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工之家(长篇小说)》

第02节

作者:蒋春光

晚饭刘国璋是在“教工之家”吃的。卫麻子已给刘国璋预先作了登记。

下午五点多,刘国璋到了“教工之家”——“干打垒”屋子,灰蓬蓬的,屋角七零八落飘飘荡荡挂着被烟火燎黑的蛛丝——还未开饭。在校长室看见的那个勤杂工老头在灶前弓着背使劲拉风箱。一个头发逢乱的女人埋头在大铁锅里炒菜,炝人的辣味儿冲得她直咳。屋里还有两个男人坐在饭桌边说话,面前放着他们的空碗。

见了刘国璋,大家静一下。刘国璋说:“我是新来的刘国璋,卫总务说他给我登记了晚饭。”炒菜的女人就说:“刘老师你坐,我们马上就开饭。”刘国璋走近桌边,朝桌边两人点点头,坐下,看见迎面的墙上贴着一张表:

道坎中学“教工之家”轮流值勤表日期┃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姓名┃陈由 ┃周世海┃王超群┃文 峰┃郭玉兰┃邓之勤注:1星期天和寒暑假停伙。

2采购、保管分别由相邻的单双日值勤人员承担。一人一月。保管兼做账。

3月初交款,月底结算,依各人顿次均摊费用。

刘国璋指着表问:“这个值勤,是不是煮饭?”

“当然是煮饭了,在锅边值勤,还会是什么?”一个戴眼镜的黄脸胖子说。他自我介绍:“我叫周世海,教化学。”然后又介绍旁边留分头的年轻人:“文峰,教语文。”炒菜的女人是王超群,数学老师。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勤杂工模样的老头也是老师,他叫陈由。教过数学,也教过体育。

“怎么没有炊事员?”刘国璋问。

周世海说:“以前请过,养不起。炊事员一人要吃掉我们两三个人的饭菜。再说,人家也不愿干。说给老师煮饭,太清汤寡水。”

“还偷东西。上次那个跛子,偷菜油,晚上走得飞快。”王超群一边盛菜,一边搭话。

文峰说:“没有炊事员反倒好了,我们现在个个都是三级厨师水平。只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要是有家有室有材料,每天变着花样弄它几个好菜来吃,倒也乐在其中啊。”

周世海对文峰说:“明天你值勤,先露一手给刘老师吧!你地里的好菜——茄子蕃茄之类多摘些来,我再去买点肉。”

文峰说:“还有钱买肉?不如谁替我值勤,我去钓鱼。晚上保证大家有鱼吃。”

刘国璋说:“不必麻烦,照平时的标准弄就很好,我又不是上级领导。”

周世海笑起来,说:“看不出你才出校门,倒很懂社会。”

刘国璋说:“好象你们都种地?我是种不来地的,我的地给卫总务种了。”

文峰说:“这怎么行?现在发不出工资,全靠地里出菜。谁值勤谁出菜。你没有地,值勤时拿什么给大家吃?”

这个刘国璋当然想不到。他只好说:“我买。吴校长要卫总务想办法发钱给我,我领了来就交伙食费。”

“这个月能买,下个月还能买吗?学校总不会月月都发钱给你一个人。”

这时王超群将一小盆南瓜端上桌,用衣袖擦一下脸,插话说:“刘老师才来,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我看先不要让他单独值勤,就不存在出菜的问题了——空了来帮帮忙就行。反正一星期我们都排满了的。不过,刘老师,你真不该把地让给卫麻子,他贪心得很,现在已种着好几个人的地了,他是我们学校的地主。他家的日子,过得比哪家都滋润哩!”

刘国璋想起中午到卫麻子家里去的情形,没有说话。一面心里感激王超群为他免了值勤——他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值这个“勤”。

一直闷头拉风箱的陈由扭过头来问:“超群,还要不要火?”

王超群说:“不要了,你快去洗手。等郭玉兰来了我们就开饭。”

说音未落,从门口进来一个姑娘,刘国璋顿觉眼前一亮。周世海说:“小郭,你姗姗来迟啊!”文峰用手拂一下已经很整齐的分头,往旁边挪挪屁股,给姑娘让座,一边又凑近了,轻言细语和她说话。

郭玉兰无精打彩地坐在让出的空儿里,看了刘国璋一眼。王超群将两人介绍了,郭玉兰冷笑一声说:“又多了一个受苦受难的人!”

