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

第10章

作者:胡玥

1

八年以后。

古城三月,春雨来得比往年早,唐河岸边的树梢在烟雨中最先浮出嫩嫩的新绿,那一层浮绿虚蒙飘忽似转瞬就无法把握的绿云……人对季节的感知永远不如自然对季节感知那么敏感呵……

而就在这早春三月,古城人忽然发现唐河的水被一段一段地截流着,铲车轰轰隆隆地开进了河道,开始日夜不停地清理积成的污泥浊垢。清理一段,民工就在干净的河道上铺上清一色的正方形水泥砖面,两边堤岸用现整的石料垒砌成平面蜂窝状,然后再以水泥抹沿儿,唐河便一段一段地露出崭新和洁净。

清理工程接近那座拱形桥墩了,圆形拱柱间距过密,使大铲车失去了用武之地,拱柱周围不得不换上了从各县临时招来的民工。民工用铁锨一铲一铲地在河泥里挖着,他们从河泥里不断地挖出一些自行车钢圈,废钢烂铁等物件。这吸引了古城地界上的收破烂的纷纷在桥头河边,桥上桥下便充满一派讨价还价的叫喊声……

民工蔡小生一边挖一边问同乡黄秋河你不是说去医院看你大伯吗?黄秋河说晚上去。黄秋河一锨下去,锨似触到一件铁器上发出金属和金属碰撞的响声。他将铁锹挪了一下,又斜控下去,往上一挑,一个塑料袋就被锹尖挑着带着河泥的污脏显露出来。蔡小生分明听见了金属的响声,他伸过头好奇地问:“又挖着什么了?”黄秋河蹲下身去解那污脏的塑料袋,他的手伸进去掏出来的竟是一把手枪。他大惊失色地喊道:“枪,是一把真枪!”蔡小生说给我给我,这玩艺是真宝贝吔!一群民工听到挖出枪就全围过来了,大家争着要看看究竟,黄秋河说,这枪不定是咋回事呢,咱交给工头省得惹麻烦!这时工头挤进人群,他把烟头往鞋后跟上一捻,说让我瞅瞅伸手接过了那把枪,他左看右看说:“快交给公安局吧,是真家伙!咱还是别惹事为好!”

黄秋河说我大伯在公安局,要不要我去叫一下我大伯。工头说,你和蔡小生就近找公安局的谁来都行,咱把这枪交了算完事……

桥头派出所的民警跟着黄秋河来到工地取了枪未敢怠慢地交到了分局。分局见是枪,也未敢怠慢地交到市局,市局技侦处迅速对枪和枪里的弹夹进行清洗检验。那是一把五四手枪,枪里有一个弹夹,弹夹里没有子弹,那枪虽在塑料袋里包裹着,但经淤泥的污蚀和理压,枪身已锈迹斑斑。娄小禾极其细心地一点一点进行着清理,师永正则守在旁边看着、等待着……

“1145”案八年悬而未破,这是古城人的一块心病,更是师永正心中的一块“堵”。刑侦体制改革,刑侦处已改为刑警支队,师永正视如今是古城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兼刑警支队支队长。肖坤一直觉得自己在刑侦副局长这个位置上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正好主管治安的胡副局长到点儿了,他就接了那个角色,算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而这样一来,“1145”案件的侦破就历史地落在了师永正的肩上,这几年任何与枪有关的人和事,对师永正来说都成了最敏感的神经牵扯。现在,他还不得而知这把枪究竟是否与“1145”案子有牵连,倘若有,那或许会是启开八年悬案之谜的一把灵性的钥匙,最起码也是在绝望的断层中升出来的一线契机……他正想着的时候,娄小禾急冲冲的话音就打断了他的思考:“师局长,检验结果出来了,这把五四式手枪的枪号为12100096,而弹夹号与枪号不符,是9574……”

师永正神经末梢触电一般与那枪号和弹夹号迅速联通在一起,他太熟悉这把枪的枪号了,不用去枪柜里查枪档,这是林天歌被抢的那把手枪,而那个弹夹号,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应该是被害民警孙贵清的……

