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

第04章

作者:胡玥

1

解知凡40岁出头,身材魁梧,军人出身。他早就预料到这个时候到公安局走马上任,犹如一迈步就踏到了荆棘上。三起暴力袭警案件悬而未破让谁来都够谁受的。老局长魏成是因指挥不力被撤职,他来,未必就能指挥有力,下场或许都是一样的。

所以他选择了悄没声息的上任。私下里他已了解了案子的全部情况。按说破案子力度已经够大了,全市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青年都被密密地筛了一遍,全市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的人员也被清查了好几遍,与商秋云谈过恋爱或是追求过商秋云的,也被—一查过。比如那个叫成海的青年民警,经足迹比对,成海穿43码鞋,明显与现场足迹不符,齐可无作案时间……

林天歌的社会关系、亲属、同学、结交人也全部被翻了个底朝天,上千封的检举揭发信来一封查一封,封封查否……

想到检举揭发信,他忽地想起他上任第一天就收到了一封检举信,他打电话叫师永正到他的办公室,把那封信让师永正看看,师永正展开那封信一看,心陡地紧起来……

信里这样写道:“局长大人:冒昧给您写这封信,我怀疑林天歌一案是安庆堂干的,安庆堂和林天歌在一个所,听说林天歌被害那天晚上临走时,他给林天歌教过上保险,此事是安庆堂一次跟朋友喝酒时说出来的。另外,平时研究别的事儿他总是喜欢发表点意见,自从林天歌一案发生后,他变得沉默少言,情绪反常……

底下署名‘吴勇’。“

师永正又看了一遍信。他想起林天歌案发的第二天,也是在这间办公室,安庆堂闯到这个屋子检举揭发江舟有重大嫌疑的事儿,安庆堂会不会是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可是如果是安庆堂干的,他这样一来暴露的机会就更多,危险也就更大。但是有一点是他必须要给予重视的,那就是干吗不早不晚,安庆堂偏偏选择在林天歌被害之前教林天歌怎样给枪上保险呢?他会不会在林大歌的枪上做了手脚?

“查查安庆堂有没有作案时间和条件。若没有,也一定要查清写检举信这个人!”解知凡说话不拖泥带水,部队养成的作风。

师永正在没弄清事情真相的情况下也不便多说什么,只说有了结果再给局长汇报就告辞出来了。

他来到叶千山办公室,叶千山正给王长安和李世琪交待任务:“林天歌的同学里边,离开古城的就江心月一个人,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到省城调查一下江心月!”

“千山,人家江心月走了好几年了,我看去了也是白去,怎么会是江心月呢!”王长安有些不太愿意去,他老婆最近因为他上案子不回家已经怄了好几回气了。

“就是例行公事也得跑一趟,咱们不能漏过一个人,查否,要有查否的依据,查实,要有查实的证据,将来所有的材料都要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二位就辛苦一趟吧!”

王长安还要说什么,看见师永正进来了,就领了任务和李世琪准备奔省城。

小井派出所辖区是古城的老居民区,小街小巷七拐八弯的。

大老郭和陈默开着仪征车经过小井派出所,陈默略一沉思又换倒档把车倒回到派出所门口。

大老郭说:“咋啦,开社会主义倒车干吗!”

陈默盯着方向盘,“我琢磨着,齐可还不能就这么否了,以齐可的智商,他没有作案时间,不等于他就没作案,他若是雇人作案呢?他当然是没有作案时间了!”根据齐可的材料看,齐可的少年时代就是在小井这儿度过的。

“对呀,我咋就没琢磨到这儿呢,陈默,妈的我觉得你小子脑瓜特好使,我帮你把入党的事儿解决了,你好好干吧,将来有发展!”陈默听大老郭夸奖他心里喜滋滋的。他接着说:“你还记得‘猫娃’呗?听说她现在跟一个叫朱立友的流氓头子混在一起,我有个想法,咱得查查齐可认识和结交的所有人,尤其是‘猫娃’和朱立友这种底儿潮的人……”

“猫娃”和朱立友都在小井派出所辖区,陈默把车门锁上就进了小井派出所的院子。内勤刘爽正坐在屋里织毛衣,听陈默要看“猫娃”和朱立友的卷宗就说:“还是林天歌那个案子吧!朱立友查否了,没作案时间!”

