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22节

作者:矫健

顾阿婆养了几只小鸡,每天早上她把小鸡从纸盒子里放出来,让它们在厨房后门的空地奔跑啄食。小狗杰克已经长大,三楼小屋关不住它,也跟着顾阿婆搬到底楼来住。每当放鸡的时候,杰克就好奇地盯着黄毛绒绒的小东西,试图用爪子拨弄它们。顾阿婆一声吆喝,它便退开几步,假装欢欣跳跃,眼睛却在卷毛掩护下贼心不死地盯着小鸡。顾阿婆坐在一把竹椅子上,满脸慈祥地看着这些小生命,独自笑得合不拢嘴巴。

常常有些穷孩子,悄悄地从后门溜进厨房,围在顾阿婆身边转。他们是潘家弄来的,家里都很贫困。有的甚至上不起学,跟顾阿婆一起捡过破烂。顾阿婆问他们父母的情况,又问他们在干什么?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回答着,好像一群麻雀。顾阿婆拿厨房里的东西给他们吃,还掏出口袋里的钱,这个一张伍元,那个一张拾元,把钱分光。末了,她总要把手一拍,说:“没啦,走吧!”于是小麻雀们一哄而散。还有一些衣衫褴褛的残疾人,也来找顾阿婆诉苦,嘀嘀咕咕半天,顾阿婆又从大襟袄里摸出钱来,施舍给这些瘸子、瞎子。顾阿婆的慈善心肠仿佛有某种感召力,把需要帮助的穷人从各个角落招来。厨房后面这块小小的空地,成了他们摆脱燃眉之急的希望所在。

顾阿婆是个孤寡老人。她的丈夫被军阀部队抓伕,一去再没回来。顾阿婆痴心地等他,一辈子也没得到音信。她乐天知命,毫无怨言地靠捡破烂为生。她虽然穷困,却以帮助别人为乐趣,仿佛这样做能为她黑暗的生活增添一些光彩。顾阿婆从不求回报,得过她帮助的人再来感激她,她自己常常忘记了。顾阿婆掏出身边最后一点钱施舍别人时,那么自然,那么随意,好像是某种天性使然。没钱,她就去捡破烂。在她看来,生活本该如此。

顾阿婆送走穷朋友,就把小鸡捉回纸箱,扫净地面的拉圾,开始拣菜杀鱼。林鹤要结婚了,整幢小楼格外忙碌。顾阿婆满脸喜气,帮厨师阿福置办宴席。她与林鹤有一种天然的亲情,好像林鹤真是自己的亲孙子。她肌肤松驰的脸颊上闪出红光,缺牙的嘴巴终日洞开,总是在笑,几根银丝在鬓角摇曳,为老人增添了活力。厨房案板上摆着水发海味,顾阿婆在这些盆盆罐罐间绕来绕去,一边用苏北话大声与阿福说话。安徽女佣阿玲在剁肉,砰砰的声响掩盖了顾阿婆的话音,厨师阿福“呵呵”地答应着,其实老太太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见……

驼子金虎不知何时来到厨房。他倚着门框站立,眼睛盯住顾阿婆看。顾阿婆知道他有事,便在围裙上擦着手,领他到厨房后面的雨道。他们好像早有秘密约定,说话很简短,不用解释对方就能明白意思。这使他们的谈话有一种神秘色彩。

“她昨夜下来两次,走到楼梯口又回去了……”

“嗯哪。”

“她现在要出去买东西,咪咪小姐陪着她。我开车。”

“嗯哪。”

“两个东北人老在门口转,我担心他们要下手!”

“你要小心。出了事阿婆就找你,听见吗?”

他们显然在讲雪子的事情。金虎说完话匆匆地走了,顾阿婆站在原地思忖。老太太愉快的外表下面,藏着一颗警惕的心。她早就嗅到小楼里异样的气息,一直在暗中提防。说实话,她对雪子姑娘有怀疑,这是一个老人的直觉。老人讲不出多少道理,但他们的直觉往往很准确。顾阿婆觉得每一件怪事都与雪子有关系,这个来历不明的姑娘仿佛是聊斋故事里的狐狸精。雪子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顾阿婆的眼睛。当然,顾阿婆不会把自己的怀疑告诉林鹤,老人知道林鹤很喜欢她。顾阿婆认为:雪子只要和林鹤结了婚,情形就会转变。在她的观念里,一个女人只有嫁了男人才会牢靠,狐狸精也不例外。因此,林鹤婚事的确定使老人格外高兴。雪子做了林鹤的老婆,转过年来生个大胖儿子,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那时节,层层疑云自然就消散了……

陈旧的楼梯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有人下楼来。顾阿婆从厨房小门往外望,见是咪咪小姐、菲菲小姐簇拥着雪子出门。两位小姐像喜鹊一样吱吱喳喳说个不停,雪子则显得十分宁静,洁白的脸上凝固着一种微妙的表情,说不清是喜还是忧。她眼角的余光瞥见顾阿婆,立即触电似地收回。跟在后面的拳击手阿里,却大声张扬:“顾阿婆,我们要帮新娘子买一套漂亮的婚纱!”

