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15节

作者:矫健

太阳透过竹帘,在墙壁划下一道一道黑痕。将军花园那棵香樟树上,两只云雀一唱一和,声音婉转美妙,轻柔地拨动人的心弦。雪子洁白的手臂缠绕着林鹤的脖子,红润的脸紧紧贴在林鹤胸脯上。睡梦中,她的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容。林鹤仰面平卧,眼睛久久注视着天花板上一颗钉子。他脸色苍白,目光空洞,好像刚刚生过一场使他虚脱的大病。风比昨夜强劲,香樟树巨大的树冠翻卷如潮,天花板忽而明亮,忽而阴暗,那颗钉子也因光线作用活动起来,像一条虫子鬼鬼祟祟地蠕动着。

随着那场性的暴风雨袭击,雪子的病奇迹般地好了,林鹤却像被传染了似的,深深陷入病态。一种巨大的耻辱感压垮了他,所有的思想、信念都随着风暴卷入天边,只剩下昨夜忽然出现的一个模糊的阴影,占据着他的心灵。那阴影是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的,就像早已潜伏在深海里的一头怪兽。“原来是这样,”他在心里不断重复,“原来是这样!”但是,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句子,林鹤不能对它作进一步的思考。有时,他眼前浮现出昨夜的一切细节,就赶忙闭上眼睛,脑袋在枕头上痛苦地扭动,仿佛这样就能把那些画面抹去。这种情形就像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酒鬼,回忆起隔夜在众多宾客面前作出的种种丑态,羞愧得无地自容。人格在此时特别脆弱,经不起任何分析,犹如一个瓷人,轻轻一敲就会变成一堆碎片。

林鹤忽然想要洗澡。这念头一冒出来,就变为压倒一切的冲动。他推开雪子,动作有些粗鲁,直接跑到卫生间去。浴缸里泡着衣服,林鹤顾不得找个盆子,就那么捞出衣服胡乱扔在地下。他将水龙头扭到最大,脑袋先伸到哗哗的水流下猛冲;同时一只手摸到橡皮塞子,将浴缸下水道堵住。水很快漫了上来。他在浴缸里躺下,像一条鱼似地激烈翻滚,溅起很高的水花。一阵清凉的感觉沁透肺腑,使他渐渐变得坚强起来。多么肮脏!林鹤开始谴责自己,美丽的谎言就是用来掩盖肮脏的灵魂。这不是最真实的吗?是雪子精神病发作,是妓女的故事,还有那根象征暴力的绳子,激起了自己的性慾!林鹤打了个寒噤,愣了一会儿,开始往身上抹香皂。他抹得很仔细,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动作很慢,有一种凝重感。他喉咙的圆骨蠕动着,仿佛费力地吞咽什么东西。然后,他用一把板刷猛烈地刷自己的身体,仿佛在施行某种刑罚。肮脏、来自垃圾箱的肮脏,它已经渗透每一个汗毛孔,渗入细胞,渗入灵魂!邮票的美对抗不过垃圾箱的丑。长久以来,林鹤心里就有一台天平,天平的一端是邮票,天平的另一端是垃圾箱。他拼命地往邮票那一端加砝码,看起来似乎平衡了,但是不!天平随时随地向垃圾箱那一边倾斜。为什么?为什么性慾不是来自爱,不是来自美,而是来自垃圾箱呢?难道就洗不净,永远洗不净那些肮脏吗?人心深不可测,无比黑暗,到底能够隐藏多少垃圾?他回避,他躲闪,他苦苦修炼,这一切被昨夜的疯狂轻而易举地摧毁了!

林鹤一遍一遍洗刷身体,坚硬的板刷鬃毛把许多地方刷破,皮肤红红地渗出血丝。瓷砖铺的地面积成一个水塘,地漏像人的喉管发出呼噜噜的响声。小狗杰克在水塘里跑来跑去,惊恐地叫两声。忽然,卫生间门开了,雪子站在门口,用一种难言的眼神望着他。她走过来,夺过他手中的板刷,使劲往窗外一扔,板刷远远地掉在一排平房的屋顶上。

林鹤躲避着雪子的目光,草草洗去身上的肥皂沫,匆忙穿好衣服。雪子几次想说什么,张张口又闭上,终于没有说话。她脸上也有一种痛苦的神情,好像林鹤刷身子的举动伤害了她。但是,她更加担心林鹤,那双忧郁、茫然的眼睛,那张因过度自责而变得格外苍白的脸庞,还有掩盖在衣服下面的、由疯狂的板刷留下的伤痕,都表明这个极其敏感的男人正处于一种精神危机中。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只好在一旁默默地注视他。林鹤含糊其词地说他要出去一下,雪子点点头。她看着林鹤在楼梯口消失,听见楼梯门砰地一响,忽然产生一种担心:林鹤会不会永远不回来了?

