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工之家(长篇小说)》

第12节

作者:蒋春光

婚后,刘国璋对黄丽还不错。因为家里一切都是黄丽供给,刘国璋光人一个,现成做女婿。不少人艳羡他有福气,也有冷脸嫉妒的,说他:“凭什么他就该享福?

不就是凭他那块大学生的空牌子么!”刘国璋也渐渐觉得自己是占到强了,是搞到着了,是不知不觉掉进福窝窝里了,比起学校的大部分职工来,他如今是过着贵族一样的生活了。所以有时对黄丽就表现出感激的神情来,一阵一阵地对她温柔有加。

每当那时,黄丽就觉得十分幸福。

但刘国璋坚拒到黄丽家住,和黄丽就住在学校他原来的寝室。门口除鸡窝之外,又用废油漆桶做成一个煤球炉子。每天早上,大家都能看见他在门口使劲扇炉子,煤烟升腾起来,呛得他直咳嗽。虽说大家以为刘国璋靠上了黄丽,相当可以了,但细看他面前那煤烟滚起的样子,和别人家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

刘国璋在卫麻子家捉的小鸡一天天长大了,而且下蛋了。

他老婆黄丽的肚子也一天天地显了。为了老婆坐月子有足够的蛋吃,刘国璋又加喂了几只鸡,鸡笼也换了一个大的,双层,有半个门高。

文峰突然和抄手姑娘大闹一场,吹了。他又回到“教工之家”,并且继续帮郭玉兰种地。郭玉兰居然还是原来那个郭玉兰。她对文峰的主动接近并不显得反感,地让他种,“勤”由他执,天天晚上约他一起打麻将,说说笑笑,甚是欢娱的样子。

只是有一天,头天晚上郭玉兰没来约文峰打麻将;当天在“教工之家”也没有见到她的影子。周世海告诉正在吃饭的文峰,郭玉兰当日清晨已经走了。她是辞职走的。

吴成上午才正式公布这一消息。吴成说,郭玉兰要他保密,其实辞职的事,早在刘国璋结婚的那天,她就正式提出来了。文峰只问了一句:“她辞职到哪里去?”周世海说:“听吴校长说,是到海南。她有一个同学在海南发了,请她去当公关小姐。”

文峰仿佛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他半天没有说话。然后把碗一推,走了出去。

第二天,文峰不辞而别。人说他是到海南追郭玉兰去了。学校乱纷纷地闹了好几天,吴成直说:“这个文峰,简直无组织无纪律!简直无组织无纪律!”

郭玉兰离去的那天,黄丽以为刘国璋会发点邪气,小心侍候着。哪知刘国璋表现得很安静,只是晚上出去得久了一些,黄丽发现他是在郭玉兰住过的寝室边转游。

回来后,也没有说什么,不声不响地就睡了。

王超群的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一再来信,催她退休,因为她儿媳妇快要生孩子了。

一天,吴成通知王超群,她的退休申请已经批下来,王超群面无表情,象是没有听见似的。吴成说:“现在你可以到儿子那里去享福了,你还不高兴?”她才说:“我高兴,我总算熬到头了。”

她的儿子来学校接她,她兴冲冲收东收西,临到该走的那一天,却变了卦,不愿走了。儿子好说歹说终是说不通,只好单独离去。

紧接着,陈由进了一次县城,回来就和王超群去镇上,找民政助理办了结婚证。

大家才明白他回去是和老婆离婚,也才明白王超群不走是为了陈由。多少年了,他们一直不明不白地同居着,现在轮到王超群退休时,他们终于名正言顺地成了夫妻。

刘国璋老婆的肚子越来越大。刘国璋大约因为不愁衣食,也奇迹般地胖起来。

刘国璋的麻将瘾也大了,常常在李一中家熬通宵。他的鸡给他生了很多鸡蛋,他有恃无恐。而且,他还精通了识别臭蛋的方法,臭蛋经他眯眼一照,没有不原形毕露的。所以,别人休想再拿臭鸡蛋来糊弄他。

新学期开始,吴成被调往别处当校长,李一中升为道坎中学校长。安排课的时候,李一中要刘国璋搞他的本行,教历史。刘国璋连忙推辞说,他还是上体育和劳动技术好。理由是他个子高,搞体育有前途。再说,新广播操他刚练熟,丢了岂不可惜?李一中为了安定团结,也没有勉强他。

