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

第03章

作者:胡玥

1

这些日子,商秋云有些犯呕、厌食,不喜吃饭,老想喝一些酸的东西。她猜想自己会不会有了?如果有了,应该是领结婚证的那天晚上。她在天歌的家,他们为了庆祝他们一生的这一个好日子,两人喝了许多葡萄酒,那一晚的夜色很好看,天歌的父亲母亲去了天津的姨母家。好像是专门要给他们留下一个单独相处的夜晚。秋云自小跟着母亲过,她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在她小时候骗她说父亲出远门了。后来她长大了,母亲又说父亲在怀她的那年病逝了。她羡慕所有的孩子,他们可以在父亲的臂弯里撒娇,小的时候,她哭着闹着要爸爸,每一次母亲都泪流满面。母亲一生忧郁,这忧郁传给了她,当她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母亲的忧郁也日渐深厚。美丽的女孩的命运里总隐伏着多舛。她深怕秋云这一生有什么闪失呵,上小学的时候,在秋云身上发生过一件事,她为此给女儿转了学,她每天严格规定秋云的上下学时间,不许她在外面贪玩,不许她单独跟男孩子在一起。可是她天生丽质无法阻挡住少年的追求和爱慕。或许秋云自小没有父亲,她内心里渴望异性的爱抚。本来她是坚决不让女儿选择警察这个职业的。这种职业使她一生陷进黑暗。她不想让女儿再踏进这一片阴影。可是就仿佛命定的劫数。女儿一向乖巧,惟有在选择职业和选择终生伴侣这两件事上违抗了她……是天歌的温存、善良和对秋云的真爱打动了她,她想,命运或许是公平的,她失去的一切,在她女儿秋云身上会加倍给予补偿的……

母亲最终接纳了天歌,这令秋云内心感动而又踏实。天歌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她心里害怕极了,她认为吻了就要怀孕。她对女人生命里的性爱极端恐惧,她不知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或许是母亲的忧郁对她的潜在影响?可是她又渴望天歌抚摸她。

亲吻她,那是一个女孩子对爱朦朦胧胧的焦渴的期待。她一直期待着什么?可是她羞涩,她甚至不敢让天歌看她的身体……

天歌喜欢她的害羞,他觉得秋云就像一首永远读不懂的朦胧诗,每一遍读起来都有新感觉,秋云更像一潭秋水,表面静美,内心蕴着爱的激情波澜,他一点一点地深入她、解读她,在他们领结婚证之前,从没有性的经历,他们都等待着一个时刻,彼此把灵魂交给对方……

秋云喝了好几杯红葡萄酒,脸色便灿若桃花了。微风吹拂着窗幔。他们彼此依偎着看窗外流泻的月光清亮地洒在房屋和树木上,桂花的香气在空气中酥润地飘荡着。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这是台湾女诗人席慕蓉的《一棵开花的树》,她喜欢这首诗。

奇怪的是天歌也喜欢诗,她在想那首诗的时候,天歌将鼻翼埋在她瀑布一般技委的长发里为她轻吟席慕蓉的另一首诗《前缘》:人若真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个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惊无法仔细地分辨无法—一地向你说出……

秋云的泪就涌淌出来,她转身拥进他的怀里,他们长久地相拥着,他轻轻地把她抱起走向他为他们的一生准备的婚床……

就像鸥鸟翩翩地拂过海面,也像红鱼快乐地在水中嬉戏,最初的痛楚就像纠结的水草在瞬间断裂。快乐是一次又一次地潮涌,她感觉整个生命都被漫漫的云絮围裹着,终端的陷落和终极的升华交织在一起,幸福像无边的暖洋,在血液里快速流转着,她把生命里的最美交付于他,她的灵魂与他的灵魂系密地系结在一起……

gāo cháo之后,她流着泪为他吟诵了那首《新娘》:爱我,但是不要只因为我今日是你的新娘不要只因为这熏香的风请爱我因为我将与你为侣共度人世的沧桑商秋云姣好美丽的脸紧紧依偎在林天歌青春的臂膀里,林天歌用温热的chún吮去她脸颊上的香泪,他轻轻地低语:“秋云,我真想让时间停止,我们就这样相依着永不分离。”

