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乐》

第三部

作者:姜利敏

说起来,三年前保罗初到中国时娅就认识他了。大学四年级时,娅经人介绍在美国dc公司本市分公司打过一阵临工。

保罗是个细瘦白净、长得十分英俊而稍有些女气的高个子。看上去年纪不小了,其实才25岁。显然是个络腮胡子,但永远刮得干干净净,因此脸上总是泛着一层淡淡的青光。和一般昂昂然气凛凛的老外明显不同,这人一眼看上去就是个诚实而谦卑的老实人。娅起先觉得他的性格中天生有一种内向而自卑的成分,和他接触几回后她又认为保罗受雇于dc公司不久,年轻,人地生疏等也都是他比较拘谨的原因。同时他身上也折射出西方人际关糸的某种侧面。那时他还是个尚未获得高等文凭的年轻工人,在一个等级森严的大企业中,经验和本能都会令他不由自主地取一种低姿态的谦卑以自保。念及这层,娅一开始便对保罗有了份同命相怜式的认同心理。

娅印象最深的是保罗第一天来报到时的情景。本来他完全可以让分公司去车接他。而他却没来电话。或许是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低级别的技术员的缘故吧,他自己找了辆出租,结果被人狠狠宰了一笔。50元的车资付了150元不说,还白白在市内兜了个大圈子。

娅事先并不知道他的到来。那天她正背对着门在打字。隐约听到门口有几声低低的口哨,可她并没在意。事后回忆起来,不禁直觉发噱。保罗挎着个大包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了,而门是开着的。他吹口哨是为了提醒她,但她哪有这个概念呢?可是她不搭理,这个滑稽的保罗先生竟就是不敢走进来。那干脆打个招呼也无妨呀?可他不,只一味怯怯地断断续续地吹几声口哨!

当娅终于意识到什么,回头发现他并迎上前热情招呼他时,他竟是一副见到高级领导的模样,话未出口先红了脸,头垂得低低的,声音更低得让人听不清。娅好容易才弄清他的身份,慌忙去为他安排房间。他却坚决不要娅下楼,只了解一下需办的手续,就点头哈腰地自己去了。以后他一般都忙着在外面干他的活,偶尔回到分公司来也依旧是先在门口吹口哨,得到应呼后才弯腰捣头地进屋来。进来了又总是不声不响地躲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面带笑容听着别人的高谈阔论。无论谁发表什么高见,他的目光便专注地转向他,点着头还陪着笑。谁要问他点什么,他便缩着身子连连摇头,一脸的羞色,似乎决无任何自己的思想。

最令娅和其它中国同事奇怪的是,保罗还有个怪僻,他外出不怕飞机、汽车,却怕坐火车。有回他要去距此地约五小时火车路程的城市出差,无论娅如何解释他仍固执地不相信这个区间会不运行飞机。苦苦央求娅为他买到机票。娅反复解释中国不同于美国,他才勉强同意坐软席火车去。问他为什么不愿坐火车,他的理由是他害怕中国的火车会颠覆,更害怕人如潮涌的火车站。他说他恐惧一切人流稠密的地方。娅告诉他坐软席可以从专门的入口上车。他仍忧心忡忡,理由是曾有人告诉过他,中国的所谓软席也不过是有个沙发椅,人也很多,且路不好,坐着很颠簸,还老是晚点!

作为一家机械贸易公司的专职汽车维修师,保罗是分公司所有老外中最辛苦也最勤恳的一个了。另外两个专职的技师可不象他这样,只要有求助电话来,他们总会找到恰当的理由让保罗去维修点。实在推不掉时,通常总要对方来车接送,到了那儿一般也都是动口不动手;一回来赶不及地洗澡更衣,还一个个地伸出胳膊,啧啧连声地让总管和娅他们看自己被蚊虫咬出的疙瘩。从来没人听到保罗一句对工作或环境的抱怨。干活对他来说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来了电话,他总是笑眯眯地和大家一一点头道个别,便上楼去。不一会,人们便可以看到一个换上工装,细长的肩膀上挎只特大帆布工具包的外国人,静静地走出五星饭店,动作稍有些费劲地拱进出租车里,驰向他该去的地方。

