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

第06章

作者:胡玥

1

春雨是在半夜里悄默声儿地下起来的。早晨起来,空气潮潮的泛着难得的清新,寒气将被这毛毛细的雨丝一点一点的逼退。

魏成独自一人在蒙蒙的雨雾里走着,他在唐河的堤沿上走走停停,古城公安局的旧址曾经就在这一片,那一年,一场大火也是在早春的黎明时分烧起来的,许多档案都被烧毁了,包括商远翔的案卷,留下许多历史的残缺。

他也是刚刚知道商秋云是商远翔的遗腹子,昨天,叶千山来找过他,古城的那段历史也就是他还清楚点,孙贵清和宋长忠虽也知道,但一个死了,一个植物了!

商远翔在刑警队的时候,魏成是古城公安局的秘书科长。

当时那件事发生以后,所有人都认为商远翔的死跟办的那起强姦杀人案有关。杨路民是土匪头子出身,当年,在古城地界上跌一脚,土地都要抖三抖的角儿,但他败在了刚当刑警不久的商远翔的手里。

商远翔被害,的确怀疑过杨路民的弟弟杨路虎,但当时查杨路虎,杨因盗窃收音机被关押在看守所,看守所的所长李为民也出了证,那件案子就成古城的遗案……

当时,商远翔的妻子曾要求追认商远翔为烈士,但由于案情不明,便搁置那儿了。后来只听说商远翔的妻子搬离了古城,但没有人知道他妻子怀孕的事。那个老看守所长早年就得癌症死了。他的老伴还活着,有近80岁了吧,他打听到那个老太太就住唐河北岸的女儿家……

叶千山和王长安今天要去看那个老太太,他透过河水腾起的雾气望着北岸的烟雨楼群,头部一阵晕眩……

王长安穿着黑色风衣潇潇洒洒地跟在叶千山的后面,叶千山却还用防寒服包裹着自己,他们一前一后进了钢厂宿舍。王长安的媳妇是在市歌舞团搞舞蹈的,一向总是把王长安打扮得很新潮。但最近风传他媳妇跟市府的戚副市长傍在一起,叶千山回头看了看王长安,看不出王长安有啥情绪的变化,一般这种事儿只瞒当事人,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就他本人懵然不知。王长安看叶千山看他的眼光怪怪的就瞪大了眼睛问:“你看我干吗!”

“我在想,查完杨路虎这案子,放你假,好让你回家陪你媳妇去!”

“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啥时学得这么善解人意了,你可得说话算数呵!”

两人说着话已上了三楼。叶千山在301号门前停住步子抬手轻轻叩门。

门吱嘎一声打开了,屋里光线很暗,散发着褥热的臭气,一个老太太干瘦得若木乃伊一般,但眼睛却很灵光,耳朵支棱着将叶千山的问话全收进心里……

她听清了,他们是公安局刑侦处的,又听他们提到了杨路虎,她就从喉咙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李为民他早知道你们会来的,早晚要找他!”她招手示意站在王长安旁边的她的女儿:“你打开那个箱子,箱子里有一个小红木匣子!”她女儿从她的手里接过一把古旧的铜钥匙,打开箱子,取出一个已脱漆的小匣子,老太太哆哆嗦嗦地打开小匣子从里边拿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片,展开来一看,那是死去的老看守所长留下的:“杨路虎收监时曾吞过铁钉,被送进医院手术抢救,调查商远翔被杀一案时,我向组织隐瞒了这件事,因为犯人吞铁钉算重大看守事故……”

叶千山抬头看了看老太太,或许在几十年里,她一直就这么等著有人来取这封信,为什么就一直没有人来呢?这个老看守所长为了隐瞒他的看守事故,很可能就掩护了一个杀人凶手,人呀,是多么自私!可这毕竟已成为历史的遗憾,谁该对往昔这段历史负责任?他继续读下去:“杨路虎放出去后就离开了古城,我是从他同监室的犯人口中了解到,他有一个相好的在山东日照,他说他日后就去日照隐姓埋名了……

我不能确定商远翔是不是他杀的,我更没有勇气把这件事亲口告诉组织,如果真的是杨路虎干的,我就是历史的一个罪人,我不敢活着面对……“

叶千山和王长安告辞出来,深吸了一口户外的空气,回身再望望那幢老楼,目光中多了许多的凝重和怆然。

“人呵,总是用一些错误去掩盖另一些错误,可是一个人为‘掩盖’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我相信,李为民是为此抑郁而死的,要不然,他可以跟他的老伴一直活到现在呵!”