顾阿婆嗬嗬地笑着,应道:“好哇,好哇,雪子姑娘穿上漂亮的婚纱,让阿婆仔细看看……”

雪子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更显娇媚。

一行人上了桑塔纳轿车。顾阿婆跟出门外,用手打着凉篷看汽车远去。小狗杰克趁机溜出来,追着汽车狂奔。顾阿婆大声呵责,小狗收住脚,却又不肯回来。它在马路当中坐下,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顾阿婆颠颠地过去赶狗,杰克忽然跃起,从老人脚下窜过,在她身后发出兴奋的吠叫。顾阿婆扭头一看,是林鹤回来了,小狗正在他膝前扑腾撒欢。

林鹤刚去过艾还真律师家。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这位知名的大律师认真地听着,十分赞成林鹤的计划。他们反复研究法律细节,认为雪子的前途未必暗淡。艾律师说,关键在于取证。若是那港商可以证明雪子确因不肯盗窃印章支票,而有生命危险,杀老刀是出于自卫,则可以作无罪辩护。然而雪子、老刀种种纠葛,皆与港商不光彩的私生活有关,不知他是否肯曝光作证。另外,与雪子同时出来的几个姑娘,可能仍在做妓女,顾虑颇多,加上黑社会控制威胁,要她们出庭作证恐怕难度很大。但无论如何,雪子投案自首,可以争取主动,在法律上比较有利。周此林鹤帮雪子选择的道路,是唯一可行的途径。从艾律师家出来,林鹤心中更加踏实。他相信不管有多少困难,事情真相总不致歪曲;有他林鹤在,雪子决不会蒙受不白之冤!

“阿婆,杰克又在捣蛋吧?你这么大年纪,别到马路上来跑,叫阿玲抓它就是了。”林鹤看着顾阿婆额上的汗,体恤地说。

顾阿婆抱起小狗,轻轻地打它脑袋:“雪子她们去买东西,我站在门口看看,它就跑出来了。小家伙鬼精鬼精!你呢?去办结婚登记了吧?”

“不是……我有其他事情。”

顾阿婆望着他,目光流露出担忧:“什么事情比结婚登记重要?你要赶快去办!登了记,雪子就是你的老婆,她跑到天边也是你的老婆,懂吗?”

林鹤感到顾阿婆未免多虑,便笑道:“你好像很不放心呀……”

“我是很不放心!”

“为什么?”

顾阿婆布满皱纹的脸变得严峻起来,浑浊的老眼忽然射出清明而锐利的光芒。她一字一句地说:“一个好人,你可以看见他的心。阿婆一大把年纪,经历事多,就靠这一条识人。可是雪子姑娘的心,我看不见,看不见……”

顾阿婆说完这话,就抱着小狗进厨房去。林鹤站在原地发呆。老人的话十分正确,看不见雪子的心!是的,林鹤也时时有这种感觉。他心里很不舒服,步履沉重地踏上楼梯。虽然雪子吐露了自己的秘密,婚礼在即,前景似乎明朗起来,但林鹤仍不踏实。他隐隐感到事情正在往他不曾预料到的方向发展。到底为什么?他说不清楚。这就像站立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之上,看看脚下是坚实的,浮冰却在涌流推动下飘向远方……

林鹤回到三楼小屋,感到一阵疲乏,便坐在沙发上。未及喘匀气,户籍警大老黑来访。林鹤倒茶递烟,礼貌热情。大老黑灯笼眼灼灼闪亮,薄嘴chún微微颤抖着,透露出紧张激动的心情。林鹤猜测他有要事,心无端地忐忑起来。他很怕雪子在自首之前,先遭警方抓获。大老黑不等林鹤询问,便开口说明来意。

“我是为雪子的事情来的。我本不想打扰你,以前为报临时户口的事,已经惹得你不愉快,我也不好意思……不过,现在的情况比较严重,汪所长也很重视,我不得不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林鹤脸上掠过一阵阴云。他点点头,仍然保持沉默。

“你和雪子是怎么认识的?”大老黑神情严肃,掏出小本准备记录。

林鹤将长发抹到脑后,温和地笑着,用恳求的语气对大老黑说:“我们能不能像朋友一样谈谈?不要记录,随便聊聊,明天我就要和雪子结婚了,结婚以后,我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这些事情你可能想象不到。不过,现在我有难言的苦衷,无法把自己知道的一切说出来,你能原谅我吗?”

