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在我们的前面》

第二部分

作者:胡也频

第二天,仍然照着平常的心惯,刘希坚在刚响八点钟的时候便醒了。阳光也照样的正窥探着他的纸窗。他起来了,带着晚眠的倦意和一些扰乱的回味,便动步走到c大学去,因为他必须去教授两点钟《近代社会思想概要》。

在路上,浴于美好的清晨之气里,他的精神豁然爽利了许多。他想起昨夜里的烦躁情形,觉得很可笑。

“可不是,”他自己玩笑的想,“你也有点象神经质的人了。”却又愉快地——在心里浮荡着白华的笑脸……他把她的失约是已经原谅了。并且,因了那种过分的幻想——超乎他们现实关系的躶了她,他证明他自己是需要她的,不仅是一种精神恋爱的需要。这感觉又把他的爱情显得充实了,使他感着幸福的兴致,一直把微笑带到了校门口。

但是在讲台上,他又现着他原有的沉静的态度,不倦地讲着李嘉图的地租论和劳动价值说。

下课之后,他又恢复那暂时被压的心情了。重新流散着满身的乐观,挟着黑皮包——如同挟着白华的手腕似的,高兴地往外走,急急的跨着大步。

“刘先生,”走出第二教室不远,一个号房便迎面向他说:“有人在会客室里等你。”

他皱一下眉头问:“姓什么?名片呢?”

“她没有给名片。说是姓张……”

他只想告诉听差说他没有来。可是一种很粗大的声音却远远的向他喊出来了:

“哈,希坚!”

向他走来的——用一种阔步走来的,是他的一位女德哇斯,被大家公认为可以当一个远东足球队选手的张铁英女士,虽然她还没有踢过足球。他一看见她,只看见那满着红斑点的多肉的脸,就把他已经松开的眉头又皱紧了。但他也只好招呼她。

“呵……是你。对不起,你等了很久呢。”

“刚刚来,”她说了便欢喜地跨上一步向他握一下手,只一下,便使他感到不是和一位女士,而是和一位拳师似的,觉得他自己的气力小多了。

“我已经去过你的公寓呢。”她接着用力想温柔低声的说,却依旧很粗很大声。

“有什么事么?”他一面走着一面平淡的问。

“没有事。我只想来看看你。”

“好的,谢谢你。”

“不过,我知道你是不喜欢我来看你的。”

“我没有这种心理,你来,自然很欢迎……”

“但是你常常都在回避我,并不是怕我的回避,只是不愿意和我想处的回避。”

“你这样觉得?”

“是的,我这样觉得。我很早就觉得。他自己不觉得么?你常常和我刚说几句话便好象说得太多了,就做出不耐烦或者疲倦的样子,不然,你就托辞有事情而走开……”

“你太多心了。”

“我一点也不……我自己很知道,我不会使你喜欢的。我知道,我知道那缘故……”最后的一句是充满着许多伤感的调子。

这时已走到了校门口。许多洋车夫便嚷着围拢来。

刘希坚觉得为难了。他本来只一心希望着立刻飞到白华的面前,但现在他的身旁却站着这么一位女士,他只好忍着不跳上洋车,又陪她在马路的边道上走着。

他决意保守着他的静默。可是张铁英也低低的垂着头,许多散课的学生都从背后走过他们的前面去了。正午的太阳正吐着强烈的金光,照着他们而映出两个影子——象两朵浮云似的跟着他们的脚边。

随后他们走到这条马路的尽头,那里是一个可以往东也可以往西的三叉口,刘希坚的脚步便好象要站住似的迟缓了。他忽然听见一种急的、粗的,被冲动的感情所支配的很不自然的声音,在他的左肩上响着:

“好,你只管走你的吧,你只管住东走吧。”

他偏过脸去,觉得她的眼睛是恨恨的在看着他,她脸上的红斑点显得象一天朝霞。

他觉得有欺骗他自己的必要了,便回答:

“我是回家去吃饭的。”接着他完全违心的问:“你也到我那里吃饭好不好?”