“给我一个人,我去山东日照!”王长安望着远处唐河南岸,叶千山和王长安同时看见一辆救护车在对岸正鸣着警报向远处驰去……

雨水默然地淋在他们的身上。

刑侦处值班室。

内勤范宝来将严茂林、尹小宁交回来的查否掉的材料—一归档,并让他们在文件本里签字。严茂林说,这也签字呀?范宝来说还是签的好,谁查的谁签省得以后说不清。

严茂林对范宝来意见大了,他嫌他婆婆妈妈的,有时候出现场着急,取了枪就想跑,他也腻歪地伸住你非让你签字再走,抱怨范宝来的不止严茂林一个人。

“妈的,一个男人家,象婆婆似的!”严茂林走进里间小声嘟囔着,范宝来听见了装没听见。

叶千山的办公室和值班室紧邻,夏小琦和秦一真在叶千山屋里抽烟。

“千山,我跟你说,哥儿几个可累惨了,那笔迹对的,全加起来得堆一屋子材料!”秦一真大口地抽着烟,然后用舌头顶出一串一串的烟圈。

“桥北分局,连各派出所的都查完了?”

“查完了!”夏小琦一副疲倦的样子反复揉着他那双睁不开的小眼睛。

“这就怪了!”叶千山就在屋里转磨,转着转着他不由自主地前咕道:“不会是咱里头人干的吧!”

“咱这些人的笔体互相都认得,不会!”夏小琦肯定地说。

“嗯!妈的,查一下媳妇们的档案!”叶千山一拍脑门说。夏小琦盯着叶千山,小眼一下亮堂起来。

“千山,这损主意也就是你想得出来,谁家媳妇吃饱了没事弄这个!”

“快溜的,让你查你就查去!”叶千山就像赶羊似的把夏小传和秦一真往外赶。

秦一真抓起叶千山桌子上的一盒烟一边走一边说:“得罪媳妇们的事儿,你全让我们干去呀,我们就先从嫂子那儿开始查起!”

王长安先去了歌舞团的练功房,练功房空空荡荡的。从前,他常常站在练功房的一个角落里看曲柳练功,青春的浪漫好像是很久远的事儿了,他越来越感到曲柳和他之间的隔膜日深。

他去舞蹈科,曲柳的同事说曲柳接了个电话就走了。他“哦”了一声就走了。

舞蹈科的两个女的把门掩上悄悄说:“还当侦查员呢,连老婆的事都搞不清楚!”

王长安开着212吉普车回家想取几件出差换洗的衣物,离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小时,他跟李世琪约好了在火车站碰面。

进入楼群,他远远地就看见一辆黑色皇冠车停在他住的单元楼门便道上,正在这时,他就看见曲柳像刚洗浴过的样子飘着湿湿的长发匆匆地出来,一头钻进车里……

他木木地立在那里,看着那辆车开过去,那是主管文教的戚副市长的专车……他想起叶千山回身看他的目光和叶千山说的那句话,想起曲柳同事阴阳怪气的说话声,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妈的。就你自己是个傻瓜王八蛋!”

他上楼打开自家的门,卫生间腾着热气,镜面上挂着热雾,他点了点头“砰”地一声关上卫生间的门,又环顾了一下屋子,房子墙壁上到处挂着曲柳的照片,他把床头上的那张结婚照摘下来翻扣在床上。他开始从衣柜里取他的衣物,然后把它们装在一个黑色皮包里。拉上拉锁,他沉思片刻,又去了写字台前,抓过纸和笔写上:离婚协议书。

然后他就顿在那儿不知往下该写什么了。他看看表,已没有时间允许他写完那份离婚书了,他撕下那张纸叠好揣进兜里,拎上旅行包,锁上门就走了……

丛明临开学前约了夏小琦,两人在他家楼下的一个小酒馆里喝了一顿酒。

夏小琦说将来有机会我也上学去。丛明说学和不学真的不一样,我也主张你有机会去学习学习,补充点新血!

