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第096节

作者:胡小胡

计划工作会议以后,潘鸣放到长春去了一趟。

他去的目的是“引松入长”工程。这是一个总价17亿元的世界银行贷款的项目。这个项目中标不但使一公司摆脱困境,而且在相当程度上解救东建。金山大厦每况愈下,今年不如去年,去年不如前年。两年前商业局雄心勃勃建一座s市最高的大厦,最现代化最豪华的酒店。他们得到鲁曼普的支持。他们完全依靠贷款,至于将来效益如何,何时还上贷款,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这也是“恐龙现象”之一种。投资不是为了效益而是为了别的什么。辽宁大学校长经济学家冯育中先生曾经提出“资产关切度”的概念,“恐龙现象”就是最没有“资产关切度”的投资。皇姑区建了个三星级饭店,投资1亿5000万,使用后每年的利润不到1000万,利息也还不上!投资者没有负债意识,也没有还贷意识,金山大厦不也是如此?那个于主任,那个乐局长,那个龚指挥、魏指挥,哪个是有“资产关切度”的投资者?鲁曼普不也是为自己树纪念碑吗?金山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肯定是自打嘴巴的报告。市长的报告,省长的报告,自打嘴巴的地方多了,谁去揭短?潘鸣放管不了甲方的事,用不着研究甲方的“资产关切度”,只要干好工程,保证工期质量获得效益。可是甲方没有钱。金融紧缩以后甲方就傻了。去年的工程没有完成计划。没完成计划,甲方欠了1800万,完成了计划甲方欠款就会超3000万!经过一个冬天才还了600万。四月份开工,甲方只拿出100万备料款,这不是开玩笑吗?这是45层大厦,不是普通住宅!这点钱付一个月的人工费还不够!潘鸣放给甲方打个报告拒绝开工。停了十天,甲方又打过来500万,勉强开工。干了一个月又停了,再打停工报告。金山大厦将来真是很难说了。

他是在这时候到长春去的。

从长春回来的第二天,侯主任打电话叫他向陶总汇报。他立即赶到陶总的办公室,孔达人也在。

“情况怎么样?”陶总问道。

“竞争很厉害!”潘鸣放说道。“买标书的有37家。有两家外国公司,一家日本的一家法国的。世行贷款项目要求国际招标。外国公司报价高,估计不会中,外国人也不抱希望。”

这次去长春,孔达人叫他代表东建总公司报名并买标书。

“国内的大公司有哪几家?”

“有冶金部的两家,铁道部的一个工程局,再就是东建。”

“甲方准备包给一家还是分段招标?”

“老陶,你放心,绝不会包给一家!”孔达人插言道。

“陶总,是分段。”潘鸣放接着说。“总长138公里,分三段分别报价。一段62公里,一段49公里,一段27公里。两个污水处理厂,两个加压泵站,也是分别报价。隧道工程已经包给铁十九局了。”

“什么时候送标书?”

“污水处理厂是六月十号,其它的是七月十号。”

“达人,马上成立‘引松入长’投标小组,你是组长,计划处长一个,小潘一个,是副组长。这个项目,无论如何拿下来!不管他分不分段,全投!”

“引松入长”工程使陶总十分兴奋。东建过去的辉煌靠的是大项目,东建今天的生存也要靠大项目,可是大项目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

在孔达人的主持下,组织了20位东建最好的专业人员做标书,先做污水处理厂的标书。技术标没有难点,商务标的要害是工程总价。潘鸣放把金山工程安排给别的副经理,叫老褚集中精力搞“引松入长”,在长春住下搞公关。老褚有办法,他抓住了“引松入长”工程的副总指挥和招标处长。潘鸣放叫老褚给这两个人送礼,其中有产于岫岩县的河膜玉雕是辽宁特产,送给副总指挥的河膜玉大肚弥勒佛价值8000元,送给招标处长的南海观音价值5000元。老褚并答应中标后另有酬谢。这一招果然有效,两个家伙透露了污水处理厂的标底7200万元。过了两天老褚在电话里说,另有两家公司也从招标处长手里搞到标底,他妈的不知标底卖了几家!

