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05节

作者:矫健

城市的夜景独有迷人之处。街面流溢着霓虹灯干变万化的光彩;幢幢大厦犹如形状各异的巨人在夜幕衬托下展示自己的身影;商店橱窗因灯光作用比白天更为诱人;行人匆匆显出一种特别的兴奋;汽车鸣叫、音乐飘荡和着种种嘈杂渲染出騒动的繁华……这一切表现出城市的力量,仿佛活跃的生命向大自然挑战,用一道光华的利剑划破苍茫无垠的夜空。

牛司令他们一到夜里就精神抖擞,许多重要活动都在天黑之后进行。吃过丰盛的晚宴,花枝招展的小姐们陪同这些老板在舞池里翩翩起舞;谁的嗓子好且兴致高昂就上台唱卡拉ok,现代娱乐工具把他们的歌声装饰得辉煌灿烂;玩得有些疲劳就一头钻进桑拿浴室,让蒸气逼出汗水将每个汗毛孔里的油垢冲洗干净;夜深了老板们聚在豪华客房里洽谈商业机密,身边照例陪伴着漂亮的女秘书……

牛司令在华瑞宾馆十八层包了两个套房,作为邮票大战的指挥部。华瑞宾馆在肇嘉浜路,他的包房窗户正对邮票市场。白天,他站在窗前拿着望远镜能看清市场里一切活动。牛司令特别喜欢自己这种姿态,让咪咪小姐和菲菲小姐照下无数照片,闲时左拥有抱问她们:“我像不像拿破仑?”回答当然是像。黑皮阿三加入他们一伙,在邮票市场和华瑞宾馆之间穿梭,或搬邮票或拿钞票,生意兴隆。有大笔交易就直接领老板客商到牛司令的包房,一箱箱邮票一箱箱现金当场交换,点钞机都用坏好几台。牛司令很为这壮观场面自豪,嘴上说自己像拿破仑,心目中他却是港台片里做毒品生意的大哥大。

他的保镖是原虹口区拳击冠军,人高马大,据说一拳能放倒一头牛。为了不让保镖闲着,牛司令常与宾馆保安人员寻衅,三句话不对他就摘下法国金丝眼镜擦擦,一挺矮小身体庄严地发出命令:“阿黑,教训他——”那个阿黑就摆好拳击架势,跳跃着攻击上去。阿黑是牛司令给保镖起的外号,人精得很,光跳跃不出拳,直到旁边人围上来将他拉开,才气喘咻咻向牛司令报告:“老板,要是他们不拉我,这一拳出去他人就要飞起来,撞碎玻璃门跌到马路当中……”牛司令仿佛看见了这惊人场面,满意地点点头。一楼大厅是比武擂台,二楼是宴会餐厅,三楼是ktv包房和舞厅,四楼是游泳池、桑拿浴室,十八楼是交易所兼消魂洞房……牛司令和他那班大款兄弟在华瑞宾馆上上下下,循环往复,真的像住在天堂里一般。

忽然有一天黑皮阿三带来了坏消息:邮王林鹤大量抛出《三国演义》小型张!牛司令紧张起来,立刻召开舰队紧急会议,陈百万、毛蛤蜊、长脚、四眼师爷、螃蟹老张五巨头在十八楼豪华套房里济济一堂,共同商量对策。《三国演义》是牛司令他们做庄家炒起来的,初时非常成功,东北市场、北京市场、广州市场受上海影响,无数邮商、邮迷竞相抢购,《三国演义》小型张的价格狂飚暴涨,短短一个月里从九元涨到三十元。最近一段时间有点涨不动了。有消息说香港、台湾《三国演义》小型张倒流回大陆,这都是港台邮商发行时吃进的,见有厚利抛回大陆邮市。在这种背景下,邮王林鹤的举动不能不引起牛司令他们的注意。

“他卖了多少《三国演义》?”牛司令在房间里踱步,蹙着眉头问道。

黑皮阿三说:“《三国演义》涨过二十元,他就让我们零吊散卖;见到三十元价位他成封地丢出来。昨天更猛,一下抛出一百多封!”