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人行道拥挤蠕动的人群,对林鹤都没有影响,种种嘈杂似乎消失在思维的黑洞中。在某些时候,在某些人身上,羞耻感具有可怕的力量。它能摧毁长期培植的信念,它能压倒建立在常识基础上的理性,它使人茫然不知所措,一时找不到生活下去的道路。女人的失节,男人的卑劣,在事情过后最容易产生强烈的羞耻感。这是对自我人格的深刻怀疑。出现这种情况,人们往往会因自尊心的丧失而加速堕落,除非他能找到一种解释,对于自己过失行为的解释。此刻,林鹤的脚步不知不觉朝一个地方走去,他要去找刘书记,也许从他那里可以找到解释。对林鹤来说,这是摆脱羞耻感的唯一途径。

他昏昏沉沉地挤上96路公共汽车,脑子里仿佛有一把小锤在咚咚地敲。车厢里闷热污浊的空气,在他腹中积成块块垒垒的东西,坠得他恶心。旁边有个相貌猥琐的男子,不断拥挤前面一位少妇。随着车子的颠簸,他越来越放肆,无论少妇怎么躲闪,他都紧紧地贴着少妇丰腴的身体。林鹤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从那家伙的脸上,他分明看见昨天夜里占据他身心的那个馍糊的阴影。车于靠站了,少妇急急忙忙下车,临走还狠狠地瞪了猥琐男子一眼。而那男子丝毫不知羞耻,车子一开,他又站在另一位穿短裙的漂亮女郎后面……世界真丑恶。在此之前,林鹤不太懂得这类事情,他像处女一样天真,眼睛里只看见和邮票同样美丽的画面。但是,今天不同了,他以同类的嗅觉,很快就从各个角落找到肮脏人物正在做着的肮脏勾当。林鹤感到绝望,人类的灵魂真是这样黑暗吗?那么,他也要变得和他们一样了吗?林鹤找不出一条界线,将他昨夜的行为与眼前这个坏男人的行为区分开来。一夜之间的变化如此巨大,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回到过去。他犹如身陷一片黑沼泽,只有听凭那可怕的淤泥淹没胸口,淹没脖颈,直至淹没头顶……

从公共汽车下来,林鹤走进一条狭长的弄堂。这里的房子有点像顾阿婆住的潘家弄,低矮拥挤,破烂不堪。弄堂尽头有一座平房,好像一间废弃了的仓库,门口长着高高的狗尾巴草,窗户也被油毛毡钉得严严实实。门左侧有个水龙头,滴滴嗒嗒终日漏水,水池里长满了青苔。垃圾脏土遍地乱堆,屋里人好像多年来就把自己门前的空地当作垃圾场了。林鹤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去,成群的苍蝇轰然而起;它们仿佛吃过特殊的东西,身体特别肥大,在阳光下闪出一种绿盈盈的金色。林鹤不住挥手驱赶这些苍蝇,迅速钻进屋去。

多年以前,刘书记得了一种可怕的怪病。他的头发、眉毛全部落净,身上任何地方的皮,只要一搓就像面条一样卷起来。他的头变成一个肉球,几道缝隙,几个大小黑洞就是他得以保存的五官。任何医院都无法医治他的病,甚至连病因都搞不清楚。但是,他学会了一种气功,凭借着神奇的气功他顽强地活着。虽然活着,病却不能治愈,他身体里的毒素像油井里的石油从黑暗处不断涌出,于是这里鼓起一个肉瘤,那里长出一个脓包,活得十分丑恶。

“啊啊,你来啦……”那人像一只垂死的老猫蜷缩在角落里,用一种古怪的声音招呼林鹤。

“我来了,我被你害死了!”林鹤冲向那个角落大声咆哮,抑制不住的愤怒使他脸色有些发青。

“怎么了?你今天是怎么了?……”那个曾经是书记的怪物惊慌地问。他的脸上早已不存在表情,但声音却是畏畏缩缩的,表现出内心的恐惧。

“你使我沦落在垃圾箱里,今天我才明白自己受到多么深的毒害!我已经完了,彻底完了,垃圾腌透了我的灵魂,我再也洗不干净了!你说怎么办?”林鹤表现出从没有过的激动,在宽敞、阴暗的房间里,像一个疯子似地来回奔走。

“我是你的罪人,你的罪人……可是,你从来不是这样的,你每次来带着美酒佳肴,默默地看着我像野狗似地吃喝,以此来折磨我的良心。我不是在坐牢吗?你说过,我这样子比坐牢还可怕,我就是住在垃圾箱里!……别这样,先安静一下,再把你遇到的事情讲给我听,就像对着一块废物自言自语。十六年了,我们不是一直这样的吗?”

