好装修一下。老爷子说我这屋子不是挺好吗舒适实用哪像你们年轻人穷讲究!讲究的房子你们没见过!我中了一万元你们这就给我花出好几万了!老太太说明明是我中的奖咋说是你老头子中的奖?这个钱谁也不许动将来给我孙子留着!鸣放说老太太重男轻女你只有孙女外孙女哪来的孙子?老太太说你们都不生男孩将来卫东指定给我生个孙子我这钱就留给孙子了!大家吵吵一通只是卫东没说话。平时卫东最爱说话乱出主意这天心中有鬼躲在一边。好在他们谁也没有看他的领款单对他的中奖号使他得以瞒天过海。

有了钱第二步是找孔达人。卫东不认识米利要有人从中牵线,孔达人是有名无实的董事长他当牵线人再好不过。这事本来是孔达人提起的。可是这家伙在电话里打起了官腔,这家伙说米利临走留了话,他管的客户再不能增加。妈的费了好大劲凑足了钱却说不行了!你这个董事长说话和放屁一样吗?但是骂完还得去作揖。只有到孔达人家去,拉陶末雨去,陶总的女二公子嘛!看你孔达人给不给面子!他在床上小心地跟末雨提起,可是我的宝贝儿我的少奶奶一句话就把你顶回来,“给人舔腚沟吗?你自己去吧!”潘卫东千作揖万磕头使出浑身解数在雨雨尖尖的小屁股上舔了个遍才算求下这个情。那天晚上他领着雨雨拎着1000元一瓶的人头马xo800元一条的特级玉溪香烟走进孔达人的家门。这一着果然灵孔达人满口应承只是烟酒坚决不收。小潘你小子要干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以后不许来这一套这事给谁办也是办这才哪到哪!潘卫东双管齐下两手抓,心想一半人情一半财情人情通财财通人情,谁知大错特错领着陶总家的小姐还要给陶总的下属送礼岂不是弄巧成拙?不过孔达人的眼神说“卫东你小子真行能把陶总的女儿弄到手”也叫他得意了一回。

米利总经理五月下旬回到s市。孔达人亲自到桃仙机场迎接叫潘卫东一起去随即作了介绍。卫东在香港美食城请了一次客花了5000元,米利和他的个子高高的阿拉伯女人来了,三个顾问一个香港人一个菲律宾人一个马来西亚人都来了,有两个带妞的有一个没带妞当然是临时的s市妞。卫东想请上孔达人可是这家伙说死不来。最近东建机关里对他风言风语。卫东只好请了胡经理。胡经理是孔达人新近调来顶替被免职的杜宝强的。这一回作为半个主人的陶末雨挺痛快。你能看破红尘你能看透官场商场赌场情场你就是看不出陶末雨啥时候痛快啥时候不痛快。末雨出场使卫东的酒席顿生光辉,这些在金钱堆里风月场中玩惯了的狗屁经理狗屁顾问见了陶末雨目瞪口呆馋涎慾滴,那两个s市小妞穿着佐丹奴时装戴着谢瑞麟翡翠却是东施见了西施假李逵遇上了真李逵母大虫顾大嫂撞上了一丈青扈三娘。只有貌似阿拉伯人的高个子女人见多识广神态自若说了一句不知哪国话由丑陋不堪的米利先生翻译成中国话:陶小姐是真正的东方美女。等到卫东说出“东方美女”是陶总的女儿又把他们吓了一跳,胡经理再说到陶小姐的演艺生涯他们就彻底傻了。那个s市妞拿腔作调地说“怪不得这么眼熟”,另一个自惭形秽捧着唠“陶小姐演的贼好”。菲律宾顾问喝多了酒撇下拿腔作调的小妞一双眼睛色迷迷的走到雨雨面前要电话。雨雨笑着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回头告诉卫东那是学校保卫处的电话。闹了一场钱也花了米利拍着胸脯说小潘你放心你的生意我包下了。

万事齐备只欠东风。潘卫东重整旗鼓心想这50万再赚个50万雷厉风行速战速决见利就走见好就收。他原来的经纪人小朱很不高兴,咒他说找米利陪的更快!这个小朱跑了客户心里有气小肚鸡肠办不了大事。

