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12节

作者:矫健

一个多月来,肇嘉浜路的邮票市场似乎要爆炸了。只要看看马路上的人就可以知道,炒邮热浪的不断膨胀,已经使原先封闭的街心花园达到超饱和程度,人们只好在花园铁栅栏外面的人行道上进行邮票交易。这情景好像一只塞得太紧的肉罐头忽然爆裂开来,罐头铁盖周围溢出一圈肉酱。

这里聚集着形形色色的人物。一个老头大声抗议,他多年不动的靠石凳的邮票摊位被别人强占去了。这老头虽然穿着现代流行的圆领衫,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晚清秀才;他认真、激动但不失文雅,持续地、一字一句地讲述着摊位属于他的理由,尽管没有任何人理会他。强占老头摊位的则是一名胖子,堆满笑容的圆脸有种普渡众生的神情,使人们以为自己看见了弥勒佛。他根本不理会抗议的老者,专心致志地看着翻弄他邮票的顾客。当顾客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就抚摸自己袒露在外的圆滚滚的肚皮,仿佛说:“瞧,我还会叫你吃亏吗?诚则灵……”过去几步远,有一个极有意思的家伙,他三十几岁年纪,穿着卫生检疫站的制服,专门卖解放战争时期的信封。那些信封很有来头,功力深厚的毛笔字不是写着一苏沪杭警备司令部×××长官亲启”,就是写着“山东军区北海分区×××同志收”……由于这些信封学问太深,他归纳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招揽顾客:“要国军?还是要共军?”人群川流不息地涌动,他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喊。近来,因为新邮炒得火热,他不得已增加一些《熊猫》、《白鹤》小型张。于是,他的呼喊更加有趣了:“国军共军,熊猫白鹤!”

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少不了有些骗子。一个戴眼镜的瘦子自称是某大学讲师,脸色晦暗,神情诡秘,从无固定摊位。他卖一种加字的《万里长城》小型张,这枚小型张是一九七九年发行的,图案为群山中蜿蜒伸展的万里长城。当时为纪念第31届国际邮票博览会召开,特将一部分《万里长城》加上烫金字样。因此,这枚小型张分加字的和不加字的两种,加字的要贵得多。这位“讲师”显然有个小小加工厂,他把没有字的《万里长城》自己印上“里乔内第五届国际邮票博览会。一九七九年”的烫金字样,于是四百元的邮票就卖到一千二百元。这个小小的骗局不易被识破,“讲师”的生意很好。假如(而且很可能)他真是一位讲师,那倒很适合进行这种高雅的、高智商的犯罪。

邮票市场外面的人行道,已经形成临时性市场,那里的人们仿佛是替补队员,跃跃慾试想到绿荫场上施展身手。其中有个十一岁的小男孩,资格者得像个经商多年的邮贩子,每天放学他必背书包来到这里,拿出一本书举在空中摇晃,用与他年龄不相称的粗嗓吆喝:“谁要林妹妹?谁要林妹妹?”他卖的是一九八一年发行的《红楼梦》小型张,还有几套《金陵十二钗》的邮票。大人们听他叫得可笑,便呵责道:“小小年纪就出来卖林妹妹,你懂得什么?”小孩乌溜溜的眼睛一翻,露出若大一块眼白,回嘴道:“我什么不懂?时代不同了,现在小孩什么都懂!”有人与他做生意,他便迅速地翻开书取出小型张或邮票。细心人发现这本夹邮票的书恰恰是《红楼梦》第一卷,不知道他是否故意这样做。交易时,小孩向顾客滔滔不绝地介绍:这枚小型张叫“双玉读曲”,男的是贾宝玉,女的是林黛玉,他们正在桃花丛中读《西厢记》,当时这算一本黄色书籍。《金陵十二钗》邮票名堂更多了:黛玉葬花、宝钗扑蝶、可卿春闲、妙玉奉茶……人们惊叹:“这个小孩不得了,好好读书将来准是红学家!”孩子却坚决地回答:“不,我要赚钱!”……

林鹤熟知邮票市场中各色人物,并且有些偏爱他们。这些人不管文化水平如何,都有一定的层次,比做其他生意的人素质高许多。他每个星期来一趟,主要兴趣就是和他们聊聊;新出现的人物,比如那个卖林妹妹的小孩,总能引得林鹤兴致勃勃,很快交上朋友。牛司令在华瑞宾馆包了房间,叫他不要顶着太阳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可是林鹤还要这样做。牛司令顾及面子,只好陪林鹤一起来到拥挤的邮市。

牛司令和林鹤联手作战很顺利,他们基本控制了《熊猫》的流通数量,备足了货源。林鹤很守信用,他买进一万封《熊猫》,都放在牛司令的宾馆房间里。这笔生意要动用三、四百万资金,林鹤抛出近千封《三国演义》,又卖掉一些猴子、荷花、奔马等精美邮票,这使他感到心疼。说实话,如果不是那天喝酒答应过牛司令,他是不会这样大规模买进《熊猫》的。他本想对自己存有的邮品结构作一些调整,不料卷入一场《熊猫》大炒作。

“嘿,他们都在抢熊猫,”牛司令兴高采烈地嚷,“熊猫涨得真快啊!”