“我们再随便翻翻看!”陈默执意要看,刘爽就把正卷副卷一大抱,全拿出来摊在桌子上说:“要是仔细看,可够你们看上几天的,翻吧,我去值班室一趟,有事喊我一嗓子!”说着就出去了。

陈默和大老郭就一人一本地翻看着,这一翻不要紧,大老郭一拍桌子惊呼道:“这上有齐可的名字!”

陈默凑过去一看:“朱立友,外号‘二老蚧’,曾伙同齐可及‘猫娃’等共12个人,在晚屏山公园防空洞群姦群宿,这个反革命组织头目叫孟宝禄,50岁,外号‘独眼龙’,日日负责送饭,并一起给香港、台湾特务写挂钩信,策化反党反社会主义……他们曾预谋杀民警抢枪……后被巡逻民兵发现抓获……”

“齐可那时候也就十三四岁,十三四岁就预谋过杀民警抢枪,现在这事我看跑不了他!”大老郭兴奋地说。

“可是,咱们查过齐可的档案,这段历史怎么没有任何文字显示?”陈默想起他查过的齐可的那些档案材料,直犯嘀咕。

“要是有,他还能上警校?兴许是为了上警校把档案做了手脚……”正说话间刘爽过来了,他们把卷宗合上,便告辞出来。

陈默发动着车,问大老郭咋办,大老郭说回处里,跟永正和千山汇报一下,那段历史的详细情况恐怕得由领导出面找一处了解,反革命案归一处那儿管。

2

刑侦处值班室坐了一屋子人。大家轮着传看那封署名“吴勇”的揭发信。

范宝来拿着本子在桌子上记着什么。

复小琦拿着那封信左看右看,小眼一亮,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喊道:“吴勇!吴勇!就是没有勇气的意思呗!”

叶千山和师水正已和中山派出所郎所长见过面,郎所长证实林天歌被害的那天晚上,安庆堂一直在所里值班。找到安庆堂,问他是怎么想起来教林天歌上保险的,安庆堂沮丧地说:“为这事,我一直后悔,那晚上我写材料跟林天歌借蜡,正看见他子弹上膛,我怕他走火出危险,就提醒他得上保险,他说他不会上,我这才教的他,我也是好心怕他走火伤了自己……可是谁知当天晚上会出事呢,要是因为上保险比犯罪分子晚出手开枪,我这一生一世都悔的慌呵!”安庆堂那日哭的很伤心,为林天歌,也为自己……

“人都齐了吧,咱们说几个事!”叶千山扫视了一下屋里的人。

“还差大老郭和陈默!”鲁卫东刚回了话,大老郭和陈默就进来了。

“在外边就听你们屋里说我呢,我咋了,趁我不在说我哈坏话呢!”

“妈的陈默你心虚的是啥,又没说是你干的案子!”鲁卫东给陈默挪窝空出一块地方。

陈默挤进去还没呆安稳了就急着说:“哎,我告诉你们一个特大新闻,齐可那小子十三四岁的时候就预谋过杀警察抢枪,这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吧!”

一屋子人全把脸惊愕地转向陈默:“你小子瞎说啥呢!警校政审的时候咋没把他政审出来呢?”秦一真不屑一顾地反驳道。

“谁瞎说谁是孙子,你问大老郭呀!”大老郭正拿了一杯茶水咕嘟咕嘟往肚子里灌呢,看见大家伙都又看他,他急忙中就被水呛了一下。

叶千山也着急地问:“咋回事儿呀,决说说!”

“那小子早就是个小流氓,群姦群宿,跟香港、台湾的特务写挂钩信,十多年前啥事都干过!”

大老郭就把他跟陈默如何到小井派出所查档案,又是如何在朱立友的卷宗里发现了齐可和那个流氓团伙的关联—一讲了一遍。

叶千山说:“这情况很重要,大家应该学习陈默办案子这股钻劲!散了会我先去一处了解一下情况,先说说这封揭发信吧,你们俩也看看,大家发表发表意见!”