他去的地方总是在飞尘满天、噪声扎耳的公路边上。这是汽车维修注定了的地方。任何汽修厂见到保罗来都会喜笑颜开。不仅因为这个不声不响笑眯眯的小老外从来没对他们红过脸,从来不怨三道四,一来就围着该修的车子前前后后转悠,然而便挽起袖子往车肚里拱,更因为这个老外特好侍候。起先,都以为外国技师来了,吃饭起码也得到就近的集镇上来它一桌,上个大虾、牛排什么的。可任你三拉四拽,保罗从来没离开汽修厂一步。理由很简单,语言不通,费时太多。而且他还是美国动物保护协会会员,故基本是个素食主义者,除了少量奶酪、黄油,他任何荤腥不沾。吃饭在他便是个极简单的活儿:来瓶矿泉水,加几个面包足矣。他包里备有西红柿、新鲜黄瓜和从国内带来的香肠样长溜溜的奶酪。他喜静,天又热,便到外面找个僻净树荫一坐,用湿纸巾擦擦手,咔嚓一大口黄瓜,进嘴后便无声无息细嚼着,同时用小刀嚓嚓嚓飞快地削出十来片奶酪,夹于面包中,然后,一口矿泉水,一口自制三明治,一点一点,细磨细样地就解决了一顿午餐或晚餐。

保罗的黄瓜、西红柿之类都是他自己在集市上采购的。这是他的精明之处,宾馆餐厅当然也供应各色时蔬,但价钱比自买的贵多了。保罗总是在同一条街上买菜,摊主都认识他了,都说这老外精,总象中国人一样一个一个地细细挑选瓜果;可大家仍特爱作他生意,因为他一挑就是一大堆,付款方式也特别,总是掏出张五十元人民币,向摊主扬扬,如果摊主点头说够了,他就指指菜摊,知道的摊主便再给他添上几个西红柿或生菜,ok!保罗满意地扔下钞票,提起他的菜就走。交易双方皆大欢喜。

吃完饭,保罗照例也要小憩一会。他那大包里带得有随身听,他有时在工厂会客室沙发上,更多的就在吃饭的树荫下一靠,拿鸭舌帽挡住脸听音乐,同时看书。厂里人谁也弄不清也不去问他听的是什么音乐,看的是什么书。只远远地好奇地看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细长的手指不是额头就是大腿上地不断地打着节拍。实际上保罗那时正在补习大学课程,拼命啃中文和许多商贸业务书。由此可见他实际是个很不甘平庸、很内秀的人。当他第二次到中国来并呆了一年后,中文就已经说得很不错,并且还迷上了佛教经典且宣称自己是个正宗的佛教徒。因为他吃长素。偶而有次把厂里人也会看见他象个典型的外国小伙子那样忘我地亢奋,双手握拳,肩膀随着耳机里的音乐颤动,甚至将书一扔,从地上爬起来,浑身扭个不停。

偶尔的亢奋还发生在工作中。有一回保罗到现场后,发现厂方已将一辆美国车的配件换了下来,他捧着换下的配件,对着阳光左照右照,脸倏然阴了下来,他吃力地比划着,说明问题不出在那个配件上,没必要更换这个配件。维修班长含糊地暗示他,车主并无意见,更换配件关乎他及司机的效益。保罗少有地固执,结结巴巴地声明这更关乎外国车及他的公司的信誉,他决不能容忍这样做。边说边取出工具,一言不发地将已装好的新配件拆下,换回了旧配件。

一天两顿都在外头吃是保罗的常事。他这人工作起来有股牛劲,沾上手的活不干完似乎浑身不自在,常常就忙乎到天黑。宾馆的迎宾员最知道保罗的辛苦程度,每次他从工地回来总是满身的油污,但是分公司的人若非听迎宾员说起,谁也不知道他是几时回来的。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总是那个笑眯眯、干干净净的俊小伙子。娅曾经问过他是否感到辛苦,有什么困难,no,no,保罗受宠若惊般摇着那细长的脖颈,费力地吐出几个他才学会的中国词:很好,很好。谢谢,你。脸又一点一点红起来。

谁知,就是这么个看上去温顺而怯懦的小伙子,来了没多久便坠入了情网。

娅是好些天后才偶尔听他自己说起这事的。那天他从外面回来,到娅这儿来,请她帮自己给纽约发份要些产品配件的电传。这点小事他却好象得了娅多大的面子似地,一个劲地谢谢、对不起的,搞得娅倒不好意思了。就和他打趣,想改变一下气氛。