是的,《熊猫》小型张进入了急升阶段。由于牛司令他们大肆吸纳,《熊猫》货源忽然紧张,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本来偏低的价格,很快上扬,四元、五元、六元,一口气涨了一倍多!邮市里就是这样,越涨的邮票人们越买,霎时间人人抢购《熊猫》,“垃圾邮票”变成了大明星。牛司令激动得摩拳擦掌,短短的时间里,他在《熊猫》上的获利已经超过前段日子炒作《三国演义》了。

他们挤到王老头的邮摊前蹲下。王老头打着赤膊,脱下的汗衫搭在肩膀上,一副老花眼镜还是不住往鼻尖上滑。林鹤出货时总让王老头代卖,进货又让他代买,这一阵林鹤买进卖出王老头赚了不少差价。他是个火气很大的老头,整日像是跟谁呕气,脸老板着。

“老王,生意好不好?”林鹤笑盈盈地问。

“别提了,我卖掉什么邮票,那邮票马上就涨!现在的人都疯了!”王老头气呼呼地说。

“我到哪里,哪里就是牛市!”牛司令神气地说,“牛市不能踏空,你还是追些《熊猫》吧!”

王老头不理他,对林鹤说:“我觉得今年的市面不对头,许多陌生面孔出来做生意,买进卖出手笔很大。这些人都是大鳄鱼,搅得邮市连我都看不懂了!”

弥勒佛耸动着一身肥肉挤过来,慈眉善眼地笑着,问:“林先生,你那里《三国演义》还有没有?一个杭州老板叫我帮他收《三国演义》……”

王老头瞪着眼喊:“没有了,卖光了!看你长着菩萨面孔,满肚子都是妖怪心肠!”

牛司令他们抛出《三国演义》,使价格一度跌到二十二元,但马上强劲反弹,这两天又冲过三十元大关了。市场上买气确实强劲,连林鹤都感到意外。

弥勒佛不生王老头气,摇头道:“你是孔老头同党,就说我是妖怪,我们不吵……《荷花》小型张有没有?广东几个老板托我买,价钱好商量的。林先生,你手里不是捂着许多《荷花》吗?”

林鹤婉言拒绝:“有是有一些,不过我用不着钱,不想出手……对不起啊!”

“那么《仕女图》,放点《唐朝簪花仕女图》出来……《齐白石作品选》也行,还有徐悲鸿的《奔马》。我面子不大,林先生你也总得照顾照顾……”弥勒佛样子猴急,好像什么邮票他都想吃。

那个穿商检站制服的人也凑过来,伸长脖颈问:“什么?什么?”

“什么?国军来啦!”王老头嘲笑他。

“喂,我有最新消息:台湾人要炒《童话咕咚》!我想进些货……”

弥勒佛挖苦他:“你把国军共军放在熊猫白鹤一起卖,现在又要加进《童话咕咚》,你怎么喊?”

王老头旁边的邮摊主人,一个油腔滑调的青年,马上模仿那人的喊声,惟妙惟肖:“国军——哈咚!共军——咕咚!熊猫——咕咚!……哈哈,全掉河里去啦!”

“你们不要笑,我的叔叔在台湾,当然喽,他是跟着国军跑过去的。他写信给我,说台湾有些邮商暗中参与大陆炒邮,大发横财!他说过两天介绍几个朋友过来,让我帮他们收《童话咕咚》……”

众人见他说得认真,便不再取笑他。王老头说:“这种事情是有的,广州邮市常常有香港人在幕后做庄。这几天《京剧脸谱》涨得凶,就是一帮广东人来扫货……中国人的财,都叫汉姦发了!”

