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17节

作者:矫健

傍晚时分,天忽然下起雨来。雨不算大,但是很急,稀疏的雨点有绿豆大小,噼噼啪啪在干燥的泥土表面砸出小坑小窝。弥勒佛坚持说雨中夹着冰雹,王老头说不可能。小邮精(就是那个卖林妹妹的小孩,这是最近人们给他的绰号)跳出凉亭,决心以身试法,看看雨中究竟有没有冰雹。然而,还没等他辨别清楚,雨就停了。天空跨起一道彩虹,斑斑斓斓引得人想入非非。这在上海是很难见到的景象,邮商们都说“奇迹”!“奇迹”!

下雨时,顾客都散了。邮商们收拾起邮摊,聚集到几个蘑菇状凉亭下面。好像老天爷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议论另一个奇迹,比彩虹更为激动人心的奇迹:邮王林鹤退出邮市,成为一个大富翁!

王老头一直不肯相信这件事情。两天前黑皮阿三告诉他,林鹤在华瑞宾馆十八层包了个房间,将他全部邮票搬到那里,向各地炒邮大户抛售。王老头从老花镜框上端向黑皮阿三翻白眼,他当然不肯相信。什么?林鹤要退出邮市?从此不玩邮票了?这是天方夜谭!你说上海市明天要发生八级地震,也比这个谣言可信。但是,邮商们一趟趟往华瑞宾馆跑,有的拿回两版《金猴》,有的拿回几封《西厢记》小型张,甚至那个“讲师”骗子,也去买了两封没有烫金字样的《万里长城》小型张……他们都说林鹤厚道,只要他认识的邮商,邮票都卖得很便宜,保证他们一转手赚到百分之十的利润。王老头再固执也急了,这样好的生意林鹤难道不叫他做做?正好小邮精找他,说他去华瑞宾馆拿《红楼梦》时,林鹤问:老王怎么不来?王老头听到这话心里一酸,急急忙忙往华瑞宾馆跑去。

“真是不得了!邮票堆得像座山,钞票也堆得像座山。林鹤穿着笔挺的西装,那派头真像香港老板。啊,你说这人,人比人,啊,你们看看……”王老头感慨万分,竟找不出词来表达他的心情。然后,他一梗脖子,骄傲地宣布,“今天中午他请我吃饭了,就在华瑞宾馆那个什么……什么厅!”

旁边的邮商都嘲笑他:“这又不稀奇!只要吃饭时间林鹤就会请客,我们都到什么什么厅去吃过饭!”

弥勒佛摸着圆肚皮说:“吃饭就不值一提了。他现在有多少钱啊!我每次去,都看见有一男一女为他点钱……”

“哧,你知道什么?那是宾馆对过工商银行派来的营业员,每天到林鹤包的1808号房间上班。中午一趟,下午一趟,专门为他押款送银行!”黑皮阿三以圈内人的身份说道。他漆黑的皮肤闪着一层油光,好像内心的激情将油从汗毛孔排了出来。“一趟多少钱,你们猜猜?最少一百万!”

咪咪小姐随黑皮阿三来看行情,也被这场雨耽搁在邮市里。她开始一脸傲慢神情,对那些小邮商不屑一顾。但黑皮阿三开口说话,她也忍不住抢着播言:“昨天下午一趟就送去四百五十万!他们拿不动,我还帮着去送呢!唉,我们都在为林鹤忙。牛司令也围着他转来转去,好像我们老板成了他的秘书。这个人就是伟大,动一动惊天动地,谁都在他面前矮半截!连北京人也不敢牛气了……”

“你们谁都不知道邮王有多少钱,只有我知道!”小邮精尖声叫道。等大人们都焦急地望着他,他又不说了。他要为邮王保密。可是,当人们失望地扭过头,不再注意他时,他忽然热切地说起来。他说,早上银行一男一女在电梯里说话,被他听去了。他们当然没有想到,同乘电梯的背着书包逃学的小孩,竟是邮王的忠实信徒。男的说:“现在的人有多少钱,国家也无法知道,真吓死人!”女的说,“早听说有亿万富翁,做梦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人!”男的问:“有一亿了吗?”女的说:“我帮他算过,剩下那些邮票卖完全,肯定突破一亿!”

小邮精童稚的声音在邮市上空回荡:“你们听到了吗?一亿!我们这里出了亿万富翁!”