李一中还一次次地准刘国璋的假,让他回家进货(刘国璋家里早就不得不认可他和黄丽的婚姻)。由于有黄丽指点,刘国璋进的衣服非常好卖。

当然,刘国璋也负有给李一中老婆进服装的责任。李一中老婆的意思是进和刘国璋家一样的服装,但黄丽暗里叫刘国璋给她进别样的服装,而且她还能说得李一中老婆很乐意接受。李一中老婆虽是竞争对手,他们两家现在却处得很好,互相照应,彼此相安无事。

孙主任见刘国璋进城的机会多了,又来找他,商量卖天麻的事。发誓今后一定给他真正的天麻,给最上等的。说过几次,刘国璋有些心动,与黄丽商量。黄丽说:“要做天麻生意何必同姓孙的合伙?你还嫌被他坑得不够?

——不如自己下乡收。

购了,进城去卖。”刘国璋觉得有理,就一口回绝了孙主任。他准备等黄丽生过孩子之后,就抽时间下去收购天麻。学生中就有不少人家以上山挖天麻为业。

李一中当了校长后,刘国璋进出校长室时,再没有碰过一次头,他甚至也没有觉得自己低过头,顺顺当当地就进去出来了。他想,难道自己长缩了吗?真是奇怪。

工资仍是有一个月没一个月的,刘国璋觉得地让卫麻子一直种下去太亏,就向卫麻子讨来自种。卫麻子自然很不情愿,说他一向对得起刘国璋,历数送他菜若干,送他米若干,送他小鸡若干。但刘国璋不吃这一套。他说:“你对得起我我也对得起你,我的地你种了两三年,出了多少菜,多少粮食?你家的鸡鸭和肥猪都靠了这地才养成的,收获也足以抵得过你那些东西了。原来我是单身汉,种不种地无所谓。

现在我已成家立业,情况就不同了。你是有家室的人,这个应该懂。”卫麻子说:“你不会种地,白糟蹋了。不如我今后多给你些东西。”刘国璋说:“这你不成了佃农,我不成了地主了?”卫麻子说:“那有什么关糸?我家五口人,全靠这些地养活。我老婆又不比你老婆,会做生意。”卫麻子这样说着的时候,鼻子抽一下,眼睛眨一下,麻脸泛红,很有些伤心的样子。刘国璋心就有些软了,只得答应地继续由卫麻子种着。后来与别人说起这事,人笑他上了卫麻子的当了:“卫麻子多滑头的人!不想想他是学校的总务,再怎么也比你我强,他哪里缺吃少穿了!他是贪心。只苦了他老婆,一年到头给他当种地的长工。”刘国璋明白过来,又一次找到卫麻子,不容他多说,坚决收回了菜地。

好在刘国璋跟郭玉兰学会了一点基本的农活,地收回之后,倒也种出些菜来。

有时多了,堆在屋门前,不免碍手碍脚的,黄丽就拿去送人。人问她菜是哪里来的,她就说乡里亲戚送的,吃不完。

黄丽生下一个女孩,屋里地上堆着孩子的摇篮屎盆,空中挂满孩子的衣服尿片,屋就越发显出了挤。黄丽提议干脆搬回娘家去住,刘国璋不干。他把那些一直舍不得扔的考研究生的“资料”和一些大学里的课堂笔记做废纸卖了(其实它们早被耗子啃成废纸了),腾出一小块地盘来,但黄丽还是嫌挤。无奈,又卖了仅存的保管得较好的几十本书,又扔掉一些杂物。但还是没能止住黄丽的母亲把她和孩子接到镇上家里去。刘国璋也就只好暂时跟到黄丽家住着,帮着做些家务。住下之后,方觉得的确比学校舒服,主要是饭好弄得多,觉好睡得多。只有一样不如意:喂鸡不如学校的环境好。所以刘国璋的鸡仍喂在学校,他每天傍晚去关鸡笼。黄丽担心鸡被人偷了,蛋被人捡了,刘国璋就很在理地教训她:“学校毕竟是学校,人再穷,哪个就真偷鸡摸狗了?!”但他实际上也有些不放心,暗里请隔壁人家照应着。

“教工之家”现在只剩下周世海和邓之勤两个人了,他们轮流“执勤”,一人一天。没看出他们有什么过不下去的迹象,但他们也真心盼望能再分几个人来,和他们同在一口锅里吃饭,和他们共同撑起这个“家”。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教工之家(长篇小说)》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蒋春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蒋春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