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

第09章

作者:胡玥

1

1988年10月15日,星期六。

童非一大早从家里出来围着他所居住的平安小区闲散地小跑了一圈,然后又穿过一条斜着的小马路来到宁安路大道上。

树叶子被秋风吹得落了一地,脚下一片金灿灿的。他慢下步子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做着深呼吸,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他最喜欢秋天,喜欢看秋天的金黄,但不喜欢看秋天萧条和落寞。

这里是古城新建成的一片居民小区,公园、学校、饭店、菜市场、储蓄所、商场,配套设施齐全,不用出小区什么都能买到,童非挺喜欢这一片小区的。

他继续往南走就看见工商银行分理处的铁栅栏冰冰冷冷地矗在那儿,它的大门朝东,不到上班时间门口便一派肃然。分理处拐角向西叫彩虹道,在路边有一个小储蓄所,他的工资他母亲不要,让他自己存起来,他每月要来这个小储蓄所存一次钱。储蓄所西邻一个小饭馆,饭馆和2号楼之间有一条肠子一般细细的小道向北延伸着。小道东侧是一片平房区,平房区与北边8号楼之间还有一条向东的小道,顶头是工商银行分理处的小金库。由于老来存钱,他跟储蓄所的人都很熟,有一次存钱,临近下班,储蓄所的曹建华还邀他跟着一起把钱存到分理处那个金库去,那次走的就是这条道。自由市场在2号楼的西边,他存完钱常走2号楼和平房区之间的这条小道,向北经过8号楼就上了那条斜着的小马路,跨过马路就到了他住的那片楼群。但有时他愿意散散步就绕点远走。从储蓄所一直沿彩虹道往西100米处是彩虹道派出所,他经常闹着没事就进去坐坐,聊聊有没有教学中能用上的东西,在警校他教预审。

这一天,童非请假在自家屋里一直复习功课,每星期天他要去电大职教班听课。上课前他要把学过的温习一遍。

下午4点钟,他温习的累了,就下楼溜达到储蓄所存新发的工资,与储蓄所的曹建华、白小琴、李燕拉了几句家常就走了。

傍晚,6点一刻左右,曹建华和白小琴把现金清点后装到平时买菜用的薄尼龙兜子里。白小琴已有七个月的身孕,她行动很显笨重了。她对李燕说:“你把门锁上追我们,我们先慢慢溜达着走。”说看她就跟手里拎着一大兜现金的曹建华一前一后向西,路过小饭馆又往北拐进了那条狭窄的胡同里。

这时,差不多是6点25分左右,天光在他们刚进入胡同的那一刻,眼看着要黑还未全黑下来,白小琴无论多想走快,还是被曹建华落下了一大截。腹中的孩子拳打脚蹬了一阵,她停下步子用手抚摸着腹中的孩子,想等那孩子安静了再往前走,而就在这时,一颗子弹从正前方飞过来击中曹建华,她只看见前边冒了一团火,曹建华就倒下了……一个穿黑色风衣的黑影电光一般飞跑过来,她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惊叫了一声“啊呀!”

刚慾掉头逃跑,一颗子弹穿过她的肩臂……

李燕锁上门刚走到胡同口正看见白小琴笨重的身子摇晃着往下跌,她本能地缩回身拼命逃起来……

黑影已身手敏捷地抬起了曹建华手中的钱袋子,跳上墙根处似是事先预备好的一辆自行车几步蹬窜到了北头胡同口。而就在黑影刚刚站过的电线杆子底下突然跑出一个人来,那人仅探了一下脑袋,就被黑影一枪撂倒了。几乎也是在那人倒地的同时,一个叫赵兰香的中年妇女在不远处骑着一辆三轮车正走到电线杆子西北处空地,她看见了那个开枪的人慾往正北方向逃,她就从三轮车上跳下来朝黑影扑过去……黑影一手扶车把一手抬腕就是一枪,赵兰香也倒下了……

一切仅仅在三五分钟内发生,也就在三五分钟时间里,天幕全黑下来。

恶性暴力抢劫银行案件的发生,一夜之间传遍了古城大街小巷。人们不由得惊悸地想起了一年前那三起暴力袭警案件……

解知凡一夜未睡,他的屋子弥漫着浓浓的烟雾,他陷在皮靠椅里,胡子也像荒草一样长短不一的长出来,那是人们从未看到过的解知凡狼狈不堪的那一面……

案情连夜迅速电告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委市政府几大班子的领导,全部去了现场,后又在古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研究案情,直到后半夜3点才离去……

