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印花》

第07节

作者:矫健

“啊,多可爱的小狗!”雪子惊喜地叫道。

小狗在陌生的地板上嗅了一阵,抬起头来用疑问的目光瞅着新主人。这是一只狮子狗,蜷曲的白毛几乎遮住它的眼睛。雪子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裙,蹲下来逗狗玩儿。她给小狗起了个外国小姐名字:杰奎琳。她柔声地呼唤:“杰奎琳!杰奎琳!”那小狗却溜溜地跑了,跑到走廊上两腿一趴,撒了一泡尿。雪子呀地惊叫一声,追过去教训它……

太阳渐渐炎热起来,好在有风,南面的圆孔窗和靠马路的方形钢窗形成对流,三层阁楼还算凉爽。东面也有窗,窗外是一位将军家的花园,一棵巨伞似的樟树拔地而起,油亮的树叶几乎伸到林鹤家里来。清晨,云雀、黄莺、杜鹃总在花园里叫成一片,现在鸟啼逐渐稀落,蝉儿的鸣叫却像海水涨潮似的漫淹过来。

林鹤平静地看着雪子逗弄小狗,心里却十分烦乱。警察大老黑给他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报临时户口要编一堆假话,关键是雪子没有身份证啊!这些日子他和雪子仿佛生活在童话里一般,大老黑当头一棒把他打回现实世界。报上临时户口怎么样?以后怎么办?和雪子结婚吗?还是像现在老板们流行的那样,长久同居永远做一对情人?……

林鹤什么也没想好。一只蝴蝶飞进他的窗口,雪子的出现突兀而又神秘。林鹤对自己感到奇怪:周围有许多女人,他为什么偏偏要了雪子呢?雪子来历不明,并且脑子有点毛病。林鹤从没和女人有过这样深的关系。自从与红娣那段恋情结束以后,他身体里什么地方仿佛暗藏着一个机关,咔嗒一下关死了。他对女人始终是淡淡地交往,热烈地观赏,永远保持一段固定的距离。和雪子睡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是他一生中第一次。第一次应该是隆重的,深沉的,而他和雪子的关系却这样奇怪,简直有些荒诞!林鹤剖析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我要给杰奎琳洗个澡,你来帮我。”雪子跑来对林鹤说。

“是啊,它身上挺脏的。”林鹤答应着跟雪子来到浴缸前。

雪子的睡裙薄得透明,肩上只有两根丝带吊着,十分性感。粉红颜色不理想,换成黑色就好了,他心中浮现出初次见到雪子的情景,那天她浑身穿着一片黑色,反衬出白雪似的肌肤。黑色使他心悸,仿佛触动了意识深处的东西。雪子把小狗浸在水里,小狗惊恐地呜咽起来。雪子喃喃细语地安慰它,用浴液搓洗它长长的绒毛。林鹤发现她洋娃娃一样的脸上,有一种做母亲的神情。林鹤觉得有趣,就盯住她看……

“嘿,你看!它是个男的!”雪子在洗小狗的肚子时忽然叫起来,“我们搞错了,杰奎琳是个男的!”

林鹤笑出声来:“它是男的……一条男狗。”

雪子抚弄着小狗的肚子思忖道:“那就要改名了……杰奎琳,杰克……叫杰克怎么样?”

雪子抬起头,正迎上林鹤注视她的目光。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娇嗔地打他一下,道:“你真坏!”她迅速地擦干小狗,把它抱到南窗台晒太阳。

林鹤跟到前面房间,伸出两手从后面抱住雪子。雪子轻轻挣扎几下,倒在他怀里,白净润滑的双臂环绕着林鹤的脖颈。林鹤觉得这种时候雪子更能引起他的冲动,他闭上眼睛吻她。他听见雪子喘息着在耳边喃喃:“你……你是不是男的?”

林鹤大窘。近来林鹤越来越怀疑自己有病,他始终做不成男人。怎么办呢?还是叫雪子走吧。但雪子抱得他更紧,丰润的嘴chún吻他更加热烈,林鹤不由自主地卷入进去。

“嘭!嘭!嘭!”楼梯口传来敲门声。

新得名杰克的小狗站窗台上汪汪叫,颇有男子汉的威风。林鹤与雪子慌忙分开,林鹤去开门,雪子躲到卫生间换衣服。林鹤家几乎没有客人来访,这敲门声来得突兀引起一阵慌乱。

来访者是底楼的大胖。这个从小欺侮林鹤的胖子,如今已经胖到塞满了楼梯。他吃力地鼓涌进门,连连声明自己是来抄电表的。这个楼三家轮流负责收电费,小电表统一装在林鹤家大浴缸上方的电表箱里。所以,虽说邻居关系不好,一个月一次来往还是免不了的。不过以往都是大胖老婆来做这类事情,今天却是这个胖子亲自出马,十分罕见。

大胖直愣愣地往卫生间闯,林鹤急忙拦住他:“请等一下……”

大胖小眼一眯,诡秘地笑起来:“怎么?有贵客?”