六月八日,送达标书的头两天,孔达人给潘鸣放打电话说,陶总要亲自出马。总公司出两台车,加上潘鸣放的车,九号一早开赴长春。项目投标陶总亲自出马,这是极少的事。

六月九日中午,一行九人到达长春。潘鸣放叫老褚安排了华侨饭店,是长春市最好的饭店。陶总出门不讲究饭店好坏,这次是到外省投标,和长春市政府打交道,太寒酸不行。这天下午,陶兴本一行拜访了引松入长工程指挥部,拜见了工程总指挥、副总指挥、各处处长。晚上,陶兴本在华侨饭店宴请副总指挥和招标处长。陶总请客潘鸣放拿钱,处长点了一客“佛跳墙”就叫老褚傻了眼,原来华侨饭店的“佛跳墙”是正宗的福建菜,各种海珍品齐全,每客300元,一道菜花了3000元。副总指挥点湖南的鬼酒每瓶600元喝了三瓶,潘鸣放这一回是豁上了!

这天酒足饭饱,副总指挥回家了而处长被潘鸣放拉上楼。因为明天上午要送达标书,关于污水处理厂的报价要在晚上敲定。他们进了孔达人的房间,孔达人和计划处长在。

“徐处长,来来来!”孔达人起身热情相迎。“请坐请坐!小潘,把我那个武夷山大白猴茶给徐处长沏上!”

孔达人搞了几年计划对当今流行的一套比较熟悉,不像陶总,放不下大企业的架子,总是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态度。现在的建筑市场复杂的很,老一套根本吃不开。

“徐处长是美食家啊!和徐处长比,我们这些人都是土包子!”

孔达人这样说,潘鸣放吓了一跳。孔达人的称赞和自嘲听着就像讽刺。房间里有两张沙发椅,孔达人和徐处长一人坐一张,潘鸣放和计划处长坐床上。

“孔总,这儿的菜在长春市算最好的了,”徐处长对孔达人的称赞欣然接受。“和s市比不了!”

“咳,比s市强多了!”孔达人双手拿出香烟招待。“我们很想请一请马总指挥,就怕他不肯赏光。”

马总指挥是“引松入长”的一把手。

“马总那个人我知道,一般吃饭是不参加的。”徐处长说道。

“慢慢来,慢慢来。”孔达人向前凑一凑,又多出一分亲热。“明天是第一个标,徐处长,我今天要听听高人指路!”

“孔总,太客气了!”徐处长是有经验的下级官员。“我是具体办事的,孔总有啥要求尽管说,我能办的尽量办。”

“刚才吃饭陶总说了,东建是大公司,有实力。长春市的项目我们干过,可是这么大的没干过,又是世行贷款。总的来说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所以要有高人指路嘛!老褚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徐处长虽说是新朋友,我们是一见如故,一见倾心。徐处长,你说对不对?”

“孔总,没说的!”

“这回投污水处理厂,我们反复测算,总价报6800万,比标底低300万,徐处长,你看这个报价怎么样?”

“孔总,我看还要再低。”

“还要低?6800万已经很低了,一分利没有,弄不好还要赔。这是世行项目,报多少是多少,后悔来不及。按东建的收费标准,正常的报价是7800万,降下来1000万了!”

“孔总,据我所知,明天的最低报价可能是4600万!”

徐处长一句话,对于在座的东建人,如同天方夜谭!4600万,只占标底的百分之60,只够个材料费!这是来投标吗?这是起哄闹殃子!当今的建筑市场无奇不有!

“按通常的标准,低于标底百分之十就是废标!”计划处长说道。

“话是这么说,”徐处长喝着武夷山大白猴,神态悠然。“可是我们的马总指挥说,这次报价越低越好,没有废标。”

“这样的话,标底有什么用呢?”孔达人说道。

是啊,孔达人说的太对了!潘鸣放和老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的标底,原来一点用处也没有!