娅无意中说了句,你今天看起来特别精神,是否打算去会某一位中国姑娘?保罗一下子窘起来,以为她是有的放矢,便老实回答:实际上,是那位姑娘约会我。

是吗?娅倒认真起来。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才来几天就有了恋人?而且是那女的主动。她担心他会上什么当。便告诉他,在宾馆周围有许多专打外国人主意的暗娼,你头次来中国,不可不小心些。

保罗连连感谢娅的好心。并郑重告诉他,那是个看起来十分真心而又令人同情的女子。

是他在来时的出租车上结识的。她靠给开车的作陪来谋生。事实上她已有30岁了。她有个孩子,和前夫离了婚。生活很艰难。她说她一个月累死累活只有不到一百美元收入。天,我真不敢想象她们母子俩是如何活下来的。

那你们是作为什么关糸相处的?一般情人?或是……恋爱?可是他比你的岁数大呵?

保罗的脸又红了,态度却极认真地直摇头:这不是主要问题。我只是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吸引我的东西。我也说不清这究竟是什么。总之这令我感动且同情。不过,我担心的是她是否会真的爱上我……依你的看法,一个中国女人可能真正爱上象我这样的一个欧洲人吗?要知道我其实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工人。我们又有着那么不同的文化差异。甚至我们的交往都有困难,她仅仅会说不多几句英语。

不过,我想语言终究可以努力接近的,不是吗?

这当然。然而一般而言,象你这样年轻英俊的外国人,很多中国姑娘都会看上你的,但她们的动机是否全是出于爱情。就说不准了。因为,恕我直言,你的收入在本国也许不算很多,在中国人眼里可差不多是天文数字了。

我也曾担心过这个。但是,如果她是可信的。我想,我是乐意娶一位中国妻子的……

娅听他这么说,越发怀疑起那个女人是否可靠了。但她又觉自己毕竟不明情况,不宜多说什么。只告诉他,不能以美国的收入水准来比较中国人的生活状况,在中国月收入上百美元的生活水平已属中等了,暗示他不要出手太大方了。保罗走后,娅越想越觉不放心,待分公司总管埃拉先生来后,她便试探地问他是否知道保罗正在爱河跋涉。埃拉说他早已知道了。是保罗自己向他说的。因此他也更相信这小伙子不是出于游戏或玩弄的目的,所以并未干涉他的自由。

你觉得保罗可爱吗?肥胖得和保罗恰好似南辕北辙的埃拉,抚摩着自己那庞大的啤酒肚,狡黠地反问娅。

相当少见。也算可爱吧。

那你为什么不考虑向他求爱?

娅咯咯地笑了,红着脸说:我工作去向还没定呢……说正经的,我怎么觉得他有些迂?仅仅来中国不到一个月,就会产生什么爱情,而且对象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如果不是他较迂的话,我怀疑这小伙子是否是有什么不良动机?

不,你错了。埃拉激动地为保罗辩解:你们中国人总是以为外国人都是不讲爱情的,都是想来玩弄中国女人的。实际上人不分国籍,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西方人中对爱情很严肃很负责任的人仍是大有人在,尤其是涉及到婚姻时。象保罗这样诚实本分而又内向的小伙子,喜欢上一个比他大的女子,反而是很可能的事情。因为这在他看来,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安全感。我相信这小伙子。一旦他们真的结婚的话,我相信他会很负责任地对待他的妻子的。我倒担心那女子是否真心。因为我的经验中,中国女子大多是为了经济因素才考虑与外国人结婚的。即便是那种成天向情郎奉献鲜花,满口声称要为爱情而死的女才子们,对外国男人究竟有几分真感情,经验告诉我,也仍是值得怀疑的!

娅听他这么说,觉得再争辩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便一笑了之。或许就是埃拉这番话对她后来与保罗的关糸也产生了特殊影响。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时的情况是:事隔仅仅个把星期后,突然传来一个震惊了整个宾馆的消息:保罗在他自己房中被三个中国男人捉了姦!那个女的就是他的那个“恋人”。而捉姦的人中的一个竟声称他就是这个女人的丈夫!

据事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保罗受到的简直是一次致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且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