刘国璋说:“郭老师很象我一个同学。她比我有办法,留在城里了。现在我见了郭老师,感觉好象她与我一起分到了这里,心里真是高兴。”

郭玉兰说:“你这人心眼肯定不好——巴不得大家都落难。”

刘国璋说:“我不是心眼不好,我是确实想她。你们不知道,我和她耍过朋友。

见到你我怎能不想起她来?现在好了,”笑笑,“有你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说完赶忙把脸转到一边,眼睛盯在墙上。

周世海和王超群笑起来,说:“刘老师很坦率嘛!”

郭玉兰涨红了脸,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

文峰脸僵着,说:“人家刘老师是大城市来的,嘴皮子会出风头。”

刘国璋回过脸来,一本正经道:“你们哪里理解一个失恋者心头的苦处!”

周世海问:“你们吹了?一定是她见你分得不好,另寻高枝去了。”

“不幸而言中,不幸而言中啊。正所谓飞鸟各投林!”刘国璋敲了一下自己的碗,忿忿然说。

王超群评论道:“她也太无良心。”唉了一声,又说:“不过现在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边说边瞟一眼还在忙着什么,一直未插嘴的陈由。

周世海说:“对头,学校里耍的朋友,难得有成的,还是分出来再耍比较稳当。”

刘国璋说:“现在也只好这样来安慰自己了。不过,感情上终是难于平衡。我们在学校,花前月下,是说过很多海誓山盟的,谁知到头来竟是全不作数,简直太浪费感情和口舌了。”

郭玉兰略带讥讽地说:“你是太亏了些。”

刘国璋看郭玉兰一眼,说:“不过话说回来,她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其实并不怎么怪她。我们是好说好散的。她还流了许多眼泪,她一流眼泪,我就心软了。

我想,我要她从城里跟我到这个地方来,不是一样地自私?既然我对她有感情,我就应该让她得到幸福。我一个男子汉,牺牲一次恋爱算不了什么的。比起她一生的幸福来,我牺牲一次恋爱真算不了什么的!——现在看来我是做对了。她一个城里女孩子,从未脱离过父母溺爱,应付环境的能力很差(不象我们男生,有很强的意志力和自制力,分到哪里都不怕)。不说别的,单是让你们想想,如果要她来“教工之家”值勤,她会是个什么样子?不哭死个人才怪!她是很娇气的,我了解得很。”这样说着的时候,他发现郭玉兰正手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说话。就把嘴巴紧紧抿住,做出一副很刚毅很硬派很有历练的沉稳模样来。又看见文峰把脸别在一边,象在想什么心事。好一会儿,没有一个人开腔。

刘国璋又说:“你们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这种事,我好乱说么?哪天我把我与她两个的合影拿给你们看!”

王超群说:“我们相信你说的,我们相信!”

文峰忽然说:“我听到祥林嫂说‘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

郭玉兰尖利地打断他:“文峰!”

刘国璋大度地哈哈一笑,说:“是我饶舌了,谢谢文老师提醒,谢谢文老师提醒……本来我是不愿说这事的,只是见了郭老师,一时……就说出来了。这种事怎么可以在公众场所里说呢?不过,文老师可能误会了,我说这事绝不是要博取在坐各位的同情,或是硬充好汉。你们也太小看我刘国璋了。我既然能够把这事挂在嘴上,也就不会把它放在心上。大丈夫何患无妻!未必我堂堂一个大学生,还怕找不到一个称心的老婆?”说到最后一句,好象忽然意识到自己真有冲壳子的嫌疑了,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连忙取下眼镜来擦。听得周世海说:“刘老师不愧是大地方出来的,说起话来一腔豪气。刘老师你放心,我们学校有的是媒婆,她们自然会给你牵线搭桥。总之,要相信一点:面包会有的,老婆也会有的。”王超群说:“周老师你不要太起劲了,人家刘老师不一定非得在这里找朋友,他难道不可以在城里找?也好调回去呀!”

刘国璋对王超群的话未置可否,但谁都看得出他面有得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教工之家(长篇小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