咪咪、菲菲两位小姐轻声计算:“一张三十元,一封一百张,一百封……乖乖,三十万元呀!”

陈百万是股市老将,他在角落的沙发上发问:“这个林鹤,嗯,手里有多少货?”

黑皮阿三一惊一乍地道:“这可没数,这个人深不可测!《三国演义》小型张一出来他就看好,我们卖四元一张,他四元二角统收。他的眼光一向很准,只要他出动扫货,隔几年这邮票保险飞上天……八八年以来,他吃得最多的邮票就是《三国演义》小型张,好像老早算好你们要来炒它!”

毛蛤蜊焦躁地喊:“不要帮他瞎吹!”

四眼师爷带一副散光眼镜,慢条斯理地问:“买进那么多小型张,他的资金有多少呢?”

“资金?”黑皮阿三斜一眼毛蛤蜊,愈发吹得起劲,“那更加深不可测!师爷你想想,当时一封《三国演议》只要四百二十元,他昨天抛出一百封小型张本钱也不过四万二,卖掉几版猴子就有了;他今天丢几张《梅兰芳》,明天甩几版《毛主席诗词》,《三国演义》不就一百封一百封进来了吗?资金?他要资金干什么?他的邮票就是资金。鬼才晓得他手里有多少邮票!老实讲,要比资金,邮王光起火来你们整个舰队恐怕也不是对手!”

牛司令拿起望远镜朝外面看,声音像从窗外飘进来:“不是资金,我们不怕他的资金;是影响,这个人物有影响……黑皮阿三,你们都跟在他屁股后面出货是吧?”

“我没有,我黑皮阿三是讲义气的!不过王老头他们都不敢留《三国演义》了,手里有货赶快卖掉!你望远镜里看过去,所有的邮贩子都跟林鹤跑,林鹤人蹲在家里还用不着出来……我是梆在你们战舰上了,《三国演义》放在手里捂死,跟牛司令共进退!”

长脚冷不丁冒出一句:“你发财了,我们要把《三国演义》炒到五十元以上。”

牛司令蓦地转过身,放下望远镜。“不,计划要改变。”

众人惊愕地望着他。他走到黑皮阿三面前,神情高深莫测:“你说,林鹤卖了《三国演义》,那么多钱流向何方?”

“买邮票啊,他这个人从不吃喝嫖赌……”

“买什么邮票呢?”

黑皮阿三愣了一会儿,重重拍了一下脑门:“啊咄,《熊猫》,他要炒《熊猫》啊!你们收《三国演义》的时候,林鹤就陆续吃进《熊猫》;昨天他抛出一百多封《三国演义》,隔手就买进八百封《熊猫》,《熊猫》一天涨了两毛……我万万料不到他会去碰这种垃圾邮票!”

咪咪、菲菲忍不住问:“什么是熊猫?”

黑皮阿三打开他的邮夹子,翻出一枚四方型状的小型张。众人围拢去看,只见小型张画面上蹲着大小两只熊猫,角上有一丛竹子,边框上写着四个很难看清的篆体字:“拯危继绝。”这小型张构图不甚漂亮,色彩平淡,纸质单薄,模样小头小脑,不受集邮者欢迎。黑皮阿三介绍说,最要命的是它发行量大,邮政当局一家伙发出一千二百多万枚,成为存世量最大的小型张。自一九八五年发行以来,《熊猫》一直跌在面值里,三元的票面卖两元五角,买回家寄包裹当邮票贴也上算。同类性质的小型张还有《白鹤》、《马王堆汉墓帛画》等等,邮商叫它们“垃圾邮票”,从没人染指炒作。现在,林鹤就在买进《熊猫》,黑皮阿三怎能不吃惊呢?

“真是人才难得,”牛司令感叹道,“声东击西,逢低吸纳,这个林鹤人才难得呀!”

毛蛤蜊说:“你请他入伙当政委,他也不干,还有办法?”

“我来个照葫芦画瓢,抛《三国演义》吃《熊猫》!”牛司令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着亮光。

黑皮阿三连连摇头:“《熊猫》炒不起来的。”

长脚、螃蟹老张等反对道:“怕他林鹤干嘛?我们有资金,马上叫《三国演义》见五十元!”