人们沉默着。巨额现金实在太刺激人。这和邮票不同,他们早知道林鹤是邮王,但邮票毕竟是间接的财富。一旦将邮票兑换为现金,他们还是吓了一跳!崇敬、羡慕、嫉妒混合在一起,变作一根刺,轻轻地扎着大家的心。人人都在这里忙,不都是为了钱?只有林鹤与众不同,他不要钱,多少年都不要钱。现在好了,他忽然改变了主意,一下子取得如此辉煌的结果!人们仿佛被问了一下,都想从这件事情中总结一些道理。但是谁也总结不出来,只有一种悯然若失的滋味笼罩在心头。

夕阳西下,天空中彩虹消失了一半。但还有一半从一片白云跨下来,淡淡地隐入北方的地平线,仿佛给人留下一些希望。邮市麻石地面积着一小洼一小洼雨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栏杆外绿化地青草茵茵,几棵美人蕉舒展开艳丽的大红花瓣,似乎睡醒的美女起身呼吸雨后清新的空气。棕榈树垂着长剑似的叶条,滴滴嗒嗒地漏下残存的雨水。有少数几个顾客转一圈,见邮商们没心思做生意,又匆匆离去。时间晚了,一场雨加一个大富翁,提前搅散了今天的邮市。

但是,多数邮商还不肯回家。天气凉爽,空气新鲜,他们何不多议论一会儿林鹤呢?林鹤邮品中三个部分集聚财富最多:《毛主席诗词》、《金猴》、《熊猫》小型张。这是林鹤三大战役的成果。王老头老资格,热烈地回忆林鹤第一次战役:他在文革期间用老纪特票换《毛主席诗词》,一张《梅兰芳舞台艺术》,能换几十套!他是第一个大规模囤邮的人。黑皮阿三作为邮王炒猴票的战友,大讲林鹤如何有魄力,抛出文革票、纪特票,买进五千版《金猴》。这是第二大战役。第三大战役其实不是《熊猫》,而是《三国演义》,这件事在场的人都清楚。一九八八年底林鹤先抛出《三国演义》,逃过了邮市“**”暴跌,又在谷底加倍把《三国演义》买回来……现在,他彻底出货了,还是“三大战役”存留的邮票最多。而且涨了多少倍啊!一元一角一套的《毛主席诗词》他三千元卖掉;一版《金猴》发行时只要八元钱,现在他给邮商让利,再便宜一张猴版也要卖到六万元!至于《三国演义》谁也算不清帐了,单单这次转向《熊猫》,他就赚了几百万。这几天《熊猫》涨到十元一枚,他三元买进的,两个月翻三倍……想想也叫人心凉肉跳!

“你们说,林鹤为什么要金盆洗手,退出邮市?”黑皮阿三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众人一时想不出原因。他们马上被弥勒佛提出的另一个问题吸引过去,这个问题显然更能激起大家的兴趣。“林鹤拿了那么多钱,怎么花?”弥勒佛笑眯眯地问,“他总要干点事情的吧?”

立即有人提到了跟在林鹤身边的美人。他们议论她的高级时装,她的金首饰,特别是项链,她竟然戴那么多项链!其中有一根钻石链价值十万元!世界上总是这样的情况:男人赚钱女人花。但是,不对,一个女人能花多少钱呢?她就是一张一张烧钞票,林鹤的钱也足够她烧一段时日了……咪咪小姐和黑皮阿三提供了许多细节,慢慢地,大家都看出来了:林鹤完全不善于运用金钱!别看他炒起邮票是个天才,把手中的邮票换成钞票,他的弱点就暴露出来了!有些事情在他们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他的愚蠢引起了朋友们的愤慨,看看他是怎么用钱的吧,即便是王老头这样忠心耿耿的朋友,也忍不住骂他一句:“傻瓜!”