那笑容分明表示他知道了什么。林鹤顿时想起大老黑和大胖是哥儿们,定是大胖看见雪子进出向派出所打了小报告。一股厌恶搅得林鹤嘴巴发苦,但也只好无奈地笑笑。大胖不等林鹤邀请,摇摇晃晃走进房间,山一样堆在凳子上,呼哧呼哧喷着热气。

“你晓得吧?二楼的三子、四子差点拼刀子!”大胖刚刚喘定就吹起来:“这次出售公房要现钞,三子没有钱,想问四子借。兄弟一起买下二楼房子,产权共享。你说这个四子,贸易公司老板做得这样大,偏不拉兄弟一把,想趁机独吞二楼三间房。三子是一般干部没钱,可你也知道他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小时候敢和我打架,现在气得天天拍菜刀!他们家老头子死得早、哥哥姐姐都在外地,兄弟相争有得好戏看了!”

“三子应该有份,他的户口也在这里。他不放弃产权四子也没办法。”林鹤说。

“可是他没钱呀!出售公房白给你得便宜吗?国家要回笼资金的!三子本事不大,酒量不小,一点点工资都给他灌黄汤了……”

“你和小胖怎么样?”

“我家没问题,老头子有钱!小胖自己一套房子很实惠,不会跑回来跟我抢房子。老头子说了,我买房小胖买房钱都由他出,钱不够找后边周司令借——我老子四二年是周司令的警卫排长,救过他命呢!老头子很火,他要找老首长问问:干了一辈子革命快死了怎么还要自己掏钱买房?老脑筋,拎不清!”

正说着,雪子梳妆整齐地走进房间,大胖站起来拿出他当年当兵的神气,一个立正,说“你好!”接着斜眼瞄瞄林鹤,仿佛补充道:“瞧瞧,这样漂亮的女人也养起来了!”

林鹤狼狈地干咳。这家伙从小是楼里的魔头,一只手抓住瘦弱的林鹤的衣领提到半空,号称要摔死“卷毛老鼠。”林鹤最恨他也最怕他,至今和他说话还不能挥洒自如。

大胖殷勤地对雪子作自我介绍:“我是底楼魏国林,他们都叫我大胖。我和林鹤从小是赤膊兄弟,好得没话说,对吧林鹤?今天我来取经,哦,也来抄电表,婆婆妈妈的事现在都要做。我说兄弟,你到底在做什么生意?我熟人多,打听了半天,康泰路上没人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真是一个神秘人物啊!怎样发达你教教我,有什么机会喊我一声,到底我们一幢楼裹住了四十年呀!”

“不要拿我寻开心,我不会做生意。你还是向四子取经吧,他不是贸易公司经理吗?对了,我帮你去抄电表。”

林鹤说完径直上卫生间去,大胖只好跟在后面。看电表的时候,大胖挤眉弄眼地说:“告诉你,四子在外面养了个小老婆,他老婆和他闹离婚呢!我看见过那个小老婆,年纪和你那位差不多,长相可就差远了……兄弟,有两下子!”

林鹤被他折磨死了。总算抄好电表可以走了,那胖子到了楼梯口却又折回房间,拿起窗台上晒太阳的小狗玩。他摊开一只巨大的手掌,让小狗趴在上面,忽地往空中一抛,落下来用大手接住;再一抛,再接住,好像抛钱币一样。他咧开大嘴哈哈笑,雪子却惊叫起来。林鹤急忙奔上前去救出小狗,可怜的杰克吓得钻到沙发底下去了。

“小狗真好玩!不过,上海设了举报电话,没有牌照的狗只要被人举报,武警马上开了车子来抓。昨天晚报上说,全市已经消灭三千条无证狗了。怎么样消灭你知道吧?我一个朋友在武警当支队长,他告诉我:用柴油生起一个大火炉,烈火熊熊;一车车狗拉来都是活的,武警战士抓住狗脖子就往火里一扔!哗,狗在火里跳舞,马上化为灰烬。

这个胖子据说会写诗,讲起来绘声绘色。他面朝雪子讲,肥胖的脸变得狰狞恐怖。雪子退到杰克躲藏的沙发前,腿一软跌坐下来,吓得面无人色。林鹤想起雪子没有身份证,还有报临时户口的事情,脑子顿时轰轰响。

大胖终于走了。他留下一个恶梦。

雪子抱着杰克无声地哭泣,眼泪滴落在它刚刚洗净却又沾上灰尘的白色卷毛上。林鹤站在沙发前,心事重重地抚摸着雪子的长发。

“这个人好可怕呀……”

“不要紧的,”林鹤安慰她,我想办法搞个牌照,一定让杰克活下去!”

“要快一点,快一点!”雪子仰起脸,被泪水浸亮的黑眼睛充满了希望。

林鹤总是在邮票世界里躲避现实矛盾,活生生一个雪子的出现,却使他无处躲避了。他预感到安宁的日子就要被破坏,危险像屋角的阴影一样渐渐逼来。一刹那他冒出这样的念头:让雪子和小狗都走,就不会有麻烦了。但他马上又想:我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所慾地生活一次?林鹤单薄的胸膛里燃起一片豪情,同时,豪情的火焰后面又有一个细小而清晰的声音不停地追问:“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雪子,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林鹤沉吟道。

“什么?”