商秋云侧转支起身子,用明若秋水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林天歌那英俊的面孔:“天歌,你让我知道了做一个女人真的很幸福,你要永远爱我!就像诗中说的那样。”

林天歌又紧紧的拥住秋云,一会儿又怕拥疼了秋云似的,赶快松开。

商秋云说:“天歌,昨天我在省报上看到了一首爱情诗,作者叫江心月,我想肯定是你们班的同学江心月,我以前看过她的《永远的玫瑰》,这首诗叫《二十四层花瓣为你而开》。”

林天歌:“是吗?江心月上学的时候就很有文才,老师同学都说,将来她肯定能走出来!暧,她这首诗写的什么?”

商秋云:“她写的真好,就像给我现在写的。”说着秋云就轻声背诵起来。

二十四层花瓣已层层为你展开今夜我是你的新娘我美丽无比昙花一现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来青春本就短暂且允许我再美丽一次你须守望这是最后的美丽像守望你怀里揣着的那本古书那本古书已跟随你很久书的模样也渐黄渐旧可你却总是爱不释手我真愿让你把我央进那本书中好在红颜退尽时仍能美丽着从书中走出来林天歌静静的听着,半晌他眼睛热热的看着秋云说:“秋云,你永远是我美丽的新娘!”

爱再一次覆盖了她。他们的心彼此仿佛感知前生来世都在那瞬间消逝,瞬间成为不朽和永恒……

她似乎听见了林天歌的脚步声。她急急地起来把门打开,借着楼道里的光亮,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到林天歌把口罩帽子一把摘了,她才惊魂落定,她娇嗔地说你把我吓死了,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林天歌向屋里望了望,小声问:“妈呢?”

“妈妈身体不好,她回老家去了!”

林天歌拥住商秋云,他们长久地亲吻着。过了一会儿,他附在她的耳边悄声说:“如果不是推迟婚期,今夜你就是我的新娘!”

她刮他的鼻子娇羞地说:“我不早就是你的新娘了!”

他说:“我很想你,今天晚上,你不想再做我的‘新娘?’他期待着,眸子中蓄满了温情。

她摇摇头笑笑说:“我好像身体不大好!”

“对了,我给你们班上打电话说你病了,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他有些责怪她。

“知道你正忙案子,告诉你,你心里又搁不住事,又回不来,只不定急成什么样呢!”

“热锅上的蚂蚁呗,瞧我的新娘多善解人意呀!”

他们复又拥在一起,他喃喃地说:“我还是很想要你!”

她看着他焦灼的目光,有些歉疚地说:“我这个月好像不大好,老想呕,你说会不会是……?”她有些害羞,不知怎么告诉他。

“你是说我们有了?”她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出来。

“那明天我说什么也抽时间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要真是,我们就赶快结婚,不能再拖了!再拖,别人就认为你是未婚先孕的坏姑娘!”

她说:“你才坏呢,你是那个‘坏姑娘’的罪魁祸首!”

李跃军是7点30分从单位骑车子回到光明里小区的,他从西门进来推着车子沿围墙向南,在7号楼前向东朝自己住的8号楼走去。他一拐弯看见在7号楼和8号楼之间放着一辆自行车,他说这是谁呀放自行车也不靠边儿。这时他就看见从他们的八号楼二单元里走出来一个小伙子迎着他走过来,看见他就迅速用手遮住脸,一手拉低鸭舌帽帽檐儿,匆匆打他身边走过去,他们这个小区是封闭式小区,属天滦矿宿舍,大家彼此都认识,这个人不是他们院的人。他进到二单元就把车子锁了,猫到楼道那儿探头想看看那人到底是谁,他看见那人骑上放在路中间的那辆自行车拐弯绕过楼角走了……

他想可能是串门的,操这份心干吗。

楼道里黑糊糊的,他趟着步迈上台阶,在墙上摸那根灯绳,摸半天也找不到,他就嚷嚷,奇怪灯绳哪儿去了?又摸了一会儿,他只好沮丧地放弃,摸黑往楼上走去……

林天歌和商秋云并行地躺在床上。

商秋云正跟林天歌商量结婚的事儿,她说请一下齐可和成海吧!齐可和林天歌本是最好的朋友,但他们同时又是情敌,成海则是商秋云高中同学成兰的弟弟,曾追求了商秋云好多年……