情况重大,他必须要跟新上任的局长汇报一下。

这两年,公安系统实行领导干部异地交流,从省城交流过来的新局长叫王文君,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解知凡被交流到h省一个偏远的小城市,虽然在公安局长的职务前还挂了个副市长的职衔,但谁都知道那是一种明升暗降,其实也就满足了解知凡的一心想当副市长的虚荣心。案子没有破,任何一任走了或来了的领导除了压力,没有什么光彩可言。

王文君的办公室仍在206号房间,自“1145”案发以来,这个屋已三易主人了。师永正一进屋就看见了满眼的绿色,窗台上,桌子边,沙发前,摆满了绿萝、文竹和巴西木。师永正也很喜欢这些充满生机的绿色植物,要是在平日,他一定少不了要赞美几句,可是这个时候,他满脑子转动着的全是枪!枪!枪!

“王局长,从唐河铁路桥下半米深的淤泥处挖出了被害民警的枪和弹夹!”王文君年轻干练,他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惊,转而沉稳地思索了一下对师永正说:“仅凭获得的被害民警的枪和弹夹还不能说明什么,枪上的指纹有可能查验出来吗?”

“我已叫他们送公安部二所,枪击部分似有几条纹线。”

“那么,我想是不是请教有关方面的专家,搞清楚枪陷在这么深的淤泥里需要多长时间,这样也就可以大致确定一下犯罪分子扔枪是在什么时间,从1987年第一起案发,这八年的跨度排查起来,最好在时间上有个限定比较好一些!”

师永正走了以后,王文君拨通了市委书记臧天意办公室的电话:“臧书记,我是王文君,我有重要情况要向你汇报……”

臧天意听完汇报,放下电话,就叫秘书安排车悄悄去了唐河。

臧天意40岁左右的年纪,是古城历届以来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这几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全国大中城市逐渐重视起城市的环境改造和美化,臧无意上任之后先到大连、威海、厦门等几个城市实地考察了一下,这些城市的河道经整治以后,就像城市的一面无尘的镜子,照出一个城市洁净的精神面貌。唐河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河流,他臧天意为什么不能让唐河的古老和陈旧焕发出新颜呢!他下决心要给古城人一个惊喜:整治唐河河道,清挖河底淤泥,修建古城的唐河带状公园。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清理淤泥竟挖出了“1145”悬案中的被害民警的手枪和弹夹!那把被挖出的手枪和弹夹,将沉寂了八年的案子重新拽到了古城人的关切里……

唐河挖出手枪的事被沸沸扬扬地传开来。

“唐河自有历史以来就没控过淤泥,谁能想到这新来的市委书记要挖河呀!”

“要是不挖河,那把枪永远都不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呵!”

“嗨,都是无意呀,就是挖河,那大铲车轰轰隆隆地一嘴抓那么多脏泥,怎么那么寸就能单把那枪拣抓出来呢!”

“哪儿呀,犯罪分子真要扭河中央,真要是遇大铲车铲,那么点的小物件早和了泥被埋别的地儿了,你说那犯罪分子偏偏就扔到了桥墩子底下,偏偏铲车又进不去,只得改了用铁锨挖,多亏是用铁锨挖呢!”

“说来说去呀,这人算不如天算,这事儿还就得说是天意。

哎,你说咱古城新来这市委书记的名儿也怪了,叫什么‘臧天意’,这‘天意’和天意怕不是巧合吧,世界上怎么就是有这么机巧的事呢!“

叶千山穿着收破烂模样的衣服夹在议论的人群当中。他从挖出手枪的当天就扮成了收破烂的在挖河现场盯着民工一锨一锨地挖东西。林天歌的枪和孙贵清的弹夹被挖出,给他晦暗的心多少带来一片曙色。正常的逻辑应该是枪是谁扔的,谁就是犯罪分子!

可是,是谁扔的呢?

他最初来这儿蹲的目的是想起了打宋长忠的那个铁器,虽然他没见过,但只要一见,他就能认出来,因为那个铁器太特殊了……他想犯罪分子既然可以把被害人的枪和弹夹扔到河里,为什么不可能把作案工具也扔进河里呢?