她迟疑一下便带点苦笑的向他看着。

“不,不,”她一连拒绝的说。

“为什么?现在该吃饭的时候呢。我的公寓比你的近。”

“我不想吃饭。我现在很不快活了——这是我自己找来的,”她很难过地,同时又很呆板的望着他——“唉,每次刚看见你总是欢喜的,到后来总是这样——我很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于是她含着妒忌的向他说:

“你只管到大同公寓去吧!”

她连头都不回一次,一直急促地往西走去了。

刘希坚望着她的高大壮硕的背影,一面想着和这体格完全不想称的她的痴情,也就服从他自己的意志而向东走去,并且走不到五步便坐上洋车了。

“北京大学夹道,”他心急的向车夫说。

于是他重新把皮包往臂下一挟——如同他真的挟着白华的手腕似的,盘旋着温柔的愉快,浮出微笑来,是一种被幸福所牵引着的微笑。

白华正在电话旁吵着:

“西五百十四——十四……三星公寓……怎么的?……有人打?……老挂不上……什么?西——西五百十四……吓……挂零号……”

她生气地拿着耳机,忽然一眼看见刘希坚走进大门来,便不管电话坏不坏,砰的一声挂上了,半跳半跑的向他迎去。

“这电话局真可恶,”她还带点脸红地对他说:“打了半天,老打不通!”一面把她自己的手让他握着,和他并列地转到西院去。

“昨夜你一定等得我不耐烦呢!”她抱歉地说:“你连打三次电话来是不是?”接着她向他的左颊上很柔媚的闪了一眼。

“岂止不耐烦呢!”他心想,口里却答应说:“没有什么不耐烦。”

“我真不想你是这样的……”她一面去开房间的门。

“为什么?”他走进去了。

“你太把你自己变成一块木头了。”这时她的手才从他的掌心中伸出来,手背上现着几个白的指印。

“木头并不坏呀,”他故意俏皮的说:“木头也有木头的用处呢,譬如你建筑新村的时候,你是需要木头的。”

她笑着坐在他的对面。

“可是我的新村只用崖石,”她也存心开玩笑的说:“我不要木料。”

“器具呢”

“一概用铁的。”

“烧火呢?”

“用野草”。

“好,”他含蓄地煞尾说:“那末新村的建筑就等于木头的倒运……”说了把眼含蓄的望着她。

她装做没有听懂。只说:

“不用担忧呀。我们现在还是需要木头的时候。”

“你需要?”

她不回答。站起来跑到床边去,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纸包的小东西,很象几块造着的饼干样子。

“你猜,这是什么?”她天真的问,半弯着腰肢,站在他身边,显然还保留着许多小孩子的趣味。

“这怎么知道。”他只看着她的姿态,觉得这是一种很美的歌剧的表演。

“给你的,你猜?”

他注意起来了:

“袖珍日记……”他猜着说。

“再猜?”

他又注意了一会,于是想起了他自己的嗜好。

“那一定是香烟匣……”

她哈哈的笑起来了,急急的扯开纸,果然露出一个银灰色的很精致的匣子,匣上面还画着一个展着翅膀的小天使,满满的张开弓,危险地要射出那一箭……

“给我么?”他立刻从她的手里拿过来了,感着意外的欢喜和特别的意义的,注视着那个小天使和他的箭。

“可不是?”她柔声的说:“我特意买来给你的。你看怎么样,还好不?”于是她坦然坐到藤椅的边沿上,她的手臂几乎要绕着他的肩头。

“好极了。”他侧点身子把脸偏过去,看见她的头发垂着,悬在额前散下来一些微香。——一种为他所不曾嗅过的很特别的香气,决不是什么头发油和香水的香。

“不但精致,不但美,”他更仰着脸向她说:“而且是——白华(这两字是特别低声的说),你喜欢那上面的图画么?”还微笑地等着她的回答。

“你为什么这样问呢?”她的声音是又清又柔。

“画的是希腊神话中的故事,是不是?”他又问。

她微笑的凝想着。

“是的吧,”于是她一下跳下来,跑开去,站在桌的那边,显露着少女的特别的表情,充实地闪着可爱的眼光。

“你简直不是一个木头!”她过了一会才说出口。

“这是什么意思呢?”他装做不懂的问。

“随你怎么解释。”