那个滑头青年不同意王老头的说法:“你这个老同志观点太片面,港台同胞并不是汉姦。再说,他们炒的几种邮票毕竟有限,真正烧起这场大火的还是中国老板!我这里就有好几个乡镇企业家,放下几万、十几万钞票,叫我买《中国古代钱币》、《中国陶瓷》、《辽代彩塑》……他们什么都想要,自己又不懂!还有公司经理,把小金库的钱也拿来投机……总之,现在股市低迷,钱从四面八方往邮市涌,这一个浪头邮票有得涨了!”

牛司令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说:“这位小兄弟还是蛮有眼光的!你们到我那里看看就知道了,华瑞宾馆十八层全被炒邮大腕包掉了。1801房间是东北大户,来炒《桂林山水》;1802房间是广东老板,来收《荷花》;1803房间是西安邮商,要把《西游记》一扫光;1804房间做《明·清扇面》、《京剧旦角》、《西周青铜器》,这帮北京人最有实力,独家炒三种邮票,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高于子弟!开大公司的……好了,林鹤,我热得吃不消了,快点回去吧!我告诉你们,中国经济学家最头痛的就是游资问题。游资,这条灰色的巨龙,现在已经游到邮票市场来了!”

牛司令又想走,又想卖弄学问,恰好黑皮阿三满头大汗跑过来喊:“牛司令,快点!北京人找你,说有一笔大买卖要做!”

牛司令拉着林鹤,由黑皮阿三开道,奋力挤出邮市。坐上牛司令的奔驰轿车,大家才透过气来。牛司令谈兴未尽,滔滔不绝地对林鹤讲中国经济问题:“游资,林鹤,你晓得中国有多少游资?三千个亿!这笔钱谁也搞不清来自何方。它在正常金融渠道之外游荡,一会儿冲进房地产,一会儿涌入股市,现在又出现在邮票市场……国家努力抑制通货膨胀,许多生意都没法做了,比如房地产,股票。结果怎么样呢?游资队伍越来越大,千方百计寻求高额利润,到处兴风作浪!这是一股龙卷风,我们要紧紧跟住这股龙卷风!”

林鹤好容易等到牛司令告一段落,赶快插话:“黑皮阿三,红印花小肆分怎么样了?找到姓曾的那个人了吗?”

“嗨,我忘了告诉你,这件事情弯道多了!前天我和螃蟹老张一起去虹口公园,找到姓曾的,那老头是个风瘫。他说话唔唔噜噜不清楚,靠一个老阿姨在旁边翻译,才知道他把红印花给了儿子,他的儿子又到美国留学去了……”

林鹤不由感到一阵失望。牛司令急叫起来:“一定要找到!不然变成我吹牛放白鸽了……”

黑皮阿三说:“你别急,线索还没完全断掉。他儿子去了美国,媳妇还在中国,现在不知道邮票在儿子手里,还是在儿媳妇手里。曾老头给了我一个地址,他儿媳妇住在娘家,这是她娘家的地址。我把它放在邮票册里,一会儿回宾馆就拿给老林。”

林鹤感激地说:“真是麻烦你了,寻一张邮票转那么多弯。眼镜师爷,师爷大伯,曾老头,他儿子,儿媳妇……掰手指头要算半天!”

“搞不好要追到美国去呢!不过,你是政委,追到月亮我也要给你追回来。”黑皮阿三近来格外卖力,炒《三国演义》、炒《熊猫》,他连连发财,所以心情很好。

“代价大大了,恐怕不值得吧?这种邮票没有那么多人炒,肯定不如新邮票涨得快。”牛司令在一旁疑惑地说。

“代价再大我也肯付,这些红印花我已经追踪十几年了。这里面有点私人原因,哪天喝酒我当故事讲给你听。”

说着话,车子已到华瑞宾馆门前。一个穿红制服的侍者拉开车门,大家鱼贯而出。那位拳击冠军怕热偷懒,没有跟牛司令去邮市,此刻正在大厅里和保安人员吹牛。见到老板下车,他飞快迎上前来,满脸忠诚的样子。

回到房间,看见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北京人。味咪小姐、菲菲小姐肯定在和北京人打情骂俏,男男女女急刹车似地收起脸上的浪笑荡意,显得过分严肃。为首的姓曹,眼睛里射出高傲神情,居高临下地握住牛司令的小手。

“欢迎光临,不胜荣幸!”牛司令的热情总是有些夸张,“我向你介绍:这是邮王林鹤,我们舰队政委!”

姓曹的北京人与林鹤握手,嘴上挂着嘲讽的微笑:“我爸爸当过舰队政委,和您同一级别。”

林鹤不禁脸红起来。

“你们挺棒,真的挺棒!”曹北京转而变得十分诚恳,看得出他是精明人。“我来寻求合作。”

“我这个人最喜欢合作!”牛司令掩饰不住得意的神情,说起话来手动脚动,“《熊猫》就是我和邮王合作的杰作,目前,市场上《熊猫》的涨势最好!”