他心怀了这一线希望开始蹲守。他蹲在堤上,看见不远处桥头上站着许多收破烂的,桥下干活民工不断挖出许多的废旧钢铁,有小偷偷了自行车销赃时扔下的自行车,也有从铁路桥上经过的火车掉下的铁锭,当民工的锨一发出金属的撞击声,叶千山就要先跑下去看一看,他怕收破烂的把挖上来的东西当场买走了,万一把挖出的凶器当废铁买走,再追可就不好追了,所以他不厌其烦地上来下去,下去上来……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叶千山穿着破衣烂衫坚守在阳光里,阳光炫耀的光彩有时逼得他睁不开眼,他便细眯着眼在七彩的光景里分辨着自己身上披挂的真实的颜色……

这几年要说混的最惨的就属他叶千山了。

当年,魏成当局长的时候,为了解决办案经费紧张问题,曾让叶千山负责局里下设的几个公司和三产的经营,叶千山的心思和精力全放在破案子上,转租和承包出去的公司,只要按期把钱交上来。至于经营什么,怎么经营他很少过问。事情也就出在这不过问上。全国清理整顿公司的时候,检察院立案侦查一起走私汽车案件,经查是挂靠在叶千山负责的贸易公司下边的汽车修配公司犯的事儿,检察院也查明是该公司经理徐帆背着叶于山干的,但叶千山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徐帆为了撇清自己咬出了叶千山跟他索要彩电一事。后来叶千山私下向师永正说明了情况,师永正也考虑,为慎重起见,不便公开彩电给了见证人葛师傅的事实真相,就和叶千山一人掏了一部分钱把那彩电钱堵上了……而为了给检察院一个说法,叶千山就被局里“挂”起来了。

“挂”起来既不是免职,也不是撤职,当然也不是退二线,反正是公安局再没得叶千山的事儿可做了。叶千山从那个时候起就沦落为社会“闲人”,而他这个“闲人”似跟被公安机关开除了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名义上好听一点。

叶千山在古城刑侦口上大小也算个“名”人,结交的人多,对他关注的人也特别多,刑侦处的副处长那个位置也是引人注目的,突然被解职了,这在古城的地面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关于叶千山的流言四起,传得最多最普遍的就是:“叶千山带着小姘卷了几十万元的公款逃跑了!”

这些传言自然也传到了妻子舒华的耳中,叶千山一直没有把真相告诉妻子,他每天装模作样按点上班下班,晚上睡觉还给妻子编一些在班上发生的笑话,他口若悬河讲笑话的时候,妻在暗夜中背着他以泪洗面……

有一天他回到家,家里只有妻留下的一张字条:“千山,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应该给我一句实话,我们是实实在在的夫妻,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演戏?等你卸了妆变回真实的你,我再回来!

——妻舒华即日“

妻带着儿子回了娘家,他把头埋在妻的信里失声痛哭起来……

单位里出现的危机似乎比家里更甚。个别人说他占着茅坑不拉屎。因为他虽然被挂起来了,但组织上并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处理决定,他虽然人不在刑侦处了,但,他仍占着刑侦处副处长的位子。所以,想要那个位子的人自然对叶千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有人还给师永正提意见:为啥还给叶千山开工资?叶千山又不干活,可是奖金却一分不少!有一次,叶千山回单位找一个记事的小本本,却发现他的柜子,写字桌,不知被谁扔到了废弃的库房里,柜里的东西全被库房里经年的大耗子给嗑碎了,他有委屈却无法与人诉说,他看着满是蛛网和灰尘的自己的那些东西,眼泪生生地在眼圈里打着转转……

金属碰撞的声音是那样刺耳地截断了他脑际中拆灰的往事,他循着那响声看见民工弯腰在泥里拨弄着,他一跃跳起身就奔跑到桥下,民工正从一塑料袋里掏出三个被铁丝捆在一起的弹夹!

这简直太出乎意料了,而从根本上来讲是他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他的目的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打宋长忠的作案工具。这意外的收获太令人兴奋了,他急急地跟民工说:“把这个给我!”他上去就抢生怕枪慢了就被别人抢走了!

“我不给!”民工黄秋河紧紧地把弹夹捂在怀里。

“你要它有啥用呀?”

“我留着玩,又不是你的东西!”黄秋河拿着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架势。

“这是我想要的东西!”他一边说一边把黄秋河拽到桥墩子后面以便避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机四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