刘书记一番话,使林鹤渐渐平静下来。他说得对,十六年来他们形成一种奇特的关系,任何仇恨都不是用吵吵闹闹的方式来解决的。林鹤沉默了一会儿,在屋子里缓缓地踱步。他看看空荡荡的墙壁,看看被油毛毡钉死的窗户,回忆起十六年前初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一九七八年四月一个夜晚,那个外号叫瘌痢头的邮商(他现在改行做水产生意去了)带着林鹤来到一位老干部家。他告诉林鹤,那枚红印花暂作壹分面值的邮票,就是从老干部手中买来的。林鹤由瘌痢头介绍,与老干部交上朋友。他绕着弯儿问老头从哪里买来的红印花?还有没有?有多少?老干部是个爽快的山东人,他对林鹤说这枚邮票是他在牛棚里结识的一位朋友卖给他的。那是文革初期,他们作为走资派关在一起。林鹤追问,他姓什么?在哪里工作?老头说:“他姓刘,老刘,好像是哪个技工学校的党总支书记……”

林鹤当时觉得五雷轰顶!事情的真相太可怕了:刘书记卖掉了红印花,他没有把邮票上交国家,竟然私吞了!林鹤顿时明白过来,刘书记利用学生干部整他,暗中操纵整个学校对他进行围剿,最终把他赶出学校,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林鹤发誓要找到刘书记。他到曾经读书的技工学校寻找,刘书记早已调走了。费了许多周折,林鹤才在一个科研单位打听到刘书记的下落。这个贪财小人因其他经济问题受到处分,并且得了那种怪病,已经提前退休了。最后,林鹤终于在一条弄堂的尽头找到这间阴暗的房子,找到了变成肉球一样的刘书记。

“你!”相隔十六年了,刘书记还是一眼认出了林鹤。他惊呆了,并马上明白林鹤出现的意义,“你找到我了……你要找我算帐……”

林鹤默默地走上前,用红印花背面的十字对着他。

刘书记竦竦发抖,仿佛面对十字架的妖怪。他哭了,看不清哪一道缝隙流出了泪水,含糊浑浊的声音从黑洞里传出:“我对不起你……我小孩多,文化大革命过不下去,我把邮票全卖了……小孩长大了,钱全用在他们身上了。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把我抛弃了;没良心的东西,他们不理我……我是你的罪人,我害了你,可你看呀,我已经遭到报应了……”

林鹤仔细端量这间房屋。他暗暗吃惊,这是他所见过的最肮脏的地方,简直是个垃圾箱!墙上到处是霉斑,潮气不断从屋外渗透进来;桌子污渍斑斑仿佛从没擦过,仅有一只大铁皮碗放在桌上,里面残剩着半碗面条,几只身体奇大的金绿色苍蝇一动不动地趴在碗沿;床上一堆破烂被褥,被褥里点点浓血结成黑块,也有几只苍蝇静静地躺在上面;地下灰尘成团,脏物遍布,还夹杂着一条条烂皮卷;窗户被黑色油毛毡封住,屋子里弥漫着尸体发腐的恶臭——恶臭来自主人,那个怪物是全部污秽的中心和源头,就像垃圾箱里最脏最臭的一块东西!那些古怪苍蝇自然对他最感兴趣,嗡嗡嘤嘤叮着他,一刻不肯离去。林鹤怀疑正是刘书记身上某种毒素,将这里的苍蝇养得肥头大耳!

林鹤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从今天起他再也不去拣垃圾了!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有放下带勾的铁夹,整整钻了十六年垃圾箱。现在,林鹤看清楚了刘书记的处境:他将一直呆在这个巨大的垃圾箱里,等待死亡的降临!他把这一点告诉刘书记,造化弄人,现在该轮到他钻垃圾箱了。刘书记当场大哭不已。林鹤一语道破他的悲哀……

从这天算起,正好又过了十六年。林鹤每当购得一枚红印花,总要拿给刘书记看看。他要他看看自己正一步一步将失去的东西从这个世界上夺回来,他要他看看自己活得多么好!正像刘书记刚才说的,他每次都要好酒好肉地带上一大堆东西,让刘书记羞愧,让刘书记感激,让刘书记企盼他的到来。刘书记吃东西时,贪婪的模样活像一条饿狗,一边吃喉咙里一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