大老黑合上小本,黑脸涨红了。他说:“我很尊敬你,你集邮集成一个邮王,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但是你要和她结婚,不行!不行!”

“为什么?”林鹤试探着问。他很想知道派出所掌握了多少情况。

“你是不是被人偷走一枚珍邮,叫红印花?我一直在暗中调查,觉得这不是一般的盗窃案。雪子,她嫌疑最大!你知道吗?她的身份证是假的!”

“假的?”

“是啊,我打电话到身份证所在地的派出所调查过,那里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我向汪所长汇报,江所长指示我一定要查清这个案子,保护好邮壬!”大老黑激动地站起来,捏起铁拳一抢,“只要你同意,我马上传讯雪子!”

林鹤哭笑不得:原来是他为雪子搞的假身份证惹出了麻烦!不过这倒叫他松了口气,大老黑并不知道雪子杀人事件。他拉着大老黑坐下,坦白地说:“今天我可以说实话了,你盯我报!临时户口,盯得太紧,我只好托人搞了个假身份证……这真不像话,有什么法律责任我愿意承担!”

大老黑吃惊地瞪大眼睛:“你搞的?怎么是你搞的?”

林鹤怕他追问雪子真实身份,赶快转移话题:“那枚红印花确实珍贵,可以说是国邮之王!当时我病了,许多人来探望我,邮票就放在这玻璃橱里,所以很难确定谁的嫌疑最大。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雪子是清白的,绝对清白!你想想,她就要和我结婚了,我们将要成为夫妻,她怎么可能偷红印花呢?难道我的一切不是她的吗?大老黑,这姑娘的经历十分坎坷,过几天你自会知道。你怀疑她,我理解,不过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还要复杂得多!”

林鹤这一番话,使大老黑无法反驳。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出力不讨好,未免可笑。但他性格刚愎,不肯就此下台,执拗地问:“那么,她自己的身份证呢?”

林鹤硬着头皮撒谎:“被小偷偷走了,现在正申请补办。她老家在佳木斯,路途遥远,一时办不下来……”

大老黑低头抽烟,闷闷不乐。他从大胖那里得知红印花失窃事件,就抖擞起精神,想漂漂亮亮破这案子。本来发现雪子使用假身份证,以为她必是窃贼无疑,不料被林鹤轻轻一挡,挡了过去。他是个老公安,从开头就对林鹤家里突然出现的美人有怀疑,却不知林鹤为何老护着她。真是鬼迷心窍!这些话他不好对林鹤直说,坐了一会儿,便告辞走了。

林鹤又多了一层忧虑:倘若雪子投案自首以前,先被公安局抓去怎么办?她作案地点在深圳,那边发了通辑令,传到上海,传到康泰路派出所,大老黑肯定不会放过雪子。一旦水落石出,他安排的计划就会落空,在法庭上就更加被动……林鹤左思右想,心慌意乱,甚至怀疑大老黑已经掌握实情,故意来探虚实的。他坐立不安,在小小的卧室里来回踱步,额头上不觉沁出汗来……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心灵感应,一个难以觉察的细节,引起了林鹤的注意:床头上方挂着的《荷花》小型张,似乎有些歪斜。他走近去看,小镜框里的《荷花》放得端端正正,并无不妥。但他总有不舒服的感觉,不知是何缘故。他在屋里踱了几圈,又来到床前,注意力始终无法离开这镜框。青翠的荷叶上凝集着露珠,几朵荷花在荷叶间隐隐显露,挺拔的荷梗最为醒目,给人以脊梁的印象。这时,林鹤忽然发现了使他不安的原因:有一根发丝粘在荷梗上,为这清丽的画面带来了不协调的杂色。他笑了,暗想定是雪子粗心,夹这小型张时,把自己头发也夹了进去。

林鹤积习难改,容不得这根头发附在荷梗上,便摘下镜框,慾将《荷花》小型张取出。那长长的发丝有些蹊跷,一半在前,一半在后,分明是某种记号。林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