“孔总,你们是大公司,你们都是实在人,我实话告诉你们,这个项目刚开始招标,已经乱套了!虽说是世行贷款,世行管得了吗?还不是中国人自己管!投标的有37家,有的是皮包公司,没有队伍没有设备没有技术人员,根本不具备投标的资格!像这样的占了一半,三五个人,十来个人,和你们东建这样的大公司平起平坐来投标,这本来就是笑话!他们靠啥?不靠实力靠关系,这么大项目,市里的,省里的,中央的,全来说话!指挥部没有一定之规,朝令夕改。比如要不要先投资格标,本来大家的意见要投,把不够格的公司先刷掉一批。文件起草好了,上边有人说话立即取消。本来选择施工队伍由评标委员会定,可是又成立了一个工程领导小组,不但要管评标委员会,而且凌驾于指挥部之上。评标委员会拿出意见由领导小组定,这叫啥评标委员会?孔总你看吧,好戏在后头!”

“徐处长,照你这么说,东建没指望了!”

“也不一定。指挥部的这些人,虽说各打各的算盘,还是想把工程干好而不是干坏,还是想交给有实力的大公司。那些皮包公司闹腾归闹腾,并不一定拿到手。污水处理厂一定要争取中标,宁可吃点亏!这次中了标给主体工程打下基础。所以说报价还要”降,降到6000万,在大公司里最低,有可能中标。”

徐处长高人指路说的都是实话。徐处长走了,几个人到陶总屋里汇报情况定报价。

“你们要降到6000万?不行。”陶总打断了孔达人的话。“你们这是虚假报价,是弄虚作假!这样的合同能干得了吗?”

几个人说来说去,陶总就是不吐口。陶总的想法也有道理,和皮包公司比报价,永远比不过。比回扣也比不过,回扣是啥?就是行贿嘛!国有大企业如今能做到的就是请顿饭送点礼,用大把的钱作回扣不可能。违法的事不能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甲方的胃口太大,东建只好打退堂鼓。你就是逼良为娼也有饿死不入烟花巷的!说来说去,最后陶总同意比原来的报价下调100万,算是给孔达人一点面子。于是计划处长和两个预算专家连夜调整标书。他们带来便携电脑和手提打印机,一直忙到凌晨三点。东建的标书从来是严格的规范的一丝不苟的,这也是陶总的要求。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在餐厅吃早茶,准备吃完早茶到指挥部去送标书,可是在餐厅里遇上想不到的事。

潘鸣放先看见韦家昌。韦家昌和一位小姐对面坐在靠窗地方,露出男人面对心爱女人才有的那种柔情。等到小姐回头,潘鸣放大惊,一碗皮蛋粥翻在桌子上。

这时候陶总也看见了他的女儿和他的对手。陶总紧锁双眉,屏住气,像一头憋足力气的野兽刹那间就会扑出去,孔达人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吃饭!”

陶总的命令是不许说不许看。潘鸣放坐下吃饭,桌上的人谁也不说话。过了两分钟,潘鸣放偷偷看了一眼,初云和韦家昌不见了。

吃过早茶该去送标书,计划处长说,两位老总不用去了。陶总不说话转身上楼。孔达人跟着上了楼,于是计划处长、潘鸣放、老褚加上两个预算专家去送标书。今天的事太意外了,居然在远离s市的外省遇到初云,居然她和韦家昌在一起!她还是那么漂亮,光彩照人。她在回头的一刹那就好像在灰暗的房间里投进一片阳光。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刚刚洗过澡或者洗过头。湿漉漉的头发使她更清新更性感。她也会大吃一惊,但是她不动声色,悠然地转动着她的脖颈摇摆着她的长发。她到长春做啥?他现在不大想她除非夜晚梦见她。他和马缨的关系缓和了,是初云的态度使他和马缨的关系缓和了。他那时候觉得马缨无法忍受,即使得不到初云也要和马缨离婚。现在他觉得马缨可以忍受。人都是贱脾气,没有不可忍受的人不可忍受的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