前一阵子,戚副市长在丑闻之后已被降职调离古城,解知凡一直活动想补那个副市长的空缺,他想无论案子破与不破都是在他来之前发生的,只要在他当局长这期间不出大的乱子,他应该有能力平稳地过渡到他想要的那个位置,这回恐怕是彻底泡汤了。

解知凡在这一夜对那个作案的犯罪分子有了痛切的仇恨。

就在这时,丛明面色铁青地撞开了他的房门,门在丛明带着冷森的旋风一般的身子后面哐当一声被碰上了,他看到了丛明瞠裂的眼中露出暴怒:“解局长,你要对昨晚这起案子负责任,打响了吧!我要再一次告诉你,抢银行的案子也是陈默干的,动不动他,在你,你说句话吧!”

丛明看见解知凡脸上显出了不安的慌乱。

“这样吧,丛明,我打个电话给肖坤局长,你去找他,他主抓刑侦!”解知凡慎重地想了想对丛明说道。丛明想解知凡太滑头了,将来一旦追查责任,解知凡会推得一千二净。丛明看着解知凡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喂,肖局长吗,警校的丛明对案件有点意见,让他跟你汇报汇报!”放下电话他如释重负地对丛明说:“你找肖局长去吧!”

白小琴于当晚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经一夜抢救,于16日清晨已脱离了危险,但孩子没有保住,她的婆婆听说死去的孩子是个男婴,一下子就晕过去了。她的儿子是三代单传,而医生告知她,她的儿媳妇将不能再生育……

白小琴醒后,叶千山和夏小琦询问了当晚发生抢劫时的情景,白小琴回忆说:“我当时就只见前面冒了一团红火,什么都没看见。”

李燕躲在家里不肯见人。经给她丈夫做工作在她丈夫的再三开导下,李燕才肯配合秦一真和鲁卫东他们在储蓄所里翻抄案发前那几天储户的存钱支钱情况。他们在10月15日的存款底单里看到童非的名字,当然和童非在一起的还有很长的一串名单……

罪犯打枪的位置恰好在1号平房区和2号楼之间的小窄道的北头,罪犯以楼头拐角处的一个电线杆子做掩体。正东,是8号楼和l号平房区之间的一条小窄巷,进到顶头是工商银行分理处的后身,那里有一个小金库。

李燕回忆说:“曹建华他们每天都是这样拎着钱袋穿过这两条小窄巷把钱存到小金库,之所以敢这么放心主要是考虑到往西不到100米就是派出所,罪犯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抢银行呵。”

8号楼6层吕晨对叶千山和夏小琦描述道:“我正在阳台上剥葱,听到枪响,就伸头朝下看,正看见一个穿风衣的家伙骑上车子往北边这儿跑,把迎面撞上的人一枪打死。这时我大叫杀人啦,我的喊声还没落音,那个家伙,他妈的简直是神了,嘿,掉过枪口朝我来了一枪,他根本没抬头瞧我,他是循着声音开这一枪的,我的脸上溅了满脸水泥碴子,要不是我脑袋缩得快,现在啥也告诉不了你们了!”

叶千山和夏小琦查验了阳台,果然阳台的那个水泥沿留下了被枪弹击碎的痕迹,且在阳台的葱堆里找到了弹头。

吕晨的爱人杨翠花说她看见一团火星上楼了就往阳台上跑,在阳台上正看见罪犯一枪把赵兰香打倒在地然后向北逃跑了。

叶千山和夏小琦从吕晨家出来就碰见了桥南刑警队米树的弟弟米林。米林常去防暴队踉他们学拳脚,有好几年不见了,他油头粉面像个发了财的小老板。

夏小琦说:“哟,米林,你也在这儿住呀!”

米林很亲热地说:“查案子呢,来,屋里坐会儿!”