“要让我说,我看这是谁故意糟践人家安庆堂,准是安庆堂在啥地方得罪了人!”秦一真一条腿着地,半个屁股坐在桌沿上,吐着烟圈说。

“也兴是犯罪分子为了转移视线给咱添点乱,从这个角度上讲,还是查查好!大不了最后否了,可是要是不查,漏了,谁负这个责任!”夏小琦眯着小眼很认真地说,他一直在琢磨“吴勇”这个署名很有意思,这里边透视写这封信的人的一种什么心理呢?!

“看这封信的口气,写这封信的这个人还是熟悉安庆堂的人,跟安庆堂一块开过会的,除了他们所的还有他们辖区的居委会,也备不住是他管着的那片厂矿保卫科的人干的!”鲁卫东也急着发表点意见,生怕再不说观点就让别人都抢光了。

“唉,备不住是他们派出所人干的,妈的我就看不上这种人,你要是怀疑谁你就明说,这不是跟咱们没事捉迷藏,遛大家伙吗!”秦一真拿着剪指甲刀开始修他的手指甲。

严茂林抢白道:“人家可能也是好意,怀疑了又没证据,又怕放过了坏人,所以才写信。主要也是怕得罪人呗!”

“我看那小子是看上那台18时的大彩电了,魏局长不是说了吗,对提供有价值线索的,外加一对大沙发!坐在大沙发上看大彩电,啥心请啊!那叫遂心呀!”尹小宁不无讽刺地接严茂林的话茬说。他每次值班都跟外屋那不拍不出图像的破黑白电视机生一肚子气。

叶千山清了清嗓子,一屋子人就静下来了。只听叶千山说:“这封信是局长转过来的,他肯定要结果,这样吧,抓紧时间,全力以赴集中警力把写这封信的人查出来,重点放在桥北!”

“这工程可是浩大呀,那样对下去,得对到啥时候呀!”秦一真一边抠着脚丫子缝里的泥巴一边旁若无人地说。

“哎,你得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嘛!”严茂林一副为领导着想的样子。

“嘿,你说得倒轻巧,我宁愿搬山,那就是力气活儿,不费脑子,没瞧破案子把我这头发都破稀了吗!”楚雄抢白道。

“移山也好,查笔迹也好,都不怕,关键是咱干的这活儿老是无用功,干半天累个贼死,老是离破案子不沾边儿,这忒腻味人!”鲁卫东有些厌战情绪。

“所有的无用都是为最后的有用做铺垫和积累,刑警干的活儿,只要不到破案那一刻,全是无用的付出,你们应该习惯这种付出!”师永正声音不高但却极具威严,一屋子人不再争吵。

严茂林年纪大,看师永正有些急,赶紧打圆场说:“师处长说的对,咱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否定的基础上寻找肯定,不过这一程子,大家伙也都没黑没明的查,倦了、累了、烦了,也在情理之中,咱该咋查还咋查吧,这不所有的线都断了,浮上来的啥线都兴是破案子的那根稻草,哪根咱都别丢!”

一屋子人听得全都哈哈笑起来,说茂林你妈的说这话跟哲学家似的。

3

王长安和李世琪来到h省会s市公安局,在传达室登了记就坐电梯来到八楼宣传处演播室,江心月刚刚做完节目妆还没卸呢,看见王长安和李世琪赶紧就把二人让进屋。1983年严打期间,她在警校被市局抽调到文化宫和王长安他们一起搞了一段时间的刑事犯罪罪证展览,所以他们算老朋友了。毕业后江心月留校教了两年书就随父母调到省会s市,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她说哪阵风把你们给吹过来了!

王长安搔着头发捅了捅李世琪,李世琪也揉揉眼睛装不知道,最后还是王长安先开口了。

“江心月,我们来只是例行公事,也知道肯定不是你干的,可是领导非得让我们查一下你,我们也是不得已,你多担待吧!”

江心月听不明白他们说这话的含义,但感觉上挺别扭的。

“查我?我怎么了?我干什么了?”她有些激愤,但又不好发作,脸上明显的变了颜色。

“你知道吗,林天歌被人开枪打死了!”

江心月一下子愕在了那里。

“林天歌?他,他被人开枪打死了?这怎么可能呢!”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这一届,还有商秋云那一届的所有同学都被查了个底朝天,你是最后一个被审查的了!”比起林天歌被害的这消息,她遭到审查这件事已变得无足轻重了。

“商秋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机四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