“是的,我就是来和你商量,能不能合作炒《熊猫》。据我所知,你们从二元八角开始收进《熊猫》,平均成本价在四元左右。现在涨到六元,你们已经获得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假如我现在以市场价全部吃下你们的《熊猫》,这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没有一点风险地落入你的口袋,不是很合算的买卖吗?”

“啊,《熊猫》我们要看十二元,现在不肯放的!你有兴趣,赶快到市场上去买,六元到十二元还有百分之百的赢利空间,不是也很合算吗?”牛司令反应很快地回答。

“市场上吃不足量,你是行家,难道不懂吗?你们手里几百万枚《熊猫》就是定时炸弹,我把价位拉高了,你往外一抛,我怎么吃得消?”曹北京有些不高兴地说。

“你这是要我退场让你做庄家,那可得有代价啊!《熊猫》现在价位也不算高,涨势又好,比你的《明·清扇面》潜力大多了。再说,市场上十元以下的小型张可以让你做庄的,还真不好找呢!总之,要有代价。”

“《熊猫》价位低是个优势,可你别忘记,它毕竟是垃圾邮票,发行量大,样子难看,大量囤积时间长了肯定有危险!”

“你就不怕危险吗?那我更不怕了,我买进《熊猫》比你要便宜得多。这买卖,用你们北京人的话说,玩的就是心跳!”

旁边一个年纪大的北京人,见谈不下去了,对姓曹的说:“让一步吧,加加价。”

“好,痛快些,八元一枚我们统吃!”曹北京挥手一劈,表现十分果断。

“这倒可以考虑考虑……”牛司令慢吞吞地说。

“我一分钱也不会加了,一步到位!你考虑好了,到我房间来谈!”

北京人跟着姓曹的退出房间,脸上有些忿忿然。牛司令站到窗前,拿着望远镜遥望蓝天,显得气概非凡。

这时候,林鹤说话了:“八元钱可以让给他们,我看北京人说得有道理。现在新邮炒得过热,我们应该逐步退场了。”

“退场干什么?让那么多资金闲着?”牛司令将望远镜转到屋内,对着林鹤的脸看。

“纪特票涨得慢,收藏价值高,可以转向这一方面。另外,我建议买些珍邮,比如《祖国山河一片红》、《蓝军邮》这类邮票不太受市场影响,不会暴起暴落……”

“再去买些红印花?哈哈哈!”牛司令放下望远镜,大笑不已。“我找的就是暴起暴落,谁有耐心长线持有?我告诉你,北京人来找我们,不是偶然的。这说明他们手里新增大量资金,急于寻找出路,这说明游资还在源源不断涌入邮市!北京人肯出八元钱统吃我们的《熊猫》,那么我们的目标价位起码是十二元至十五元。我们一张也不卖给他们,谁也不卖!目标直指十二元,不翻三个跟斗誓不罢休!”

屋里人都为牛司令慷慨激昂的演说叫好,咪咪小姐和菲菲小姐甚至鼓起掌来。林鹤只得作罢。好在他动手比牛司令还早,那一万封《熊猫》平均价格更低,要不要卖给北京人无所谓。但是他想,黑洞铁皮箱里囤积的许多jt邮票可以陆续出货了。他又闻到一股一九八八年冬季的味道。应该调整邮品结构,转向红印花这样的珍邮。邮市某些方面和股市一样,人们最疯狂的时候,往往蕴藏着一场暴跌。

林鹤正想着,黑皮阿三从邮册里翻出那张地址,交到他手里。林鹤一看,惊讶地睁大眼睛!那纸上写着:白云灵,康泰路103号二楼。他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对面窗口的少妇,难道是她?他家前面那幢楼正是103号……

“老林,要不要我陪你去找?”黑皮阿三在旁边问。

“不要了,那地方离我家很近……”林鹤边说边站起来,向大家告辞。

“这部大哥大你拿着用,我早预备下了。”牛司令将自己的摩托罗拉手提电话递给林鹤。他好像为刚才拒绝林鹤建议感到不好意思。

“不,不!”林鹤推辞道,“我用不着。”

“怎么用不着?你家连电话也没有,我们怎么和政委联系?拿着,好兄弟不要见外!”

林鹤见牛司令诚恳而坚决,只好接下那部大哥大。出门的时候他想;赶快装部电话,真是不好意思。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在社会的旋涡里越卷越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