在跟米林聊天的时候,米林提供了这样一个情况:8号楼和13号楼之间那条斜着的小马路上有根电线杆子,电线杆子上有盏路灯,大约在半个月前不亮了……

另外,在赵兰香被打死的空地处也有一个电线杆子,包括罪犯站立的那个电线杆子上的路灯,大概也是在半月之内不亮了。

而且米林还谈到了一个重要情况,他是做买卖的,这几年挣了些小钱,家里也有一些流动的现金,他家又是一层,所以他每次出门就围绕着楼房转一圈,检查有无可疑人员惦记着他的钱。他说他在这半个月之内,有好几次看见一个人,隔三差五在这一带转悠,问那人长得哈样,米林有过一阵犹豫,似陷在一种很痛苦的思索中,旋即才说,戴鸭舌帽,穿一件黑色风衣,个头不高,问他那人长着啥眉眼,他摇摇头说没看清楚……

最后一个被打死的赵兰香,家就住在小饭馆和储蓄所后身那一排平房里。平房和储蓄所之间的过道很窄,赵兰香的丈夫黄宝元说有一天他在院子里收拾小煤棚,突然闯进一个小伙子,看见他愣了一下,慌忙间问小饭馆咋走呵。一边说一边往东头走,黄宝元喊住小伙子说前面是个死胡同,得退回来绕出去!小伙子“噢”了一声掉头就走了……他说完就埋头干活,没留心小伙子啥长相,反正个子不高,穿风衣,戴了个帽子……

赵兰香的母亲70多岁了,她每日就盘腿坐在屋子的窗跟前看外面的光景。老太太耳聪目明,她说:“我看见一个小伙子小窄脸,老在我们这儿转悠,戴着一个有舌头的帽子,脸上有疙瘩,隔几天来一次,每次来都是下午三四点钟,没准,我看他眼神很凶,我看他,他还隔着玻璃瞪我……”

公安部的专家和省公安厅大要案处的处长、科长分别从北京和省会赶到古城。案情分析会在紧张而又严肃的气氛里进行着,市委书记钟祥和政法委书记赵永年以及主管政法的副市长田瑞安部暂停了市委的一个紧急会议也赶到公安局来听案情分析和专家意见。

“现初步查明,案发时间是10月15日傍晚6点25分,犯罪分子共抢走现金4.5万元,造成三死一伤。经枪弹检验,罪犯抢银行用的手枪是被杀民警林天歌被抢走的五四式手枪,枪号是12100096.另外,根据叶千山他们调查访问得到的情况,四起案件现场的目击证人证实犯罪分子的体貌特征属同一个人……”

肖坤代表市局作简要案情介绍。

省公安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高文中陪同省委副书记省政法书记洪峰在滨岛检查工作,闻讯后也赶到古城。

会上,每个人都发表了意见,每个人都很慎重,作为领导,日后这些话都要记录在案的,说对了行,说不对了,或是说错了误导了案子,责任重大,尤其是古城的这几起大案,自建国以来在全国都属罕见。经过反复商量最后大家达成一致的意见:这四起案子应属同一个犯罪分子所作,可以并案侦查,会议决定以四起案件发生日期的尾数“1145”作为案件的总代号,成立了以市委书记钟祥为总指挥的“1145‘专案组。

省委副书记洪峰在那个会上发了火,他说:“古城出的这一系列如此恶劣的大案子,全国罕见呐,再破不了,我就摘你古城公安局的牌子,不,不仅仅是公安局摘牌子的问题,是你们古城市委市政府摘牌子的问题……你们想想,此案不破,你们怎么向古城的老百姓交待,啊?我希望你们永远记住这几起案子的发案日,它是古城市公安局全体民警的耻辱日!”

那话像天空滚过的雷声长长久久地砸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里,钟祥、解知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显出轻易看不见的难堪。

在按挪酒店333房间,公安部特邀来的全国知名的画像专家正在严谨且一丝不苟地进行着摹拟画像,叶千山,师永正不停地作着介绍并指指点点地修正着……

2

银行案发后的第三天晚上,案发的相同时间里,叶千山在那条小路上四处看了看,他发现案犯选择的时间的确是妙:天将黑未黑,天空里的那种黑像雾一样朦朦胧胧地一层一层地压下来,人跟人之间还不是看得特别清楚,你看见我了,我也看见份了,但我认不出你是谁,你也认不出我是谁,也就是那个时间你看见了罪犯的人影,却无法看见他的鼻眼睑面……

这些天,古城公安局人来人往,为破银行抢劫案,什么招都使出来了,那一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危机四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