请客的第二天一早卫东到了期货公司。米利叫他重新设了账号办完一应手续。以后卫东每天盯在期货公司,他不和米利见面只是电话联系打他的手机。米利说上午买一笔干茧卫东就做进一笔干茧,米利说下午卖一笔原糖卫东就出手一笔原糖。米利说了你要我作就得听我的,不然赔了钱你自认倒霉。听你的就听你的,瓢把子攥在你手里,既然认了头咱们就冻死不下驴。米利这家伙鬼鬼祟祟,他的办公室客户一律不得入内。有一回卫东闯进去米利正在打电话大觉惊慌,一边打电话一边收拾桌上的报价表。期货期货报价是关键挣的是价差赔的也是价差。米利的报价不是从马尼拉来的而是从香港来的,不是滚动报价而是一天两次。这里面学问大了!有个作水果生意发了家的女人,外号叫“水果盒”,也来作期货。她和卫东同一天下午买的干茧同一天上午抛出,卫东赚了两万“水果盒”赔了五万。当然她的经纪人不是米利。“水果盒”一个月赔了20多万在期货大厅里吵吵闹闹骂骂咧咧撒泼耍赖胡搅蛮缠,一个作小买卖出身的没文化没教养的女人!电视里播了《北京人在纽约》有人用那歌唱道:你要是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你要是恨他,就把他送进期货市场!进了期货市场你会有一种全新的感受。没有一种生意像期货这样刺激,钱赚的这样快!你只要赚了一次你就会上瘾不肯离开。你会刺挠挠痒酥酥神清气爽昂扬亢奋你也会抓心挠肝两眼翻白就像吸了白面扎了吗啡又像毒瘾上来没有白面吸没有吗啡扎。你今天上了天堂明天又会掉进地狱里。东信期货公司开张不到一年据说所有的客户总共赔进去三千多万。这个数字是传闻真实的情况连孔达人也不知道只有米利一个人知道。卫东的聪明就在于抓住了关键牵住了牛鼻子。米利有鬼用的就是你心中的鬼!你看看大厅里这些人,衣冠楚楚的,牛头马面的,平头八角的,歇斯底里的,一天到晚在这里嗡嗡嗡,嗡嗡嗡。你们一个个愚不可及!你们就是一群被人卖了自己天天来问价的蠢货!你们直到输光了赔净了拉倒!我潘卫东计高一筹棋高一着,你米利要掂量掂量。你米利在s市赚钱不是靠的东建吗?潘卫东是孔达人董事长交给你的!潘卫东是陶总未来的女婿2潘卫东赚钱是应该的。

潘卫东再进期货市场十天之内赚进12万3千500无心中大喜。他不想多冒风险留在米利手里就是50万绝不增加。他把赚进的钱提出来先还了何兆风。何兆风倒不催他。何兆风挨了打他去看过一次以后再没去过。他想去看看就便还钱证明他有挣钱的本事再借不难。他还要送给何兆风一件礼物,一块旧的劳力士手表,是老爷子当年从英国带回来的,戴了40年不走了丢在抽屉里。何兆风专门收藏旧劳力士表,他有几十块劳力士不同年代不同款式不同价格。以前潘卫东提起过这块表,没说老爷子的而是说一个朋友的。这表又大又厚不锈钢壳全自动机械表,但是功能齐全有日月星辰出没十分独特。何兆风没有这个款式连说好好好卫东你替我买来!因为是家里的表不好改口不好砍价也就撂下了。何兆风多次提到这事卫东推说那人当了宝贝不肯出手。这一回卫东赚了钱就对老爷子说,爸那块旧表替你卖了吧有人出5000元呢!老爷子是懂行的说这块表顶多值一、两千能卖5000何乐而不为?潘卫东拿走表回头给老爷子送去5000元。他欠家里不少找个机会补偿补偿。于是卫东拿了手表拿了8万5000元到了河畔花园。何兆风给他开门喜气洋洋身体完全恢复只是脸上留着伤疤。卫东好小子老不朝面也不打个电话听说威尼斯那个叫杨春凤的小野鸡把你也刮上了?何老兄多谢惦着小弟没事没事有派出所王所长关照再说我没干坏事脚正不怕鞋歪小小的风浪早已过去。这些天玩期货玩得上瘾顾不上干装修这是8万5000元好借好还利息就不算了。还有这块劳力士我想尽办法给你搞到手送给老兄以表知遇之恩。哎呀呀卫东你真够意思了结我多年心愿这回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痛快。妈的威尼斯刘老板不明白事儿自以为市局有人不摆派出所的小警察叫人治了我也被抓了个倒霉。正说着赵玉梨走下楼她听见卫东的声音肯定会下楼。何兆风连忙收住舌头把手表拿给赵玉梨看。赵玉梨接过手表眼睛溜着卫东一脸憔悴可怜兮兮看来心里惦着卫东满腹幽怨一段痴情。卫东不敢久留兆风兄我告辞了这些天忙的打不开点儿以后玩呀乐呀有的是机会!