林鹤将早上大老黑令他报临时户口的事情告诉雪子。他把自己最为担忧的问题摆在雪子面前:“你的身份证究竟哪去了?没有身份证就是黑人,住旅馆也不行,更别说报临时户口了。你知道这个严重性吗?”

雪子呆呆地坐着,眼神发直。

林鹤在屋里度步,思索一阵似乎下了决心,道:“这样吧,我陪你一同去佳木斯,补办一个身份证,也好看看你的家,看看你的父母。雪子,你看行不行?”

雪子没有回答。她眼睛里好像有一片浓雾,看什么东西都朦朦胧胧的。林鹤走过去,俯下身子用探询的目光盯着她。雪子恐惧地睁大眼睛,鼻翼翕动着,身体往沙发里面缩,仿佛林鹤前来伤害她似的。林鹤叹口气,只得作罢。

小狗杰克活跃起来,它找到一个纸盒子,又撕又咬,小爪子拨弄着,将纸盒子从屋子的这头推到那头。间或,它抬起头看看两个沉默的大人,“汪”地叫一声,见没人理它,趁机在屋子中央撒了一泡尿。

阳光变得酷烈,风停了,三层阁楼的弱点显露出来;它像火炉一样闷热烤人。若在平时,林鹤会把三面窗户的竹帘都放下,这样房间里至少荫凉一些。

该吃午饭了。雪子像个瓷人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林鹤上厨房做饭,他心神不定不知烧什么菜好。末了,他下了两碗面,煎了两个荷包蛋,端进屋去。

跨进房门,林鹤愣住了:雪子已经离开沙发,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在来时提着的旅行袋里。她准备走!林鹤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雪子弯腰抱起小狗,另一只手提着旅行袋,梦游似地向门口走来。林鹤端着两碗面条,不知如何是好。雪子一侧身跨过门坎;在脸对脸的一刹那,林鹤看见她的眼泪喷泉般地溅落在脸上。雪子沿着长廊走到楼梯口,一拐弯,背影消失在阴暗的楼梯里。

林鹤仿佛丢失了一件珍贵的东西,端着面条就去追。他喊:“站住!”

那截楼梯封闭在门里。雪子倒不出手开门,就把旅行袋放下。这时候林鹤追到楼梯口,放下手中的碗,急急跨下几阶楼梯,伸手抓住了雪子。他紧紧搂住她,用力摇晃她,好像抢救一个昏迷的病人。

“雪子,你怎么了?”林鹤大声喊道:“你要干什么?雪子!”

雪子怔怔地望着他,泪下如雨。

“你要走?你上哪去?……你有病,你没身份证,你哪里也去不了,懂吗?……雪子,我不是赶你走,我说的是真话!我们到佳木斯去,把身份证补好,这是唯一的出路……”

雪子放声大哭:“我不回佳木斯,上哪去都行,就是不能回佳木斯啊!……”

林鹤捂住她嘴,两人在楼梯坐下。林鹤吻她脸颊上的泪水,竭力使她安静下来。他在她耳边轻轻说:“慢慢地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回佳木斯?”

“我不知道……我忘了……我害怕!我害怕!”雪子混乱地说着。浑身颤抖得厉害。那双眼睛有着疯子一样狂乱的神情,教林鹤看着也恐惧起来。“放我走,我不能连累你啊!……不要问为什么,你不要问了,求求你!”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了。来,我们回去,我会有办法的!”林鹤一手扶着雪子,一手拎着旅行袋,慢慢走上楼梯。

小狗杰克不会上楼,急得呜呜叫。林鹤把雪子放在床上躺好,又回去把那只同样有生存危机的小狗抱进房间。雪子闭着眼睛,丰满的胸脯还在急烈起伏。林鹤倒冷静了,他又把放在楼梯口的两碗面条端回来,在桌上摆好。小屋好像暴风雨过去,恢复了平静。

雪子摆摆手示意林鹤过来,林鹤走到床边坐下。雪子说:“你知道我的心思吗?我爱你。我在邮票市场看见你长长的卷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你送我蝴蝶邮票,救了我,我就爱你了。我爱你更需要你!我没办法,只能依靠你指望你,你又对我这样好……我想做你老婆,做你情人,可你又不要我,我不能引起你男女间那种兴趣……我怎么办呢!你不让我走,我就做你佣人吧,做牛做马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有靠你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可是你不要提佳木斯,那太可怕了,答应我好吗?”

林鹤眼睛里已经噙满了眼泪,他点了点头。

雪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她忽然又睁眼问道:“你能不能像对小狗杰克一样,也帮我弄一张牌照?”

这时候林鹤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雪子天真而悲哀的声音将永远留在林鹤的记忆里,像刀刻的一样,伴着一种疼痛。雪子伸手抹去他的眼泪,无限温柔,无限深情。她懂得一个男人的眼泪的价值。

小狗在床边叫了一声:“汪!”它饿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