“唉,说的容易,这个破案子,一天破不了,谁也别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儿!”夏小琦把酒杯举在空中转着圈。

“这案子,咋就破不了呢?”丛明不忘他请夏小琦喝酒的真正意图。

“也就你老兄,换个人我也不说,你还不了解咱们公安局这办案子的效率,你知道案情研究会上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咋说的吗?‘这个案子可能是外部人做的,也可能是内部人作的,可能是一个人干的,也可能是两个人,还可能是三个人干的。’这不是瞎子算命两头堵吗?最后是外部人做的,他说了。要是内部人做的他也说了。是一个人干的他说对了,二个三个,他也没漏下。这就是不负责任的态度。底下的人咋干活呀,不瞒你说,打林天歌的第一颗子弹夹在脊柱神经上,林天歌是在骑车子的情况下被打在那位置上的,你能说那是偶然的吗?那是设计好了的,打一枪不行,又拿林天歌的枪补了太阳穴一枪。你说罪犯从容呗,他咋就能那样从容呢?再告诉你一个信息,打林天歌之前,楼道里的灯绳全被拽断了,就留着楼角电线杆子上的一盏灯!那是咋个意思你琢磨去吧!”夏小琦深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说:“这个案子太深奥了,咱不说了,我跟你说的只你知道别跟别人说去呵!”

丛明在与夏小琦喝完酒的第二天返回北京。

魏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亲属已哭成一片。

解知凡、肖坤、师永正、叶千山还有市委书记、主管政法的书记、副市长都来了。魏成晕倒后摔到河边的石沿上,血流不止,晨练的一个老头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叶千山忽然就想起他和王长安同时看见的那辆救护车,头天他们去找魏成向他了解商远翔的案子,他一定是心里搁不下那案子才溜达到唐河边古城公安局旧址那块地方的。

魏成被送进医院后,医生用尽了一切办法就是止不住血,经化验,魏成的血液里边全剩白细胞了,凝血功能完全丧失。这病跟心情抑郁有关,看来这病不是一天两天了。

魏成的老伴哭得泣不成声,她抓住市委书记钟祥的手说:“他这是心里窝囊死的呵!”

钟祥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2

丛明回到公安大学,他满脑子装的全是林天歌的案子。白天他整个把自己扎进图书馆里,把所有有关凶杀案的书全找出来。国内的翻看完了,他就找国外的,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日本岗川正行的《凶杀案的侦破与指挥》和美国人唐纳德。舒尔茨的《刑事侦查基础知识》。

岗川正行是一个老刑警,他把多年办案经验做了一个总结,那本书有30多万字,专门论述凶杀案的侦破与指挥。岗川正行给他启发最大的就是侦破案件当中,对嫌疑人的职业的研究特别深。

他同宿舍的同学喜欢跳舞和运动,晚上一般都不在宿舍呆着,这正合丛明的心意,他一个人在宿舍又是写又是画的,有时能将满屋子弄的一片混乱。而无论他的同学多晚回来,总是能够看见丛明趴在床上画着什么。

这个时期他也非常关注国内刑事侦查策略比较好的一些理论,比如公安大学学报,沈阳警院的刑侦杂志上发表了哪些文章,有哪些理论成果,他感兴趣的文章他就复印保存下来。

有一天,他在公安大学学报上看见了一篇《模拟犯罪人的行为》的文章,他的眼睛一亮,哎,这跟自己简直不谋而合!整个假期他花了大量的时间蹲现场,就是在搞模拟实验嘛!

扎在图书馆的这段时期,他发现在刑侦策略上太缺乏具体指导的东西。从他个人的角度他比较关心刑侦理论的建设。刑事侦查科学由刑事侦查策略和刑事侦查技术这两大块组成,刑事技术已到了微量物证,dna检验,它发展得很快,而刑事侦查策略的研究却远远没有跟上。东方人一向喜欢凭直觉破案,多大的案子,局长处长碰头会,开会完了就是摸排查,传统而又沉旧。他认为研究这些成果就是使用这些成果的过程,凭直觉破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假如进入现场,罪犯智能水平低,案子情节简单,直觉还起作用。稍有点智能的作案,直觉就不行了,所以破案应该理性化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机四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