潘卫东办完这事手里还剩些钱,他该给雨雨买件礼物早有这个打算。原来想买银狐大衣可是手里钱不够。夏天到了冬天还远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挣钱机会。手里三万多元买件像样的首饰不成问题。哎,一想起雨雨的事就挠头就上火。刚和她上床的时候并不了解她,如今长了上床也有五、六回算是了解了领教了。她的脾气一般人受不了,也就是潘卫东吧,大人不生小孩气,宰相肚里能撑船。她的脾气就是老杜的那一句: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脾气是一回事,对你的态度又是一回事。热的时候一股疯劲儿叫你高兴的喘不过气,冷的时候一个星期不理你,你的电话她一句话不说就给你撂了。你想赔个不是也没处去赔!你想忍气吞声也没处去忍没处去吞!明明不是你的错你上哪儿去说理?第一回上床她就痛快地答应嫁给你,她说“我是真的爱你”,“我脾气不好你要让着我”。可是过了不久就变了,她说“我还不了解你”。她是不了解你,你的姦滑你的恶毒你所干过的坏事你所有过的女人她全不知道。而她是透明的,有过两个男人都告诉你连细节也不隐瞒。她只会为表面的小事生气内心是善良的。你算不上善良的男人你喜欢善良的女人。雨雨是善良女人云云是善良女人赵玉梨是善良女人当年那个“今天妹子”也是善良女人。雨雨的后退还在于她始终不肯把这事对家里公开。她胆子比天大可是怕她爸她妈。陶总那人有一股威严钱芳芳也不是好惹的。不好惹归不好惹,她下决心嫁你还有啥怕的?这事还早这出戏还长呢。

去过河畔花园之后,过了两天,是个星期天。潘卫东打传呼陶末两回了电话。他把自己的传呼机给了她。他有手提电话不用传呼机也行。雨雨在家,卫东说一起去中街给她买礼物。

他的汽车开到崇山路等了一会儿雨雨下来。

“你的车咋这么脏呀!”

雨雨笑眯眯地。她今天没脾气。他的车刚叫人擦了,擦了外面没擦里面。以后还要加倍小心。

“给我买啥礼物?”

“到中街看看吧。”

“我最讨厌中街!”

“看首饰就得上中街。雨雨,我在期货赚了点钱。”

“赚点钱你就穷抖索!以后赔了咋办?”

晴,看她说的!像个会理家的太太。

“我说买件首饰咋样?”卫东开车上了路。

“买不着好看的。”

大小姐的气派又来了。

“在家干啥呢?”卫东问道。

“看录像。《本能》和《情人》,你看过吗?《本能》挺棒的,沙伦。斯通和迈克尔·道格拉斯。”

“看过《本能》没看过《情人》。性和杀人,用冰锥杀人,女孩子不要看这种片子。”

“我是女孩子?我是演员!”

“好,好,算我说错了!他们也看?”

“不,我和我姐看,在小屋看,不让大人看。”

汽车开到中街,停在新建的协和商厦门前。恰好有个车离开让出车位,不然要停到对面的地下车场。不冷不热的好天气,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中街是s市最老的商业区,珠宝首饰店最多。最近几年这种店还在增加,三家店铺就有一家珠宝首饰店。几十家店铺买不出一件好看的首饰?香港有名的谢瑞麟也在这里开分店。

卫东领雨雨走了几家店。纯金首饰雨雨有,要买就买珠宝,豁出去了,可这手里三万块钱花。雨雨随随便便地看,好像没大兴趣。小门小户的女孩给她买对金耳环她就乐疯了。

他们还是到了谢瑞麟的店。

“雨雨,买块翡翠吧,戒指也行,胸花也行。”卫东说道。

“结婚戒指?”

“订婚戒指好不?结婚戒指再买。”

“看把你美的!”

这里有翡翠,六、七千的,一万多的,两万多的。

“这个挺好!”卫东指着一个一万八的白金托的翡翠戒指。

“我就不买戒指!”雨雨故意气他。

“好,好,买啥你说!”

街上人多店里人不多,星期天上街的人大多不逛珠宝店。两个漂亮的气质非凡的年轻人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有一位小姐似乎认出了雨雨张大了眼睛神长了脖颈。

雨雨不管别人把手袋交给卫东俯下身自己看,这一回是仔细地看。

“我不要翡翠!戴翡翠像啥?姨太太才戴呢!”

她下了独特的结论。

“哎呀我的大明星!”卫东受到周围目光的感染冒出了这句话。

“要戴就戴钻石吧!”

我的天!这儿有真正的南非钻石,20万30万的都有!

“雨雨,就买个翡翠吧。那天在香港美食城请米利,有个小姐就是戴的翡翠,挺好看嘛!”

谁知雨雨顿时变了颜色,把卫东拿着的手袋一把抢过去。

“她是什么东西?她是妓女!你就拿她们和我比吗?你明明知道,还要和我比!”

雨雨忽然作态把店里的人全吓住了。

“雨雨,小声点!”

卫东伸手拉她,被她一把甩开。

“我告诉你,潘卫东!那天我就憋了一肚子火!你请的都是什么人!你以后别想拿我当花瓶摆!”

雨雨说完转身出了店门。潘卫东愣住了。刚才神着脖子的小姐开了口:

“那是演《槐花城》的陶末雨吗?”

“正是!”

潘卫东追出店门,可是雨雨没进人堆了无踪影。他跑来跑去也没有找到。这可咋办!一件好事转眼砸锅,你防不胜防。你给人舔腚沟人家不用你!你自以为造化不浅还是侍候不了你的少奶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