当一个人突然获得大笔钱财,通常会引来许多人围绕在他身边。这就好像夜色茫茫的田野上亮起一盏灯,必不可免地招来成群的蛾子。这种时刻他必须加倍谨慎,小心翼翼地守护住他的钱财。林鹤却完全相反,他似乎根本不懂得钱的道理。首先,他提出把牛司令的大哥大买下来,因为他怕麻烦,懒得再办种种手续。牛司令高兴地按原价卖给他,尽管市场上手提电话在不断跌价。接着,螃蟹老张提出,他弟弟螃蟹小张,那位大名鼎鼎的黑道英雄,有一个公司要转让。公司除了执照公章,什么资产也没有。但是,这公司是全民所有制性质,也就是说打着国家的招牌。并且营业范围无限广宽,除了不能倒卖原子弹,几乎样样生意都能做。鬼才知道黑道老大怎么会搞来这个公司!林鹤想起他欠螃蟹兄弟一份情,就连连点头:“好的,好的。”于是,五万元钱买下这间一无所有的公司。老张马上更换法人代表,林鹤成了“环太平洋实业开发总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长不能没有车呀?马上就有四眼师爷凑上来。他的桑塔纳挺好,虽然旧了一些,也仅仅跑了十万公里。关键在于牌照,你在上海办一个轿车牌照,要敲十几个图章,跑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结果还是跑不下来。看,这里牌照、行驶证一切都有了,你只要往车上一坐就行了。林鹤想起师爷为他找到红印花小字肆分,尚未酬谢他,连忙点头:“好的,好的。他拿出二十万买下这部桑塔纳!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公司只用半天时间就办起来了,所缺的只是业务——谁也不清楚“环太平洋实业开发总公司”是干什么的。

以后的事件就更加滑稽了。林鹤问牛司令,报临时户口的事情公司能不能解决?因为他实在不愿和警察大老黑打交道。牛司令曾经让林鹤当过政委,现在自然讨回一个总经理头衔。他当场命令咪咪小姐去制作一面锦旗,上面绣着“警民共建精神文明”几个大字,赠送给康泰路派出所。林鹤莫明其妙:他何时与派出所搞过精神文明建设?但是不要紧,临时户口立刻办好了,大老黑甚至不知道。咪咪在办公室里谈笑风声,迷住了所有警察小伙子。正遇街道办事处主任与派出所汪所长谈起希望工程募捐事宜,咪咪打了个电话请示董事长,公司是否表示表示?林鹤当即指示:捐款三万元。人心不足即使在这种高尚事情中都会表现出来。电话刚挂上铃声又响,这回是街道陈主任亲自打来的,她说还有一桩更重要的工作没讲清楚:赈济灾区刻不容缓,安徽、河南、广西、云南,或闹水灾或闹震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环太平洋”这样一个爱国的有实力的公司……林鹤不等她说完,就答应捐五万元,毕竟救灾份量重些!牛司令气得直跺脚:现在都是骗国家的钱,林鹤倒好,被国家骗了钱去!而林鹤仿佛酷爱募捐,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想起一桩重要事情:应该给教堂捐钱,这种时刻怎能忘了耶稣呢?他满脸虔诚,提着一包钱坐桑塔纳去了……

仿佛为林鹤如何花钱提出佐证,人群里一个胖子开腔了,他说他是林鹤的邻居。大家立刻把焦点集中到胖子身上。胖子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前天晚上,林鹤提了一只箱子进门。他开门见山问大胖,假如他出很大的价钱,魏家肯不肯把房子卖给他?大胖开玩笑地说:“行啊,一万元一个平方我就卖。”康泰路地段虽然好,但这种老房子年久失修,市场价也就是六七千元一平方。林鹤凝视着他,问:“此话当真?”胖子料他拿不出那么多钱,坚定地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好,林鹤把箱子放到茶几上,默默地打开箱盖。天哪!里面整整齐齐地放满一百元一叠的钞票!林鹤说这箱子里是一百万元现金,同意卖房就先拿去。有一个条件:半个月内魏家必须搬走。如果能够提前搬家,林鹤一天奖励一万元!全家人围着一箱子钱发呆,仿佛遭到雷击似的。他们这套房子有一百三十多个平方,按林鹤的条件,可以拿到一百三十多万元,加上奖金(立即就搬家的话)总共是一百五十万元!这笔钱在上海别的地方买套好房子,还能剩五、六十万元。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全家人交换一下眼神,立即答应了他的条件。大胖说,他还用同样的条件,买下二楼的房子。林鹤提着一百万现金,把整幢楼的邻居整得彻夜未眠。第二天,全楼的人抢着搬家,那情景好似逃难一般!谁不想加快行动呢?半个月有十五万元奖金呢!

大胖指着小小的邮票市场,伤感地说:“谁能想到啊?林鹤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发迹了……”

众人的议论他都听见了,他终于知道错缩在三楼阁楼里的卷毛老鼠是邮王,是亿万富翁!他肥胖的圆脸满是忧伤,并且夹杂着很深的悔恨。生活就是这样玩弄人:早知道的话,大胖从小就善待林鹤,做他一个恩人(大胖完全有这机会),林鹤不就带他一起集邮了吗?如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