他知道商秋云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不想让他们日后对他怀有敌意,他大度地说:“当然,我已想到了,你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

“我妈妈说千万不能轻易得罪任何人,人生不可以树敌太多,我们活得才从容坦荡!”她说到这突然就想起案子上的事:“孙贵清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商秋云刚才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在寻思了,他心里放不下案子。他听商秋云提起案子的事来,他感觉心绪很烦乱,他自言自语地说:“是他?不是他?不是他我对不起他!可是确实像他!”

商秋云也坐起身来,“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他穿上鞋在地上踱了两步,停在窗前,看着桌上他和商秋云的那张雪地照片,摇摇头说:“你别管,我不能告诉你!”

商秋云望着林大歌凝重的背影,悄悄起身偎到林天歌的怀里,她也是警察,她知道林天歌话中的分量,她将手插在他的头发里轻轻抚弄着一头乌黑的发丝担心地说:“你不告诉我可以,可你不许跟别人乱说,如果你怀疑谁,你直接找局长,你听见了吗?”

林天歌点点头,把chún放在商秋云的额头,默默地吻着她,好一会儿,他说:“我要回所里了,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吧!”

“别回去了,今晚就住这儿吧,这么晚,你一个人走我真有些不放心!”秋云双手更紧地搂住他的脖颈。

林天歌犹豫着,他可以不回去,所长答应替他值班,还有,他也确实舍不得丢了秋云一个人在家!他说:“那我就不回去了?”

他们又坐了一会儿,他看了看表,差5分9点钟,他说:“我还是回去吧,今晚大家都走了,万一有点什么事,所里没个人可不行。”

秋云见他去意已定,依依不舍地说:“要走就赶早别赶晚,早走还安全些!”她帮他拿上穿的戴的,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你走路一定要走大路,千万别走小路,走大路得走路当间儿,对了,呆会出去,走6号楼前面,西头围墙处有些黑!”她喋喋不休地嘱咐着,林天歌依来时的打扮穿戴好,吻了商秋云刚要走,商秋云说:“手枪子弹上膛了吗?你等一等我送你出去!”林天歌把枪从防寒服的口袋里掏出来又检查了一遍复又放回去,劝阻道:“外面天冷,你别出去了!”

商秋云说:“不嘛,我就要送送你!”她手忙脚乱地取衣服,换鞋子,林天歌说:“秋云,让我再看你一眼吧,看完这一眼我就走了!”

她着急地挣脱了他的手说:“你不让我送,我就不让你看!”

他说:“那我就不看了,你不要后悔呵!”说着他关上门就走了。

楼道里黑漆漆的,他来时楼道里的灯是亮着的,怎么就木亮了呢?他用手摸了一下灯绳没摸着,也没多想就走出了楼道。

他的车子放在楼道外边的窗报处,不远处,高高的电线杆上亮着一盏昏黄孤暗的路灯。

他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掏出钥匙,开开车锁,推了两步就骑车出去了。这是他熟悉的楼群,他心里挺踏实的骑着车子,一点也没有不安全的感觉,他觉得有灯光和人群的地方就有安全感,危险总是跟黑暗和荒僻连在一起的……而他哪里能想得到死亡正在像无法抗拒的黑暗向他迫近……

黑暗中,一双狞厉的目光一直盯视着他……

他从9号楼路灯下向北拐去……

黑暗中的那双目光忽悠不见了……

6号楼紧西边的孟淑珍正在厨房里洗衣服,忽然就听见楼西头出现了一阵急促的嗒嗒的跑步声……

看林天歌碰上门走了,商秋云顺手就抓起那件警服披衣关上门追出来,已看不见林天歌的身影了,她就加紧步子向前追赶着。

林天歌已经骑到6号楼的中间了,一直向前就是大门口了。

他看看两边从各色窗帘透出的温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机四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