牛司令一摆手,拿出老大的派头:“不要吵,都听我的!你们几个分头到沈阳、北京、武汉、广州抛出《三国演义》,买进《熊猫》,要快,乘飞机!我,哈哈,我把林鹤的战略放大一下,在全国范围做邮王!”

四眼师爷微微颔首:“高,这一招高。”

有师爷支持,牛司令更加起劲:“你们晓得吧?《三国演义》再涨百分之十要三元,《熊猫》涨百分之十还不到三角,两者要差十倍!有力量把《三国演义》推到五十元,为何不把《熊猫》炒到八、九元?再说《熊猫》现在三元面值卖二元七、八角,明显偏低不合理,买进一点风险也没有。林鹤高明就高明在这里!他看见我们进场,就预见到大批外围资金进入邮市,早晚发现《熊猫》这样的目标。等我们想到炒时,他已经低价位吃足了,正好派发给我们!目前股票进入熊市,邮票刚刚热起来,我们跟牢林鹤的步子走,在全国邮市就是走在前头!懂吗?”

这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服口服。

味咪说:“林鹤这样神,我们再想想办法拉他进来。”

菲菲说:“是呀,我们两个去公关公关……”

牛司令点点头:“这个人一定要!不过你们两个没份量,搬不动他……黑皮阿三,我让你调查林鹤的弱点,你查得怎么样了?”

黑皮阿三说:“林鹤多年来一直让我们帮他找一种清朝邮票,叫红印花;他很怪,什么邮票都很挑剔品相,就是红印花专门要背面画过一个十字的……”

师爷一拍沙发扶手:“是不是用毛笔画的?”

“对,好像是小孩乱画的……我搞到过一张两分面值的卖给他,贵出市价一倍他眼睛都不眨一眨。”黑皮阿三说。

“巧了,巧了!”师爷叫道,“我大伯伯文化大革命时买到一张肆分面值的红印花,说是很值钱,清朝老古董。我还是小孩,爬到他膝上看过一回,背面就有一个十字!”

牛司令好像有了几分把握,赞许地握握师爷的手:“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叫你大伯伯让给林鹤,价钱出高些也无妨。这个人情,林鹤不会不买帐吧?”

“还有一件事情大概也能把林鹤套牢,”黑皮阿三神秘地说:“他在邮市搭到一个女人,据说十分宝贝,整天关在屋里不出来……”

谈到这个话题,众人眼睛立马亮起来。黑皮阿三将邮市里的风言风语再添油加醋,编出一段离奇情节。在他口中,那个女人仿佛是蝴蝶变的,林鹤一见她魂就被迷住了……牛司令见他扯得荒唐,便不再理他,独自走到窗前思考问题。

牛司令这人很聪明,他知道拉林鹤入盟十分关键。林鹤的经验,林鹤的影响,林鹤的资金都是他急需要的。有了林鹤,他这支舰队就可以从容地左右市场。他很奇怪,林鹤看上去平平常常,怎么会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能量呢?他知道自己的能量吗?假如知道,他为什么不像牛司令这样轰轰烈烈干一番呢?谜一样的人物。不过牛司令想出照葫芦画瓢的妙计,足以吸取邮王的精髓。这就像他当年做服装生意一样,瞄到一种好款式立即模仿加工,投入市场。林鹤在上海一有动作,他照样放放大,让手下乘飞机到全国邮市模仿实施,他自己不也就是邮王了吗?他迅速计算一下:最近一个月里他的舰队吃进三千余封《三国演义》,平均价格二十元不到,如果三十元出手,就能赚进三百多万元。翻过头来,可买进三、四万封《熊猫》,一张《熊猫》只要炒上两元钱,他就能赚六、七百万呀!牛司令兴奋地搓着手,不由更加佩服林鹤弃《三国演义》取《熊猫》的战略。

“黑皮阿三,别胡扯了!”牛司令转身喝道:“现在就到市场给我捉熊猫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