“照我的解释是,”他逗着她说:“一块木头也有得到这美丽烟匣的幸运。”便一下把匣子拿着,看着,微笑着,放到口袋里。又从衣服外面小心地摸一下,如同他是怀着一个宝物。

她凝望着,看他的举动。

随后他觉得他不能再这样保守着“文明的玩笑”了,便感着苦闷地只想向她表白,说出她所给他的种种刺激,以及他需要她,如同他需要一种信仰——一种使他的人生成为完全充实的信仰。于是他驾驶着勇气向她喊:

“白华……”他的声音却带点战颤了。

她呢,她显然有点惊讶了。以前,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严重的喊出她的名字。因此她惶惑起来,心动着,失了意志似的愕然看着他:他今天的眼睛特别闪着异样的灼热的光彩

然而纷杂的声音响起来了,东边的院子里起了扰乱,那个小伙计一路跑来一路喘着喊:

“着火呀!着火呀!”

她突然变色了——是失去爱情情调的变色,惊惶着,跑出房外去。他也被这意外的事变而平静下去了,也跟着她走出去。

院子里满着人了。大家慌慌张张的。东院里正在熊熊地飞着火焰。

“唉,着火呀!”她抓着他的手臂说:“怎么办呢?”

“不要紧的。”他原有的沉静便完全恢复了。“我去看一看……”他接着说。

五分钟之后火焰低下去了。刘希坚从东院走回来。

“谁的房间起火?”她仍然站在房门边说。

“厨房,”他一面把眼睛还望着那里的黑烟。“他们真糊涂……尤其是那个小伙计,他慌得把一桶尿水也没上了。”

“唉……”她微微的吐了一口气。

“那末今天不能开饭呢。”接着她想起来了:“你也没有吃过吧?”

她点着头,还望着火焰的余烟,想着这一场火实在是他的——或者连她也在内——一个无法补救的损失……

“我们出去吃好了,”她又说。

他答应了,因为他觉得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这里的空气已经使他很不高兴,并且遭火的厨房里还喷着一种奇怪的臭气,使人难当。

他们便走了。离开大门口不远,有许多挑着水桶的救火兵跑向这边来。

他们很简单的在附近的一个本地馆子里吃了一顿炸酱面。

“你下午有事没有?”走出面馆的门口,她问。

“一点也没有。”

“我们到公园去好不好?”

他完全欢喜了,却只用眼光向她表示了同意。他们便坐车到中央公园去。温柔的阳光和初夏的影色装饰着公园。上面配一个广阔的蔚蓝天空。周围充满着鸟儿的歌唱。到处流散着浓郁的,但并不熏人的很香的气味,芍葯花正在含苞。牡丹花盛开了。桃树上结着许多小桃子。几对鸳鸯和水鸭在池子里游戏。那只雄的孔雀和什么争艳似的展开了美丽的尾巴。一切是喜悦,美丽,调和而且生动的。

她快乐的说:

“这是一幅理想的图画……”

他回答说:“但是图画所缺少的而这里都有了。”一面也盯视着她。并且,很自然的伸过手去把她的手臂挽着,感着新的欢乐地同她散步,合拍的走,低声的说话,俨然是一对爱人——一对尚未结婚的爱人的样子,因为结过婚的爱人又比较大胆了。

他们走到来今雨轩的时候,忽然遇见另一对人,于是停止了。

“珊君!”白华叫道。

“哦,你们俩也来……”珊君说。接着她向她旁边的人介绍说:

你们不认识吧……刘希坚先生……杨仲平。”

杨仲平是个身段不很高大的少年,和珊君恰恰配得上的一个带着江南人所富有文雅的气质。他这时赶紧和刘希坚握一下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光明在我们的前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